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塔之中,姨利丹、太烂德、马里奥承受着无尽的痛苦,他们的身体被撕烂了,骨头也碎了一地。像是一堆玩具,在等待着重新组合。

    “新生总会伴着痛苦,你们将来会感激吾的。”悲风的声音穿过火塔,传到姨利丹等人那里。

    可怒风一族的三位伪娘并不知感激,他们恨死悲风了。如果能出去,他们还会拼死也要杀掉悲风。三座火塔并不隔音,他们已经听到两头基老一头伪娘说的话了,是悲风有负他们。

    “这厮就是行走的播消声机。”太烂德·语风恨道。

    “太烂德,你终于明白我的好了吗,我一直在等你哦。”姨利丹不忘卖萌。

    “都什么时候了,我们不能再起争执。”马里奥道,他才是三人中的主心骨,哪怕是太烂德也服从他的命令。

    姨利丹、太烂德静了下来,听马里奥说些什么。

    “三喵舍、大梨朝吾、千猎仙,都是从未听过的名字,显然,他们不属于此间。与悲风一样,都是外来者,异世之人。燃烧伪娘军团亦然,我们是土著,有义务守卫自己的家园。虽然悲风在利用我们,可这也是机会,让我们变强的机会。相信你们俩也能感觉到,三团异火非同小可,兴许和燃烧伪娘军团有关。”

    “提起燃烧伪娘军团我就生气。”姨利丹道,“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悲风,我们三人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困在火塔之中。”说话间,一道道黑色的烟气降下,冲散了姨利丹包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残躯,又变得七零八碎。“报复,悲风在报复我。”姨利丹怒道。

    “不要生气。你我都知道他是故意的,等待吧,他暂时不会害我们。”太烂德道,“姨利丹,就你最多事,沉住气,我们会从火塔里走出去的。”

    “吾族至宝太阳镜与我们同在。”马里奥道。

    “太阳镜与吾等同在。”太烂德道。

    “哼,我早晚会得到太阳镜。”姨利丹也道。

    太阳镜,怒风一族世世代代守护着的至宝,是魔力与荣耀的源泉,是燃烧伪娘军团心心念的宝物。

    相传,得太阳镜者可得天下。

    燃烧伪娘军团若想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长久生存,除了向土著展现实力,还需夺取太阳镜,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成为新的王族,取代怒风一族与其它大族。

    火塔之下,三头伪娘不再交流,各自运转玄功,和黑色的火焰对抗。

    黑色的火焰是悲风赐下来的,可姨利丹等人并不能吸收,只能与其对峙,否则他们受到的痛苦会加倍。

    利害相辅相成,黑火既能保护马里奥、姨利丹、太烂德,也在考验他们。

    崩!

    姨利丹的肋骨倏地炸开,“可恶。”姨利丹都快绝望了,“为何悲风总是难为我,我虽然恨他,可也爱过他啊。”

    “如果爱让你变弱了,你当舍弃它。”悲风的声音自黑色的火焰中传出。“姨利丹,你要相信过程,因为你的答案依旧,问题永恒。你是玫瑰之子,黑暗之子。”

    黑色的火焰随着悲风的声音而起伏,重重拍打在姨利丹的残躯之上。“杀了你,杀了你,悲风,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姨利丹近乎发疯。就是他的眼睛也被黑焰焚烧。其中的疼痛只能他自己体会。如果给他一个去死的机会,姨利丹也会欣然而往的。可悲风不许,他不会让马里奥、太烂德、姨利丹去死的。好不容易找到的实验之体,相当贵重,需当好好利用。

    悲风不但没放过姨利丹,他还在打击马里奥、太烂德,因为他的分出去的神识附着在黑焰之上,没入火塔,直接浇铸而下,灌在姨利丹、马里奥等人身上。

    “马里奥,吾知道你在想什么。你那隐藏在心底最黑暗角落里的真实想法,像是虫子在啃噬你的心脏,让你坐立不安,可你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是你弟弟,你亲弟弟,吾讲的对吗。”悲风冷笑道。

    “住口!你住口。”马里奥吼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不。”悲风笑了,“吾什么都知道,因为吾最擅长的就是玩消声人心。可怜的伪娘,你喜欢太烂德只是表象,那都是为了隐瞒你的真心。”

