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虾城的小公主眼看着心爱的汉子即将投到别人的怀抱,心生妒恨,暗忖,一不做二不休,杀了拓海的女人,绝他念想。这样他就会重新和我修好。虾淑还是很爱曹园拓海的,至少精神上是的。

    “都看我作甚。”河童道,“我和那个女人智商生意上有来玩,没动真感情,钱财开路而已。”

    “可你想过没,那个女人可是秋名山初代车神认定的儿媳妇啊,你这是绿了他儿子。曹园文太会放过你?我看悬啊。”

    “大哥,你拿钱去释放大姬姬,我们并不反对,可你也得选对人啊。”

    “放肆。你们这是怎样对我说话的。虾淑,初代车神选定的儿媳妇?笑话。她不知和多少人消声配,文太儿子的帽子绿到不能再绿,关我何事,我只是给它增添了一些原谅色,并不过分吧。”河童道。他很不满,因为属下竟敢斥责他,吐槽他。

    “河童大人,这话你还是当面对曹园文太说,看他如何反应。”

    “咱们的领导哪有那种魄力。他吐槽的技术实在平淡无奇,曹园文太何许人也,秋名山的传说啊。号称夫人杀手,而且拥有一头秀发。”

    手下格外强调秀发两个字,着实刺痛了河童的心。因为脑瓢上盘子的缘故,他中间的头发都掉光了,只有四周长着头发。“平生最恨别人在我面现炫耀秀发。”河童扬声道,“你这蠢物,一再的吐槽领导,也是钱途将尽,我送你一程。”

    砰!

    河童骤然出手,挥掌击毙嘲笑他的手下。“你们还要什么话要说的。”河童环扫四周,眼神淡漠。“活着不好吗。”非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们这是在吐槽中寂灭。

    凶焰炽盛,而且拿着盘子,河童恨不能杀掉剩下的下属。反正都会死,被谁杀掉都一样,他很乐意做那逞凶者。

    “河童大人,你背后有人。”蓦地,鲈鱼汉子惊道。

    “又来耍我,谁敢站在我背后。”河童哼道。

    腾!腾!腾!河童的手下们纷纷遁出,倏地远离首领。因为真有人站在那里。“吾名曹园文太,你可听说过吾?”

    河童背后的中年汉子悠悠道。他气度雍容,玉冠紫袍,左边的袖口绣着“吐”字,右边的袖口绣着“槽”字,在他上方还有三面小旗。

    有道是见旗如见人,三面小旗正是曹园文太的身份象征。但凡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中间的那面小旗写着两字,苍劲古拙,透着无尽杀意。车神,两字是车神。

    另外两面小旗也是珍稀物,它们是曹园文太夺得两届吐槽冠军的奖励,是身份尊崇的象征。更是秋名山老司机的凭证。

    虽然曹园文太还未动怒,可恐怖的吐槽风暴倏地扫过群山,山摇地裂,天际昏暗。

    河童不敢动。

    因为秋名山的初代车神锁定了他。只要他敢动,曹园文太会在第一时间杀了他,让其死无全尸。

    “可怕!这就是曹园文太的实力吗。”河童骇然。

    秋名山的真正霸主,拓海公子的父亲,曹园文太,此君现身了。而且来的很突然,毫无征兆。

    刷!

    河童倒退数千丈,也顾不得手下了,希望他们自求多福。“留下吧,河童。暗算我儿,并和我指定的儿媳妇有消声情,你还能逃掉?”

    “曹园文太,我与你儿媳妇有消声情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何现在寻我晦气。”河童并不觉得安全,再次逃遁。

    曹园文太目光转寒,中间的那面写着“车神”二字的小旗,遽地旋出,呼喇喇,劲风怒舞,寒气飚洒。“不可妄测车神的心思。”秋名山的霸主笑道,“我想杀你时就出手了,哪需什么理由。虾淑这孩子继承了母亲的一切,包括水消声杨消声。我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可是她的情人们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都要死。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救我,二碧灵尊救我。”

    河童向前疾遁,飞向二碧灵尊那边。灵尊与赤苦道人都看到了曹园文太,那可是他们都稀罕的汉子,如何能不注意。“废物。”二碧灵尊瞥了一眼河童,早将他舍弃了,该死的东西还敢向我求救,焉能保全你。只能亲自动手了。二碧灵尊不想和曹园文太闹得不愉快。

