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圣鱼还是很有眼力的,瞥到牵着她手的陌生小哥哥生气了,已知他不是曹园文太,于是道:“小女仰慕秋名山已久,公子似乎来自秋名山,能否带我游山玩水。”

    曹园拓海这才好受些,笑道:“当然可以。还不知姑娘的名字。”

    黑莲圣鱼道:“贱名,不值得公子挂念。”

    曹园拓海道:“姑娘,你这是瞧不起我吗。不瞒你说,吾是来自秋名山,也是当地的名人,你去山里随便抓一个人问问,曹园拓海是何许人也,看看他们如何回答你。”

    等于是自报家门。拓海向黑莲圣鱼道出自己师承何门,不为炫耀,只是让她知道多了解一下自己,好增进感情,以结婚为目的,然后一起去考证。“身为吾的新娘,你的证书堆不满三间屋,吾不会原谅你的。”曹园拓海忽道。

    黑莲圣鱼感觉自己萌萌哒,草,才认识哎,你咋想到结婚上面去了,还要考证?你干脆杀了我算啦。圣鱼心生怯意,不愿去秋名山了。

    因为曹园的存在,秋名山成了吐槽界的旅游胜地,无数吐槽修士买票而来,只为一睹初代车神的真面目以及听他授课,如何与别人的妻子行那不可描述的行为。

    “怎么办,他多半是曹园文太的儿子,曹园拓海。”

    “不能得罪曹园的人,有再多的命也不够玩。”

    “可我们收了钱,如果办不成事,不但会失去信誉,兴许还会掉脑袋。”

    这些水族一想到他们的金主,不由畏惧,“拓海公子。”一位河童走了出来,他拄着拐杖,咚,咚,咚!拐杖捣地,发出巨大的声响,将四周的水族震退。“退下,这里没你们的事了。”河童开口道。他这是水族小分队的负责人之一,统领三百五十七个水族。

    “你叫我?”曹园拓海道,不因对方年长而高看他,仍旧冷淡。

    “拓海公子,您听说过黑莲圣鱼吗。”河童并未因为曹园拓海的态度而生气,“黑莲岂是碧池物……”

    一遇风云变成鱼。

    “没听说过,也不感兴趣。”曹园拓海不耐烦道,“你们只有两个选择,马上滚,或者被我杀掉。”

    “哼,现在的黑莲圣鱼还不是完全体,因为她没遇到能让她变成真正的圣鱼的风和云。”河童再道。

    “哦。”曹园拓海道。“黑莲岂是碧池物。”他也开始思索,“黑莲,碧池,风云,好像和吾并无任何关系。”拓海公子也怔住了。“我难道和黑莲圣鱼并不能成为夫妻,注定天各一方。太残酷了,吾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什么风云,什么碧池,杀,吾都要杀掉,唯有此,吾才能留住黑莲圣鱼。好好的人不做,做那劳什子的圣鱼,也不知他们都是怎样想的,怪人啊。”曹园拓海心忖。

    世人皆醉吾独醒,诸君Gao基吾饮酒。曹园拓海蓦地挥掌,右掌起势雄浑,吐槽之力崩云裂石。砰的一声,河童躲无可躲,挨了一掌。“噗啊!”河童呕吐不止,约莫有几十公升的绿色血液。

    “拓海公子,为何一言不合就开杀。”河童怒道,“你是秋名山的第二代车神,也是老司机了。我今天就要让你翻车。”

    被曹园拓海偷袭,河童恼恨异常,蓦地,他摘下脑袋上的盘子,单手抓着盘子边缘,里面的清水并未洒开,一滴都未溅开。“你终究不是曹园文太。红掌清波。”河童口中颂咒,右掌倏地赤红,像是高温状态下的烙铁。而他抓着的盘子直径过丈,里面的清水像是沸腾了似的,可还是冷水,甚至可以说是冰水。

    红掌清波是河童“阿伯罗密欧”的拳术神通,练了几百年,已经大成。阿伯罗密欧的盘子也是一桩宝物,是河童一族的传奇族长“布吉岛达沃尔”传下来的,有缘人才能驾驭它,否则会被反噬的。

    阿伯罗密欧显然是有缘人,所以才能得到盘子的垂青。

    布吉岛达沃尔也是河童一族的十二真贤之一,也是阿伯罗密欧的祖先。

    “可怜。”曹园拓海道,“你真的是河童吗。”遽然间,拓海公子运转吐槽真元,聚于双掌,“王者荣耀。”

    轰隆隆!