    “别再说下去了。”马里奥捡起自己的手,也没多想,直接吃了。因为他修炼一门小神通,吃什么补什么。手断了,拾起来吃掉就能长出新的手。汉子的消声巴比较迷你,没关系,找几个拥有大姬姬的汉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马里奥现在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在怒风一族也是排名很靠前的。

    太烂德,唯太烂德不同。悲风并不想和他有太多的接触,红色的火塔下,太烂德同样被黑、红两种颜色的火焰洗涤皮囊与骨骼还有灵魂。“悲风,为何不跟我说话。”太烂德主动询问道。

    “看来你受的苦还是不够多,很好。太烂德,吾敢说你将来的成就会超过马里奥兄弟。姨利丹就是废物,你不喜欢他是对的,马里奥才是你值得托付终生的伪娘啊。遗憾的是吾现在转职成了基老。”悲风道。

    “真是方面,你想做基老就能变为基老,想成伪娘,也能随意切换。”太烂德·语风嘲笑道。“你是伪娘界的败类,相信很多伪娘不屑与你为伍。”

    “不重要。”悲风道,“吾见过伪娘界七千年来最杰出的伪娘,他的风采与气度是你无法想象的。就是切糕大帝也想追求他,可他宁死不从。”

    “然后呢。”太烂德问道。

    “切糕大帝放了一车子切糕在他门前,那不幸的伪娘一出门就撞翻了装满切糕的独轮车……”悲风道。

    “嘶!”

    太烂德·语风惊得说不出话来,狠,切糕大帝太狠了,一车子的切糕,谁赔得起啊。又是大帝亲手制作糕点,那号称七千年最杰出的伪娘肯定完了。“他若还不从切糕大帝,谁也保不住他。悲风绝没那么好心,说不定还会趁机夺走那头可怜伪娘的身体。”太烂德更加鄙夷悲风了。明明不久前还觉得他很有趣,“我当时的眼睛肯定是瞎了。”太烂德心道。

    火塔之中,太烂德、姨利丹、马里奥都是安全的,只要他们能承受烈焰的焚烧之苦。至于塔外的危险,不存在的,悲风会替他们挡去的。

    大梨朝吾、千猎仙、三喵舍躲在高处,不敢靠近悲风。

    不知道悲风是不是发了慈悲,他竟然放过千猎仙了。“不会的,悲风没那么好心,他肯定在计划什么恶毒的点子。”

    千猎仙同样很鄙夷他的同伴,“你们竟然舍弃了我,不敢相信,来此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事到临头你们只顾自己,贫道却成了挡箭垛。吾恨你们,我们还能愉快的玩耍吗。”

    虽然一脸鄙夷,千猎仙还是和大梨朝吾、三喵舍站在一起,毕竟人多的地方安全些,再不济也拉两个垫背的。“呵呵,三喵舍,大梨朝吾,贫道会让你们也体验吾吃过的亏。悲风真是狠啊,吾好恨。”千猎仙虽然恨,可又能怎样。悲风表现出一副“你们恨我却消声不死吾,吾就喜欢看你们吃瘪的样子,有趣,太有趣了”的样子。

    实力,实力是自信的源头,天赋,有天赋真的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悲风就是个例子,他让三喵舍、大梨朝吾、千猎仙又羡又妒,可他们终究比不上他。三人虽说追杀悲风几十万里,可悲风并没动怒,他真要生气了,三喵舍、大梨朝吾早就死了,还能站在这里吗。

    悲风、三喵舍、大梨朝吾、姨利丹、马里奥等人制造出来的动静很夸张,怒风一族的老怪物们也放出神念,向那边扫去,试图抓住些什么,或是验证心中的想法。

    人都是自私的,活的越久越是执着,怒风一族的老怪物们不能看破生死,甚至有些人和燃烧伪娘军团进行过交易。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交易双方若都诚恳还好,可燃烧伪娘军团则不然,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占据怒风一族的至宝太阳镜而来,所以故意将和他们有过交易人的名单公之于众,这也在无形之中分化了那古老的大族。

    “哼,这些贪婪的土著啊。”三喵舍道,“这片土地,除了怒风一族还有秃子一族、独眼一族、谢耳朵一族、哈奇孖一族。”

