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园拓海也是认真起来,豆之力,三十三段,岂非玩笑。

    三十三个豆字迎风而起,浩然无尽的吐槽之力洒遍诸天。就是二碧灵尊也认真起来,郑重对待曹园拓海。“此子太可怕了,除掉他,以绝后患。”

    能让吐槽界的大Lao震惊,拓海公子值得自豪了。“不愧是秋名山老司机的儿子,你有被杀的价值。汝父欺骗吾辈的感情,父债子还,接受我的怒火吧。原谅光线。”

    只见二碧灵尊双臂同时挥动,嗤嗤嗤,嗤嗤嗤!数千道绿色的光线劈了出去,铺天盖地,洒向三十三个豆字。

    豆破苍穹是曹园拓海从“豆”字领悟出来的绝招,发功时,神鬼辟易,众生皆颤。

    当!当!当!当!

    金铁交鸣声遽地响起,五千道原谅光线劈在三十三个豆字上面,登时,绿光扬舞,虚空崩裂。

    曹园文太、赤苦道人也向那边瞟去,“真是惊心动魄的撕比大战啊,吐槽界历来如此,后辈与前辈的撕比就是这般激烈,唯有此,我们才会在吐槽的路上越走越远,一览众山小。”

    “滑稽。你认为我儿不是二碧的对手吗。”曹园文太怒道,“我儿出生时,消声巴消声起两个时辰,惊动秋名山十万八千里方圆。那时我就知道他与众不同,会成为时代的象征,不朽的代名词。二碧虽然取得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成就,在其他人面前尚能炫耀,可他面对我儿,呵呵,不值一哂。”

    “秋名山的老司机哟,你太看得起自己的崽,同时也太小觑贫道的基友。”赤苦道人冷笑,“二碧,不要玩了,直接杀了曹园拓海。贫道也会宰了曹园文太。”

    “就凭你。”曹园文太哼道,“我儿能使用豆之力三十三段,且看吾手段如何。”

    话音落,秋名山的老司机右掌下拍,左手扬起,当是时,风云齐动,天降祥瑞,哧啦,哧啦,哧啦!数不清的吐槽闪电劈落下来,它们有的似人形,有的如成片宫殿,有的像是马群,声势浩荡,戾气迸生,方圆万丈皆成混沌。

    赤苦道人赫然惊道:“是吐槽电劫。曹园文太,你竟然能引动吐槽之劫,让人难以置信。”

    “庐山赤龙大消声霸。”

    忽听道人怒吼一声,周身迸涌数万道红色的光华,连成光海,在海的中心,一座嵯峨之山震慑四方。吼!龙吟九霄,赤龙绕山而起。

    “天了噜,赤龙的鳞片竟然长得像是汉子的消声巴。”曹园文太吐槽道,“赤苦,你很有品味,我不及你。想不到你在基老的路上走了那么远,是先辈啊,你是我的先辈。我该仰慕你。”

    轰隆隆,光海升起,赤龙倏地飞离庐山,长啸而起,当是时,数万龙鳞迸起,像是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全都起立,剑指苍穹,浩然之威撼动天下。

    咔嚓!咔嚓!咔嚓!吐槽闪电劈落,甚是壮观,寒光照耀十九州。而这时,赤龙悲吼一声,龙鳞倏地飙出,像是无数汉子的消声巴扫了出去,迎向闪电。

    “美丽啊。”赤苦道人开心道,“多么美丽的场景。”

    “壮观啊。”曹园文太也道,“闪电和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相撞,何等美妙的场景。赤苦啊,你是天才。难怪会成为基老,我似乎能理解你了。”

    “哈哈哈。”赤苦道人大笑,“贫道既是吐槽修士,也是基老,两个职业都不会放弃。文太,你是不是后悔没觉醒,早些踏入基老之道,方能修得无上大道。贫道的眼光不会错的,文太,你今天不死,将会成为震撼基老界的大能。”

    “何须以后。他现在就是了,只是声名不显。”

    清朗的声音陡地响起,一道俊美的身影遽地降下,是香基秀,暗恋曹园文太的大基老。

    香基秀强势而来,手持消声花之钻,“赤苦,你也是吾辈之人,奈何得罪了吾的基友,吾只能杀你。”

    “杀我。”赤苦道人哼道。

    “你想杀贫道,他也想杀贫道。”赤苦道人神色漠然,“吾可是王庐山的主人,赤龙之主。”

    轰隆!

