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二丹从没像现在这么开心过,“力量,力量才是一切,尔等战五渣,怎能和我齐名,同为部落的勇士,你们不觉惭愧吗。”

    可没人回应二丹,因为部落的三百勇士都被他杀掉了。

    浴血而生,身绽凶光。萌二丹再次幌动脑袋,黑色的藤蔓凝成一股,好似钢铁洪流,遽地扫出。砰的一声巨响,千丈外的毡房化为碎屑,里面的人不知死活。

    腾!一道清丽的伪娘身影遽地冲天而起,是臣嫁螺,“你是何人,退下。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臣嫁螺。”萌二丹冷笑,“你毁了我的五指,并让我在香妃面前出丑。我将百倍奉还。”

    “啊,你是萌二丹!”臣嫁螺惊道,“怎会变成这副德行。”

    “二丹?”

    香妃漠然道,他的视线停在萌二丹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上,当此之时,二丹的汉子的擀面杖有常人的五分之四,可胜在霸气。“我喜欢的是牙签般的小姬姬,你变成这副鬼样子,我不再爱你了。”冷淡,香妃的语气很冷淡。

    然而萌二丹听了,既不难过,也不生气,心里甚至有点想笑。滑稽啊,这个伪娘喜欢的是小消声巴,枉我自作多情,以为他发现了我的优点。“香妃,你这无情之女,欺骗我的感情,还想占据我曾经很渺小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我已经不同了,我名萌二丹·怒风,身体里留着姨利丹·怒风的血液,我将高贵,而你拿什么和我相比。”

    散开,二丹凝成一股的藤蔓再次散开,像是劈迸的长须,扫来扫去。魔焰迸腾,杀机炽盛。

    “师姐,小心,他不在是那个小姬姬汉子了。”臣嫁螺提醒道。

    “无妨。”香妃道,“怒风一族?消失了数百年的古老家族,二丹,你是姨利丹的后人,有趣。剑来。”陡见香妃右臂舒展,五指遽地张开,铿锵,剑吟忽起,一柄寒光照耀千丈方圆的短剑怒驰而来,落入香妃手中。

    “是钱龙剑。”臣嫁螺暗道。

    钱龙剑,由三万五千六倍四十三枚古钱所铸而成,剑成之日,有龙匍匐在剑台之下,献出百滴龙血。

    “师尊已将钱龙剑交给师姐了吗。”臣嫁螺有些失望,他在剑道上的天赋并不比香妃差,“偏心,师尊太偏心了,凡事向着师姐。为什么,我就不能拥有钱龙剑吗。”

    锵!

    臣嫁螺手腕一抖,剑气瀑涌,朝天怒舞。他手中也多了一口剑,剑柄如田螺,并无剑鄂。这柄剑唤作“兽螺剑”,虽然比不上钱龙剑,可也不差。都是臣嫁螺与香妃师尊的藏剑之一,授予伪娘徒弟。

    刷。香妃挥起钱龙剑,登时,剑气迸开,倏然纵去,飞出数丈远,旋又衍生出一枚枚古钱,其形如梭,飕飕飕,飕飕飕!斩向萌二丹。

    “有师姐出手,我静观其变。”臣嫁螺抓着兽螺剑,并未挥剑。“怒风一族,那是什么?我从未听过。师姐罕见的动怒了,想来那个家族也非淳朴之族,亦或和师姐的家族有仇。”臣嫁螺乐见香妃与萌二丹相杀。“两个相爱的汉子厮杀,世间还有比这更美妙的场景吗。”

    腹黑,臣嫁螺还是很腹黑的,虽然他也暗恋着师姐香妃。

    萌二丹执起恶魔之弓,气机锁定飞来的数千古钱,蓦地,魔气凝为长箭,只有一支长箭。拈弓搭箭,崩!二丹陡地放箭,黑焰迸舞,电闪雷鸣,长箭以一化万,数倍于古钱。

    当!当!当!当!

    犹如金铁相撞,颤音遽起,刺耳之极。古钱炸开,再次变成剑气,可剑气也被魔箭冲散了,不能再聚。

    “我已经是恶魔猎手。姨利丹与我同在。”萌二丹笑道,“香妃,你若识趣,跪下,接受我大姬姬的惩罚。这样你还有重生的可能。”

    姨利丹虽然放出话来,不许二丹杀掉香妃,可在言语上奚落他还是能做到的,再说,姨利丹的元魂已经沉睡,二丹再无顾忌。他对香妃不再有半分留恋,还觉过去的自己太傻了,还很天真。“我什么样的伪娘得不到,呵呵,香妃,他是什么东西,值得我付出太多吗。”萌二丹眼神轻蔑,态度冷漠。

