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三夫玉。

    不知是腐女界,就是基老界、杀马特界、宫鸦界之人也知道了三夫玉的存在。暗中之人伺机而动,除了基神之子,想要得到三夫玉的人不在少数。

    腐女界。

    王城。

    腐女王和阿狸王撕比了数万回合,互有胜负。阿狸王修出九尾,如今,在她身后有六尾散开,犹如孔雀开屏,华丽异常,六尾散发着璀璨之光,荡刷苍穹,光河迸滚,霞霓万道,结出种种异象。像是孔雀东南飞,情侣自挂东南枝,单身狗怒扔火把,看得腐女王也是目瞪口呆,不住摇首,“阿狸王,你是受到什么刺激了,为何那么讨厌情侣。”

    阿狸王不住冷笑,六尾中的三条尾巴倏地劈出,飕!飕!飕!彩浪迸舞,神虹经天,浩荡无尽的腐之气息怒涌而至,轰向腐女王。

    还想破坏我的王城。腐女王自忖。她右手向上摊起,运转神功,琉璃之光照耀九天十地,“王之守护。”只听腐女王轻喝道。

    蓦地,上万道琉璃之光熔于一炉,炉盖掀开,一只大手冲了出来,这只手像是冰雪所铸,寒气森然,指长九十丈,如同冰柱,五根手指倏地扫下,犁开虚空,拍向阿狸王的三条尾巴。

    当!当!当!金铁交击之声锵然大作,隆隆而鸣,而阿狸王的三尾退了回去,其中有条尾巴还流血了。“王之守护,你能守护谁,过去的荣耀吗。”阿狸王气道,“敢伤我尾巴,我杀尽你王城之人。”

    “那你真帮我大忙了。”腐女王道,“王城是需要新鲜的血液了,我尚未清洗毒血,你若代劳,我绝不阻你。”

    “是吗。”

    阿狸王又是三尾齐出,像是悬瀑坠下,轰隆隆,砸向王城,登时,城池崩塌,惨声迭起,数不清的腐女非死即伤,都是腐女王的子民,可她无动于衷,任随阿狸王杀她的臣下。

    “嗯?”阿狸王不悦,“你名声也不要了吗。”

    “不可破坏王城建筑,立面的人都让给你又如何。”腐女王漠然道,“王城不毁,王座犹在,王仍是王。”

    遽然间,腐女王拈指结印,祥瑞纷呈,雾霭迸舞,“焚世之王。”她声音一扬,印诀变化极快,各种流彩打入神炉之中。呼呼怒旋,炉盖像是巨大的齿轮,洒开光雨。

    “是谁唤醒了吾。”倏地,一道冷漠的声音自神炉中响起。

    器灵,神炉的器灵被腐女王唤醒了。

    嗡!声浪枭爆,神光瀑涌,一人升了起来,身披霞彩,脚踏紫雾,手执长剑,不怒自威。

    “哦,这就是神炉的器灵吗。”阿狸王道,她是第一次见到她。

    王城代表无上之威,神炉守护腐女王。可器灵是异数,不听王命,只按自己的喜好行事。就是腐女王也不能命令她做有违本心之事。

    “是你吗,持有神炉的女人。”器灵不屑道。

    “你好歹有点眼神,我又不是第一次唤醒你。”腐女王怒道,碰到没眼色的器灵,王也很无奈,不开心。

    腐女王祭出去的神炉又叫做“白腐美炉”,器灵也已“白腐美”为名。她当然认识腐女王,装作不知而已。因为怀恨在心,腐女王用得到她时就唤醒她,用不到时直接封印。这事搁在谁身上,谁都有天大的火气,何况是白腐美,上次她从封印中被唤醒时,认识了一汉子器灵,对方相当优秀,白腐美也是一见钟情,奈何腐女王棒打消声鸯,拆散了他们。

    你谁啊,我认识你吗,我不知你在说什么,你可可恶,不要和我说话。白腐美抱着这种心态,高高在上,俯视王城之主,一如对待下人。

    腐女王也是怒火交织,很想一巴掌拍将白腐美拍下来,反了,反了啊!器灵就该服从持有者啊,为何你倒像是主人。

    阿狸王大开眼界,算是知道了白腐美的脾气,也有些庆幸,“像她这样的器灵,不能打又不为我所用,要了无甚大用处,还惹自己心烦。为何不祭杀了她!腐女王真是怪人,难以理解。”

