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妖尸的弟子敢于直面成名已久的大伪娘,且神不知鬼不觉摘走了魏君枝的长剑。

    森姬的石碑手尚且不能伤害皇妖尸的门生。“报上明白,我不杀无名之人。”森姬冷冷道,他杀心早动。

    然而,魏君枝一脸淡然。佩剑被夺,他不以为意。铁君子,剑中君子,铁剑无锋。就算此剑被人拿去,对方也休想活用它。因为那剑诞生了器灵,已和魏君枝心意相通。

    锵的一声厉吟,铁剑不住幌动,似要挣离皇妖尸的门生,“嗯?”女装大Lao垂首,瞥向右手。

    铁锈,他的右手长满了铁锈,覆盖数层,厚实如手套。“我若再不撒手,铁锈会沿着手腕窜向手臂,肩膀,直至心脏。”皇妖尸的门生也非蠢人,业已运转真元,方甫震碎铁锈,立刻会有新的生成,更胜先前。“剑灵,铁君子的剑灵拒绝我了。”

    “前辈,拿去。”皇妖尸的弟子笑道,他将铁君子扔向魏君枝,当然,他不怀好意。

    魏君枝一笑哂之,五指倏张,扣住剑柄,铿锵,剑鸣铮铮,寒光抛舞,荡去铁剑上加持的尸气、诅咒。“贫道爱才,你可愿拜入吾门下。铁君子亦可交予你。”魏君枝忽道。

    “一世为师,终生为父。我活了两世,今世,我师待我如亲子,绝不负他。魏君枝,你的好意,恕我难以接受。”皇妖尸的门生笑道。

    “你还没报上名来。”森姬再道。

    “上一世的名字我已舍弃,这一世我叫凉凉子。”皇妖尸的门生又道。

    “凉凉子?”森姬道。

    “然,是皇妖尸为我起的名字,我也好钟意。”凉凉子道,说起授业恩师,他眼里都是尊敬与爱。

    “你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拜皇妖尸所赐。”森姬道。

    “当然。皇妖尸还有一儿子,他也是女装大Lao,其名皇由。和我关系最好,如同姐妹。”凉凉子又道。

    “皇由?”森姬道。

    “那是他的本名。他还有一个名字,你们肯定很熟悉。”凉凉子道。

    这时,魏君枝开口了。他问道:“皇由是不是早在外面活动了,不同于其父皇妖尸。”

    “前辈真是有大智慧的伪娘。”凉凉子道,“皇由师姐确实很自由,他在外面活动时用的是另外一个名字,地皇丸。”

    “纳尼,竟然是地皇丸。”首先惊到的是森姬,“地皇丸是皇妖尸的儿子?”

    “不错,师姐的艺名是地皇丸,本名是皇由。”凉凉子道。

    “地皇丸,原来是此人。”魏君枝不觉多意外,“此人背后有很多大伪娘,想来他们都受到了皇妖尸的照顾。”

    魏君枝特意强调“照顾”二字。

    “师尊开发出一种全新的丹药,只要吃了它……”凉凉子道。

    “吃了之后就会受制于人。”森姬道。

    “不错。”凉凉子道,他手里忽然多了两丸丹药,一枚是金色的,一枚是红色的。“前辈,师尊请你们服下它。两丸丹药对你们大有裨益。”

    “皇妖尸以为他是谁。”森姬道,“想用这样的丹药役使我们,他大错算盘了。”

    回绝,森姬回绝了皇妖尸的“好意”。

    刷。

    魏君枝挥动铁剑,平削向凉凉子。可凉凉子笑而不语,并未躲闪,只是将两丸丹药放在剑身之上。“还是魏前辈更有眼色。森姬前辈,你不行啊。”

    虽然接下两丸丹药,魏君枝并不打算服用。“皇妖尸擅长炼丹,号称半毒半圣。他炼制出来的丹药自是不凡,贫道收藏了。”

    剑光涌起,瞬间吞噬金色、红色的丹药。

    “魏前辈如何使用,那是你的自由。我可管不着。”凉凉子笑道,“我任何已经完成。”

    “可你不打算离开。”森姬道。

    “经我一闹,你们也不能再隐藏下去,大家一起现身吧。”凉凉子右手一招,摄来一杆绿色的大旗,旗帜上绣着“皇妖尸”三字。

    “你想拉我们入伙,可我不答应。”森姬道。

    “魏前辈答应了就好,你自便。”凉凉子道。

    “道友!”森姬望向魏君枝。

    “淡定。”魏君枝再次挥拂铁剑,哧哧哧,剑气迸放,劈开死气,三人同时现身。

    “啊,是师尊还有森姬前辈。”臣嫁螺喜道,可当他瞥到二人身边的凉凉子时,顿觉诧异,“皇妖尸。他是皇妖尸的传人吗,为何师尊和他待在一起。”臣嫁螺疑窦遽生。

    帝国的前任御厨“奥苏疾八”见了凉凉子,笑道:“皇妖尸还好吗。”

