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雀宫的五小宫主来了两位,咖啡鳄,咖啡雀。

    燕雀焉知大鳄之志。

    咖啡雀一点也不了解咖啡鳄,虽然他们还是师兄弟关系,都拜在雀沧海门下。咖啡鳄是大师兄,可名存实亡。咖啡豆、咖啡蛙、咖啡雀等人并不服从他。

    俏布斯并不甘心被抓,想尽法子,仍不能逃离咖啡鳄。只得道:“你若肯放我离去,愿为你做任何事。”

    “你能为我做什么。”咖啡鳄道,“像你这样的人我还看不上,而且你也厌恶我,何必虚与委蛇,你我都不痛快。我讲了,为了大宫主,我会做任何事,甚至是杀你。”

    话音方落,咖啡鳄将手一摇,哗哗,水链甩出,缚在俏布斯身上,有加固了,让他再无任何逃离的机会。

    俏布斯闷哼不悦,也是无可奈何。碰到油盐不进的汉子,他纵有千般消声情,可与何人说?

    另外一边,白雀宫的大宫主与天鹅宫的无上掌教对上了,他们都是站在宫鸦界金字塔最上面的人物,动辄日天。风子、风洁、咖啡雀也加入到其中。

    蓦地,咖啡鳄停了下来,向远处眺望。他的鳄鱼之眼浮起一层水光,倏地闪烁。

    俏布斯不明所以,“为什么停下来?”

    “前面有人在等我。”

    咖啡鳄忽地散去水柱、水链,俏布斯因此得以自由,也落在水面上,仍存疑惑,“有人在等他?来人非善,所以他才将我放下来吗。这是机会,我得抓住。”俏布斯虽不知来人是谁,可还是有些感激他。

    趁他们撕比时,我亦能离开。俏布斯暗自打算,主意已定。

    轰!水浪迸涌,向前怒拍而去,瞬息千丈,犹如长龙翻舞,浩荡之威震慑十方。

    “咖啡鳄,你发现我了吗。”

    一汉子的声音响起。

    “嗯?好熟悉,是谁。”俏布斯侧着脑袋,似乎认识前面躲起来的人。可又想不起来,明明很熟悉。

    “撒马特,我知道是你,出来吧。”

    咖啡鳄掌运水元,向前拍去,哗,水浪怒滚,如长虹经天,陡然劈向来人。

    “然也,是我,吾名撒马特。”

    来人大笑。轰隆隆,一股让这片天地都幌荡的恐怖神力荡卷而下,俏布斯暗自运转真元,和那股神力对抗,不至伤到自己的生命之海。“这熟悉的杀马特气息,原来是他,杀马特界的小太岁,撒马特。此人年芳七十,拥有让无数杀马特嫉妒的美貌,是个人物,我与他有过数面之缘,难怪觉得熟悉。”俏布斯忖道。

    “撒马特更厉害了!”俏布斯又道,可他如何与咖啡鳄扯上关系的,奇怪。

    “吾来自杀马特界,吾代表杀马特的不朽与荣光,吾之手开辟未来,吾之双眼扫遍诸界,只为发现野生的杀马特新星。而你,咖啡鳄,你会是下一个杀马特界的宠儿。你有让吾惊艳的外形与高贵的气质,看你那忧郁的眼神,还有一丈多高的发型,八风吹不动,简直就是完美的杀马特新人。”撒马特赞叹道。

    听他一说,俏布斯也觉得咖啡鳄的发型太高端了,不知如何做到的,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咖啡鳄以手掩面,“你真是可怕的星探,我明明隐藏的很好,为何你还能发现我那与世不同的孤独之美。还有,我的发型很时尚,白雀宫的人都不知欣赏,我的四位师弟更是嗤之以鼻,说我丑的无法形容,可以拜在天鹅宫的掌教门下,呵呵,天鹅宫里除了温酒侯长相平淡无奇,剩下的都是丑鬼,我怎能和他们为伍。”咖啡鳄不掩厌恶之情,也不担心丑小鸦会出手报复他。

    “我敬你是个帅气的汉子。”撒马特道,“因为天鹅宫的大宫主就在此地,你还能说出这种话来,简直是气贯云霄,美的惊心动魄。”

    “就算你这样赞美我,还是不能道出我美貌的千分之一。说什么大实话啊。”咖啡鳄道。

    “因为你的美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撒马特又道。

    “你果然很懂我。”咖啡鳄喜道。

    “我们都是同一类人,注定要闯出一番名堂,只是你的未来不在宫鸦界,而在杀马特界。咖啡鳄,来吧,牵住我的手,我们去创造辉煌。”撒马特道。

    “别说话,看着我的眼睛。”咖啡鳄道,“知己,你才是我的知己。”

