逃啊,碧云桃、碧云药哪还敢在悲风面前嘚瑟,小命更重要。可悲风不会放过他们的,他右臂一挥,那支两万八千斤重的金属棒扔了出去,像是天柱倾斜,陡地砸向碧云桃、碧云药二人。

    碧云邦有心无力,他的右掌已被悲风击穿,血流不止。差距,他这才真正的认识到自己和悲风之间的差距,并非凭努力就能拉近的。有时候,太有自知之明也很让人绝望。

    “他想找的人是吾族的叛徒,碧云针。”碧云邦暗忖。

    碧云针,哪怕是在碧云一族也是不能提及的存在。因为他做事太另类,而且损害了碧云族的利益,才被族长与祭司们赶走了。可三年前,碧云针又回来了,这次,族长并未驱逐他,反而刻意隐瞒他的一切。可碧云邦的父亲是族中的十六祭司之一,知道普通巨人不可能获悉的内幕,所以碧云邦也就略有所知。

    “奇怪就奇怪在为何碧云药也知碧云针的下落。”碧云邦心道。碧云药原来只有一米五高,是悲风让他长高了,五十米左右。在这之前,以及在这之后,碧云药都不会有多少作为的。碧云邦心知肚明,因为碧云一族还是很传统的,而且等级森严。若无好的出身,你再有才能也是无用。

    当!

    两万八千斤重的金属棒落在碧云桃、碧云药前面,挡去两头基老的去路。

    而悲风大袖一扫,三枚滑稽果应声而出,飕!飕!飕!飞向前方,洒开一片片霞光,照定碧云桃、碧云药,滑稽的气息犹如潮水,瞬间涌下,不住冲刷两只基老,他们站都站不稳,像是暴风雨中的新枝,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

    “碧云桃,你真是不听话呢,吾认识你的时间远比认识碧云药、碧云邦的更久。你该试着了解吾的,可事实并非如此,你一点也不了解吾。”悲风仍然待在原地,并没去追碧云桃等人。

    “疯子,你是疯子,基友都杀,我为什么要了解你。碧云邦在族中的地位比我更高,你若杀他,绝活不过今天。”碧云桃狠狠道,是在虚张声势。

    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没用的废话。碧云桃也没多少出息,眼界更是不行。碧云邦失望想道。他本来很看重碧云桃的,也有提挈他的心思,经此一役,别说是提携了,就是杀他的心都有了。

    “不要掰断我的大姬姬,除此之外,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碧云桃又道,直接服输。

    “这就是你的策略吗,面对恶霸的策略。太有智慧了。”碧云药赞美道。

    碧云桃听去,只觉脸上无光,他不知碧云药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心里难免失望,“我一心帮你,你却嘲笑我。还能一起玩吗。”碧云桃和碧云药拉开距离了,主动避开他。

    这点眼色都没,留你在身边有什么用。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不关我事。至此,碧云桃彻底和碧云药分开了,皆因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刷。

    碧云邦倏地飞起,如落雁般降下,左臂向下挥扫,嘭的一声,左掌劈中一枚滑稽果,“滑稽滑稽滑稽!”那枚果子尖叫道,下了碧云邦一大跳。“别叫了,好吵。”

    “滑稽滑稽滑稽!”

    “滑稽滑稽滑稽!”

    另外两枚滑稽果也开口了,三枚果实转过方向,正对着碧云邦。从它们身上散发出去的气带像是长链,已经锁住两万八千斤中的金属棒,没有它们的同意,碧云邦休想重新拿走属于他的武器。

    其实,碧云邦受到重创的右手已经复原了,可他伪装成受伤的样子。然而这点伎俩瞒不过悲风,没拆穿而已,因为不屑。

    三枚滑稽果怒冲而来,砰砰砰,撞在碧云邦身上,将他从天上轰下来,落在地上,像是一条死猪,很没气势,而且也无任何脾气。“你,你怎能这样对我。”碧云邦吃了几斤土,难免生气。子凭父贵,在碧云一族,碧云邦横惯了,无人敢惹。可悲风才不理会对方的光荣历史,能动手那就揍你。

    看到碧云邦被修理,碧云桃与碧云药想笑而不敢笑,他们的身份比不上碧云邦,对那些高高在上的巨人公子哥本来就有怨气。

    然而,悲风修理完碧云邦就会空出时间来整治碧云桃、碧云药,所以两只基老也不敢太幸灾乐祸,都是落水狗,先打谁并无多少区别。

    “碧云针,悲风想知道碧云针的下落。”碧云药心道,“可碧云针前辈说了,不许我告诉别人他的居住地,否则就和我断绝师徒关系。”

