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葬大师问罪而来,将怒火撒到咖啡雀身上。

    “葬情宫的人终于肯现身了吗。”

    轰隆!

    极悲殿遽地幌动,一道狂狷的身影遽然而降。来人正是白雀宫的大宫主,雀沧海。

    “师尊。您来了。”咖啡雀喜道,他吐几百斤血,人变得憔悴许多。可瞥到雀沧海亲临此间,再多的痛苦都值得。

    曾将沧海难为水,醋雀乌山不死云。醋雀指的就是雀沧海,不死云指的则是乌山之主,俏布斯。

    俏布斯是雀沧海的道侣,乌山则是他们的定情场所。有雀沧海的地方就有俏布斯,刷,又是一道邪魅的人影倏然而至,俏布斯,来人是雀沧海的情人,俏布斯。

    俏布斯扬起手臂,指着小三葬大师问道:“锦鲤枝,这矮矬之人就是葬情宫的传人。”

    锦鲤枝当即道:“怎会,他只是葬情宫的普通弟子,算不得传人。”俏布斯虽然不是宫鸦界的大宫主,可他的实力不逊于大宫主,所以锦鲤枝对他保持足够的尊敬。

    宫鸦界强者为尊。

    雀沧海袖袍卷去,将咖啡雀拎了过来,砰,种种仍在地上,同时也挡在俏布斯、锦鲤枝之间。

    白雀宫的大宫主被人称作是醋雀,皆因他喜欢吃醋。而乌山之主俏布斯,虽是雀沧海的道侣,可他并不安分,有数百情人,但凡雀沧海知道了那些人的名字,不管对方是谁,直接打杀。

    锦鲤枝长相实在是太出众了,雀沧海担心俏布斯会看上他,所以才扔出自个的徒弟。“为师傅尽力,你当心甘情愿才是。吾徒!”

    “师傅!”咖啡雀低头,不敢正视雀沧海。他的本命法宝都被小三葬大师砸碎了,实力顿减,也许小宫主的地位也保不住,会被更狠更有实力的人抢去。

    “抬起头。”雀沧海命令道,“看着我。”

    “师傅,请您责罚我,我让白雀宫被人瞧不起,罪无可恕。”咖啡雀战战兢兢道。

    “小三葬大师?”雀沧海冷笑道,“在本宫面前,你也敢以大师自居?”

    “锦鲤枝,这是怎回事。”小三葬大师怒道,“这和我们的约定不同,为何两位拥有大宫主实力的人出现了!”

    “小三葬大师,稍安勿躁。”锦鲤枝道,“误会,我想这中间一定有误会。”

    “马币的,这哪里是误会啊!”小三葬大师吼道,“你看我被人踩在桌子底下,脸和地板贴合,像是很高兴的样子吗。”

    “对方是俏布斯大人,小三葬大师,你被踩在下面,也不冤枉。”锦鲤枝道。

    这下,不管是小三葬大师,亦或是黑小二、虾力霸、温酒侯等人也明白了,锦鲤枝分明是在耍大师,拿他开涮。

    五大宫的任何一位大宫主亲临,圆桌会议的小宫主都得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否则会有生命之虞。雀沧海还好,除了喜欢吃醋,也没其它缺点。

    “不要杀他。”雀沧海道,“俏布斯,放开大师。”

    “哼,你也称他是大师?”俏布斯不悦道,“你没听锦鲤枝说吗,这位大师只是葬情宫的普通弟子,就算杀了他也无足轻重。”

    “不,不要杀我。”小三葬大师急道,“我可是葬情宫的人,你们白雀宫惹不起。”

    “嗯嗯,我们惹不起。”雀沧海回道,“要是葬情宫的大宫主来了,我才会惹不起,而你,小角色而已,杀了又何妨。可留着你还有用处,这才是你活下去的原因,好好记着。”

    “我当然会记着。”小三葬大师漠然道,“还有你,锦鲤枝,我也记住你了。”

    和预想的不同,小三葬大师的出场很拉风,可下场很凄惨就是了,被人踩在脚下,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沧海大人,能否先放开小三葬大师,我有话想问他。”虾力霸盯着地上的小三葬。

    “虾力霸,你没事为何要和锦鲤枝待在一起,他很坏的,你们都会被他带向歧途,最后只有毁灭的结局。”雀沧海不悦道,他很讨厌锦鲤枝。不仅是因为对方长得比他好看,还因锦鲤枝人脉极广,朋友遍布宫鸦界、基老界、牛狼界、萌妹界等。