    光海炸开,无数闪电顿成光沫,四下迸去。赤龙仍在,王庐山亦在。

    “这就是你的能耐吗,赤苦。”香基秀道,“你吃了巨蟒之宰,还想吞噬赤龙?狂妄,你太狂妄了,会遭天妒的。”

    王庐山气势巍峨,赤龙盘踞其上,“基老,你错了。”赤龙忽道,“吾可不是普通的契约兽,赤苦道人也不能制约吾。别拿吾和巨蟒之宰相比,一条蛇而已,还想化龙,痴心妄想。”

    “然也。贫道和赤龙是亲友关系,更是道友关系。”赤苦道人笑曰。

    “赤苦,不要恭维吾。”赤龙道,“吾和你是相互利用关系,利益尽,我们的缘分也散了。吐槽界非是吾所居之地,基老界亦然。吾早晚会回归龙界,坐拥无数雌龙。”

    “草。好高远的志向。”香基秀道,“吾不及你。”

    “基老,你再称赞吾也没用,因为吾对人类不感兴趣。”赤龙道。

    “赤龙,你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吾虽是基老,可也是爱美人士,见了你,吾忍不住想为你画画,素描可以吗?”

    “人类,吾勉为其难,就达成你的愿望吧。”

    轰隆隆,王庐山降下,赤龙也收起原形,变得只有百丈之长,龙鳞也不再是汉子的消声巴形状,和蛇鳞相仿。“人类,你身上散发的基老芳香,吾并不讨厌。”

    “赤龙,拿出你最完美的状态,吾会让它定格在画布上。”香基秀道。

    赤苦道人、曹园文太也是二脸懵比,握草,什么情况。一头龙和一只基老为何聊得那么开心。

    “咳咳。”秋名山的老司机咳嗽道,“香基秀,你还想和我Gao基吗。”

    “想啊,必须的,不会拒绝。”香基秀扔掉画布,跑向曹园文太,“文太,吾一直暗恋你,可你就是不接受吾。别这样,再怎么说吾也是你进入基老界的引路人。我前可攻,后可受,两者都可以,你先选择角色,吾被动就好。”

    “被动的了吗。”曹园文太怒道,“香基秀,摘了赤龙的消声丸,我答应做你的基友,真正的基友。”

    “纳尼,竟有这样的好事。”香基秀喜道,“早知道如此,叫上吾的兄弟秀吉啊。秀吉也喜欢你,文太。吾不介意和他一起分享你。”

    “我介意啊。”曹园文太怒道,“别说废话,杀掉赤龙,剔除它的消声丸,那是礼品,为了与我Gao基的礼品。”

    “就按照你说的做。”香基秀笑了,“赤龙。抱歉咯,乖乖献出汝的消声丸,这样吾就能和秋名山的吐槽师Gao基了。哈哈哈,吾名香基秀,吾执掌香妃山。”

    腾!

    香基秀一步纵出,瞬间五十丈,同时,他右臂扬起,哧哧哧,基光迸绽,向上涌去。剑,一柄剑显化了。

    “香妃剑。”

    只听大基老喝道。

    铿锵,剑吟铮铮,香气迸涌。万余道剑气劈出,遂成剑海,罩向赤龙以及王庐山。

    赤龙还在那里想造型,这时剑海涌来,它怒火交织,“基老,为何诓骗吾,说好的为吾作画呢。吾让你吃消声巴啊。”

    吼!

    赤龙狂怒,龙鳞再次迸起,飕飕飕,飕飕飕!倏化消声巴,迸射而去,冲进剑海。刹那间,浪涛迭起,汉子的消声巴也被销蚀掉了,好在香基秀都给打上了圣光。

    “卑鄙的基老啊。”赤龙哼道,“王庐山会是你的坟墓。”

    赤焰滔天,龙威遽生,赤龙再次现出原形,长尾卷起王庐山,陡地抬起,连同高山一起冲向剑海。

    “王庐山瀑布。”

    赤龙大叫道。

    哗啦啦,红色的瀑布迸起,逆天而上。瀑流飞迸,摧枯拉朽,倒悬在苍穹之下。

    血瀑、剑海陡地撞在一处,登时,血光迸炸,剑气四散,哧哧哧,哧哧哧,数不清的赤红长流劈斩而下,扫向大地。

    刷!

