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园文太携势而来,淡看风起云涌,他自八风不动。“二碧,赤苦,你们实力相近,曾经是恩爱的基友。可我想得到二碧灵台上贴着的皇印吾独符,所以才设计你们。”秋名山的初代车神道出实情。

    瞒不下去了,直接说出也不影响老司机的计划。兵行险着,曹园文太还有最后一招,也是无奈之式,即破网之鱼。“皇印吾独符,最接近此符的人是我,不为我所用,谁也别想用它。”

    “吐槽呆毛。”蓦地,秋名山的初代车神喝道。

    哧啦!

    一道千丈长的呆毛自曹园文太头顶劈出,犹如惊世闪电,陡地斩向碧海。

    “呆毛!”

    曹园拓海愕然,他的呆毛完全没法和父亲相比,不管是质量还是长度。“千丈长的呆毛,吾父是怎样修炼出来的,他的吐槽天赋究竟有多好。”无法想象,拓海公子穷其想象力,亦震撼莫名。“吾一直数落父亲的不是,说他不知进取。现在看来,吾简直是……”

    小丑啊,在吐槽大师面前献丑了。

    曹园拓海羞愧之极。恨不能找到山缝跳进去,再不出来。

    “啊!”

    黑莲圣鱼痛苦道。

    她左手掩心,右手抓脸。莲香散开,黑莲虚像骤生,遍绕圣鱼。当是时,圣鱼像是不属于凡间之物,清圣而又神秘,似要破空而去,登上仙台。

    虾淑见了,暗自窃喜,并道:“她最好死去。父亲还是喜欢我的,并不喜欢你这个小三。拓海也是我的。”

    曹园拓海无视虾淑,倏地按住黑莲圣鱼的脑袋,向其渡入醇正的吐槽元气,化解她的痛苦。即是如此,也是杯水车薪。

    “拓海,住手,快住手。”虾淑担忧道,“这个女人不值得你出手。”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曹园拓海道,“虾淑,不要靠近我们。”语气冷漠,近乎无情。

    虾淑哪管那么多,刷,纵身而来。她右手一展,一物旋出,其如虾子,陡地砸向黑莲圣鱼。趁你病要你命。

    曹园拓海瞥到飞来的那物,怒道:“虾淑,你怎敢下死手。”

    拓海公子的右手在为黑莲圣鱼渡气,是故,他分出左手,遽地拍向虾淑投来的那物,当的一声,死死抓住,同时,他掌心被炸的稀烂,血水迸喷。

    “啊。”虾淑惊呼,“拓海,你在做什么。”

    曹园拓海只是瞥了一眼虾淑,左臂陡地挥起,五指如金钩,咔嚓,抓碎了虾子状的杀器。“吾讲了,我们之间再无可能。就算你杀了黑莲圣鱼,吾亦不会和你重归于好。虾淑,你不该试探吾的底线。”

    砰!

    曹园拓海左臂抡扫,遽地砸向虾淑,气浪滚爆,轰然砸中青虾城的小公主,将她击飞数十丈,口吐鲜血,再也站不起来。

    这还是曹园拓海留情了,如若不然,虾淑早已死了。

    即是如此,虾淑仍受到了重伤,因为她没想到曹园拓海会对她痛下杀手。

    “我竟然比不得一只鱼。”虾淑恨道。

    “她不是鱼,是吾的新娘。”曹园拓海道,“吾这样说,你可明白了,死心吧,虾淑,既然回不到过去,你该向前看了,或许你该离开秋名山,去继承青虾城的城主之位。”

    “青虾城?”虾淑笑了,“那个破地方有什么好留恋的。城主之位更是笑话,母亲根本就是提线人偶,真正的城主是你父亲。”

    青虾城,城主还在世时,曹园文太已经和他夫人暗消声款曲。虾淑甚至怀疑父亲的死和曹园文太也有关系。好好的一个人,怎会突然病逝。可虾淑不敢去查,更不敢反抗曹园文太,她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按照秋名山车神吩咐的去做的。

    鱼鳞。

    曹园拓海的右手也长满了鱼鳞,在为圣鱼疗伤时,数十道黑气没入拓海公子的右臂,黑气所过之处,鱼鳞骤生。先是右手,接着是手指,再来是手腕,手臂。直到肩头。

    “爱人,我的爱人,快收手。”黑莲圣鱼假意道。她仍不喜欢曹园拓海,虽然也知对方是真心的。

    “不,吾不会放弃你。”曹园拓海道。

    蓬!

