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的是这个世界,而不是贫道。贫道喜欢汉子,难道有错,你们这些迂腐之人啊,非说汉子喜欢姑娘才正常。贫道偏要打破偏见,只为求得冥冥之中的一线姻缘。”

    赤苦道人右掌挥动,红色的气流在他上方盘亘,渐成彤云,不住翻滚。“尤其是你,二碧。你这厮是贫道的最大情敌,因为我们喜欢的是同一个汉子,秋名山的初代车神,曹园文太。文太生得是那么的美丽,贫道只是远远地望着他就觉很满意了。若能和他Gao基,贫道愿意舍弃半生修为。不羡神仙不羡比利王,只羡慕那些和文太有消声情的夫人啊。”

    曹园拓海也听到了赤苦道人的宣言,气得吐血三十七斤,“住口。道长,你该醒醒了,吾父不是基老,不会和你Gao基的。你再执迷不悟,谁也救不了你。去找一个年轻的道姑,与她证道吧。好好的道人不做,非要行那基道之事,你已堕了下层。”

    然而拓海公子的吐槽丝毫没能影响到赤苦道人,他额头刺着的“苦”字大放光明,刷刷刷,赤芒迸舞,朝天劈去,与天空中铺着的彤云汇在一起,遽然间,巨蟒之宰冲进了彤云之中,“啊,基道,你暗算我。”巨蟒之宰吼道。

    “贫道从不做那卑劣之事,而是光明正大的暗算人啊。”赤苦道人神色漠然,说着让人气得肝疼的话。

    光明正大的暗算,这算哪门子的光明,很卑鄙的。

    二碧灵尊身在高空,头悬绿鼎,绿光降下,将灵尊罩定。此时此刻,他绿的不能再绿了,眉发皆碧,“赤苦,虽然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早晚会做过一场,今天你不死我就死。”

    嗡!绿鼎锵然长鸣,鼎气迸爆,向外冲去,碧波千丈,涛声隆隆。在绿水之中浮起一人来,她长着珊瑚角,翠裙水袖,光脚站在水上。

    器灵,此女是绿鼎的器灵,又道“绿萝女。”

    绿萝女极其不悦,“二碧,你这蠢物叫姐姐出来作甚。”

    “天了噜。那绿发姑娘好胆,敢直呼灵尊是二碧。”河童虽然受伤了,还想吐槽,而且真的吐了。

    “绿鼎的器灵?真是了不起的姑娘啊,可惜,她的主人是基老。”断了一条胳膊的水族也吐槽道。

    “谁说基老的器灵就不能是姑娘了,偏见!”五条腿都断了的螃蟹汉子哼道。“据我所知,基老界的很多大Lao,他们的器灵都是女的,也未见他们抱怨什么。”

    “你们看,赤苦道人在做什么。”

    残存的水族们蓦地望向高空,那边,天空染血,巨蟒之宰身首分家了,脑袋已被赤苦道人摘去,而且拎了起来,哗哗哗,血水浇灌而下,道人不躲不避,额头的“苦”字散发无穷杀气,引来血水,将其蚕食了。

    与此同时,巨蟒之宰的断颈又长出新的脑袋来,其大如车盖。“赤苦,你这该死的基道!”巨蟒之宰怒极,痛极。它是巨蟒一族的主宰,号令万蟒,莫敢不从。它与赤苦道人缔结契约,也是建立在平等的地位上,如今道人反过来要杀它,而且骤然发难,让它无从应变。

    “断!”赤苦道人寒声道。他丢掉手中的蛇首,倏地扬臂,哧啦,一道红色的刀气劈将出去,瞬间斩去巨蟒之宰新生的脑袋。“养你百余年,是该享用了。”赤苦道人大手一抓,摄来第二个蛇首,提了起来,血水从蛇首中哗哗降下,又被道人额头的“苦”字吸收了。

    “喂喂,二碧灵尊为何不打断赤苦道人进行的诡异仪式。”有水族吐槽道。

    “这个,不好吐槽啊,难道是灵尊想打败最强状态的道长?”河童说。

    “大人物之间的事,我们哪里知道,观战就是。”又有水族道。

    “那个道人在做什么。”黑莲圣鱼也好奇道。

    “还能做什么,他在夺取巨蟒之宰的生机、神通。”曹园拓海说,他师从父亲,见识不凡。

    “难道二碧灵尊杀我族人,也是为了掠夺我们的神通吗。”黑莲圣鱼只觉惊悚,不由向后退去。

    啪!曹园拓海拉住了黑莲圣鱼的手腕,“不要走动,贸然离开,吾也守不住你。二碧灵尊,赤苦道人,他们是认真的。”

