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王城风云再起,天地变色。

    腐女王坐镇城中,高居王座。“该来的都来了。比利王的后人,布药怜。你继承了基老之王的几分天赋,真让人期待。维基斯,断臂的维基斯,基神之子,样貌冠绝基神殿,连其父都嫉妒他的美貌,故而斩去他一臂,并将其驱逐出神殿,流亡在外。我贵为腐女界之王,夫君的最佳人选非维基斯不可。”

    念头流转,腐女王心情顿好,蓦地,她受到来自星洋关传来的密函,镇守星洋关的大腐女汪子被人杀掉了。“嗯?谁杀了汪子,难道是那个人……”

    腐女王还未来得及分析,又传来两则密信,“黄鹤渡口的琴奇被杀,脑袋被割下,悬在渡口旁的柳树之上。”

    “四岁关的扁喜被杀,死无全尸。”

    腐女王再难平静,她设下五关,遣出六员大将,正是为了招夫君。寒妇、汪子、扁喜等人衷心不再,腐女王本来就有杀掉她们的意思,可六人都死了,三人死于未知,实出腐女王的意外。“谁,是谁杀掉了我的下属。”王动怒了,以秘法传下指示,让暗影者彻查实疑案。

    王城本是多事之秋,有人不知死活,敢打腐女王的注意,她自然不快,要以雷霆手段除掉异己。

    表面上,有三位大基老闯关,赢家才能娶走腐女王。三基老分别是萌德公,君莫基,以及最神秘的千帆上人。

    千帆上人不仅是基老界之人,更是浮梦界的小界主,其父乃是五大界主之一,身份高贵。

    “千帆上人和我是闺蜜,这次参加试炼活动在,主要是为了我排除异己,萌德公、君莫基都非上人的对手。他真要动起手来,两人并无生还的可能。可是……”

    上人不会杀萌德公、君莫基的。因为他还是基老界之人,喜欢有特点的基老,不论美丑,只要有特点就行。且说萌德公,丑的不要不要的,千帆上人自会喜欢的,再说君莫基,虽然俊美,可不能入得上人的慧眼,烛君邪就不同了,他才是上人稀罕的类型。若是能拿下君莫基、烛君邪兄弟,达成双杀,“我的闺蜜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腐女王还是很了解千帆上人。

    头疼啊,一想到千帆上人,即便是腐女王,也一筹莫展。“希望他不要太出格,其父,浮梦界的大界主要是来了,我也分身无暇。”

    “哼,千忍巢来了。”腐女王不悦道。

    千忍巢,腐女界诸王之一,也是厉害角色,实力不输于阿狸王。“听闻千忍巢最近得了一桩法宝,是一灯盏。不知她带来了没。”

    阿狸王邀请三王,为了四分王城。向来中立的千忍巢也来了,若说她毫无野心,就是三岁的小孩也不会信的。人皆由私心,私心最后会变成野心。

    比利王的后人,布药怜紧随千忍巢,也赶了过来。腐女王手一招,刷,一记腐蚀之光怒斩而去,照头劈向千忍巢。

    “腐女王,为何动怒。我只是路过的打酱油的王者啊!”千忍巢笑道。

    “当我傻吗。”腐女王哼道。“你怎么不去酱油界打酱油,来我王城,其心可诛。”

    “你也能去我的城池坐坐,我会好好招待你的。”千忍巢又道。

    “你有那么好心吗。”腐女王道,她是不会上当的。千忍巢,为人很低调,在诸王之中并不惹人注目。可低调不代表没有实力。

    “腐女王,吾来了。”布药怜笑道,他身上流淌着比利王的血液,基气冲天,一身修为惊世骇俗。即是如此,千忍巢还是从布药怜手中夺走了绢帛。既敢嚣张,自有过人之处。

    蓦地,基光劈迸,气流滚啸,一道傲世之基降临了。他从天而降,破开两位腐女界王者的封印,“吾名千帆,吐槽猩尊者与我有缘,他留下的这袋盐自然就是我的了。”千帆上人大笑道。

    “麻烦来了。”腐女王低声道,真是怕谁谁来。千帆上人与布药怜都是王在基老界的朋友,关系极要好。

    可萌王也是腐女王的亲友团成员,千帆上人甫一出现,就要撕比萌王,夺那袋盐。

    “千帆上人。”萌王哼道,“你与吐槽猩尊者有缘?滑稽啊,我怎么不知道。这袋盐是我的,谁也不能动。幌金绳!”