    被人当面指着鼻子说没有好心肠,锦鲤枝笑而不答,他和雀沧海并无厉害冲突,言语争锋也没多大意义。

    “滚!”雀沧海一脚踢出小三葬大师。大师在地上滚了好几丈,这才来到虾力霸脚下。他正想站起来,砰!虾力霸又给了他一脚,踢坏了他的牙齿。“沧海大人并没说让你站着,为何擅作主张。”

    小三葬大师心知被锦鲤枝算计了,怒火正炽,无处可宣,又被虾力霸踢中面门,羞恨异常,几乎昏厥。葬情宫走出来的人不应是这种待遇,世道变了吗,还是人心不古。

    “除了你之外,葬情宫还有多少人走了出来。”虾力霸问曰。审问之事,虾力霸极愿意代劳,既能博得雀沧海的好感,又能让自己心情愉快,何乐不为。

    “噗!”小三葬大师吐出碎齿,“你什么也问不出来,葬情宫会重拾过去的辉煌,你等都会被踩到尘埃之中,只能仰望我们。”

    黑小二笑了,咖啡雀笑了,锦鲤枝也笑了。

    刷!

    温酒侯大步而来,手拎酒壶,壶中有大半瓶酒,“不知大师能否用鼻子喝酒,不可浪费小侯的美酒。”

    虾力霸心领神会,左脚踩在小三葬大师的后背上,并用右脚抬起大师的下巴,让其鼻孔对着温酒侯。“侯爷真是异想天开。”虾力霸道。

    “问话也是一种艺术,享受过程也很重要,结果是注定的。”温酒侯道,他手一抖,哗哗,两道酒水从壶中倾洒而出,像是银蛇,窜入小三葬大师的鼻子内。

    难受。小三葬大师很难受。

    俏布斯很快就对极悲殿失去兴趣了,什么圆桌会议,什么小三葬大师,都很丑陋而且无趣。生活已经很无聊了,“为何我还有陪着更无聊的人做些蒜皮般的小事。”俏布斯拿出一鸭梨,开始食梨。

    锵!剑啸遽起,声震千里,极悲殿塌成片崩塌,雀沧海、俏布斯最先飞起,“有趣的人来了。”俏布斯喜道,他随手扔出鸭梨,“你喜欢梨还是苹果?”像是变魔术似的,俏布斯的手里抓着两个苹果,一青一红。

    锦鲤枝随后纵起,身在虚空,他向下瞥去,经营多年的极悲殿忽成废墟,他也感慨颇多,可新生的事物总会成长起来,并且取代古旧陈腐之物。

    “终于来了!”小三葬大师喜道。

    他们再不来,我也许会折身此地,可被瞅到这副落败的样子,我的脸面也挂不住。小三葬大师痛苦想到。

    葬情宫的传人来了,而且来了四人。

    硝烟散尽,四人临风而立,傲视雀沧海、俏布斯、锦鲤枝等人。

    “都是帅哥啊。”俏布斯喜道。

    “哼!”雀沧海醋意骤起,杀机陡盛,“你们就是葬情宫的传人吗。报上名来。”

    四人未理睬雀沧海,只是盯着俏布斯看个不停,并且点评道:“好个俊美的汉子,我们当掳走他。”

    “不错,抓走献给大宫主。”

    “师尊会喜欢的。”

    “兀那汉子,你可愿意跟我们离开。”

    葬情宫的四位汉子一个接一个问道,显然,他们很钟意俏布斯,被他的美貌所吸引。

    “当然是愿意啊。”俏布斯想都没想,立即回应。

    雀沧海的脸瞬间绿了,当然是选择原谅俏布斯。因为俏布斯背叛他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是成百上千次,想想都觉得可怕,不知是雀沧海的度量大,还是喜欢被绿。

    小三葬大师也不敢讲话,担心四位大爷不救他。“花圈、花马、花人、花轿,他们四个都是葬情宫第二宫主的亲传弟子。而第二宫主就是大宫主的亲弟弟,花圈、花马等人前途无量啊,哪像我还得奋斗,无人提挈。”小三葬大师不由嫉妒,忖道。

    你自己奋斗了几十年不及别人挥霍一分钟,世间哪有那么多公平,都是心理不平衡者的自我安慰而已。

    因为师尊在身边,咖啡雀说话也有底气了,“四位怪人,你们分别头戴白花,骑着纸马,拎着纸片人,坐着花轿,葬情宫之人的出场方式都像你们这么诡异吗,莫不是你们死了亲人?”

