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利丹接近崩溃,眼睁睁看着他心爱的欧尼酱被金色的火焰湮没了,而他却无能为力。“苍天了噜,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欧尼酱若死了,我也不活了。没有他的世界不值得存在,我会毁灭它的。”魔化,姨利丹要魔化了。

    太烂德·语风急道:“姨利丹,不可以,不可以啊!”

    悲风不闻不问,冷眼旁观,他为这片荒凉的国度带来了不祥与希望。“创造于毁灭中诞生,怒风一族的伪娘啊,总有一天,你们会体谅吾的良苦用心。”

    “切糕!”

    又是一声悲叹,戒指中传出的是大帝的叹息,像是从千年前传来,带着无尽的凄凉与忧伤。

    “这枚戒指并无异常之处,很快就会毁掉。”悲风自言自语道,“你们却想抢走它,滑稽啊。姨利丹,你眼界不行,看不清时代的走向,燃烧伪娘军团早晚会摧毁你的。你将遗恨万年。”

    可惜,太烂德、姨利丹、马里奥都没听到悲风在说什么,他像是一阵风,风过无痕。本就不属于此间,注定只是过客,虽然曾经爱过……

    马里奥已经接受金色的火焰,再来就是太烂德·语风了。“此人心机深沉,不属于马里奥。吾和他的关系很近,可为了完成吾的夙愿,不得不动手。吾情人数不胜数,有纯爷们,有姑娘,有漂亮的姐姐,更有苍老的大爷,少一个伪娘也没什么。”念头陡转,悲风目光如寒水,瞥向太烂德,并道:“吾的爱人,到你了,接受红色火焰的煅烧之苦,否则你头上的切糕会降下来,让你万劫不复。你没得选择,和姨利丹、马里奥一样。”

    头上有块切糕,犹如悬着一柄利剑,让太烂德着实不安。他又听悲风讲出那样绝情的话,顿觉失望。可为了保命,不被切糕砸死,太烂德只得接受那团赤红如残阳的火焰。“悲风,我恨你。”太烂德道。

    “爱与恨对吾来说都不重要了。”悲风道,他注视着太烂德被鲜红色的火焰当头盖下。“姨利丹,马里奥,太烂德,你们都是吾选中的人,不要辜负吾的爱啊。”

    蓦地,悲风对天长啸,十方云动,千里肃杀。天地间徒留澎湃无尽的悲凉气息,像是秋雨袭来,洒向大地。

    崩!那贮存切糕大帝一缕气机的戒指炸开了,浩渺如山海的威压倏地迸涌开来,天地之间回荡着帝音,声声只道“切糕”。

    悲风一点也不心疼,“不过是一枚戒指,毁了那就毁了吧,吾可是要创造历史的人物。切糕大帝是吾友,亦是吾师般的存在。相信他会原谅吾的,虽然吾给他戴了数不清的原谅色帽子。”悲风自言自语,一脸平静,心里甚至有点想笑。

    想想都觉得刺激,“吾竟能让切糕大帝绿了,简直不可思议。做人做到吾这种地步,也是巅峰了。”得意,悲风很得意。人生得意须尽欢,会让道友消声花绽放的比平时还要漂亮。“太烂德,自始至终你都在吾的掌控之中,哈哈哈哈,吾名悲风,吾命不由天。”

    轰隆!

    一块巨大的切糕从天而降,砸在悲风的背上,将他轰入尘埃之中去了。“雾草,切糕大帝果然对吾有成见,这是在报复吾。”

    悲风极其狼狈,因为切糕大帝的那缕气机并未散去,反而化为切糕,岿然若山,凌空镇下。“悲风,不可再绿吾,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切糕大帝的声音传出,带着无尽的威严。

    可惜,太烂德、姨利丹、马里奥无心去听,他们能不能活下去还是问题。

    “切糕帝,吾师,吾友。”悲风道,“你困不住吾的,蜗牛生壳大法。”只听悲风喝道,喀拉,咔嚓,他的骨骼向外阔增,形成蜗牛壳,陡地撞向那块巨大的切糕。

    砰的一声巨响,切糕被蜗牛壳掀飞了,瞬间飞出万丈。

    “姆哈哈哈。”切糕大帝笑道,“悲风,你一辈子都躲在蜗牛壳里面吗,简直让吾笑掉大牙。”

    蓦然间,空中的大切糕分出几百块小切糕,每块有瓦片大,飕飕飕,怒飚而出,从万丈之外砸向藏在蜗牛壳下面的悲风。

    “切糕帝,你不要太过分。”悲风舍弃了他的蜗牛壳,其实是断开自己的部分骨骼,其中的痛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可这也是给人戴原谅色帽子的代价,悲风并不后悔。

