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御厨亲至,扬手就是一口大铁锅,“小子,能被我的铁锅收走你的小命,你可以死而瞑目了。”御厨很自信。他是帝国之主的亲信,亦是超级大厨,他的法宝都和厨房用具有关,像是菜刀、砧板、勺子之类的。

    尤其是铁锅,是他居家必备的好东西,死在铁锅下的人数不胜数。

    “那汉子不简单,能让师尊祭出铁锅。”御厨的一个徒弟笑道。

    “你可以前去一试他的能为,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毕竟我们的师弟就死在他手上了。”第二个徒弟道。

    “到此为止了。师尊出手,焉有杀不了他的道理。”第一个徒弟又道。

    “这不是废话吗。整个部落,除了香妃,其他的人都能杀。陛下也不会责怪师尊的。”第二个徒弟道。

    御厨在旁听两个徒弟议论,不觉有异。因为他们讲的都是事实。有的人就是凡庸,并不值钱,死了就死了吧。“我可是陛下面前的红人。说一不二,除了九五之尊,谁敢命令我。”御厨心道。

    “看,那汉子打飞师尊的铁锅了。”御厨的第一个徒弟惊道。

    “纳尼,师尊的铁锅被打飞了。荒谬,他怎样做到的。”第二个徒弟亦道。

    就是御厨本人也有些难以置信。“你们这个小部落真是能人辈出,老夫对你们刮目相看了。”御厨不悦道。铁锅是他的常用法宝之一,很少失手,今天却……

    “回来。”

    御厨大袖一抛,攫来那口铁锅。“嗯?”他定眼一看,铁锅竟然有了缺口,显是被萌二丹毁去锅边。不简单,不简单。御厨心忖。“我已经很看得起你了,还是有些小觑。既是如此,老夫只好痛下杀招,取你之命。香妃,钱龙剑,兽螺剑,都是陛下的。”御厨计料已定。腾!御厨倏地纵出,气浪迭爆,十方肃杀。

    “那小子怎回事。”御厨的第一个徒弟问道。

    “他说自己是怒风一族的传人。”御厨的第二个徒弟道。

    “怒风一族,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不知,兴许是某个消失很久的小族,不值得我们关注。”

    “可师尊关注了!”

    “所以说这才是诡异的地方。”

    御厨的两个徒弟不住谈论,也不知怒风一族哪里值得师尊动手。“帝国广阔无垠,有无数大族小族,周边的部落更是星罗棋布,我们不知也情有可原。然而师尊就被不同了,他是陛下的亲信,理应为陛下解忧,他知道很多我们不清楚的神秘之事。”

    “知道不该知道的,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嗯,我们还是静观师尊如何杀掉那个怒风一族的疯子吧。”

    “疯子,他真的是疯子吗,你不可小瞧他。”

    “不会。他眼神清澄,秀发飞扬。”

    御厨的两位弟子仍在热议,他们完全不担心师尊的安慰。在帝国之内,除了皇帝再无人能伤害御厨。否则就是找死,和皇帝过不去。皇帝饿着肚子,谁也担当不起。

    香妃执定钱龙剑,目光闪烁,“御厨,萌二丹,还有萌二丹生命之海中藏着的神秘人。你们的目的无非是我。怎么办,要跟着御厨去见皇帝吗,也许我再没法回来了。要不要向师尊求助。”

    臣嫁螺与香妃的师尊非常人也,云游名川古迹,真世外高人。而且他成名时,伪娘界无人不识。姓魏,以君枝为名。

    魏君枝,数百年前的成名伪娘,如今早已隐退,不问伪娘界之事。持有铁剑,号曰铁君子。

    铁君子,剑未开刃,重八百七十二斤,长四尺。比起钱龙剑、兽螺剑,铁君子剑几乎没任何名气,可也要看是谁拿着剑。铁剑在魏君枝手中,犹如神兵利器,当世无敌。

    之前,香妃施展“钱龙圣尸”,解印剑中的准圣尸气,化为圣人之像,执平天剑,侍立在旁。没有香妃的命令,圣人之像不会轻易动手。

    “去帮助御厨杀了萌二丹。”

    香妃忽道。他已下定决心,不再挽留曾经的爱人,因为二丹的消声巴再回不到过去了,和常人无异,不再渺小。牙签之流才是香妃的最爱。

    既然泯然常人,香妃只好杀了二丹。

    腾!

