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骨娘,凉凉子的法宝是画骨娘。

    就是皇妖尸也对画骨娘颇为钟意,可器灵只认凉凉子,皇妖尸只得放弃,他不想破坏画骨娘,也不想拉低自己在徒弟心目中的形象。

    “爱是绿光,照耀你我。”狗头帽汉子双手折叠,放在身前,蓦然间,他挥拳向天空砸去,轰隆,天空遽震,绿色的尸气像是云雾般翻涌,绵延而起,覆盖方圆数百里。“绿光,爱是绿光。”狗头帽汉子又道,“太烂德,你应该明白吾的意思。”

    “自然。”太烂德笑道,“因为我和姨利丹还是道侣的时候,就已经瞒着他和很多伪娘有消声情,不知道绿了他多少次。他不知道而已,还视我为明珠,生怕蒙尘。”

    “噗!”萌二丹张口吐出数千米长的青色火焰。姨利丹本来想吐血的,可他又担心损害二丹的身体,短时间内,他的元魂无法找到第二个何时的寄体。“太烂德,难道你和燃烧伪娘军团的首领也有……”

    “嗯,嗯。”太烂德的念识体点头道,“燃烧伪娘军团的首领比起厉害多了,各方面都强于你。姨利丹,你太自负了,在族人中尚且不被待见,何况是异族。”

    姨利丹默然。而后又听太烂德·语风的念识体继续说:“你不是在找吾族的至宝太阳镜吗。”

    “你知道太阳镜在哪里。”姨利丹惊道。

    “如何不知。”太烂德道,“因为太阳镜就在我手里。”

    太阳镜,银月城的最高杰作,也是怒风一族世世代代守护的至宝。燃烧伪娘军团也是为了破坏太阳镜才攻击怒风一族的。

    “在你手里。”姨利丹怒了,“它怎会在你手里。”

    “因为怒风一族的衰落是我一手策划的。”太烂德·语风道出一件可怕的事实,“而你是我的爱人,我不忍心杀你,才联手族中信任的人,将你封印。”

    “啊。”姨利丹·怒风沉默了。

    “我的爱人哟。不,你是我的爱人之一,可我真正爱的人是你的大兄。”太烂德·语风又道。

    “啊,不听,不听,我不听。”姨利丹发疯道。“不要说,不要说下去了!”

    “虽然你们兄弟长得都很英俊,而且都有大姬姬,可你的欧尼酱更稳重更酷啊,他才是我心仪的伪娘。而你呢,比较中二,自以为是。”太烂德·语风继续道。

    “苍天了噜。”铁君子剑的剑灵低声道,“太烂德,你太可怕了,为何要告诉单纯的姨利丹这么可怕的事实。”

    太阳镜!

    铁君子剑的剑灵竟然戴着太阳镜,怒风一族的至宝。可那都不重要了,因为姨利丹毫不在意了,原来他看重的是太烂德,而非太阳镜。只是他一直在自欺欺人。

    “什么啊,他受到的打击太重,失去斗志了吗。”铁君子剑的剑灵不开心道,他拿下太阳镜,陡地瞥向萌二丹,在他的生命之海中,有一团青光如那残烛,似乎随时都能熄灭的样子,那是姨利丹的元魂所在。

    在一个汉子的成长过程中总会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姨利丹接近崩溃,哪怕是隔了万年,还是会痛。“爱是绿光,是绿光。”姨利丹吃吃道。

    狗头帽汉子喜道:“那汉子,你终于悟了。吾让你更绿。”

    轰!绿色的尸气遽地降下,浇灌在萌二丹头上,青色的火焰全都熄灭了,二丹脑后托着的藤蔓也枯萎了。就是恶魔长弓也像是被腐蚀过,变得再普通不过。

    铁君子剑的剑灵道:“太烂德,看啊,他是你曾经绿过的爱人,心痛吗。”

    太烂德道:“痛啊,可我并不后悔。我欣赏优秀的伪娘,而非中二伪娘,姨利丹什么都好,可他比不上自己的欧尼酱。”

    铁君子剑的剑灵道:“姨利丹的大兄?”