    香妃也觉不悦,皆因萌二丹的态度转变太快了。“二丹,你变了。我不再稀罕你,只能斩了你,眼不见心不烦。”

    “钱龙圣尸。”蓦地,香妃叱道。

    锵!钱龙剑发出一声长啸,有若龙吟虎啸,尸气,源源不断的尸气从钱龙剑中迸涌而出,结成圣人之像,高九丈,面容威严,紫霞凝成高冠,祥瑞为衣,手持平天剑。

    “此剑斩过伪娘界的准圣。二丹,死在圣人手中,你可以瞑目了。”

    刷。香妃剑指萌二丹,圣人之像仿佛活了过来,龙行虎步,仗剑杀向萌二丹。“杀。”只听圣人之像吼道。

    “可恶,师尊将准圣的尸气也封印在钱龙剑里面。不知道尸躯是不是也交给师姐了。”臣嫁螺又怒又妒,他喜欢香妃不代表不会嫉妒他。

    躲在萌二丹生命之海中的姨利丹的元魂苏醒了,“这才多长时间,二丹就将我唤醒了。该死的蠢货,嗯,香妃。钱龙剑!”姨利丹大喜过望,“二丹,你的机会来了,为我取来钱龙剑,我赐予你四倍于普通汉子的消声巴。”

    “老祖,记住你说的话。”萌二丹道,“恶魔之怒。”只见二丹挥动长弓,将其作为弯刀,劈向圣人之像。

    当!

    平天剑与恶魔长弓碰在一起,登时,剑气滔天,魔焰滚滚。“无知小魔,也敢在圣人面前放肆。”

    “准圣的尸气而已,修得猖狂。”萌二丹的见识也因姨利丹的醒来而异于常人,甚至可说是眼界提升到了很高的境界。“爱心小魔。”二丹冷笑道。他打算用小魔头的手段杀退圣人之像。

    扑通,扑通,扑通。萌二丹的心跳遽地加速,魔气迸开,恣若汪洋。心,一颗颗黑色的爱心倏然而现,皆因魔气、火焰、真元交织而成。共计三万颗黑色的爱心,倏地围起圣人之像。

    萌二丹虚掩一招,遽地后退。将圣人之像留在原地,与三万颗黑色的爱心对峙。

    “接受我的爱心吧。”萌二丹笑道。

    呼。二丹再次挥动恶魔长弓,一缕幽寒的长流斩出,由六万颗黑色的小心串联而成。“臣嫁螺,你也看够了,来啊,与我相杀。你们俩一起来吧,我不惧怕你们联手。”萌二丹自信道。

    “是吗。”臣嫁螺漠然道,他拎起兽螺剑,斜斜斩出,哧啦,两道剑气旋出,一道青色,一道灰色,两道剑气呈螺旋形,陡然劈向由六万颗黑色小心凝成的长流。

    蓬!

    黑色的爱心遽地炸开,剑气翻滚,犹如长龙,来回摆尾,拍散黑焰。

    “萌二丹,选我做对手,真不知你哪来的自信。你出自怒风一族,那又如何,我照样杀你。香妃师姐也不能阻止我。”臣嫁螺怒极。

    刷。

    臣嫁螺倏然纵出,兽螺剑绽放万道剑光,遍照苍穹。“与天同寿。”臣嫁螺喝道。

    铮铮铮!兽螺剑长吟不已,天地同悲,一个“寿”字冲天旋起,荡起万丈风云。兽螺剑,本名寿螺剑,只因剑主都会寿命悠长,可自从三千年前发生了一桩怪事,时任剑主只活了二百四十九岁就驾鹤西去了,他也打破了以往剑主保持的记录,他们至少能活五百年。自那之后,古剑易名,只改了一个“寿”字。故道兽螺剑。

    威压如海,寿比南山。就是萌二丹也觉压力陡增,“香妃、臣嫁螺的师尊有些门道,修为不凡,能教出这般优秀的伪娘徒弟,我倒想见他老人家一面。”念头既起,即被萌二丹抹杀。他张口吐出一道青色的火焰。呼喇喇,火焰迎风就长,倾时之间,吞噬了“寿”字。

    青焰是姨利丹的元魂分出去的,用来应付“寿”字,萌二丹关系到姨利丹的重生,他可不想有任何差池。再说,还未见到太烂德·语风以及悲风,姨利丹不会死心的。“太烂德,我曾经的爱人,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会将你找出来,然后杀掉。”姨利丹冷漠道。伤他最深的人就是太烂德·语风。悲风也好不到哪里去,见死不救。

    咔嚓一声,“寿”字裂开,天地间皆可听到。青焰非同小可。就是臣嫁螺再没见识也会忌惮的,何况他是聪明人。“萌二丹背后有高人在作祟。”臣嫁螺忖道。

    “揪出那人,我才能杀掉二丹。这糟糕的汉子活的太久了,死了对大家都好。”臣嫁螺倏地转过身来,当!一剑劈退一口铁锅。

    御厨!