    原来碧云药已经拜在碧云针门下,成了他的记名弟子。

    虽说是记名弟子,碧云针还是认真传授碧云药各种武学心经。

    “碧云针前辈失去了巨人族的部分能力,他现在只有八尺高,而且再不能恢复过去的容貌。因为被被人暗算了,难道说暗算他的就是悲风。”碧云药想到了一可怕的念头。“啊哈哈,不可能的吧,碧云针前辈可是吾族最杰出的伪娘,就是族长也奈何不得他,只能驱逐而非杀害。如今他回来了,族长还得百般维护他,不让他受到外界的打扰。可我要是不说出前辈的下落,悲风不会放过我的,况且碧云邦似乎也知道前辈回来了……”碧云药也非蠢人,他对碧云邦没多少好感,“何不让碧云邦道出一切,这样我就能渡过这一劫,碧云针前辈也不会责怪我的,我还是他的记名弟子。”很快,碧云药想好了对策。能装傻那就装下去。

    嘭!嘭!嘭!

    三枚滑稽果砸下,力逾千钧,将碧云邦轰到泥土之中,只有脑袋还在外面,那场面很滑稽,因为三枚果子和碧云邦的脑袋并排摆在一起,像是在等待悲风的检阅。

    碧云桃、碧云药想笑却不敢啊。对方可是悲风,喜怒无常的大基老,说不定下一刻就变脸,动手杀掉他们。

    “滑稽。”

    “滑稽。”

    “滑稽。”

    三枚滑稽果笑道。悲风也笑了,再没人打扰他了。

    “吾从远方而来,为了证道,为了创造族群。给吾一群伪娘,吾就能制造出三群基老。吾是奇迹的化身,吾之双手开启传说。”悲风大笑道。语气豪迈,气贯云霄,惊得云层迸碎,虚空遽晃。

    叮的一声,一道破空之声陡然响起,碧光浩荡三千里,山河皆绿。

    针,是一根针飞了过来,针长不过尺余,却带着绝世杀气,所经之处,天地萧瑟,悲风飒飒。

    碧云邦与碧云药同时悚然,都道:“是他来了。”

    悲风也道:“碧云针,你终于不再躲着吾,敢出来了吗。”

    轻声一喝,悲风攫来两万八千斤重的金属棒,遥指前方,当当当,金属棒幌颤不已,似在畏惧前面的长针。两相比较,那根长针更显恐怖,绿的让人惊心动魄。

    碧云针真身还未至,他的本命之器已经飞了过来,就是那根长针。他和针一起诞生,其父以针为他命名,母亲当场就死了,他被族人认为是不祥与邪恶的象征。能够活下来还多亏了生父的多方周旋。

    “怎么办,前辈来了,见了我这副窘态,他会不会将我除名,不再授予我武功。”碧云药战战兢兢道。他自杀多次不死,其中有很大的缘故也是因为碧云针在暗中守护他。

    “碧云针,是碧云针。”碧云桃终于想起来了,“吾族不该存在的伪娘,被诅咒的伪娘。他不是被驱逐了吗,为何回来了。而且我对此一无所知,碧云药、碧云邦却是知道的。可恶,他们比我更受到族长的重视吗。”碧云桃嫉妒道。

    若非族长看重的人,怎能参与族中大事。

    即是说碧云邦、碧云药更有前途。且不说碧云邦,因为他出身好,父亲是族中祭司之一。碧云药又是什么东西,转身一变,麻雀飞上枝头,做了凤凰。碧云桃难以接受,不免嫉妒,因为他也是正常的基老啊。

    当!

    长针撞了过来,登时,两万八千斤重的金属棒开始迸裂,无数碎片飞出,像是流星坠地,场面壮观。砰砰砰,地面被砸出无数坑来。

    碧云邦惊道:“一根针就毁了我的法宝,太可怕了,碧云针前辈,他为什么这样做。”

    因为碧云邦并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为何骤然出手,毁掉金属棒。

    腾!