    “他们见了外来者都有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大梨朝吾笑道,“真不知他们哪来的自信。”

    “吾也不知道你们的自信都是从哪里来的。”千猎仙嘲笑道,“五十步笑百步,你们还是收敛些吧。不要让这些卑劣的土著看笑话了。”

    从骨子里散发着鄙夷。千猎仙和三喵舍、大梨朝吾心思同样,亦瞧不怒风一族、秃子一族、独眼一族、谢耳朵一族。尤其是谢耳朵一族,他们太聪明了,而且很神经质,这让千猎仙很嫉妒,因为他吃过谢耳朵一族大能的亏。那位大能喜欢在长袖T恤外面穿着短袖T恤,生得很俊俏,发际线也很迷人。千猎仙一见到那人就动心了,可对方狠狠地奚落了他一番,让千猎仙在大梨朝吾、三喵舍面前抬不起头。

    “土著之中也有杰出的人。”三喵舍道,“要不然悲风为何守护着下面的三只伪娘,他们不管样貌还是武学修为都是上上之选,你们也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嫉妒他们。”

    “贫道不会承认的。”大梨朝吾不悦道,“三喵舍,你太讨厌了,贫道和你玩不到一块去。你还是远离贫道比较好。千猎仙道友,来啊,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快愉活悦啊。”

    千猎仙向大梨朝吾投去冷漠的视线,“滚,吾和你形同陌路,道不同不相为谋。”

    三喵舍、千猎仙、大梨朝吾竟然起了冲突,都看彼此不顺眼。

    腾!一道剑气自西边电射而来,“悲风好友,吾来了,你的基友来了。”一头百丈高的基老凌空踏虚,之前那道数千丈长的剑气就是他发出去的。此人拎着一柄长剑,似乎是剑修,而且还是高等级的基老。

    “嗯,他是谁?”三喵舍奇道。“没见过的人,是巨人族的基老?”

    “不,巨人族没那么矮。”大梨朝吾道。

    “也许是巨人族的侏儒。”千猎仙道,他讲的话可刻薄。

    可那头百丈高的基老根本没有看三喵舍等人,是不屑,更是无视。因为在他看来,三只小虫子不管如何努力,制造出来的都是噪声。

    轰!

    剑浪迸起万米,将三喵舍、大梨朝吾、千猎仙都撞飞了。“挡住吾的路,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念在吾今天心情很好的份上,吾不杀汝等。”

    “可恶!”

    “只是一击,贫道承受不住?”

    “他和悲风不像是有仇的样子,是帮手还是情人?”

    三喵舍、大梨朝吾、千猎仙的内心近乎崩溃,虽然他们都知道悲风的消声伴数不胜数。

    “哈哈哈,是你啊。”悲风喜道。

    “嗯嗯,是吾,悲风,你让吾找的好苦,来,让吾抱一下你。”百丈高的魁梧汉子笑道。

    “你哪位……”悲风忽然道。他忘了那汉子的芳名,完全是一脸懵比,“不可能啊,他要是亮出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吾可不敢想象。”

    “悲风!汝竟然不记得吾了。”百丈高的基老惊道,“你真是消声兽。”

    “吾就当你是在赞美吾。”悲风道。

    “什么啊,原来悲风并不认识他。”三喵舍道。

    “吓了贫道一跳起,他们真的不配。”大梨朝吾亦道。

    “你们慌张什么,悲风的品味再差,能和巨人族的基老合道吗?”千猎仙表示怀疑。

    “两百年过去了,悲风!”百丈高的基老伤心道,“两百年前,吾还是身高一米五的基老,那时,吾和你相遇了。”

    “雾草,还要追溯到两百年前?”三喵舍道。

    “悲风的感情史太丰富了,贫道不敢想象。”大梨朝吾怒道。

    “若有可能,吾会杀了悲风的,可惜吾做不到。”千猎仙道,“别说是两百年前的基老,就是五百年前的猴子也有可能被悲风消声过。他什么事做不出来。”

    悲风与百丈高的基老主动无视三喵舍等人。

    “一米五高的基老。”悲风像是想起了什么人来,“难道是你!”

    “不错,就是我!”百丈高的基老喜道。“你终于想起来了吗,悲风,吾的爱人,吾的初恋。”

    “啊啊,原来是你。”悲风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