    此次攻击王城,并非阿狸王独自而来,与她同行的还有三王,可她们都在暗中,有两位王者联手封印了王城,城中之人不准出去,可外面的人能够进来。第三尊王是不动城的城主,月瓢。此女掌有上古异宝“兽云瓢”,瓢中日月高悬,自成小界。而且兽云瓢还有另外一件可怕的功能,器灵瞪谁谁的肚子就会大,简直不可思议。

    “马币的,我超想祭出兽云瓢,让腐女王消声孕。”月瓢暗道,可她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只能按兵不动。

    “阿狸王在做什么,腐女王都拿出白腐美炉了,她为何迟迟不动手。这和我们的约定不同。”另外一王传音于月瓢。

    “耐心些。就算阿狸王无作为,我们三人联手也能拿下王城,事成之后,我们三分腐女王之城。”第三尊王开口道。“不知你们可否同意我的提议?”

    “我无意见,总不能空手而回。”月瓢道。

    “就这么做吧。”

    “还需堤防阿狸王,她并不忠诚。”第三尊王秘法传音道。

    “唉,腐女界的王者差不多都在腐女王城了,像这样的盛况以后不会有了。”

    “除了我们,还有驻足观望的王者,她们也难成气候,到时候,我们杀回去,夺取她们的城池。”

    “有野心是好的,可还是先拿下王城再说吧。”

    三尊王者计划已定,各自切断联系,回归平静,她们之间也不是一块铁板,仍存猜忌。这也是包括阿狸王在内的四王迟迟擒不下腐女王的原因。

    做人留一线,以后好见面,四尊王者中,有两人怀有相同的心思,并不想真的擒下或者杀掉腐女王。

    轰嗡!神焰怒放,气浪掀天,王城的至宝“白腐美炉”遽地撞向阿狸王。当然,器灵并没尽力,她悬在高中,权当做在看风景。腐女王虽然气急败坏,又不能迫使器灵做她不愿做的事情,否则适得其反。

    进入王城之后,阿狸王和另外三尊王隔绝联系,并非不愿,而是不想。她只需那三个心思诡异的王牵制剩下的王者。真正执行杀腐女王之人还是阿狸王。

    “天猫咆哮。”

    阿狸王也使出她的绝式,一只庞大的狸花猫跳将起来,作势狂啸,登时,虚空迸碎,像是坍塌的积木。有道是大音希声,王城上方可是一点声音也听不到的。

    王城之中,三尊王者瞥向高空,只见大天猫狂傲无比,挥爪挠向神炉,将它撞开,其间,本应是爆声如雷,可一点声响也无,她们像是在看无声电影,场面相当诡异。月瓢以手掩耳,很不舒服,气血迸涌,似乎要贯穿她的生命之海。“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月瓢暗道。“腐女王果然是最强的。”她再次确认。

    “一只小猫,也敢在我面前喵来喵去。”白腐美不悦道,她虽然不想帮腐女王,可也不愿再等下去了,先杀退敌人,再和腐女王谈条件,如果达不成一致意见,那就分手吧,“我不和她一起完了。腐女界那么大,哪里不能耍。”

    陡见神炉的器灵招手一幌,摄来神炉。当!神炉发出惊天之响,瞬间冲破“天猫咆哮”带来的无声之招。

    天猫咆哮被破,四位王者都觉好受些。

    “啊,不好,有人闯入王城了。”联手封印城池的王者高声道。

    “太好了,终于有人进来了。”月瓢笑道。“再没人和我撕比,我都会闷死的。”不再犹豫,月瓢疾纵而去,迎向闯入者。“嗯,怎回事,来的是一头基老。”

    “哈哈哈,基老就不能来吗,腐女王还想招亲呢,丈夫就在三位基老中选出,某虽不才,可也有大姬姬,愿意取代那三位基老,成为她的夫君。”

    大手一张,来人拍飞月瓢,让她毫无还手之力。

    月瓢也是大吃一惊,对方是基老不错,可她没能看出他是如何出手的,以及他的真实身份。

    剩下两尊王者也是举棋不定,不知是否该出手,擒下闯进来的基老。

    “不用猜了,你们不知我的真面目,我也无意告知。”来人笑道。依旧保持神秘,不愿诉诸身份。

    “月瓢,祭出你的至宝,看吾能否挡下它。”来人再道,有恃无恐,一点也不担心“兽云瓢”。

    “嗯?他究竟是谁。”月瓢疑心更重,不敢轻易放出兽云瓢,如果被对方夺去了,那就太糟了,“是我认识的人吗,他是基老界的哪位大Lao。”毫无头绪。

    “他不怕兽云瓢。”