    香基秀翩然而下,脚踏基风,背负青天,犹如仙临人世间。“香妃,吾剑香妃。”香基秀笑道,“赤龙,你会死在吾之剑下。”

    “香妃剑,吾听过那个名字。”赤龙忽地响起那柄古剑。

    久远之前,有一帝国,皇帝爱上了小部落的公主,奈何公主是伪娘,而非真姑娘,可他生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整个帝国都流传着关于他的故事,大家都叫那伪娘为香妃,只因他出生时香气绕梁,七日不散。

    “朕必须得到香妃,哪怕他是伪娘,朕也要得到他。”帝国之主怒道。

    “陛下,相传香妃有一杆大消声巴,可让部落的勇士都汗颜,您真的要娶他吗。不知龙迪奥和香妃的比起来是否……”帝国最衷心的老臣恭敬道。

    “这都不是问题,老家伙,你究竟在关注什么啊。”皇帝怒道,念在他很衷心的份上,也没为难他,并让他去想法子,和偏远的部落交涉,献出香妃,方能保全部落。

    小部落的族长也很有骨气,当即斩了来使,“混账,皇帝居然敢打吾儿的注意。简直该死,我们每年都向他献出无数金银重宝,他还不知足,欺吾弱小吗。反了,吾要反了帝国。”

    “父亲,不可动怒。”香妃走了过来,他让毡房里的勇士不敢直视,都道,好漂亮的伪娘,要是能和他行那不可描述之事,就是死了也愿意。

    “吾儿,你为何进来,”族长怒道,“出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没有吾的命令,不许你踏入吾的毡房。”

    “父亲,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可是帝国的主人也不能得罪,否则我们都会被杀的,母亲,弟弟,姐姐,妹妹,族人,还有您,无一幸存。我亦不能,因为我也会随你们而去,不会苟活。”

    “你住口。”族长怒了,“不许你说这样的话。帝国之主又如何,吾身为部落的族长,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能守护,焉能守护全族。吾儿,什么都不要说了,退下。”族长语气冷漠,不许人质疑,哪怕是他的亲儿子也不行。

    两位勇士站了出来,他们不敢抓住香妃,只得将其请出。

    香妃洒泪而去,留下一道凄美的身影,族长的手下都怒了,纷纷道:“不可献出香妃,他是部落最美丽的花朵。”

    “香妃是吾族最璀璨的明珠。”

    “他是最亮的珍珠。”

    “族长,拼了,我们和帝国拼了,誓死守护香妃。”

    “真要交出香妃,周围的部落也会嘲笑我们的,还不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这才是勇士该做的事,而不是被人施舍,没有灵魂的活下去。”

    勇士们越是这样说,族长的压力越是沉重,他挥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这时,族长的心腹走了过来,大声道:“你们都错了,香妃必须交出去。”

    “叛徒,你这厮是叛徒。”

    “杀了他,杀了他!”

    “我一直怀疑他是叛徒,竟是真的。”

    “非我主人,其心必异。你这狗东西,良心被帝国之主衔走了吗。”

    毡房内,众多勇士愤怒异常,可出人意料的是族长并没生气,他也觉得心腹讲的很有道理。若不交出香妃,单凭他们这个小部落,难以抗衡帝国铁骑。到时谁也活不了,这非族长乐意见到的。可献出香妃,这注定是成为周边部落的笑话,他们又如何能抬起头来。

    “你们懂什么。”族长的心腹怒道,“只知道瞎嚷嚷,你们真的是为了香妃好吗。将他留下,非但不会守住他,还会将其推向万劫不复之地。我问你们,帝国之军冲过来,你们拿什么去阻挡,去守护家园。凭口号与志气吗?”

    “若将香妃献出,他待在帝国,不但能保全生命,还能护佑我族长盛不衰。”族长的心腹又道。

    “可也不能交出香妃。”

    “萌二丹,吾知道稀罕香妃,住口吧,没你说话的份。”族长的心腹轻蔑道,他很瞧不起萌二丹。

    “呵呵,原来是你,萌二丹,你总是盯着香妃看个不停,原来是心怀叵测。”

    “杀了萌二丹。”

    “我就知道他不安好心。”

    “族长,先将萌二丹驱逐出去。”

    众多勇士怒道,他们都知道萌二丹暗恋香妃,而且香妃也对萌二丹有意思,两人……

    部落的汉子们,谁不想得到香妃的垂青,可萌二丹算什么东西,身份鄙贱,样貌平常,为何香妃会看上这样平淡无奇的汉子,勇士们想不通。

    “来人,将萌二丹赶出去,还有,不许他接近香妃。”族长下令道。

    “是!”

    “是!”

    三位勇士喜道,他们恨不能杀掉萌二丹。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