    “公子对我真好。”黑莲圣鱼假意道,“能待在公子身边,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了。”

    “你这是在嘲笑吾吗。”曹园拓海怒道。

    “哎哎哎?”黑莲圣鱼很懵比,哪里说错了,分明是在恭维他啊,为何曹园拓海反而发火?莫名其妙,他怎么不去食粪。圣鱼还想解释什么时,曹园拓海又开口了。“你净说实话,吾可是秋名山的好男人,翻遍方圆千百里,你能找到第二个吾这样的汉子?找不到的。姑娘,跟着吾去考证,我们会成为人见人羡的情侣。你亦能继承曹园,吾父也会满意的。”

    “啊。”黑莲圣鱼只得应道,完全猜不透曹园拓海的想法。天啊,这样的汉子还是扔了吧,听他吐槽超累的。还要考证,简直是忍无可忍。

    “还有第三人在外面窥探。”蓦然间,曹园拓海向远处瞥去,目之所望,虚电迸出,劈向隐藏之人。神辉迸荡,蓦地,一女人飞了出来。“曹园拓海,你还记得我吗。”女人冷漠道。

    “太好了,原来有人喜欢曹园拓海,我终于要自由了。”黑莲圣鱼心道,女人的直觉,圣鱼确信远处的女人喜欢拓海公子。“跟着他们离开此地,甩掉二碧灵尊,我发誓,此生再不回吐槽界。”圣鱼对此地死心了,报仇无望,何不安静过完余生。她可没那么高尚,族人死了就死了吧,她只是一弱女子,还能期待她做什么?

    都道圣鱼薄情,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薄情也是相对的,圣鱼若是遇到真正喜欢的人,会为此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那时,黑莲圣鱼还没遇到还未封王的阿狸……

    “哼,是你。”曹园拓海不屑道,“你这女人,配得上吾?滑稽啊。吾在秋名山转一圈,碰到十个人,有九个人和你有消声腿,你还说爱吾?”

    “拓海,我在精神上爱着你,可我的身体是自由的啊,我的灵魂也会和你相伴终生的。”女人认真道。

    “这女人……”

    就是黑莲圣鱼也觉得过分了。

    非要立牌坊吗。

    青梅竹马,对面的女人是曹园拓海的青梅竹马,俩人从小在一起,感情极好。可是有一天,曹园拓海见到了他的青梅和年纪比她大很多的汉子行那不能描述之事,顿觉恶心憎恶,也因此和她切断了联系,再不相见,总是避开她。

    “拓海,你能得到我的灵魂。”女人又道,“如果你想,我的身体也是你的。”她又补充了一句。

    “公子啊,去吧。”黑莲圣鱼道,“白给的,为啥不要。”

    “”

    曹园拓海直接无视黑莲圣鱼。

    笑话,他是那种人吗,不是。他的伴侣必须完整,不能有瑕疵。像对面的女人,技术娴熟,已经不能多说什么了。当断则断,才是汉子该做的事情。

    “停下。”曹园拓海道。“再向前,吾会杀了你。”

    “码的,狗血剧情要来了吗。”黑莲圣鱼心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是闹哪一出?

    “拓海,你真的忍心杀我?”女人显得很可怜。

    等她靠近时,黑莲圣鱼也觉得对方是美人,大美人,有种让人去保护她的冲动。“难怪她和秋名山的很多汉子都有消声情。原来有资本啊。”

    圣鱼见了都觉得漂亮,何况是汉子见了她,谁能移开眼睛。除非对方是基老……

    “发棵!”黑莲圣鱼低声道,因为曹园拓海就没正眼看他的青梅竹马。“难不成拓海公子真是基老。”圣鱼有些难以置信。“如若真是这样的,那就好了。”她反倒期望如此。

    十丈。

    女人和曹园拓海之间只有十丈的距离,可她不敢再向前,兴许再向前一小步,两人真的回不到过去了。

    “她是谁。”女人的眼睛一直在曹园拓海身后的黑莲圣鱼上。

    “不重要。”曹园拓海道,“我们之间出现了问题,虾淑,你离开吧,吾不想见到你的脸。”别过脸去,拓海公子不愿直视虾淑。

    虾淑,青虾城的城主的女儿,可惜城主死得早,夫人难以震慑城中的大族,这时曹园文太出现了,车神就是稳啊,出手拿下了夫人,当晚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进行了深层次的交流。有了曹园文太在背后支持,青虾城的人还敢说什么,只能屈从。也是那时,青虾城的城主夫人将女儿交给了曹园文太,文太也带走了她,正好给儿子当媳妇使啊。