    “也不怕受消声。”

    “兽云瓢的器灵一经跳出,瞪谁谁怀消声,当然,那虽是假象,可也很可怕。”

    “我就中过招,可恶的月瓢。”

    两尊王者相互通信,瞒过阿狸王、月瓢、腐女王。

    “不对,他不是我邀请的人。”王城中心,阿狸王暗道。她也察觉到来了一位神秘的基老,可来人不是受邀而来,而是不请自来。

    “不用猜了,我知道他是谁,可不会告诉你们的。”腐女王笑道。

    “是你请来的帮手?”阿狸王奇怪道,“你什么时候和基老界的关系这么好了?”

    “一直很好。而且萌妹界也会派人前来。你以为为何那么容易就能打进王城?都是我让守城之人散去的,留在里面的都是可杀之人,不过是借助你们的手,清算她们而已。”腐女王再道。“晚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因为你们都中计了。”

    “中计?”阿狸王笑道,“为了擒杀你,这次来了四位王者,你真当自己是腐女界的最强之王?”

    “难道不是?”腐女王右手翻拂,蓦地,一“萌”字飞起,雾霭迸散,天际陡亮。“萌娘杀。”只听腐女王喝道。

    “萌娘杀,这是萌妹界的招式。”阿狸王哼道,“你和萌王当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且你手下还有一个萌妹子,叽萝,她亦是萌妹界之人,腐女王,你想背叛腐女界吗。”阿狸王四尾扫出,抡砸向空中的“萌”字。

    “叽萝是叽萝,和萌妹界再无关系。萌王是萌王,不过是我的普通朋友,阿狸王,你不要信口开河。”腐女王坐镇王城,毫无惧意。

    哧哧哧,哧哧哧!密集的杀气自空中的那个“萌”字洒落下来。

    阿狸王的四条尾巴像是被利刃劈中了,陡地收回。“你一再的伤害我的尾巴,真是该死。”

    “不,该死的是你,阿狸王。”

    腐女王运转真元,蓦地,手指窜出数道萌光,打向高空中的“萌”字,遽然间,风起云散,十方啸动。“萌王,还不现身。”腐女王笑道。

    “什么,萌王来了!”阿狸王此惊非同小可。

    萌妹界的无上王者来了?这可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只见高空中的“萌”字呼呼旋转,倏地炸开,神光迸涌,扫向天穹。“我为什么就不能来。”一道声音响起,是萌王亲临。不,应该说她一直都在。

    萌王与腐女王一直都在王城,安静地等着阿狸王等人。游戏,对位的游戏。阿狸王拉拢三王,腐女王也不遑多让,和萌王联手,基老界亦有大能之身而来,为了支援王城之主。

    “阿狸王,你再试着联系一下同伴。”腐女王忽道,“然后你会发现王城变成了死城,谁也出不去,包括施开封印的人。”

    “因为有人在外面接应你吗,重新下了禁制。”阿狸王道。

    “然。”腐女王笑道。

    “王城之外,有人在支援我。”腐女王道。“你虽然有三位同伴,可她们真的和你一心?要试试看吗,我若提出更高的合作筹码,比如说杀掉你,分摊你的王座……”腐女王又道。

    “哦,你反过来算计我。”阿狸王的九条尾巴都散开了,朝天迸起。

    “我一直都觉得你的尾巴很漂亮。”腐女王道,“是时候割下来,挂在王城之中,让无数腐女瞻仰,感到荣幸吧,阿狸王。”

    轰隆!神炉降下,镇向阿狸王的九条尾巴。

    “阿鱼王。”蓦地,阿狸王轻声唤道。

    “阿狸,你终于肯叫我了吗。”哗哗,水浪迸荡,一条大鱼跳了起来,鱼尾劈出。砰的一声,鱼尾扫中神炉底部,将它掀翻了。

    “阿鱼王?你的师姐?她还活着?”腐女王怪道,“不是有传言,说你杀了师姐,然后才上位的吗。”

    “怎会,我和师姐的关系很好。”阿狸王冷笑道,“就算整个腐女界都背叛我,阿鱼王也不会的。师姐,你说是与不是。”

    “阿狸,有人欺负你,我帮你。”大鱼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