    “你这不知死活的公鸦,我们甚至不知你是谁。”名为花圈的汉子笑道,“又谁规定我不能为你献花圈,我头上戴着白花有和你有什么关系。”

    骑着纸马的汉子亦道:“白雀宫的人都喜欢虚张声势,以前是,现在也是,毫无长进,让人失望。”

    拎着纸片人的汉子道:“我连杀你的兴趣都没,滚吧,别让我再看到你。”

    坐在花轿上的汉子道:“你也可洗好局部地区之花,跪在我的花轿前面,等待我的开光。”

    花圈、花马、花人、花轿哈哈大笑,尽情嘲笑咖啡雀,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他们可不看咖啡雀的师尊雀沧海。

    情人都站到对面去了,而且向自己投来鄙夷的目光,雀沧海再难遏制怒火,一口酸醋迸喷而出,他曾游历过醋界、酱油界,在那两界结交很多朋友,修得他们的小神通,互换了几桩法宝,其中就有一件唤作“中醋烟蛇”。

    中醋烟蛇并非死物,而是活物,既是法宝,也是契约兽。是醋界的状元郎赠送给雀沧海的。“嘶嘶嘶。”中醋烟蛇长长的信子电射而出,雾气迸涌,向外泅散开来。

    “没见过的契约兽。”花圈奇道,“可抓走献给师尊。”

    “不,应该献给大宫主。”花马争辩道。

    “还是留着我自己用。”花人笑道。

    “好东西,先抢走再说,吵什么吵。”花轿最是利索,呼,豁然飞出,灰色的长袖甩向雀沧海脑袋上盘踞着的中醋烟蛇。

    “四位,中醋烟蛇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抓走的。”俏布斯忽道,“它也有弱点的,怕酱油。”

    背叛,俏布斯这是背叛啊,直接道出“中醋烟蛇”的弱点,好让花圈、花人、花马提前做准备。“雀沧海,你杀我基友数百,还说是为了我爱,那都是爱。哪有爱,我可是一点也看不出。借助葬情宫传人的手杀掉你,我才能获取真正的自由。”一直以来,俏布斯都不喜欢雀沧海,可又打不过他,只好委曲求全,献出珍贵的消声花。可如果有机会摆在俏布斯眼前,他会抓住的,绝不放手。

    “酱油吗。”花轿暗道,“可我现在去哪里打来酱油,知道与不知道并没区别。”

    掌如石盘,蓦地轰镇而下,砰的一声巨响,撞在雀沧海的脑袋上。“俏布斯,你一再背叛我,可我每次都会原谅你,你知道原因么。”右臂倏抬,五指攥紧,化为拳头。轰隆隆,雀沧海向上挥出一拳,气浪掀舞,可怕的能量风暴遽然荡扫千丈方圆。

    花轿心道,他毕竟是白雀宫的大宫主,不能小觑。“公鸦坐花轿。”乍然间,只听花轿喝道。

    扑扑扑,上百黑鸦飞起,它们的翅膀展开超过五米,一大群同时飞起,连成一片,场面很壮观。“呵呵,看来是把我当成是轿子了,它们要是坐下来,我也受不了。”雀沧海扬手打出一道电光,劈入黑鸦群之中,咔嚓,电光迸炸,几十头黑鸦被烧成黑炭,坠落下来。砰砰砰,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坑来。而雀沧海完美躲开了。

    “本宫执掌白雀宫多年,被俏布斯背叛的次数太多了,也懒得去数。你们四人敢从我这里抢走他,已是罪无可赦。本宫不杀你们,还真当我喜欢被绿吗。”雀沧海双手摊开,掌心向天,嗤嗤嗤,嗤嗤嗤,苍蓝色的战气向上迸飙,“地魁刀。”陡听白雀宫的大宫主喝道。铿锵一声刀吟,一柄蓝色的长刀倏然而现,地魁刀,白雀宫的镇宫之宝。

    双手执定地魁刀,腾,腾,腾!雀沧海凌空踏步,拾级而上,犹如登天梯。“死来。”锵!他遽地劈出一刀,刀气如海,轰然涌迸,撞碎了残存下来的黑鸦,并且强势劈向花轿。

    花轿暗道,是地魁刀,白雀宫的至宝。“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会饮恨极悲殿。”神念遽转,花轿的掌心亮起万丈毫光,刺穿苍穹,“鬼号大悲舟。”

    嗡!苍穹抖幌,光浪迸分,一艘孤舟怒驰而来,撞向地魁刀劈出去的刀气。

    轰隆一声巨响,天崩地裂,刀气尽散,孤舟犹在。刀是地魁刀,舟是鬼号大悲舟,隔岸而望。

    花轿站在大悲舟之上,雀沧海紧握地魁刀,战意迸滚,冲洗霄汉。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