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姨利丹和太烂德之间的恩怨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得清的,两位都是万年前的大伪娘,曾经是道侣,可是燃烧伪娘军团的出现让他们分手了。

    更让姨利丹伤心的是太烂德还联手他人封印了自己,再见面时,姨利丹早无身体,只剩下元魂以及万年不灭的青色火焰。

    青狐坐镇萌二丹的识海,那狐狸细目迸绽出数道电芒,倏地扫向二丹的灵台。砰,砰,砰!青芒涌开,二丹的灵台也出现裂纹了。这时,青狐摇动尾巴,一粒珠子劈了出去,隐入灵台的裂纹之中。

    “二丹,不要反抗。”青狐开口道,“我是你的祖宗,不会害你的。解决太烂德·语风,我心愿既成,自会离开你的。而且离去之前还会赐你一场天大的造化。你会成为我之后怒风一族的第二人。”

    灵台之中,萌二丹的念识全被那粒珠子镇住了,不敢抗衡。“老祖,您说了算。”二丹的声音遽地响起。“还请不要伤害我的身体,毕竟不结实。”

    “放心,我自有分寸。再者,太烂德并不是真身降临,而是一道神识附着在铁剑之中。要不是剑灵暗中守护着他,他早被我杀掉了。”青狐又道。

    “老祖,找出太烂德,杀了他。是他先背叛您的。”萌二丹再道,“怒风一族不允许出现叛徒。我们生来就是忠实安分的伪娘,太烂德·语风违背了最初的誓言,是败类,是吾族的罪人。您才是希望之光,将会扫清黑暗。”

    “二丹,不要再说了。再多的赞美于我来说都不够的,因为我要比你想象的还要伟大。而你将会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小人。我会让你看到世间的绝景,那是你之前不曾见过的。”

    青狐双眼开阖之间,火焰遽然迸出,让萌二丹灵台上的裂纹愈合了。而那粒珠子则是它对二丹的馈赠,可萌二丹能不能炼化它,那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如姨利丹所说,太烂德·语风的神识附着在铁剑之上,依赖铁剑的剑灵。

    “君子之角。”蓦地,魏君枝喝道。他长身而起,衣衫振舞,额头生出长角,角长两尺,而且不是最终之长。

    “好友,你一上来就亮出君子之角,还让别人活吗。”森姬笑道。他可是很了解魏君枝的,两人毕竟相识多年。

    君子之角,其实是魏君枝修炼了一门神通后的副产物。森姬也试着修炼过那门神通,可惜受困于天赋,并没能修成。“梁上君子。”森姬伤心道,“为何我练不成,只有他能大成。”

    梁上君子,高粱国失传已久的神通,而魏君枝则是高粱国的末代皇裔,虽无复国的大志,可毕竟出身皇族,修炼起“梁上君子”神通,进步神速,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修为大成之后,魏君枝长出了角,即是君子之角。

    “高粱国的余孽。”御厨哼道,“你该死,为了陛下,我也要杀掉你。”

    “算了,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奥苏疾八笑道,“自顾不暇,还惦记着别人。你能有多少能为,自己不清楚吗。”

    奥苏疾八大手拍出,砰,击中御厨的奶大肌。登时,乌光迸起,而奥苏疾八的手也黑了,“啊,这是?”前任御厨道。

    “奥苏疾八,你早已经卸任,老人就该有老人的样子,躲在棺材里发抖,难道不好吗,非要我亲手葬送你。”

    御厨残酷笑道。他之奶大肌,神秘的不可说的毛,竟然像是针一样,就是它们刺穿了奥苏疾八的右掌。“呵呵,你以为只有这样吗,其实我的消声毛是特制的,用了很多食材和药材,它们可消声可消声。”

    奥苏疾八鄙夷地盯着御厨,“真想让皇上也看看你这副德行,不知他还有没有兴趣吃你做的东西。”

    “可惜,陛下看不到的,我也不会让他见到的。”御厨自信道。“奥义,消声毛之拳。”

    拳头,御厨的消声毛竟然绞在一起,变作拳头。轰,驴脑袋大的拳头轰了出去,砸向奥苏疾八。

    “同行是冤家啊。”

    奥苏疾八还是很理解御厨的。“蛋炒饭。”只听他怒喝一声,一枚巨大的蛋出现了。咔嚓,奥苏疾八挥掌劈碎巨蛋,“米来。”他左手向空中一撒,几十斤白米饭出现了。

    以蛋壳作碗,燃烧自己的热情,奥苏疾八迅速做出两份蛋炒饭。

    “天了噜,他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完全不懂,不懂啊。难道这才是御厨该有的境界吗,难怪我们不如师尊大人。”