    “哦,疾八前辈,您也在。师尊经常提起您,他很想念你的厨艺。有时间请你一定要去妖尸宫坐坐。”凉凉子道,“皇由师姐在外面行走,多亏了您的多方照顾,他才能闯出名堂。师尊可是记着你的好。请疾八前辈接好了。”

    飕。

    凉凉子抛出一黑色瓷瓶,瓶子里有三十枚丹药。一月服食三枚。

    “皇妖尸真是知人善用,凉凉子,你很有前途。”奥苏疾八接住了黑色的瓷瓶,并且小心翼翼收好。他也受制于皇妖尸,没有丹药,即会散去一身功力,而且再也做不成伪娘。“皇由呢,他没和你一起来吗。”

    “师姐一直都在啊。”凉凉子说道。

    “嗯?皇由一直都在?”奥苏疾八疑惑道,不可能,他并没察觉皇由的存在。那化名为地皇丸的伪娘,修为不凡,野心直追其父皇妖尸。奥苏疾八在和他打交道时也如临深渊,稍有不慎,则会万劫不复。

    当!

    铁锅砸下,砸中奥苏疾八的脑袋。登时,锅子彻底裂开,已经废了。“当年若不是我主动退位,你怎能当上御厨,难道心里没点底数吗。”奥苏疾八大手疾挥,火光迸起,卷住碎掉的铁锅,将其熔蚀。“就连你的铁锅都是我用过的法宝,你真是毫无长进。”

    “疾八。”帝国的当任御厨哼道,“我一直将你视为此生最大的对手。可你处处领先于我,不管我如何努力,都只能站在你的影子中。那种痛苦,你永远不会明白的。”

    “我当然不明白。”奥苏疾八笑道,“因为我是强者,在厨艺上更是比你强不知多少倍。陛下喜欢我烹饪的食物,亦在情理之中。你呢,只会躲在黑暗里自怨自艾,而我是光明的化身,你不管怎样追赶都不及我。”

    御厨的两个徒弟躲在人群之中,他们都成了伪娘,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那种伪娘。

    萌二丹代替姨利丹·怒风,下令数百伪娘去攻击族长、香妃、臣嫁螺以及魏君枝等人。“杀,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腾!腾!御厨的两位徒弟也动手了,遽然飞出,挥刀斩向香妃的父亲,小部落的族长。族长被奥苏疾八偷袭,本就收了重伤,哪是众多伪娘的对手,被他们乱剑劈成肉酱。可让人惊奇的是香妃的反应,他冷漠地看着父亲被人杀死,无动于衷。

    臣嫁螺亦觉不妥,“师姐和他父亲的关系很好,为何不动手阻止那些伪娘。算了,那是他们家的事,我还是少管为妙。”

    “好了,你能动手了。”倏地,香妃漠然道。

    “原来如此。”圣人之像笑道。“你真有爱心,愿用父亲的骨与血成就吾。”

    腾。圣人之像踱步而出,一步十丈,平天剑遽然劈出,铮铮铮,浩荡而又古朴的剑气迸涌而出,冲开挡路的伪娘。“都退下。”圣人之像吼道。

    包括御厨的两个徒弟之内,众多伪娘纷纷逃离此地。他们能杀半残的族长,可不敢对圣人之像出手。找死之事还是让傻子去做。

    蓬!

    圣人之像的身体炸开,碎成数万片,向下洒去,和香妃父亲的肉酱碎骨鲜血混在一起,尸气翻滚,直冲苍穹,厉鬼悲鸣,凄风怒舞。而平天剑居中,震慑四方,不让任何人靠近。

    “香妃,贫道的好徒弟。”就是魏君枝也惊叹,“他以生父之骨与准圣的断臂重塑一具完整的躯壳。这等远见,贫道不及他。臣嫁螺被他远远地甩在后面了。”

    “道友,香妃坐视别人杀他生父,也能看着外人杀你。你开心什么。”森姬只觉背后冷气直窜。

    “贫道的徒弟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魏君枝道,“在伪娘界也没有几人符合吾选徒的条件,道友,相信吾吧。”