    太烂德道:“嗯,他的欧尼酱。那人才是怒风一族的骄傲,他要是光的话,姨利丹就是萤火虫,拿他们作比较,本身就是对姨利丹的不公平。多么残酷,兄弟俩,欧尼酱是那么的优秀,奥豆豆不管做什么,都只能仰望欧尼酱的背影。”

    铁君子剑的剑灵道:“这话被你说出来,不是更残忍吗。太烂德·语风,吾的导师,吾的朋友,和你在一起,吾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安慰。你将太阳镜交给吾,是否没安好心。”

    太烂德道:“你多想了。”

    那边,狗头帽汉子双手结印,碧光迸舞,扶摇而起,然又落下,宛如倾盆骤雨,洒在萌二丹身上,其实是伤了姨利丹的元魂。

    “老祖宗!”萌二丹急道,“醒醒啊,我们现在用的是一个身体,它若被尸气伤了道基,我此生休想证道。太烂德·语风不值得你为之付出一切。”

    萌二丹的神识再次聚在一起,绕着青狐旋飞,试图唤醒它。青狐也是姨利丹元魂的一部分。

    见到狐狸毫无反应,萌二丹的三百道神识倏地化为一头伪娘,他具有汉子与姑娘的全部特征。砰!伪娘起手就是一掌,拍飞了青狐。“得罪了,老祖。”伪娘道。

    青狐在识海中翻滚了几圈,也不想着站起来,四肢匍匐,尾巴收起。它病恹恹地望了一眼伪娘,道:“二丹,你好大的胆子,敢揍老祖宗了。”

    具有汉子、姑娘特征的伪娘怒道:“老祖,清醒些,吾族的至宝就在铁剑剑灵手中,我们将它取回。那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至于太烂德·语风,他既然藏起来了,不愿现身,说明他在惧怕我们。”

    青狐眼神带着悲哀之意,道:“二丹,来,再给我几巴掌,让我知道什么是痛。”

    伪娘当即道:“马币的,绿帽子都那么多了,还想更痛?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香妃,想想香妃,你不是说他是你见过的美貌仅次于太烂德的伪娘吗,我们一起拿下他,随便你怎么玩都可以,我无意见的,愿和你分享他。我的一切都是老祖赐予的,你给我戴原谅色帽子,我当然是选择原谅你啊。”萌二丹急忙表忠。

    听到萌二丹的神识所化的伪娘这般表态,青狐终于打起精神,它道:“说得好,二丹,你真是我的知己啊。放心,待我找到太烂德·语风的真身,我们一起消声了他。”

    “我可不敢给老祖戴绿帽子啊。”萌二丹的识体无表情道。

    “我说能就能。”青狐怒道,刷,刷!它陡地挥动爪子,两道青色长流劈出,打散了萌二丹的神识体,让其散去,再不能重聚。“二丹,等着吧,我也会和你分享太烂德·语风的。这人没救了,敢背着我与我的大兄消声搭。”

    姨利丹·怒风还是很尊重自己的兄长的,所以才想着超越他,只是为了证明他不比兄长差,不管是大姬姬的质量还是长度。

    念头通达,青狐再次控制了萌二丹的灵台,它长尾一卷,登时,狂风遽起,神识风暴在二丹的识海上空拂荡。“太烂德。”姨利丹的元魂也醒悟了。嗤嗤嗤,青色的长虹怒劈而出,直刺苍穹。

    蓬!蓬!蓬!一团团的绿色尸气炸开,像是无数绿头苍蝇在飞舞。

    狗头帽汉子惊道:“姨利丹,为何不让吾继续绿了你。你不是想寻到真爱吗,归于吾门下,你才能见得真谛,体悟大道之本。”

    “虚伪的人啊。”姨利丹怒道,他的声音像是无数山川迸炸,大地都在颤幌。“太阳镜,只有怒风一族的人才能拥有。而你……”姨利丹的元魂遽地迸震,无数长链劈扫而出,冲出萌二丹的身体,像是万龙腾舞,向铁君子剑的剑灵与太烂德的识体抓去。

    砰!像是山体崩塌,太烂德的神识所化的光人陡地炸开,挥掌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铁剑的剑灵。他戴上太阳镜之后,犹如站在群山之巅的魔神,势如狂涛,只是一掌就拍碎了太烂德的识体。

    “你!”