    气浪抛叠,碧光荡涌,吐槽王者的气息遽地扩散出去,像是有人向平静的水面投出了石子,涟漪荡开。一圈圈的斩向远方。

    马车,三百架马车同时出现,这才是曹园拓海“王者荣耀”的真正杀招。

    三百架马车都是货真价实存在的,而非演化之相。

    “秋名山的车神要认真了吗。”

    “阿伯罗密欧,不可丢了面子,你可是我们的领导。”

    “河童一族,虽然长得丑了些,还是很有实力的,阿伯罗密欧,揍他,曹园拓海太嚣张了,让他知道河童的可怕之处。”

    “谁敢杀敌,唯我阿伯罗密欧。”

    水族们躲到安全的地方,为河童“阿伯罗密欧”大声喝彩,真心希望他能擒下曹园拓海,给大家长长脸。

    黑莲圣鱼站在曹园拓海身后,“此人是我见过的最难懂的汉子,他还未尽全力。对面的河童不行啊,打不过他的。”

    “呵呵,这汉子还不知道车手是不需要女朋友的,有车就够了。”黑莲圣鱼又想道,这才觉得满意,不再害怕曹园拓海。说不定能利用他,若无价值,再舍弃不迟。

    哗!哗!从盘子里迸出的寒水怒洒向三百架马车,马车并无车夫,都由拓海公子亲自役使。每辆马车都被曹园拓海改造过,他让马车向东,拉车之马不敢向西。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得冲过去。

    怒马长鸣,其声如海水炸滚,紫色的光幕遽地劈出去,隔绝万物,将倾洒而来的寒水轰退。

    不能蒸发,也未化雨,盘子里的水是河童一族的先人之泪,经过历代族长的祭炼,更是玄奥至妙。每一任族长死前,也会留下几滴清泪,散尽毕生真元,毁掉生命之海,都化成清泪,流入盘子里。可想而知,它们有多珍贵,是河童一族拼却生命也要守护的至宝。

    咔嚓,有若瓷器裂开,三百架马车张开的光幕遽然炸开,原来是一道长百丈的碧水箭迸射而来,贯穿光幕。噗!血水迸起,一匹战马被碧水箭夺去了生机。

    “哼。”

    曹园拓海冷笑数声,河童,你敢杀我战马,当真是不知者无畏。今日不杀你都难啊。念头遽转之下,拓海公子凌空虚度,书生之气荡开,浩荡三千里,山河失色。

    哗啦!

    那道百丈长的碧水箭蓦地迸裂,难在曹园拓海面前维持箭形。“吐槽之道,即是自然之道。”忽听拓海公子冷喝道,右掌先摊后收,登时,浩瀚无尽的吸力引动盘子里的寒水,如同百川归海,向曹园拓海涌来,没入他的掌心,在四肢百骸中散尽,竟被蚕食掉了。

    河童惊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纳尼!对面的是不是人,太荒谬了,盘子里盛放的可是历代族长的眼泪,别说是喝了,就是碰到也会有危险的,那头有着绿色呆毛的小伙子怎回事,他怎么饮尽盘中寒水。

    腾!河童向后怒退,不敢直视曹园拓海。“这人恐怖如斯。”河童骇道。

    见到河童尚且不敌曹园拓海,远处观战的水族们如坠冰窖,“难道这次的任务完不成了?”

    “我们就要失败了吗。”

    “这可如何是好,没法向雇主交代。”

    “雇主也非善类,他会杀了我们的。以他的能耐,本可自己动手去抢黑莲圣鱼,可他并没那样做。”

    “因为有顾忌。”

    水族们议论纷纷,不敢上前。

    黑莲圣鱼心中的惊骇丝毫不亚于水族们,她虽然猜到曹园拓海修为不凡,可没想到这般厉害。

    “和他有所羁绊,也许不是坏事。”黑莲圣鱼心道。

    想法改变了,黑莲圣鱼决定跟着曹园拓海身边,既能斩退敌人,又能修炼曹园的车技以及吐槽神功。“父亲大人临终前在我手心写了一个腐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黑莲圣鱼不知道的是,曹园文太倚赐给了自己的儿子一个“豆”字。看似没交集的两个人,他们赐下来的字合起来即是……

    “一气动山河啊。”蓦地,曹园拓海右掌翻拂,紫金色的吐槽能量犹如浩瀚之海,遽然而起,轰隆隆,山河皆动,天地失色。

    刷!

    刷!

    刷!