    一开始时,事情紧进展的很顺利,虾淑也觉得曹园拓海很风趣而且姬姬很巨,是可以托付终生的汉子。可后来她就厌恶了,因为拓海成天学习学习,还道:“学习是快乐的,谁打断吾的学习,谁就是吾的敌人,吾父亲也不行。”虾淑傻掉了,那个时候,秋名山还有很多优秀的小伙子,他们有意无意地接近虾淑,虾淑心道,何不趁机练一下技术,以后也能让曹园拓海捡现成的。于是她和很多小伙子、中年人、老年人交换技术,各逞所能,有时一起开心。

    因为实践多了,虾淑的各种技术炉火纯青,已经是秋名山不能公开的秘密了。偏偏这个时候,曹园拓海考证失败,去找虾淑时,见到了让他此生难忘的一幕……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每次回想起当时看到的一幕,曹园拓海仍觉恶心。

    “拓海,我知道你还是稀罕我的。”虾淑又道,“我给你时间,也给你机会,你终究会回到我身边的。”

    “你觉得可能吗?”曹园拓海拈起两本证书,一本是三绝证,另外一本是无情吐槽证。

    这就是他的回答。

    三绝证是吐槽界的名校禾墨大学颁发的证书,相当难考,通过率只有百分之三。

    无情吐槽证更是了得,是由吐槽界的老古董“佛七耳”发下去的私人认可书,谁能拿到一本,简直可以出去炫耀好多年。

    蹬蹬蹬!虾淑向后退去,“拓海,你真要这么绝情?我哪里对不住你?你说!”

    “你做的都是对的,吾也没做错,可我们在错误的时间相遇,你有对吾产生了非分的想法,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吾是何人,你又是什么样的女人,还用说出来吗。我们注定不会走到一起,离开吧,虾淑,去找真正爱你的人,也许你还有救。”曹园拓海道。

    “真正爱我的人?”虾淑忍不住笑道,“拓海啊拓海,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也敢在我面前炫耀?我见过的汉子的大姬姬比你想的还多。”

    “额,这样的话讲出来真的好吗。”黑莲圣鱼心道,“曹园拓海与那个什么虾淑真的不会再在一起。”

    “车神不需要你这样的女人。”曹园拓海道,“吾喜欢的是她这样的姑娘。”说完,拓海公子拉着黑莲圣鱼的手,将她展示给虾淑看。“她虽然长得蠢了些,也不如你好看。”

    “你这话太失礼了!”黑莲圣鱼不悦道。“我哪里蠢了!而且……”

    “什么啊,拓海。你喜欢的女人就她那样,你眼睛瞎到什么地步了,我都不好评价你的品味了。和你父亲相比,你完败啊。”虾淑嘲笑道,“女人,听说你出自黑莲圣鱼一族,族人都死了,为何你还活着。”

    “你怎么知道的。”黑莲圣鱼道。

    “他告诉我的。”虾淑指了指河童,“那位老头也是我的顾客,而且是常客,我收费很贵的。”

    “你就没自尊吗。”黑莲圣鱼也觉虾淑很可恶。

    “自尊?你有吗,姑娘。为了保命,我问你,你愿意做什么?”虾淑问。

    “我愿意做任何事。”黑莲圣鱼说道。

    “再过几年,你做的也许比我还好,我们还能交换顾客呢。”虾淑又道。“别再清高了,因为你没资格。”

    “你!”

    黑莲圣鱼无话可说。

    族人尚在,父王还在,她当然有资格。可现在呢,黑莲圣鱼已成了过去,她也无心复仇。只想远离吐槽界。

    “虾淑,吾允许你奚落她了吗。”曹园拓海怒道,将手挥开,呼呼,两本证书劈斩而出,三绝证斩向虾淑的侧颈,无情吐槽证则是削向虾淑的腹部。

    “哼。”虾淑恼道,“为了她,你不惜和我反目,葬送我们多年的感情。”

    “那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忘了吧。”曹园拓海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