    蜗牛壳一经飞出,倏地扩宽增高,像是一块造型奇怪的巨石。砰砰砰,砰砰砰。数百块小切糕轰砸在蜗牛壳之上,将其轰出一个个深坑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毁掉蜗牛壳。当是时,悲风将袖袍一振,九万道火光冲天而起,照亮诸天。

    “嗯?”那块巨大的切糕中再次传出大帝的讶然声,“悲风,你居然和燃烧伪娘军团的……”

    切糕大帝话还未说完,忽地,轰隆一声,大切糕被数万道火柱冲碎了,倏化点点残光,消散在虚空之中。

    “和吾有消声情的人太多了,跨越了很多异族,吾尚且不介意,切糕大帝,你就不要在意细节了,否则会显老的,哪能配得上吾。”悲风哼道,他左臂舒展,掌中抓着一团黑焰,时隐时灭,可就是那团黑焰散发的恐怖能量让天都成片塌陷。

    下方,姨利丹、马里奥、太烂德对外面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他们都被火焰涵盖在下面,青焰,金焰,红焰,三种颜色的火焰像是宝塔,轰然而起,高逾千丈。而悲风凌空而立,衣衫猎猎作响,左手抓着的黑焰反而暗淡下去,毫不起眼。可就是这样的异火让青、金、红三座火塔都避锋芒,不敢靠近。

    “燃烧伪娘军团与怒风一族的撕比是历史的必然,谁也阻挡不了。而吾是历史的见证者,会在废墟之中创造新的族群,哈哈哈哈。”悲风大笑。

    “出来吧。”陡地,悲风向远处瞥去,风中隐藏着吐槽与基老的气息。是吐槽界与基老界的大咖来了,而且不止一人。

    “悲风。”一头基老跳了出来,他踩着鞋底有一丈厚的朴素布鞋,脑袋上悬着两个紫色的珠子,其中蕴含的基油质量相当高。

    “你不该和燃烧伪娘军团联手的。”第二头基老道,他撕开虚空,兀自飞出,此君基情万丈,挥手之间,基光迸飙,犹如星河倒卷,轰隆隆,群山倾塌,古木荡炸。

    “吐槽,贫道要吐槽,好想吐槽啊,再不吐槽,贫道会死的。”第三人大笑而来,他手里拿着折扇,上面书写“吐槽”二字,遒劲如龙。说笑间,吐槽能量倏地化为长剑,铮铮铮,劈向悲风那个方向。万剑怒腾,声势浩荡三万丈。

    悲风左臂向下扫去,手中的那团黑色火焰倏地分为三团,一团涌向金色的火塔,一团罩向红色的火塔,还有一团覆盖了青色的火塔。他在保护姨利丹、太烂德、马里奥,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哈哈哈,悲风,你很看重那三个孩子。他们只是活了上百岁的伪娘啊。”穿着一丈厚布鞋的基老笑道,他名三喵舍,因为只能坚持三秒,所以才被基友们起了这样一个名字,然而他本人并不在意,三喵舍就三喵舍,没什么大不了的。

    “悲风,你有了新的朋友就忘了我们,人家好伤心。”第二个基老道,他吐气如星河倒垂,轰然撞向金色的火塔。此人号称千猎仙,修炼的是星宿大法。

    “吾友啊,”那散发着恐怖吐槽气息的道人冷冷道,“你收了贫道的局部地区之花,就要抛弃吾,贫道是那样好欺负的人马。呵呵。吐槽之鸟。”只见吐槽修士道袍舞动,袍子上绣着的百鸟飞出,它们每只翅膀展开超过十丈,百只一齐飞出,杀气腾腾,悲风飒飒。这位道人叫做“大梨朝吾”。可认识他的人都喜欢称呼他为大梨朝。

    三喵舍,大梨朝,千猎仙,三人联手而来,不为其它,只为杀掉悲风。

    他们都爱过悲风,也是被他伤害最深的汉子。怀恨在心,有着共同的目标,所以才走到一起了。三人追杀悲风八十万里,很他之心可见一斑。

    悲风道了一声“何苦呢”,而后双臂齐振,蓬蓬,两团光焰炸开,倏地绞动方圆千里内的云海,天地一色,都是紫色的。因为悲风展现了他基老的一面,基老紫才是真爱,才是斩爱之爱。

