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妃名声在外,虽然出生于小部落,可他在伪娘界与基老界的名气非同小可。很多大基老都惦记着他的局部地区的开掘权利。然而,帝国的主人,生杀予夺的帝王,他看中了香妃,谁和他抢人就是和整个帝国作对。

    “如何是好。”走出毡房之后,香妃愁眉不展,郁郁不快。事情因他而起,若不拿出解决方案,他们的部落将会被帝国除名。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不远处,萌二丹还在和三位勇士厮斗。奈何他身板不行,哪是三勇士的对手,砰砰砰,勇士们拳打脚踢,狠狠招呼萌二丹,他们看这厮不顺眼很久了,找到机会,哪里会客气。

    “废物,三个废物,只会欺负自己人吗,有本事去杀帝国的士兵。你我同为部落之人,尚不能携手杀敌,悲哀,悲哀啊。”萌二丹怒极,大声喧闹。

    香妃瞧见了,自然不会让人欺负萌二丹。

    刷!

    香妃纵身而起,剑气荡开千丈,“放了他。”香妃漠然道。

    “啊,公主。”

    “是族长让我们将萌二丹驱逐走的。”

    “公主,不可忤逆族长。”

    三位勇士还是很怕公主的,尤其是他散发的凌厉剑气,犹如寒风刮骨,异常难受。香妃,自幼练习剑术,曾得异人授予三卷剑术神通,放眼周围数十个部落,能在剑术上胜于香妃的人寥寥可数。

    萌二丹面带惭色,在香妃面前,他被人狂揍,也没面子。毕竟谁都想在心爱的人身前好好表现,而不是让对方看到自己出丑的那面。

    偷偷瞥到公主目无表情,长剑出鞘,三位勇士哪还敢说什么,道了一声勿怪,匆匆离去,向族长复命去了。

    “香妃……”萌二丹拿袖掩面,不愿直视公主。

    “我的爱人啊。”香妃伤心道,锵!长剑入鞘,“你也听到了,帝国的主人要纳我为妃,此事已成终局,再无改变之机。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香妃,香妃!”萌二丹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要,你不能离开我,逃吧,我们逃离部落,逃离帝国,去哪里都行,只要你和我待在一起就好。”

    “你知道的,我不会那样做。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族人,尚在世间。我如果离开,帝国的主人会杀了他们的。”香妃痛苦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不能。有的人是为自己而活,也许称得上潇洒,可大多数人没那么幸运。我只是芸芸众生的普通一员。”

    “香妃,你听我说!”萌二丹抓住了香妃的手腕,也不顾脸上、身上的伤势。“没有你,我绝不会活下去。”

    “我相信。”香妃笑道,“可没有你,我必须活下去。”

    因为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的人,再美的爱情也是竹篮里的水,留不住的。该放手时就放了吧。

    砰!

    一团剑气荡开,撞翻萌二丹。只是撞翻,并没真正伤害到他。香妃自觉有负萌二丹,那还会伤害对方。

    “香妃,你难道真能忘了我。”萌二丹怒道,“我们许下的誓言呢,说什么海枯石烂,难道都是骗人的吗。”

    “是。”香妃冷漠道,头也不回,向前走去。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萌二丹发疯似的站了起来,踉踉跄跄,追了上去。

    腾!一道人影遽然而至,拦住了萌二丹,“师姐说了,让你滚,听不懂人话。”伪娘,来人亦是伪娘,而且还是香妃的师弟,不,是师妹。

    “让开,你让开。”萌二丹怒道,“香妃马上就要嫁给帝国的皇帝了,我再不能见到他,你为何还要拦住我。”

    “就你这点本事,连我都赢不了,如何能劝服师姐,何况是她身后的整个部落,你了解帝国吗,你知道香妃的真实想法吗,哼,自私的汉子啊,你只顾自己,不配拥有师姐。”

    “臣嫁螺。”萌二丹怒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也暗恋香妃,可香妃只拿你当妹妹,再无其它心思。说我自私,你能比我好到哪里去?”