    当代御厨的两个徒弟吐槽道。

    呼!呼!两份蛋炒饭旋出,香气迸涌,方圆千里内都能闻到。就连御厨也失声道:“牙好胃口就好。”

    滑稽啊,不可能的。我为什么被奥苏疾八做出来的蛋炒饭影响了神智。御厨骇然想道。就在他失神的刹那,两份蛋炒粉撞向消声毛变成的拳头,砰砰,拳头散开,再次变为消声毛。

    “不行啊,师尊还不是奥苏疾八的对手。”

    “不是废话吗。奥苏疾八成名时,师尊还是无名小卒。若不是奥苏前辈主动退位,哪有师尊的事,他还不知在哪个角落里自怨自艾,以泪洗面。”

    御厨的两个徒弟一针见血,指出他们师尊的缺点。气质,他的气质不及奥苏疾八,总觉得像是得势的小人。不仅如此,厨艺也不及前任,所以才注重排场、气氛,稍有不如意,就会大发雷霆,让大家都不开心。

    “看到那份蛋炒饭了吗,每个蛋壳中盛放了五千七百粒米饭。”

    “简直神乎其技。”

    御厨的两位徒弟崇拜道,他们对奥苏疾八的厨艺心驰神往,恨不能拜在他门下。

    皇妖尸的门生凉凉子漠然无语,“一首凉凉送给你们。混账,都来凑热闹,我可是来宣扬妖尸宫的,为何总有不长眼的东西跳出来。师姐,你也别玩了,出来吧。”

    森姬留意四周,地皇丸,地皇丸也出来了吗。

    地皇丸,本名皇由,乃是皇妖尸的亲子。

    “师妹,你无能啊,镇不住场面。”

    部落尚存的勇士之中,忽地一人站了出来,他背着三杆短柄幡旗,左手小斧,右手短剑。人虽然不是很高,可向那里一站,好像天都矮了,地也向下塌陷。他成了唯一的焦点。

    “地皇丸!”

    “该称呼你是皇由吗。”

    “皇妖尸之子。”

    “他怎会躲在我们之中,有什么目的?”

    “太可怕了,皇妖尸真传弟子就在部落里,他所图为何,难道是香妃公主?”

    活着的勇士们战战兢兢,首领已死,被人剁碎,骨头与肉酱和准圣的断臂、尸气混在一起,凝生出新的躯壳。而且听命于香妃。可部落里的人不确定香妃是否还在意他们。父亲都能牺牲,还有什么他不敢杀的人吗。

    刷,刷。地皇丸双眸生电,遽地斩向香妃。“我观察你很多年了,公主殿下。”地皇丸道,“其实,我想将你引荐给吾父皇妖尸。”

    “你在我的饮食中放了什么吗。”香妃忽道。

    “不会,那样会引起你的怀疑,我的公主殿下。”地皇丸笑道。“我自幼丧母,吾父缺少一个灵魂伴侣,而我好钟意你,你能成为我的继母吗。”

    “喂喂,师姐,你在说啥咩,我似乎不是很懂的样子。”凉凉子一脸懵比,雾草,儿子给自己的老子找了一个伪娘做夫人,似乎没什么不对的。因为皇妖尸自从夫人死后,取向也变了,介于基老与伪娘之间。

    臣嫁螺不乐意了,又有人来抢香妃,该死的汉子,香妃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能带走他,就是师尊大人也不行。杀机骤起,臣嫁螺倏地飞向地皇丸,挥剑斩向他的脑袋。“小子,你摊上事了。”

    “你在说我吗。”地皇丸冷笑,“哪里来的小家伙,魏君枝,我替你教训教训他。”

    噌!噌!噌!

    地皇丸背着的三杆短柄小旗飞了出去,旗帜抖开,散发着阵阵药香,“六昧地皇丸。”只听皇妖尸的儿子哼道。

    “嗯?这是什么。”臣嫁螺像是撞到了无形之墙,再难前进。“禽寿不如。”臣嫁螺怒道,敢挡他的路,统统轰成渣。

    禽寿不如,臣嫁螺修炼的剑术神通之一。挥剑时,剑气如海,呼啸而出,撞向无形气墙。轰隆隆,墙面变形,可仍然完好。“有些实力。”臣嫁螺道。

    刷!刷!刷!刷!剑海中升起数千飞禽,翅膀展开,连在一起,驮起一个黑色的“寿”字。轰然镇下,登时,十方气浪迸爆,黑烟滚滚,死气弥生。寿本是祥和长生之意,可被飞禽驮着的黑色寿字明显不祥,让人望而生畏。

    众禽负黑寿,这才是真正的“禽寿不如”。

    魏君枝、森姬、香妃等人见了那黑色的寿字都觉得有些意外,他们没想到臣嫁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修炼成这门剑术神通。香妃也会,可是他放出的寿字是灰色的。

    嘭!