    圣人之像倏地遁出,当是时,尸气迸滚,有若沸油在雪地里滚动。“爱是一道光,绿的人心发慌。”圣言遽出,即见剑网罩下,网当然是绿色的啊,充满原谅的道韵。

    当!

    萌二丹一脚踹飞御厨的铁锅,“香妃,你敢绿我。”二丹怒道。

    “孩子,淡定些。有绿光加持几身,你才能更好的成长。”姨利丹·怒风笑道,“我不也被太烂德·语风给绿了吗。你是我的后人,应该有担当。”

    担当?萌二丹当时就恼了,可碍于姨利丹的面子,不好发难。

    “我成魔时,天下无佛。愿渡天下汉子皆成伪娘。”萌二丹发大愿道,哧哧哧,哧哧哧!恶魔长弓迸绽数万道魔光,冲天旋起,犹如墨水泅散开来,将苍穹都染黑了。

    蓬!绿色的剑网倏地炸开,被魔光切成碎片。圣人之像也退避三舍,“不好,吾差点被渡化,做了那伪娘。”圣人之像暗道。他由尸气、剑气以及准圣的断臂凝化而成。“怒风一族,本该消失的,为何又出现在此间。难道是因为太阳镜的缘故。”

    相传,怒风一族的姨利丹为了得到至宝“太阳镜”,不惜背叛家族,投靠了燃烧伪娘军团。而后被情人太烂德·语风以及其它大能联手封印了。

    “姨利丹,是姨利丹吗,那小子生命之海中藏着的元魂。”圣人之像目光觑定萌二丹。可看不穿层层魔光。

    铮铮铮!平天剑在悲鸣,似不能承受魔光。“啊,那是!”圣人之像失声道。他见到了难以忘记的一幕。部落里有有一半的勇士都被魔光照定,他们虔诚无比,脸上都刻着“娘”字。显然是被渡化成伪娘了。

    “杀!”

    “杀啊!”

    “伪娘当道,不谈基老。”

    “这个世界是属于伪娘的,大迪奥美女好啊。”

    “我们都是大迪奥美女。”

    被转变成伪娘的勇士们掉转方向,攻击原本的同伴,下手毫不留情。登时,惨呼迭起,血流成河。“混账,住手,快住手。”香妃的父亲怒道,“为何相杀,快住手。”

    “族长大人,其实我一直爱慕您。”陡地,族长最器重的智囊团的首领笑了,他左边的脸上刻着“伪”,右边的脸上刺着“娘”字。

    “纳尼,我的军师也变成伪娘了。”族长大惊。

    噗!

    一截剑刃穿过族长的肺部,登时,血水迸洒。族长难以置信,“你,你就算成了伪娘,为何……”

    “为何要杀你吗。”

    “我想不明白。”

    “因为我是陛下派来的人。这样讲,你能听懂吗。”

    “皇帝陛下真是好算计!”族长挥掌,砰,劈退军师。“我不会将女儿交给他的,死也不会。”

    “族长,忘了告诉你,这剑也是陛下赐给我的,而且剑上有毒。”军师又道。“你活不过半天,好好享受为数不多的时间,也算我们相识一场。我曾是基老,今天却成了伪娘,难道这就是命运吗。”军师陡地抬起头来,瞥向天空。“御厨,你不该来的。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腾!

    军师合剑而起,长袍猎猎而舞,剑气冲天,穿过黑云。“御厨,死来。”

    “是你,奥苏疾八。”御厨蓦地想起一人来,此君曾是前任厨师长,深得皇帝的信任,可有一天突然失踪了。

    “不错,是我,我名奥苏疾八。”军师笑道,“奉帝命而来,蚩伏多年,终于要回去了。而你是障碍,不得不杀。”

    “奥苏疾八!”

    “不错,就是他,他是前任御厨。据说被陛下赐死了,为何待在这荒凉的地方。”

    当代御厨的两个徒弟骇道。他们修为不够,就算上前,也会被两代御厨杀掉的,毫无还手之力。

    “还是不要惹他们。”

    “相信师尊也不会怪罪我们。”

    御厨的两个徒弟向下飞来,没入魔光之中,主动做了伪娘。这是明哲保身,而非主动送死。

    臣嫁螺本来就是伪娘,不受魔光的影响,“萌二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能渡化数百勇士,皆成伪娘。就是师尊来了,也没那么大的影响。”

    然而臣嫁螺不知道的是,他与香妃的师尊魏君枝真的来了,可隐藏了起来,并未现身。和魏君枝一起而来的还有森姬,此人亦是伪娘界的隐退之人,和魏君枝关系莫逆,情同生死。

    “君枝,我们还要躲到几时。”森姬不悦道,“还有,为什么要躲起来。我们若是现身,什么御厨、萌二丹,都得俯首。”

    “道友稍安。”魏君枝笑道,“不是贫道不想出面,而是受人所托。”

    “谁,好大面子,能使唤你。”森姬不悦道。

    “那人的名字,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否则有杀身之祸。”魏君枝道。

    “你在吓唬我吗。”森姬哼道,“当今伪娘界,谁能杀我!”