    当是时,车神小旗卷下,裹起河童,将他带向高空。任凭其诸般挣扎,终是无用。

    “父亲大人!”虾淑大喜,“您来了。”她急忙向曹园文太示好。

    “虾淑,你越来越过分了。”曹园文太不悦道。

    “是是,父亲教训的是,我会改的。”虾淑回道,她很羡慕母亲,能和吐槽界的车神消声配。

    “灵尊救我,救我啊。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您不能见死不救。”河童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二碧灵尊身上,若二碧什么都不做,河童命不久矣。

    无视。二碧灵尊无视河童,当他不存在。

    而曹园拓海也无视向自己看来的父亲,“老头来这里做什么,他难道不知道赤苦道人与二碧灵尊都暗恋他吗,看热闹的不嫌事情大?”拓海公子心道。

    “太好了,这下的小命保住了。”最开心的要数黑莲圣鱼。秋名山最厉害的吐槽师来了,还还敢杀她,岂非自找死路。就是二碧灵尊也得估计曹园文太。

    活下来的水族们见到首领被车神小旗抓住了,都没出手的意思,他们本来就不是曹园文太的对手,何况是他们的首领不地道,绿了文太的儿子。仇上加恨,怎能不报,谁来谁死。

    曹园文左右袖口的“吐”与“槽”二字熠熠生辉,光华璀璨,照亮天穹。也刺瞎了河童的眼睛。“我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河童痛苦道。

    “吐槽头上一把刀。”

    曹园文太忽道。

    锵!车神小旗中迸出一道刀气,旋升而起,绕定河童的脖颈。

    “不,不要!”河童惊骇道。

    “死吧。”曹园文太道。

    刀气轻轻绞动,切碎了河童的脖颈,血水迸喷,脑袋也飞了出去,脸上仍挂着不甘心之意。

    这时,曹园文太袖袍一振,飒飒飒,车神小旗迎风而展,忽地放开河童的无头之躯,接着,小旗里劈出数百道光流,恐怖的吐槽能量瞬间倾出,吞噬了河童的尸骸,将其化为灰烬。

    首领被杀,活下来的水族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是车神的怒火,二碧灵尊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如何是好,这次栽了。”

    “不该得罪曹园文太的。”

    “都怪河童没计划好,害我们陪他一起死。”

    “二碧灵尊也动了杀心,我们活不过今天。”活着的水族雇佣团成员绝望了。

    “哈哈哈哈。”蓦地,空中传下一阵大笑,是赤苦道人,他已经夺走巨蟒之宰的一切,神通,身躯,以及语言。现在的道长已经完全取代了巨蟒之宰,成为了巨蟒一族的新王,可号令群蛇。

    赤苦道人身躯一幌,蛇尾力劈而下,气流迸爆,一只只水族都被劈成碎块了,血雾弥散,碎骨抛舞。再无一人幸存,全尸的都无。

    “道兄,吾帮你解决掉他们了。”赤苦道人笑曰。

    飕!红影幢幢,赤苦道人的蛇尾扫向曹园文太,既是试探,也是挑战。盗走巨蟒之宰的毕生所有,道长的心气也高了,动手就要擒下秋名山的霸主。

    “道长。”曹园文太笑道,手指如剑,倏地扬起,哧哧哧,吐槽之气迸开,残月也似,劈向百丈长的蛇尾。

    当!炸声遽起,一团红雾炸开。蛇尾寸寸皲裂,裂开五十丈。赤苦道人只好收回尾巴,咔嚓,他自卸受伤的尾巴,舍弃不用。

    刷。二碧灵尊纵身而下,绿鼎嗡然颤鸣,碧光扫过千丈方圆,所过之处,天地皆绿。“文太,我来了。”灵尊笑道。“赤苦对你不利,我则不然,我会守护你的,尽管你喜欢的是别人的妻子。”

    “哼。”赤苦道人蹙眉道,“二碧,休要信口开河。贫道怎会伤害道友,爱他还来不及。你这厮最喜欢无中生有。”

    犄角,赤苦道人的脑袋两侧长出犄角,像是珊瑚枝,红如血染。“巨蟒之宰尚未化龙,它的遗愿也有贫道实现。”赤苦道人喜道。

    赤苦道人的角还很脆弱,外力摧之,即能斩断它们。吸收巨蟒之宰,取走它的一切,效果很明显,道长还是很开心的。额头上的“苦”字也淡了许多。

    携鼎而来,二碧灵尊杀机滔天,起掌一翻,铿锵,刀吟遽起,一口翡翠色的长刀显化了。

    “原来是用碧池兽的颅骨锻造而成的妖刀。”赤苦道人右臂怒挥,嗤啦,嗤啦,长袖炸裂,现出整条手臂。只见手臂的正面长满蛇鳞,背面则是龙鳞。蓦地,道长的五指张开,像是龙爪。

    锵当!