    砰。

    臣嫁螺一掌劈中萌二丹的面庞。登时,萌二丹颅骨炸裂,脑浆迸出,可还活着,并未死去。真要杀了他,香妃也不会放过自己,臣嫁螺还是有些分寸的。“自己无用,反怪别人。你可真有出息,我问你,你哪里配得上师姐,要才无才,要貌没貌,要钱更是没钱,就连消声巴都是常人以下。我都为你感到不好意思。”臣嫁螺数落道,他不但要摧毁萌二丹的身体,还要重创他的自尊。

    轰!萌二丹如遭闷锄砸中后脑勺。“你,你……”他说不出话来,仔细想想,确如臣嫁螺所说,萌二丹太平凡了,太卑微了,香妃能看上他简直不可思议,“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活着,难道我是被草霓马踢过脑袋的蠢人吗。”萌二丹开始怀疑人生。

    “简直了。”

    臣嫁螺相当无语。师姐碰到这种没出息的汉子,和瞎了眼睛有什么区别,在部落里随便捡出来一头消声巴正常的汉子,都比萌二丹有志气,活的潇洒。

    哼,正因为你这样窝囊,师姐才会是我的。臣嫁螺暗道。他和香妃拜在同一人门下,感情极好。当然,他们的师尊也是伪娘。有道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伪娘做伪娘的师傅,天经地义,谁敢质疑。

    “也不知道这个破地方有什么值得师姐留恋的,离开就是。他担心家人被帝国的老东西杀掉,直接让师傅出面,接走他的家人就是了。至于部落里的其他人,爱活就活,想死就死,不管我们的事。”臣嫁螺只关心香妃,其它人随他们去了。

    啪!

    臣嫁螺被人抓住了脚踝,是萌二丹,他还不死心,哪怕脑浆都洒了出来,仍然不放手。

    “你这人傻了吗。”

    臣嫁螺不悦道,他运转剑元,哧哧哧,剑气荡开,斩向萌二丹的右手,当即削断他的五指。断指仍在地上跳来跳去。

    啪!

    萌二丹的左手也抓了过来,还不放手。

    “很坚持嘛。”

    臣嫁螺冷笑,他还没任何同情心,再削去萌二丹的另外五指,也不会有任何想法。

    “这样做真的好吗。”臣嫁螺犹豫了一下,忽地瞥向前方的师姐,香妃一步一步,绝无回头之意。她当然知道后面发生的一切,只要萌二丹不死,他就不会出面制止师妹。

    “香妃,我的爱人,我的爱人!”萌二丹吼道,“为什么离开我,不要走。”

    “你。”

    臣嫁螺冷笑,右臂向后拂去,五指半屈,哧!哧!哧!哧!哧!五道青色的剑流旋斩而出,三道劈向萌二丹的嘴,两道劈向他的双耳。

    剁了你的嘴,斩了你的耳朵,看你如何叫唤。臣嫁螺也是狠辣之人,骤然出手。

    嗡!

    一团剑云罩下,炽丽无俦,烟霞迸滚,犹如碎虹炸开。剑云护住了萌二丹,同时化去臣嫁螺斩出去的五道剑气。出手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香妃。

    “什么啊。师姐还是很在意萌二丹这厮,可恨。”臣嫁螺只好收手。离去时,不忘踢了一脚,砰,剑云迸幌,可未炸开。萌二丹在里面安全的很。“不是你保护师姐,而是师姐护着你,作为一个汉子,你不觉得丢人。”臣嫁螺嘲笑道。“萌二丹,你真的是部落里的勇士,是族长瞎了,还是大家都瞎了?”

    哈哈大笑,臣嫁螺翩然而去,跟上香妃,再不理会后面的萌二丹。

    “可恶,可恶,可恶!”萌二丹用脑袋去撞剑云,可无济于事,冲不出去。“我是废物吗,我难道真是废物。”萌二丹怀疑道。“臣嫁螺说的都是对的,我太自私了,都是香妃在保护我,而不是我守护着他。”

    没用,我为什么这般没用。萌二丹万念俱灰,砰砰砰,脑袋仍然撞向剑云,只是无意识地去撞。

    “二丹。”蓦地,一道甜美的声音响起。

    可萌二丹不管不不顾。

    “二丹。”那道声音再次发出,而且比先前的那次更疾。

    “我的后人哟,吾名姨利丹,出自怒风一族,我被困了一万年。”名为姨利丹·怒风的汉子又道。“而你,萌二丹,你是我的后人,也是继承我血脉的命运之子。”