    “天涯何处不相逢,大家一起杀马特啊,谁没有青葱的岁月时光呢。”撒马特道。“离开宫鸦界,踏入我杀马特的至高领域,你会发现世界原来这般精彩,以前都白活了。咖啡鳄,你错过了很长时间,不可再蹉跎时光,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你的口才真是极好的,我竟然动心了。”咖啡鳄道,他那一丈多高的发型岿然不动,彰显着霸气与时尚感,反正常人不理解就是了。额,这也是他在白雀宫没有朋友的原因之一,太特立独行。

    眼睛,我的眼睛啊。俏布斯感觉自己快吐了,眼睛也瞎了。“为何这样伤害我,雀沧海,这也是你的复仇计划中的一环?”俏布斯恨恨道,很不满。

    两只拥有杀马特造型的汉子大吹大擂,商业互捧,都很愉快。可苦了俏布斯啊,想走,真的想走,可撒马特与咖啡鳄不会放他离去。

    “啊,对了。撒马特,你是如何进入宫鸦界的,谁邀请的你?”咖啡鳄问道。无人邀请,跨界而来,这非宫鸦界的待人之道。外来者会被轰出去的,也许还会被杀掉。

    “朋友,不可小觑我的能量。除了你,我在宫鸦界尚有其他朋友。比如说……”撒马特笑道。

    “比如说锦鲤枝!”咖啡鳄马上想到了红鲤宫的五小宫主之首,锦鲤枝。此人手段极多,人脉关系横贯数界,写手界、画界、萌妹界、滑稽界、杀马特界、宫鸦界都有朋友,情人也是数不胜数,从大爷到小伙子,从大妈到萝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嗯,是锦鲤枝。”撒马特笑道,“除了他,谁能邀请我过来,你,绝无可能,最近你在躲着我,也不和我书信来往,我们不是笔友吗,为何生疏了?因为我追着你让你加入杀马特界?”

    “宫鸦界,我佩服的人不多,锦鲤枝是一个。”咖啡鳄道,“劝你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会受伤的。”

    “我明白。”撒马特道,“锦鲤枝看似朋友极多,可都是因为利害关系才维持下去的。我与他是商业伙伴,金钱交往而已,哪像你我之间的友谊,已经超越了爱情!”

    “……大兄弟,你吓到我了。”

    蹬蹬蹬,咖啡鳄向后疾退。“别过来,我不Gao基的。你别吓我,基情什么的,不存在的。”

    “什么情况。”俏布斯奇道,“咖啡鳄,你原来不是基老。”

    “你看我像吗。”咖啡鳄怒道。“我连朋友都没,何况是基友。再说,我也未开辟基油油田,取向应该是正常的。将来也会结婚生子。”

    “太让人意外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

    俏布斯、撒马特都表示怀疑。这厮在白雀宫不受待见,仍不离开,难道不是因为他暗恋着大宫主雀沧海吗?

    俏布斯脑补了很多,可都错了,全被他推翻。真想就是那么残酷。

    “咖啡鳄,别害怕,我不与你Gao基。我们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是重要的合作伙伴,你我联手,会在杀马特界做出几件大事,名扬三界。宫鸦界、杀马特界、基老界,都会记住我们的。”

    “你为何要加上基老界!”咖啡鳄怒道,“我讲了,自己不是基老,你为何不听。”

    “都是小事,不要在意。”撒马特道,“我的朋友,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腐女界很快就会变天,基老界亦然,听闻基神之子已经降临那一界了,他们会安分吗。”

    “基老界的事,我不感兴趣。”咖啡鳄道。

    “你听过三夫玉吗。”撒马特忽道。

    “三夫玉!”咖啡鳄声音陡地扬起,“你手里有三夫玉,或者知道秘方?”