    一道碧光经天而起,贯穿万丈云霄。一人凌空而来,仙风荡舞,天音大作。直若神人,不似人间之物。是碧云针,他的本体降临了。

    悲风面色凝重,“他不是受伤了吗,吾可看不出来。”

    碧云针,碧玉针,巨人一族的伪娘来了。在悲风还是伪娘时,曾经和碧云针云游四海,互诉姬情,可好景不长,碧云针偷走了悲风的宝物,再不见踪影。悲风好气啊,那时的他是那么的自信,以为谁都不会背叛他,碧云针狠狠地打了悲风的脸,让他知道什么是现实。

    “你还有脸出来见吾。”悲风冷笑道。

    “彼一时,此一时。”碧云针淡淡道,他右手一招,攫来那支长针。“悲风,你追寻我的脚步多年,为何还放不下。”

    “魔王角呢,吾的魔王角哪去了。”悲风道,“交出魔王角,吾可饶你不死。”

    “交出怎样,不交出又怎样。”碧云针道,“悲风,你难道不念旧情吗,我们曾经那么喜欢秀恩爱,难道说都是虚情假意,做给别人看的吗。太让我伤心了。”

    “你会伤心,滑稽啊。”悲风道。

    飕!飕!飕!

    三枚滑稽果倏地窜起,跃向碧云针。“你不肯主动交出魔王角,吾只好亲自动手。”

    “呵呵,悲风,你的本体尚未降临,只是分身在此,能奈我何。”碧云针忽地笑道,他长发飞扬,若万千柳絮抛舞。“你想要魔王角,好啊,我让你看一看它现在长什么样了。”

    裂开,碧云针的颅骨裂开,一支白色的弯角向天空刺去,圣洁而又无瑕,很难和魔王联系道一起。可那支弯角确实是魔王角。

    扑的一声,魔王角穿过一枚滑稽果,散去果子里的滑稽之力。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三枚滑稽果都被魔王角刺穿了。“悲风,你不是想看魔王之角吗,就长在我脑袋上,除非杀掉我,否则你拿不走它的。”

    “魔王角,不错,那就是魔王角。碧云针,你接近吾果然是为了它,枉我待你如姐妹,你却被猪油蒙了心,害吾不浅。这具分身足以镇杀你。不要以为毁了三枚滑稽果就多厉害了,”

    刷!

    悲风向上纵起,“冷冷的狗粮。”他道。

    那是单身狗的愤怒啊。咻咻咻,咻咻咻!数千粒特制的狗粮飚射而出,其疾如电,打向碧云针。

    “可怜的悲风。”

    碧云针笑了。

    他拈起长针,倏地扬起,登时,碧烟涌动,像是潜藏在深潭里的绿龙冲霄而起。狗粮都被旋动的碧烟卷走了,一颗也不剩。

    “难看,太难看了,你不是我认识的悲风。”碧云针又道,“我熟悉的那个悲风忧郁而且高贵,你只是丑陋的化身,见到你我就来气。”

    哧啦!

    碧云针挥动手中的长针,刹那间,一道千丈长的碧电斩出,悲风躲无可躲,只能接下。

    “说吾难看,哈哈哈,碧云针,你为何不敢现出原本的模样,怕是会吓死在场的人吧。”悲风笑道,“吾可是见过你的真面目,而且对你不离不弃,你这小人只会行那窃贼之事,盗走吾的魔王角,还在吾面前大言不惭。碧云一族的伪娘都像你这么‘诚实’吗,吾可真是大开眼界。”

    碧云邦,碧云桃,碧云药三人听悲风说起他的魔王角被盗,都觉不舒服,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像碧云针这样的大人物不会做那行窃之事。

    “难道碧云针前辈也想从我这里偷走什么东西不成。”碧云药暗道,可他出身一般,也没值钱的宝物,不值得碧云针出手。“奇怪,我哪里值得前辈关注?”

    骨头!

    是碧云药的骨头值得碧云针关注,可碧云药本人不知而已。

    为了炼化魔王角,碧云针可是吃了无数苦头,而且那角是活的,每过一段时间都需要进食,它的食物则是上好的骨头。恰巧碧云药符合魔王角食物的条件。

    悲风再晚来些时候兴许就见不到碧云药了,已经被魔王角吃掉。碧云一族的族长暗中协助碧云针,也是无奈,因为碧云针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儿子,而且还是私生子。倘若这件事情传开,族长的大位休想保住。

    “碧云针,吾既然来了,不达目的绝不收手。”悲风道。

    “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碧云针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