    蓬!紫烟荡飙,悲风化去了千猎仙的杀机,不让他伤害金色火塔下面的马里奥。“大梨朝吾,吾曾经很用力地消声过你,可你再不能让吾感到安心,所以吾才舍弃了你。”

    “贫道说了,你会为之付出代价的。”道长怒道。乍见“大梨朝吾”道长挥动拂尘,之前飞出去的百鸟翅膀扑动,登时,吐槽风暴遽然生出,怒旋向下方的三座火塔,都要死,火塔下的姨利丹、马里奥、太烂德都要死。他们不死,“大梨朝吾”道长不会消气的。

    也就三喵舍还算冷静,他踩着一丈厚的布鞋,遗世而独立,是那么的出众而又卓越不凡。

    喵!

    喵!

    喵!

    三喵舍最终还是动手了,他怒吼三声,尽显喵字神功的无边霸气。轰隆隆,声浪怒起,向上抛舞,浪涛之中像是藏着无数喵星人,靠近敌人时,它们会伸出猫爪,挠死仇敌。

    悲风以一敌三,仍不见有任何退意。“我们曾经爱过,为何现在要相杀。”又是一声长叹,倏尔,悲风手拈消声花印,对着三喵舍、大梨朝吾、千猎仙笑了,他的笑容像是寒冬里绽放的红梅,美的让人忘了呼吸。

    “不好,这厮又要用那招吗。”三喵舍只觉局部地区有异,刷!他向高空纵去,闪电似的逃离此地。

    “贫道草。”大梨朝吾瞅准时机,也逃掉了。

    只有千猎仙道了一声“你们俩个不够意思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噗!

    千猎仙的局部地区绽放数百米高的血柱,而在中间的那部分地区,有一枝消声花直接刺了下去,所以才会引起那么夸张的出血量。

    三喵舍、大梨朝吾都吃过亏,所以变聪明了,千猎仙也想聪明一回,奈何应变能力终究还是差了些,中招了,怪不得别人。

    不止是千猎仙,就是空中飞舞的百鸟,它们也都中招了,都被一枝枝消声花伤到了不可说的地方。

    蓬!蓬!蓬!一团团血光炸开,百鸟皆亡。可“大梨朝吾”道长并不难过,“悲风还是那么可怕,还好这些飞禽代替贫道受苦了。”心有余悸,道长再向后退出百丈。

    “喵字神功。”悲风哼道,“是吾传给你的,你却用来对付吾,滑稽啊。”

    只道了一声滑稽,悲风很随意地破去了三喵舍的三声喵吼。“诸君,来啊,你们追杀吾那么长时间,也该做个了断,否则你们会误事,吾就算再不忍心杀你们,也会痛下杀手。”

    千猎仙将三道基气聚在自己不可说的地方,“破!”他用力喝道。

    崩!

    那枝刺进他局部地区的消声花倏地迸裂,血雨飘洒,相当惨烈,千猎仙痛的只想问候三喵舍、大梨朝吾、悲风的亲属们,可他说不出话来,因为在他前方竟然悬浮着一千枝消声花,都对准了他啊。“马币的,这是要了吾的命啊,悲风,你太狠了。”

    悲风不以为意,“吾说了,你们太烦人,而且吾对你们还心存旧情。可你们不知轻重,会坏了吾的计划。千猎仙,你能有今天的修为,吾付出颇多,可你呢,你是如何回报吾的。除了贡献出局部地区之花,你再没有任何感恩之意。吾好失望的。”

    “悲风。”千猎仙忽地怒道,“吾本不是基老,是你将吾引入基老界的,可在那之后,你摇身一变,成了伪娘,舍弃吾而去,还道是为了放手,让吾更好的活下去。”

    “难道不是吗。”悲风道,“吾有大爱,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步不前,吾还和一个大腐女有过约定,她一直在重生,然后死去。不杀了她,吾不会收手的。只有吾愿意,现在就能做腐女,大姬姬什么的,说切断就切断。”

    三喵舍、大梨朝吾、千猎仙还是第一次听悲风说他自己的往事,也没想到他那么狠,而且还是对自己。这样的人才可怕啊。

    “你和一个腐女有过约定?”千猎仙道,“所以才欺骗我们的感情?”

    “是啊,为什么要玩消声我们。”三喵舍也道,“你从一开始就做腐女,我们就不会相遇了,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

    “悲风,你一直在给自己找借口,其实最自私的人还是你。”大梨朝吾不悦道,“你始终不曾察觉,因为你以为自己是最不幸的,所以开心的伤害别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