    “三夫玉会出现在腐女界。”撒马特道,“这是吾族的太上长老在观看一场年度大秀时,偶然推算到的,他的占卜一向很准。”

    “你都说了是推算,而且还是偶然的。”咖啡鳄不悦道。“杀马特界的年度时尚大秀,为何不叫上我。我明明对时尚界很向往。”

    “朋友,只要加入我杀马特界,每天你都能被各大秀场邀请,保证你看到眼瞎心累。”撒马特又抛出橄榄枝。

    “够了,我心意早定。不会离开宫鸦界。”咖啡鳄道。

    “那我说了那么多,都是讲给狗听了吗。”撒马特怒道。

    “你说是狗?”俏布斯同样怒道。

    “不,你是贵宾犬。”撒马特道。

    “我要杀了你!”俏布斯当即冲向撒马特,劈手打出几十颗苹果,都是酱油界的秘制水果。酱香味让人惊叹。

    “你是雀沧海的情人,也是我杀马特界的尊者貂无情的情人,你到底心向哪一边。”撒马特冷笑道。刷!他一抬手就是一道紫光斩了出去,登时,杀马特的气息迸散开来,像是沸腾的铜汁,撒谁身上都会要人命。

    砰!砰!砰!砰!

    一颗颗苹果炸裂,都被澎湃的杀马特气浪扫成碎片。

    而撒马特则与俏布斯对了五掌,尽显大能之威。因为心有顾忌,而且身在宫鸦界,撒马特不想太高调,所以他才没挥掌拍死俏布斯。

    俏布斯如果死了,且不说雀沧海不会放过他,就是杀马特的大Lao貂无情也会追杀撒马特的。

    “够了。”

    咖啡鳄瞅准时机,双臂怒展,砰!砰!他分别和撒马特、俏布斯对掌,将两人震退。“要打要杀,不要当着我的面。被我看到了,你们就不能撕比。”

    大鳄的言外之意,你们去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谁是谁活都和我没关系。

    有了台阶下,俏布斯、撒马特乐见其成,也就收手了,同时也很惊诧,咖啡鳄竟能以一敌二,是隐藏的太厉害,还是故意炫耀实力,不管是哪一种,都说明他有恃无恐,不将撒马特、俏布斯放在眼里。

    撒马特因为受到了锦鲤枝的邀请函才来的,拉拢咖啡鳄改投杀马特界并非本来目的,而是顺势而为。“待会再聊。”撒马特笑道,腾,他纵身疾遁,飞向锦鲤枝。那才是他要见的人。

    锦鲤枝早看到了撒马特与咖啡鳄、俏布斯站在一起,并没开口打断他们。“你来了。”他笑道。

    “我来了。”撒马特也笑道。

    “朋友!”

    “伙伴!”

    两人击掌,先是寒暄半晌,然后谈了谈杀马特界、宫鸦界最近发生的大事,话锋一转,他们又分析腐女界的形势,绝口不谈钱。

    黑小二、温酒侯也是很佩服,心中只道真是两只狐狸,算计来算计去。

    “侯爷,我们要动手吗。”黑小二忽道。

    “如何动手?”温酒侯道,“大宫主不需要我们帮他。再说,咖啡鳄都在那边站着,没有出手的意思。”

    “咖啡鳄是谁,白雀宫第二人,哪里是咖啡雀能比得了的。”虾力霸道。

    “你这么推崇他,他也不会感激你。”温酒侯道。“单论实力,白雀宫除了大宫主外,真没人能比上咖啡鳄,可他不受重用,而且杀马特气息太重了。这位朋友,我无意贬低杀马特界之人。”

    “我懂的。”撒马特道,“所以我才邀请咖啡鳄进入我杀马特界,可他不会考虑的。兴许加入你们天鹅宫更可靠些。”

    “天鹅宫也不是谁丑谁就能进来的,大宫主还很看重门人的品德、武学天赋。”温酒侯道。

    “像你这样俊俏的小生如何博得雀沧海大人的垂青,我是看不懂啦。”撒马特道,“你让我觉得讨厌。”

    “同感啊。”撒马特道,“和你待在一起,我也觉得不自在。”

    温酒侯、撒马特莫名的合不来,互看对方不顺眼。

    “你们听过三夫玉吗。”锦鲤枝忽地抛出一则重磅消息。

    “三夫玉!”撒马特道,“不愧是你,锦鲤枝。你有是从哪里听来的。”

    “腐女界。”锦鲤枝道,“我与很多腐女都是闺蜜,其中有位是阿狸王的麾下大将,是她告诉我的。”

    “阿狸王是腐女界的诸王之一,能和腐女王抗衡。她手下的大腐女也差不到哪里去。”撒马特道,“不瞒你说,我杀马特界也要高人推演出三夫玉的诞生之地。”撒马特道。

    “腐女界!”

    “腐女界。”

    撒马特、锦鲤枝异口同声道。都指向了腐女界。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