    扎住萌王马尾辫的幌金绳忽地飞了出去,登时,光芒迸舞,金霞蒸腾,云海翻滚。幌金绳像是活了似的,在云海中飞驰而过。它与装盐的袋子、盐粒都是吐槽猩尊者化道时留下的遗物,相当珍贵。

    “幌金绳。”千帆上人喜道。“好东西,也是贫道的!”

    刷!

    千帆上人倏地跃起,大手张开,基气迸喷,如海啸动,瞬间吞噬了幌金绳。砰砰砰,幌金绳在里面撞来撞去,仍是冲不出来。

    “哪有那么容易被你收去。”

    萌王冷漠道。幌金绳被她重新祭炼过,而且绳子有七股金线绞绕而成,原本只有六股的,萌王又加了一股金线。问题就在新加的金线上,它由萌王的头发编织而成,和六股金线几无区别。除了吐槽猩尊者与萌王本身,再无人能瞅出端倪来。

    第七股金线相当于是萌王分出去的化身。

    “破。”

    萌王叱道。

    蓬嗤,蓬嗤,蓬嗤!基气迸飙,向上炸起,里面被困的幌金绳以一化七,像是七条金龙,扶摇而起,剖开苍穹。

    “萌王,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千帆上人怒道,“我要让你后悔与我为敌。”砰的一声,上人挥掌拍向自己的奶大肌,登时,衣衫炸裂,化尘而去。“起,起,起!”千帆上人连道了三生起,陡见他的奶大肌向前撞去,像是坚实的铁柱。

    “雾草,奶大肌是这样用的吗。”

    “千帆上人真是别致的汉子,想法和别人不一样。”

    “大基老就是大基老,尤其是从浮梦界走出来的基老。小界主,约吗。”

    比利王的后人也想和千帆上人Gao基了。见识了上人的手段与力量,任何基老都会心动与姬动的。

    “噗啊!”

    萌王张口就吐,两千七百斤鲜血喷将出去,倏然之间,红雨缤纷,倾盆洒下,浇灌在千帆上人的奶大肌之上。哧哧哧,上人的兄大肌升起一团团黑雾,竟然被腐蚀了。

    “我谁都不服,就服你啊。”阿鱼王吐槽道。她一吐槽,天上的盐粒凝成的大猩猩笑道:“很好,姑娘,你很有吐槽的天赋,食我大迪奥。”

    呼!

    一杆由盐粒堆砌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从大猩猩身上捣了下去,捅向阿鱼王。

    阿鱼王怒极,她可是黑莲圣鱼,焉能被猩猩取笑,“莲花开路。”阿鱼王大袖抖开,黑莲旋出,越选越快,黑气蒸腾,遽地铺开,化为大道,延展开来。

    腾!阿鱼王跳了上去,站在黑色的大道之上,她右手抓起金杵,陡地祭出,当是时,降魔之光照耀千丈方圆,盐猩猩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被定住了,不能再动。而这时,金杵又发出七百根长针,叮叮叮,叮叮叮!刺在盐猩猩的大姬姬之上,像是刺猬一般,很恐怖。

    “死鱼眼!”

    阿鱼王右眸怒睁,刷,一道乌光劈出,死气迸涌,盖住了盐猩猩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咔嚓,咔嚓,咔嚓。脆响迭起,显然的,盐猩猩的大姬姬碎掉了。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噢,不!”盐猩猩大叫,“你这小鱼,对人家的消声巴做了什么。”

    “别吵,真正的吐槽猩尊者早就死了,你只是尊者的怨气再加上盐粒衍生出来的废物,不要在我面前嚣张。”阿鱼王不悦道。

    “吐槽难道有错吗,我长得丑难道有错吗。”盐猩猩怒道。

    “当然没错,可我们才见面啊,你将亮出那杆不能说的丑陋东西,人家可不是随便的人。”阿鱼王回吼道。

    “纳尼,只有给你时间,你就能接受我吗。”盐猩猩大喜。

    “滚!”阿鱼王道,“我生活在水里,你能吗。”

    “能啊,大海是我的家!”盐猩猩叫道。

    阿鱼王无话可说,转身疾走,身后的那条黑色的道路倏地迸裂,消散,像是从来没出现过。“这就是我的决定,你我之间没可能的。”

    “滑稽,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盐猩猩笑道,“没有路,自己造啊!”