    犹豫不决的水族向四面八方逃遁,这次,他们再无半分疑迟。“一气动山河”是曹园文太的武学之一,传授给儿子并无任何意外之处。

    “我不能退,否则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河童叫苦不迭,只得祭出盘子,“谁知我盘中餐。”河童胆气陡地提起,要与曹园拓海正面Gang,不服就肝,人死消声朝天。

    嗡!盘子发出一阵轰鸣,寒气迸荡,方圆千丈内,霜雪漫天,温度遽降。可曹园拓海拍出的那道掌劲并未消散,反而向前怒涌,蓬!蓬!蓬!一团团霜雪炸开,虚空迸裂。“山河尚且能动,何况是你,一只老迈的河童。”曹园拓海哼道。

    轰隆隆。大地遽幌动,天崩地裂。盘子里散发出去的寒气全被澎湃的吐槽能量冲刷至尽。“噗!”河童仰面吐出五百斤老血,气急攻心,眼睛一黑,只觉天塌了,人已向下坠去。

    “听说你喜欢收集人类的消声门之珠。不知随身携带了没。”

    曹园拓海暗道。

    刷!拓海公子拧身遽起,照着飞坠的河童劈出三掌,掌劲如山,隆隆镇下。眼看河童再无生还之机,倏地,一人扛鼎而来,“秋名山的车神哟,退下。”

    话音甫落,来人扔出所扛的巨鼎,登时,碧浪掀天,三十万道吐槽之光抟扶摇而上,照耀九天。

    “啊,是金主来了。”

    “雇佣我等的大人物来了。”

    “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哪怕是秋名山的初代车神也得给他面子。”

    水族们大喜过望。腾!腾!两道水光遽然飚射,冲至河童下方,将其卷走了,逃之夭夭。

    簌簌发抖。黑莲圣鱼害怕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来人就是杀了她族人的幕后黑手,亦是吐槽界的大Lao。号称问天无敌,吐遍天下。凡是被他盯住的猎物,无一幸存,都成了荒冢白骨。

    当!当!当!

    曹园拓海劈出的三掌,全落在巨鼎之上,鼎声锵然,碧光摇舞。

    “吾认识你吗。”曹园拓海冷漠道,有人阻止他杀河童,引起他的不快。

    “活了不到两百岁的小伙子哟,你不认识我吗。”那人笑道,腾!他纵身而起,双脚落在巨鼎之上,重逾万钧,轰隆隆,巨鼎荡开十重气浪,向下砸去。

    砰的一声震天价响,地裂数千丈,沟壑横纵。而巨鼎的三脚稳稳落在地上,“见了巨灵鼎,你怎敢说不认识我。”来人淡淡道,凶威怒放,荡扫四方。碧焰卷天,犹如万道悬瀑倒挂空中。

    “二碧灵尊。”曹园拓海道,“为何对吾相中的女人感兴趣。”

    “哈哈哈。”站在绿鼎上的汉子笑道,“曹园拓海,若非汝父,我早已动手杀了你。秋名山的二代车神,在我眼里就是笑话。”

    “老家伙,你可劲的狂吧。”曹园拓海道,毫无惧色,并没表现出任何尊敬前辈的意思。

    “……不愧是曹园文太的儿子,敢和二碧灵尊这样讲话。”河童骇道,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直呼二碧灵尊是老家伙。

    “完了,事情再无转圜之机。二碧灵尊不会放过曹园拓海的。”

    “曹园文太也不会放过任何伤害或者杀掉他独子的人,哪怕对方是二碧灵尊。”

    “而我们则是引起事端的替罪之人,他们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河童大人,怎么办。我们要枉死此地吗。不要,我还没吐槽过自己的姐姐呢,她就是一悍妇,嫁不出去的,不吐槽她,我死不瞑目。”一只长着鲈鱼头的水族汉子伤感道。

    “大哥,你敢不敢有点大志向。”鲈鱼头旁边站着的螃蟹汉子哼道,“反正都是一死,我今天就要吐槽一下河童大人,您老别用生发药水了,没用的,一把年纪了,别再消声弄消声骚。”

    “噗!”河童又飙出一道血箭,刺向螃蟹汉子。“小子,你,你!”

    “不错,我也要吐槽,反正是将死之人。”

    “我也是。”

    “大家一起吐槽啊,在不吐就没机会了。”

    “有道理,天下吐槽修士何其多,吾要说自己是最帅的那人。”

    “拉倒吧,瞧瞧你那寒碜样,看了让人反胃。”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