    赤苦道人右手抓下,按住翡翠色的长刀,刀气迸荡,绿光冲天。一点也未受伤,道长的掌心像是神铁所铸,刀刃劈在上面,一点划痕都无。

    “不觉得你的手臂太长了吗。”

    二碧灵尊左手托起绿鼎,鼎音四荡,旋又连成一片,像是绿湖,湖水翻滚,像是积聚了千年的怨气,随时都能炸开。

    赤苦道人的右臂延展百余丈,五指似龙爪,手背生满细鳞,手心坚不可摧。“二碧,你我之间的事总该了结了,就在今日。贫道要撕裂你的消声门。”

    “赤苦,你这呆子。”二碧灵尊忽道。他灵台轻幌,嗡,神音涌出,化为涟漪,一圈圈荡开。连续不断地劈向赤苦道人的右臂、五指。金属颤音响个不停,刺耳之极,被人听去,极是不快,像是被掐住了喉咙,用针刺破了耳膜。

    听到灵尊说了“呆子”二字,赤苦道人忽地神情恍然,像是在回忆什么。曾经,他与二碧灵尊也是一对基友啊,感情不要太好。可是从什么时候起的,他们渐行渐远,以至刀剑相向,比仇敌更甚。不应该的,基情为何就没了……

    不但赤苦道人痴了,二碧灵尊也怔住了,他灵台幌动发出的仙音,不是他运转神功而产生的,是灵台上贴着的一道符箓引动的。

    “他们是怎么了。”黑莲圣鱼疑惑道。

    “为何二碧与赤苦不发一言,像是陷入浑噩之中。”虾淑亦道。

    曹园拓海也不知其所以然,只得抬起头来,望向其父,“难道是吾父从中作梗?”极有可能。

    在二碧灵尊、赤苦道人没遇到秋名山的初代车神之前,他们还是很恩爱的,喜欢撒狗粮,是无数吐槽修士、基老羡慕的道侣。

    可事情的转变皆因曹园文太。

    灵尊与道长偶遇文太,惊为天人,当时就懂了,也动了Gao基的念头。奈何曹园文太说了一句话。

    “他当时说了什么!”赤苦道人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砰砰砰,他以左掌拍打脑袋,唯有此,才能清醒一些,可仍无头绪。

    “文太那时讲了什么。”二碧灵尊亦道。明明是很重要的事,为何忘了,两个相爱的基老,为何反目成仇。

    “我以为自己的计划很完美。”曹园文太忽地开口道。“问题不在我,也不在你们身上,而在那张皇印吾独符箓上。”

    皇印吾独符,吐槽界的圣尊者留下的符箓,被二碧灵尊无意得到,他本人并无任何察觉,哪怕是符箓贴在他的灵台外壁。

    “我一直想得到皇印吾独符,可它已和二碧灵尊成为一体,不能拆开,二碧死,皇印吾独符也会碎掉的。筹谋多年,终究不能如愿。”曹园文太失望道。

    当!当!当!

    自皇印吾独符劈出去的光华扫中绿鼎,发出一声声长音,碧海涌动,将二碧灵尊、赤苦道人卷走了。

    曹园文太并未阻止,他袖袍一抖,袖口的“吐”与“槽”两个大字怒旋而起,荡开万丈虚空,刹那间,一股堪比星河的吐槽之力轰然拍向碧海,以及海中的赤苦道人、二碧灵尊。

    原来他们基情断了,皆因吾父的缘故。曹园拓海释然道。

    一切都能解释了。“那吾在父亲的计划中又是哪一环?是棋子还是弃子。”曹园拓海忽然想道。

    秋名山的初代车神相当可怕,远非曹园拓海所能想象的。“吾一直以为父亲再无存在感,想不到他在下一盘棋。吾也是一枚黑子。”

    “这就是秋名山的车神吗。”黑莲圣鱼很不安。她也开始发觉曹园文太很可怕,不是她能应付的人。“他敢算计二碧灵尊、赤苦道人,甚至搭上自己的儿子。这样冷酷的汉子,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