    太烂德·语风的声音响起,带着滔天怒意与不解。

    “吾师,不用怀疑,你会死在吾手中。”剑灵又道,“因为吾已经超越你了,再留你不得。”

    蓦地,铁剑的剑灵转过身来,随着他身体的拧转,飓风骤起,卷起下方冲上来的一道道长链,不住绞旋,将其粉碎。这时,剑灵又扶了扶太阳镜,刷刷,两道寒芒斩出,瞬间劈碎太烂德·语风重新聚在一起的神识。“吾渐渐掌握了太阳镜的用法,多亏了你,吾师。”

    被太阳镜绽放的寒芒劈中,太烂德·语风的那道神识彻底溃散,和他的怨气一道消失在虚空之中。

    “魏君枝,吾主。”铁君子剑的剑灵蓦地看向魏君枝那边,“不要忘了你的承诺,吾终会自由的,谁也不能困住吾。”

    “嗯,贫道说过的话如同千年寒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魏君枝道,“去吧,吾的剑灵,做你该做的事。”

    原来,魏君枝早就对太烂德·语风不满,并从他那里知道了很多关于怒风一族、燃烧伪娘军团、传奇悲风的事迹。知道的越多,魏君枝越是心惊,同时也坚定了他要杀死太烂德的意志。秘密总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姨利丹,吾期待与你见面很久了。”铁君子剑的剑灵平静道,“你是吾验证剑道的关键人物。”

    “看来太烂德还是不够聪明啊。”姨利丹道,“被他信任的人亲手毁灭,他脸上会有怎样的表情,告诉我,他的真身在哪里。”

    “真身?不存在的。”铁剑的剑灵道,“他非大帝,焉能万年不朽。只剩下残魂,比你还不堪。姨利丹,喜悦吧,怒风一族的老家伙们,就你最的元魂保持的最完整。”

    “你似乎知道了很多关于怒风一族的事情。快将你的手从太阳镜上拿开,你不配拥有它。只有我姨利丹·怒风才是它的真正主人。”

    腾!

    萌二丹陡地遁出,身后拖曳着千丈长的魔光,像是黑龙在咆哮。同时,二丹左手执弓,右手拈着一枝四十米长的光箭,“我让你先跑。”姨利丹哼道。

    铁君子剑的剑灵笑了,身上的铁甲闪烁着寒光,他取下太阳镜,对着萌二丹幌了幌,“你不是想要怒风一族的至宝太阳镜吗。”

    “你,你想做什么。”姨利丹道。

    “吾那愚蠢的弟弟哟。”蓦地,一道声音响起。

    “啊,是你,我的欧尼酱!”姨利丹惊道。

    太阳镜中传出的声音,姨利丹再熟悉不过,是他一直仰慕的兄长的声音。

    马法里奥·怒风,简称马里奥,是一位留着英俊胡子,拿着扳手,穿着工装裤的帅气汉子。

    “噢噢噢噢噢,欧尼酱,我的欧尼酱,是你吗,马法里奥·怒风,我的马里奥哥哥。”姨利丹喜道。“你不是死了吗,为何还活着,想不到我们兄弟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奥豆豆哟。”马法里奥·怒风笑道,“你还是叫我马里奥吧,这样显得亲切。”

    “欧尼酱,你的声音怎么从太阳镜中传了出来,这不科学啊,你不能进入太阳镜的。”姨利丹疑惑道。

    “那是我在骗你啊。傻弟弟,我一直都是太阳镜的守护者,万年过去了,我的身体早已腐化,可元魂仍在,多亏了太阳镜,我们兄弟才能相聚。”马里奥笑道。

    “马里奥哥哥,你可不要被太烂德欺骗了,他是坏人。他活着就是为了离间我们兄弟。”姨利丹道。

    “我懂,我知道的。”马里奥笑道。刷,一道光华自太阳镜中劈出,落在姨利丹之前。那道光遽地变成万年前马里奥的样子,帅气的胡子,英俊的面容,和姨利丹记忆里的欧尼酱一模一样。

    姨利丹早已收起了恶魔长弓,“兄长,我的兄长,欧尼酱!”

    “奥豆豆!”

    “欧尼酱!”

    “奥豆豆!”

    姨利丹与马里奥都很激动,毕竟一万年没见过面了,生死两茫茫,再见面时,他们还是俊美的汉子。

    铁君子剑的剑灵都听不下去了,于是道:“喂喂,你们在做什么,不要再看了。马里奥,你忘了该做什么吗。”

    “没有忘记。”马里奥道,“可是我兄弟更重要。你最好不要打扰我们,否则杀了你。”

    “哼!”铁君子剑的剑灵不悦道,“你们喜欢就好。吾听着。”

    于是,姨利丹·怒风与马法里奥·怒风互相述说万年来的种种不幸,眼泪哗哗的,他们都觉得很感动。

    “都是太烂德·语风的错!”姨利丹道。

    “不,都是燃烧伪娘军团的错,死亡之翼也有错。”马里奥道。

    “欧尼酱,可惜,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姨利丹又道。

    “是啊,回不去了。”马里奥抓着扳手,也觉怅然。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