    砰!砰!砰!盐猩猩挥拳砸向自己,蓦然间,盐粒迸起,自他身上离去,铺出一条路来,直达阿鱼王。

    “你为何追我不放。”阿鱼王哼道,“去找猴子吗,我们不合适的。”

    “妹子,你生活在水里,而我会成为水猴子的!”盐猩猩不死心,继续道。它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了阿鱼王,才怪。

    “一步莲华。”

    阿鱼王右脚踏出,登时,莲花盛开,黑光弥漫,圣气绦绦,魔气万丈,圣与魔都在阿鱼王身上得以彰显。

    遽地,一尊魔像,一尊圣像,同时踢向盐猩猩铺的道路。

    轰隆!

    盐猩猩与阿鱼王之间的道路崩碎了,难以承受魔像、圣像的攻击。“天啊,天啊!”盐猩猩痛苦道。“我不过是想好好爱一个人,你为何就不给我机会。”

    “那你也要找对人啊,我们之间不来电。”阿鱼王道,她催动真元,魔像、圣像迈开大步,冲向盐猩猩,要将其击杀掉。

    萌王放出袋子中的盐粒后就撒手不管,放养!

    盐猩猩想做什么就随他去了,只要不惹恼她就行。“千帆上人,收起你的奶大肌。”萌王怒道。

    “兄长!”

    一直不说话的千忍巢也开口了。

    “喂,你叫他啥?”萌王与腐女王异口同声道。

    兄长?千帆上人是你的兄长?天了噜,这个世界怎么了,太疯狂啦。萌王与腐女王都不知千忍巢与千帆上人是兄妹。别说是她们了,翻遍腐女界,也没人知道哇。

    “啊,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你,千忍巢,你这残忍的小东西,离家出走后,原来是去了腐女界。”千帆上人故意道,“父亲一直都没原谅你,我亦然。”

    “呵呵哒。”千忍巢很不开心,“老头还健在吗。”

    “活蹦乱跳。”千帆上人道。“再活几百年也不是问题,你无须担心。”

    “我怎么不担心,他如果不死,我怎么继承他的遗产,与你分家。千家有一半是我的,兄长大人,你不可全部占去。”千忍巢又道。

    “女大不中留啊。”千帆上人道。“给你天大的家业,你也守不住。放心吧,我会继承父亲的一切,老头死时,也是我将你从千家除名之时。等待吧,吾妹。”

    “你这魂淡还和以前一样,没心没肺。我可是你妹妹哎,好歹照顾一下我。”千忍巢不悦道。

    “不,你太蛮横了,不敢照顾。”千帆上人道。

    “算了,我们都是大人。”千忍巢道。

    “不,只有我是,你不是。”千帆上人道,“吾妹,老头还在生你的气,你怕是不能回浮梦界了。”

    “什么啊,他怨气还没消?”千忍巢哼道。

    “当然没啊!”千帆上人怒道,“你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吗。”

    “我不就是写了一本小说吗,还画了几张图在小说里。”千忍巢回道。

    “问题就在你的小说啊,吾妹。”千帆上人道。“你的小说,主人公就是老头啊,不,是年轻的老头。浮梦界的几位大界主都被你描绘成什么样了,你心里就没点底数吗!”

    “兄长,你现在成了基老,应该理解我才是!”千忍巢道,“我是将父亲写到了的我的小说之中去了。”

    “可你好歹改一下名字啊,父亲与另外几个大界主,名字都没变动,都成了你书中的主人公。”千帆上人道。

    “艺术源于生活。你懂什么,基老!”千忍巢抱怨道。

    “我现在懂了,可以前不懂啊。”千帆上人道,“你写的小说已经成了浮梦界的三大消声书之首,但凡有议论者,大界主都会将他们轰成渣的。”

    萌王与腐女王等人听得一脸懵比,很想知道书中内容。想来很有趣,要不然浮梦界的大界主们也不会气成那样。

    “谁没年轻过,再说,我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千忍巢道。

    “我现在也觉得你没做错。可你这话还是去对父亲说吧,也许真能将他气死。”千帆上人道。“这样你分家的目的也能提前达成,我也能继承一半家业。吾妹,不知你有胆量吗,与我一起回到浮梦界,亲自去见父亲。分别多年,他还是很挂念你的。”

    “不要,绝不会去。现在不是时候,他肯定会杀了我的,母亲也保不住我。”千忍巢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