    只是一撞,万丈高的气墙陡然炸裂,不能承受那黑色的寿字以及数千飞禽。

    “什么啊,我被小瞧了。”皇妖尸的儿子不悦道。

    “师姐,谁让你低调。”凉凉子道。

    “低调?”地皇丸笑了。

    遽然间,六个直径超过百米的球滚了出去,是刘昧地皇丸。

    六个球直接撞了上去,摧枯拉朽,砰砰砰,砰砰砰,一只只飞禽炸开。就是那黑色的寿字也幌动不已。“我哪里低调了,师妹。你知道那三杆小旗是做什么用的吗。”地皇丸问道。“它们可是吾父亲手炼制的。要比你的旗帜好多了。不,应该说它们不在一个等级上。”

    凉凉子脸色哗变,心道,这不是废话吗,你是老家伙的儿子,我是他的弟子之一,待遇能一样吗。可凉凉子又不能和皇由翻脸,只得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笑道:“有师姐出面,何愁大事不成,别说是香妃了,就是魏君枝也能擒走。”

    “你这废材,连魏君枝与森姬都不能拿下,还好意思说是我妖尸宫的传人。”皇由道,“我现在是以皇由的身份教育你,而不是地皇丸。”

    “是,师姐教训的是。”凉凉子低头道。他也不知道哪里惹怒皇由了,为何要针对他。

    没用多长时间,众禽已被六个球撞成碎片,飞羽四散,剑气迸窜。而黑色的寿字也生出很多裂痕,像是被人凿过,千疮百孔。忽地,咔嚓,咔嚓,裂声遽起,黑寿还是碎了。

    “看到了吗,师妹。我的刘昧地皇丸,遇神,杀,遇佛,也杀,遇人,更是无赦。”皇由又道。

    “师姐的修为远在我之上,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凉凉子道。

    “你知道就好。还有啊,你可别打我父亲的主意,你要是成了我的继父,呵呵,我会想方设法杀掉你的。我向你保证,凉凉子。”皇由忽道。

    “不敢。”凉凉子道。马的,师姐的逻辑真怪。凉凉子也是消声了泰迪。

    臣嫁螺见到自己的“禽寿不如”神通被人破了,已觉不妙,可他已经放出话了,哪能中途而废,否则香妃会瞧不起他的。“不愧是皇妖尸的儿子,是劲敌。”臣嫁螺暗道。

    轰!轰!轰!

    六个球遽然滚向臣嫁螺,药香氤氲,让人有种提不起精神的感觉。

    “不好,不能让六个球影响到我。我要文明关球。”臣嫁螺再次施展“禽寿不如”神通,只是这次,并无飞禽,只有黑寿飞出,而且有数百个寿字飞出,结成天网,蓦地撒下,将六个球困在其中,关了起来。这才是文明关球。

    “臣嫁螺,你也是大迪奥萌妹子,我很喜欢你。不会杀了你的。”皇由道。

    “承蒙你厚爱。”臣嫁螺冷笑道。

    “哪里。”皇由挥了挥手中的短剑,三杆小旗齐刷刷飞出,降下数万道金色的药气,泼洒向黑色的天网。

    天网本由黑寿连接而成,被金色的药气冲刷不停,喀喀喀,寿字崩裂,网也就破了。六个球瞬间冲出,凶狠地撞向臣嫁螺。皇由说他稀罕臣嫁螺,可没说是要活人,做成标本也行。

    当!

    蓦然间,一支长角刺了过来,贯穿冲在最前面的刘昧地皇丸。

    是魏君枝,臣嫁螺的师傅出手了,用他的君子之角穿过第一个球。“喝!”魏君枝吐气开声,君子之角迸放出恐怖的异力,沿着长角,一直传到刘昧地皇丸那边。崩的一声,那球炸开了,碎为粉尘。

    “师傅!”臣嫁螺感动道。

    “退下。”魏君枝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