    一团黑色的雾气自圣鱼颅顶迸出,向天翻涌,覆盖方圆数千丈,虾淑、曹园拓海、黑莲圣鱼都被罩在下面。

    曹园文太向儿子那边瞥了一眼,并未在意,他相信儿子不会轻易死掉的,就算死了,还能再生几个,也许新儿子的天赋没拓海那么好就是了。虽然遗憾,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活着就该向前看。

    对曹园文太来说更重要的是眼前的两个人,二碧灵尊,赤苦道人。

    “赤苦吃掉了巨蟒之宰,他的身体对我大有裨益,可惜吞噬。二碧灵尊的绿鼎与皇印吾独符更是瑰宝,我也会拿走的。”

    曹园文太所图非小,巨蟒之宰、绿鼎、皇印吾独符都是他看重的宝物。唯独基老不是,“呵呵,二碧,赤苦,你们大约不知道,我为了更了解基老,已在三年前入了基道,并和基老界的香基秀成了伴侣。”

    想要了解一个人,就要经历他的生活。曹园文太就是那么狠,本不是基老,强行开辟基油油田,并且发现了新大陆,觉得自己还很适合转职基老,吐槽师与车神的职业也不能舍弃。身兼多职,曹园文太仍然游刃有余

    香基秀,基老界的新贵,他还有一个兄弟叫做秀吉,此君非男非女,不好定义。秀吉的名气要比香基秀还盛,他跨界更广,在基老界、伪娘界、萌妹界、宫鸦界、忘尘界、写手界、中二界都有很大的名气。

    曹园文太之所以和香基秀结为道友,也是看中了他兄弟的潜力。秀吉真要发展起来,前途不可限量,远胜香基秀。

    碧海之中,赤苦道人、二碧灵尊相视而望,如隔千年,他们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近过,都是秋名山的车神在破坏他们的基情,宁拆三庙,不拆情侣。“曹园文太,你的罪孽太重了。”赤苦道人忽道。他的犄角再次生长,像是枝桠。火焰迸腾,自犄角窜出,熊熊燃烧,和碧海分开。

    二碧灵尊也醒悟过来,被骗多年,与基友反目相向,错过了大把的时间,耽误了多少Gao基的美好时刻。这笔账都要记在曹园文太身上。“打扰别人Gao基,秋名山的车神,你如何补偿我们?”

    刷刷!二碧灵尊、赤苦道人陡地望向曹园文太,目光狠厉,他们也非善类,都是吐槽界的大咖。

    补偿?

    曹园文太笑了。倏尔,他开启基油油田,登时,基老的芳香释放出去,瞬间传遍千里方圆。

    二碧灵尊、赤苦道人大惊,“怎么回事,秋名山的Lao司机什么时候变成基老了?”两位吐槽界的大能奇道。

    “在贫道的印象中,文太一直都是夫人之友,哪里会看得上我们这些俊美的基老吐槽师。”赤苦道人亦道。

    二人心疑,很难猜测曹园文太的真实意图。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哈哈哈哈。”

    曹园文太放声大笑,气浪迭爆。在碧海上的“吐”与“槽”两个大字也收了回来,再次成为他袖口绣着的两个古字。“二碧,赤苦,我现在也是基老界之人啊,只是没向吐槽界的人宣布而已,低调,我想保持低调。”

    轰隆!

    曹园拓海像是被春雷劈中,整个人直接懵比,雾草,喔特热发棵,“吾父这就成了基老?为何吾毫不知情。”拓海公子受到的打击无法形容。也不再为黑莲圣鱼渡气。“啊。”圣鱼再次痛嚎,鱼鳞的生长速度更快,而且曹园拓海也被殃及,不止是右臂,肩膀,侧颈,面庞,以至于左肩,都被黑气侵蚀。“吾父是基老,吾父是基老。”拓海公子吃吃道,再无它念。

    虾淑瞅到曹园拓海的惨状,不由心快,暗道,好,你遭到报应了,敢打我,还是为了那个女人。“我不杀圣鱼,绝不回青虾城。”

    恶念既生,虾淑像是有了无穷力气,已从地上站起。刷!她驰射而出,眼中泛起青光,开眼了,虾淑要开眼。青虾城之人修的瞳术是青光眼,可要求极高,虾淑也是天才中的天才,所以才能开青光眼。

    刷!刷!两道数丈长的青色光弧劈迸,陡地斩向黑莲圣鱼。

    曹园拓海自顾不暇,黑莲圣鱼只能自求多福,眼看光弧劈来,她心一横,不愿殒命当场。“死在此地,我绝不甘心。”一声长喝,圣鱼脸上的鱼鳞全都炸开,哧哧哧,血水迸溅,碎鳞向外迸出,甩向两道青色光弧,将其轰散。

    可黑莲圣鱼还没来得及眨眼,虾淑已经飞了过来,青虾城的小公主,双目如青色的太阳,嘣嗤,嘣嗤,嘣嗤,一道道比针还细的光线涌出,扎向黑莲圣鱼受伤的面庞。

    “你死定了。”虾淑狂喜。

    “谁也杀不了她。”

    曹园拓海的声音响起。啪!拓海公子左掌拍出,按在虾淑脸上。噗!他的左手大拇指刺进虾淑的眼中,直接剜出,摘掉虾淑的眼球。

    “啊!”