    “但愿你妹看错人。”森姬担忧道。

    “两位前辈,他就是香妃吗,帝国之主相中的汉子,要纳其为妃。”凉凉子道。

    “嗯,能成为皇帝老儿的妃子,对香妃也不是坏事。”森姬道。

    “贫道不打算拒绝。”魏君枝道。

    “太烂德·语风。”忽地,姨利丹的元魂高声道,“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出来,滚出来,都是你害得我。我要杀了你。”

    “老祖,你说什么,太烂德就在附近。”萌二丹道。

    “是的,那个该死的伪娘就在附近,不,是他的一缕神识附在他人的身体上,可瞒不了我。”姨利丹道,“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他来。二丹,不要管其他人,找出太烂德才是重中之重。”

    “香妃不重要了吗,我能杀了他吗。”萌二丹喜道。

    “杀,杀,杀,你就知道杀。闭嘴,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去找太烂德·语风。我相信燃烧伪娘军团也会死灰复燃。哈哈哈哈,天助我也。怒风一族将因为在此振兴。”姨利丹大笑。

    哗啦啦,海水迸荡。云海一色。姨利丹的元魂倏地冲天旋起,倏化青色的光柱,高八千丈,合围三百丈。“二丹,你在犹豫什么,难道要让我大义灭亲吗。”姨利丹的声音自光柱中传出,轰隆隆,撼动千里海面。骇浪遽起,绕着青色的光柱翻涌。

    “不敢。”萌二丹道,“老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早就去找人,太烂德·语风,你得罪了老祖,看谁能救你。”

    “道友,那个头发很长的孩子锁定你了。”森姬忽道。

    “嗯,贫道看到了。”魏君枝道。

    “水帘望月。”蓦地,魏君枝陡地斩出一剑,哧啦,剑气如水帘,遽然降下,罩向萌二丹。

    来得好突然,他就是姨利丹要找的人吗。萌二丹抖开长发,飕飕飕,黑色的藤蔓破空而去,扫向剑气所化的水帘。

    嘭嘭嘭,嘭嘭嘭。水帘炸开,黑色的藤蔓同样迸裂。剑气弥散,黑雾涌荡,相互吞噬。萌二丹痛得大叫,“我的头发,我的头发。”萌二丹惊恼异常,都说头可断发型不可乱。

    魏君枝信步闲庭,弹剑而歌,“百年等待,只为一个遵守一个誓言。”

    蓦地,躲在萌二丹生命之海中的姨利丹吼道:“誓言,你遵守的是谁的誓言,太烂德·语风的吗。”

    哧!

    一缕比鱼线还细的吐息劈了出去,径直斩向萌二丹。

    随着那道吐息的迸进,天空像是被切开了,一分为二,浩瀚而又神秘。

    萌二丹还想说话,却被姨利丹呵斥,虽然不悦,二丹还是老实待着,什么也没讲。而姨利丹的元魂彻底怒了,因为那道吐息他再熟悉不过,赫然是太烂德·语风的气息。“我的爱人哟,你终于出现了。”姨利丹仰天怒吼,声如洪钟,虚空大片大片的坍塌,像是无数山岳倒下,巨石飞迸。

    “啊!啊!”萌二丹大声尖叫,他的四肢百骸以及颅腔都被青色的火焰占据了,耳朵,眼睛,鼻子,嘴,都在喷火。丈许长的青焰轰然散开,像是无数蝴蝶飞了出去。

    刷!

    姨利丹的元魂分出三缕,一道缠在萌二丹的灵台之上,将其绞裹的结结实实。第二道则扫来扫去,驱散萌二丹的残识。第三道倏地化为青狐,盘踞在识海中间。至此,姨利丹彻底占据了二丹的躯壳。

    “姨利丹。”倏然间,一道清冽的声音炸开,是太烂德·语风在讲话。

    “我就知道是你。”姨利丹喜道,“太烂德,你终于肯见我了。”

    “你以为我在躲着你吗。”太烂德哼道,“姨利丹,你太自命不凡,视天下伪娘为无物。落得今天的下场,全是你咎由自取。我只是封印你,而不是彻底斩,你为何不不知感激。”

    “哈哈哈。”姨利丹大笑,火焰迸炸,四下涌开。“感激你,太烂德?你杀掉我饲养的伪娘,让我身败名裂。这就是你做的让我感激你的事情吗。”

    “你还如当初那般幼稚。”太烂德·语风又道,“我爱着你,至今亦然。”

    “够了,太烂德。我听够了你的谎言,今天不亲手杀掉你,如何抵消我万年来的怨恨。”姨利丹吼道。“为你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吧。爱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