    帝国终于派人来了。

    而且来的还是皇帝的终极心腹,御厨。帝国的主人,他将一生最重要的吃都交给一人,可见他对那人的信任。

    头戴厨师帽,帽子上有皇帝亲手所写的“御”字。“陛下派我来接走香妃,想不到此间还有高手。”

    腾!腾!腾!又来三道身影,翩然降下,站在御厨身后,他们是帮手,也是御厨的亲传弟子,情同父子,感情极好。“师父,杀了香妃之外的汉子。”

    “陛下之说带走香妃,没说带走他的师妹。”

    “那个冒黑烟的汉子太丑了,还是杀了吧。”

    御厨的徒弟们傲慢道。他们早已习惯,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来到这偏远的部落,连个捧场的人都没有,这让他们的自尊心很受伤。所以臣嫁螺、萌二丹成了他们出气的对象。

    御厨接回铁锅,目光如剑,长眉舒展,“香妃大人,你可以跟我离去了。这是命令,而不是请求。”

    “御厨,皇帝身边的红人。”香妃暗道,“他来的好快。而且有备而来。”

    萌二丹与香妃、臣嫁螺厮杀多时,早已惊动部落里的勇士以及族长。轰隆隆,地面遽晃,上千勇士奔来,族长走在最后,被人保护着。

    御厨和他的三个徒弟不以为意,别说是几千人了,就是几万人,他们也不放在眼里。小小的部落,如何能和整个帝国抗衡,无异于螳臂当车,自取灭亡。

    萌二丹杀心正盛,见了众多勇士,尤其是很多熟悉的面孔,不由大喜,“来得好,今天都杀了。”

    青焰炽盛,黑烟迸卷,萌二丹遽然冲进人群,脑后托着的数百藤蔓劈扫而出,砰砰砰,拦腰削去很多勇士的身体,分明在收割他们的生命。

    “嗯?”御厨不悦,“这厮将人都杀了,谁来歌颂我的不凡,谁来捧场。”

    “师傅,让我去杀了他。”一个机灵的徒弟当即道。

    “不,让我去吧。”第二个徒弟亦道。

    “不用抢了,还是吾去吧。”刷,第三人已然飞出,他持有一杆木棍,两端包着凤凰金,神华璀璨,光芒迸扫。木棍亦非凡木,而是取自一截相思木的树枝。

    被抢了表忠的时机,御厨的两位弟子很是不悦,瞥向第三人的目光之中都有杀意,因为他们三个只能有一人继承师傅的铁锅与菜刀,成为下一任御厨。有竞争啊。

    “二丹,吃了凤凰金。”姨利丹忽道。

    “啊,好的。”萌二丹虽不明所以,还是转过身来,直面御厨的第三个徒弟,不躲不闪。任由木棍扫下,砰,击中二丹的脑袋。

    当是时,青焰遍地而生,倏化紫芝、菡萏、兰花,百草争荣,千花齐绽。“怎会这样,木棍拿不开。”御厨的第三个徒弟惊骇道。

    他扫出去的木棍附在萌二丹的脑壳上,像是磁铁遇到了铁勺。更让御厨的弟子震怖的是,相思木开始燃烧。“不可能,它怎会烧掉,这可是相思木啊。”

    相思之苦,相思之毒,相思之恨,齐齐迸发,涌向御厨的第三个徒弟,将他攫住,不能挪移。

    而木棍两端的凤凰金倏地飞出,化为两只金凤,还未逃遁,已被黑色的烟气卷住,拖向萌二丹。金凤哀鸣,声音说不出的凄惨。可萌二丹无动于衷,他的腹部裂开,可见生命之海。而姨利丹的元魂浮在海面上,飕!飕!两道青色的绳索劈出,捆了金凤,拉向姨利丹,被他吃掉了。

    之后,萌二丹的腹部也愈合了。

    御厨的另外两个徒弟不住冷笑,见了同门师弟被困,他们并不打算出手。

    “活该。”

    “自不量力,死了也是白死。”

    两人暗自窃喜,竞争对手少了,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他的生命之海中有人藏着。”御厨道,他掂量着铁锅,忽地扔出,呼,炎风怒舞,火光照亮千里方圆。

    御厨亲自出手了,对付萌二丹。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