    “他和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魏君枝忽道。

    “纳尼,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森姬惊道,“你是说他是……”

    “你我心知就好。”魏君枝道。

    “难怪你将铁君子也拿出来了。”森姬道。

    “铁剑无锋,用来自保而已。”魏君枝笑道。

    “道友说笑了,铁君子若是常剑,天下无剑矣。”森姬道。

    两个归隐数百年的伪娘,躲在暗处,悄声议论,不知在计划什么。蓦地,魏君枝身体疾转,锵的一声,铁剑出鞘,陡地斩向后侧。磅礴剑气,倏然荡开,催动十方气浪。

    “万剑皆虚。”

    倏然间,一位伪娘现身了,站在魏君枝、森姬后方。他以袖代剑,向上拂去,剖开涌来的剑气,并将其化销至尽。

    “两位前辈,为何躲躲藏藏。”新来的伪娘笑道。

    “你是……”魏君枝目光闪烁。

    “他是谁。”森姬亦困惑道。两人都不知新来的伪娘是何人。

    俩个大伪娘虽然退隐,可他们暗地里仍然关心着伪娘界发生的任何大事以及后起之秀。然而站在他们后面的伪娘却是生面孔。

    “前辈,不要想了。我不是此间之人,不属于这片土地。”来人道。

    “哦,你是外来之人。”

    “异世界来的人吗。”

    魏君枝、森姬觑定来人,似乎要看穿对方的来意。

    “前辈,在我原本的那个世界,我也是王者,更是女装大Lao。来到你们这个世界后,我很快就发现这里是天堂。大家都接受我的爱好,赞美我的大消声巴。”新来的伪娘道。“而我拜在皇妖尸门下。”

    “皇妖尸!”

    “你是皇妖尸的徒弟。”

    魏君枝、森姬此惊非同小可。

    皇妖尸,曾让无数伪娘为之颤栗的存在。好在伪娘之王出手了,皇妖尸也就退隐了。可眼前出现的人说他拜在皇妖尸门下。

    “皇妖尸还活着?”

    “不是说他被伪娘王重创了吗。”

    “师尊获得很好。饲养了三万多只美丽的汉子,开办伪娘培训班,随时准备着东山再起。”

    “休要胡说,伪娘界不会允许皇妖尸再次活动的。”魏君枝道。

    “然也。皇妖尸太老了,还是等着去死比较好。”森姬亦道。

    “你们又错了。”新来的伪娘道。“师尊大人得了一尊宝鼎,鼎上刻着数千玄之又玄的古文,他老人家参悟十甲子,终于悟出一门大神通。”

    “滑稽啊!”魏君枝道,“皇妖尸真要修炼神秘的大神通,早就出来了,为何隐忍至今。”

    “小娃,退下吧,念在你是皇妖尸的门人,我们不杀你。”森姬道。

    “前辈,你们真是给脸不要。”新来的伪娘笑道。

    “竖子!”

    “真想死吗。”

    魏君枝、森姬怒了。一个不知名姓的伪娘,也敢向成名多年的大伪娘挑战,真是不知死活。

    “好剑。”

    “嗯?”

    魏君枝只觉右手一轻,铁君子已被人夺去了。

    夺剑之人正是新来的伪娘,女装大Lao。“前辈赠剑,我只好接下了。”

    “可恶。”森姬怒道,“我代皇妖尸教训你。”见到好友的铁剑被人摘去,森姬遽然出手,掌化石碑,当头砸向新来的伪娘。

    “我最讨厌别人敲我的头。”新来的伪娘道。刷!他将铁剑提起,照着森姬的手斩去。

    当!

    金铁颤声响起,森姬的右手裂开了,石屑簌簌落下。

    石屑散去,森姬的右手全然无恙,“小辈,皇妖尸的门人都是这般无礼吗。”

    “不,是前辈先动手的。你欺我在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