    萌二丹还是没任何想法,像是被人夺走了灵魂。什么鬼,姨利丹,那是什么东西,阿姨的蛋吗,怒风一族,那又是什么。毫无概念,萌二丹对姨利丹与怒风并不知情。他只知自己出身贫寒,消声巴不管怎样努力,都不及常人。

    “我的孩子,不要怀疑。你身上流淌着高贵的血液,知道你的姬姬为何那么短?”姨利丹的声音又道。

    “草!都是你在捣鬼吗。”萌二丹终于怒了。“谁,出来,你在哪里,让我看一看你长什么样。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很想找人出气。”

    “愤怒吧,萌二丹,这才是怒风一族的做法。”姨利丹又道。“只要按我说的去做,你的姬姬将会远胜常人两倍。两倍哟。”

    “纳尼!”萌二丹惊道。两倍,那是什么概念,就算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直径与总长只有普通人的三分之一,两倍之后,能达到三分之二,这可是不得了的进步。“姨利丹,你是我什么人,祖上?”萌二丹的语气也变了。

    “哈哈哈,是的,我是你祖宗。”姨利丹·怒风笑道,“我是怒风家的不朽,是传说,更是悲风的好友。”

    “纳尼,你竟和悲风有交情。太让我吃惊了。”萌二丹喜道。“我的手指被人削去了,你能想法子接上吗。”

    “此事不要太容易,就是你的姬姬骨折了,我亦有法子接好。”姨利丹再道。

    “可你在哪里,我没看到你,好不安。”萌二丹道。

    “孩子,我就在你的生命之海中,你是被选中的人,能继承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荣耀与大姬姬。”姨利丹道。

    “啊哈,你要折断我的大姬姬,再接上你的吗。”萌二丹惊道。

    “”

    这倒霉孩子,脑子莫非有问题。姨利丹表示怀疑,可他能不能重生全靠萌二丹,所以只能好言道:“二丹,不可怀疑老祖宗。我不会害你的。我有两卷促进汉子的擀面杖强势消声起的秘法。耐心听来,我全都传授于你。”

    “老祖宗就是不一般。”萌二丹喜道。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困住萌二丹的剑云早已散去,可云团下的汉子毫无所察,他的心思都放在姨利丹亲授的秘卷之上了。

    姨利丹不愧是怒风一族的传奇,重新接回了萌二丹的断指。而且让二丹的汉子之杖成长,真的是双倍效果。“天了噜。”萌二丹确认后,感慨万千。“普通状态竟然达到这种高度,简直出乎我的意料。姨利丹,你果真是我的祖宗。”

    呵呵,这不要太容易,孩子,你还年轻,我骗骗你跟玩似的。“二丹,你喜欢香妃。是不是?”姨利丹又抛出一个重磅问题。

    “是,我稀罕他。他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伪娘,我非他莫娶。”萌二丹也不避讳,直接道。

    “很好,可现在的你真的配不上他。”姨利丹道。

    “就连老祖宗您也这样说,看来我真是太差劲了,没有自知之明与大姬姬的人,我为什么活着,让我去死吧。”萌二丹怒道。

    “二丹,别傻了。我能让你的姬姬双倍成长,就能让她三倍,四倍,甚至是十倍成长。”姨利丹道。

    “十倍吗。”萌二丹的豪气再度被唤醒。可不知道的是,香妃正是钟意他的“牙签”,要是变成了真正的擀面杖,离他被甩的日子不远了。

    “香妃的师妹臣嫁螺,那个伪娘也不简单,他只有一个马尾,前面的头发都去掉了,锃亮锃亮的,这等发型真是少见。”姨利丹道。

    “喂喂,老祖,你这是在夸赞臣嫁螺吗。”萌二丹不悦道。

    “二丹,只有知道自己的不足,人才能成长。”姨利丹道。

    “受教了,老祖宗。”萌二丹道,“香妃马上就要被帝国的老头接走了,我必须破坏他们的婚姻。和老头在一起,香妃不会幸福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幸福。二丹,不可妄测伪娘的真实想法。”姨利丹似乎是过来人,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毕竟怒风家族都是优秀的伪娘世家,虽然这个古老的家族没落了,传人不多,姨利丹能找的人也就剩下萌二丹这类的瑕疵货。登不上台面,可有总比没有的好。姨利丹也好绝望的。“家门不幸,后继无人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