    虾淑尖声叫道,向后怒退。可已经瞎了一眼。

    “曹园拓海!”

    青虾城的小公主撕心裂肺般的叫道。

    “吾有说让你离开吗。”

    曹园拓海声音冷漠。左掌怒拍,嘭,吐槽气浪飙出,轰中虾淑,将她打进碎泥之中,极其狼狈。

    虾淑哼了几声,再无其它动作,应该还没死。曹园拓海却没再关注前女友,他盯着黑莲圣鱼,“原来是吾错了,你给了吾提示。”

    “你,你想做什么。”黑莲圣鱼惊道。

    “帮你啊,还能做什么。”曹园拓海道,他双掌齐用,砰砰!按在黑莲圣鱼的肩头上,同时运转真元,哗哗哗,吐槽真气源源不断地灌入黑莲圣鱼的肩头,很快传遍她的四肢百骸,玄窍气孔。

    “啊!啊!”黑莲圣鱼嘶声大叫,显是痛苦已极。曹园拓海并没住手,反而加速。“相信秋名山的二代车神吧,吾的速度也不差,虽然暂时还比不上真正的车神。”

    蓬。一团血雾炸开,几十片鱼鳞随即飞出,挣离圣鱼的身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圣鱼也明白曹园拓海的想法了。开始时,拓海公子是为了抑制鱼鳞的生长,效果不大,现在他反其道而为之,让鱼鳞快速长出,然后施以吐槽之力,将其震碎,离开黑莲圣鱼的身体。

    明白曹园拓海的真实意图,可该遭受的痛苦却不会减少。黑莲圣鱼几乎昏厥过去,全身再无好的地方,破破烂烂,像是被刀砍过似的。

    “能坚持住吗。”曹园拓海问道。

    “不能。”黑莲圣鱼如实道。

    “真是诚实的姑娘。”曹园拓海道,“坚持不住就去死。”

    “”

    黑莲圣鱼还真晕死过去了。

    嗤!嗤!嗤!嗤!血箭迸起,鱼鳞挣开,又有数千片鱼鳞飞离。“还不够。”曹园拓海道。

    “吾的新娘啊,只能看你的造化如何了。喝!”

    曹园拓海双掌施力,用了七成功力。登时,吐槽神力窜遍黑莲圣鱼的周身,包括她的生命之海。

    “啊!”圣鱼痛醒过来。然后见到了让她一生都难忘记的场景,她的皮囊与骨骼分开了,眼珠子也悬在空中。还不如杀了我算啦,圣鱼神识溃散,吓得半死,气息几无。

    “这可真是让人吃惊。”曹园拓海也吓到了,“希望你没事,吾是不是太用力了?”

    事情已成,后悔也没用。

    那边,虾淑已经坐在地上,虽然瞎了一眼,还有第二只眼可用。她怨毒地瞥向曹园拓海以及黑莲圣鱼,圣鱼的骨肉分离惨状,让虾淑心情稍好。“拓海,你坏我一眼,我不会放过你的。今日不杀我,将是你此生做过的最遗憾的决定。”虾淑已对曹园拓海死心,只想着杀掉他与黑莲圣鱼。

    终于,黑莲圣鱼长出的鱼鳞全都炸开,四散而去。“很好,我们成功了。”曹园拓海道,他不急着唤醒圣鱼,生怕她又吓昏过去,反倒不美。

    “虾淑,吾与你恩断义绝,记住,你是负吾在先,而不是吾有负于你。”曹园拓海道。

    “要不要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虾淑怨恨道。

    “不必,你的事情吾不想再听。”曹园拓海道。

    “你很快就会有一个弟弟了。”虾淑笑了。

    “嗯?”

    曹园拓海忽地拧起眉头,“你说什么,弟弟?”

    “你不是不想知道吗。”

    虾淑反而不再说了。

    “说,把你知道的都告诉吾,否则……”曹园拓海怒道。

    “我偏不说。”虾淑亦道。“除非你杀了那条鱼,看你能耐我何。你也知道我的脾气。”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