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鸦界。

    极悲大殿,九位蒙面的小宫主聚在一起,他们在宫鸦界的地位很高,仅次于大宫主。可人怎会轻易满足,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虽然蒙面,可并无必要,九人都知对方的身份,形式而已,没比较较真。

    九人当中就有虾力霸、黑小二亲兄弟,他们隶属于灵石宫、天鹅宫,阵营不同,感情不曾变过。此次聚会,提议者是虾力霸。“诸位小宫主。”虾力霸沉声道,“你们也有耳闻,宫鸦界的四大宫主将要联手杀掉丑小鸦。”

    “荒谬。”其中的一位小宫主冷笑道,“丑小鸦是谁,天鹅宫之主,谁能杀掉他。他修有上古神通倩女幽魂,如今功力大成,挥手之间即能移山填海,江流蛙还和他有消声情,恐怕你们想多了。如果蛤蟆宫的大宫主和天鹅宫的大宫主结成阵营,谁能撼动他们的地位~!”

    “江流蛙?”黑小二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咖啡雀,你白雀宫在五大宫之中最是不起眼,你们的大宫主除了摇旗助威,还能做什么,他可是墙头草,你们这些小宫主亦然。”

    “黑小二,要撕比吗,你和虾力霸一起来吧,我不怕你们!”咖啡雀怒道,他摘掉面具,现出真容,原来是一面皮微白的汉子,脸上有很多雀斑。

    “咖啡雀,你太狂妄了。”虾力霸恼道,“你想破坏当初立下的规矩吗,我们都是圆桌会议的成员。”看到亲兄弟被人点名了,虾力霸如何不恼。

    极悲殿的圆桌会议成员来自五大宫,他们都是小宫主,以兄弟相称。可大家都明白的,这样的兄弟只是表面上的,私下里该做啥做啥。

    “三位,你们静一静。”又有一位小宫主发话了,他来自红鲤宫,又叫“锦鲤枝”,在九人之中,锦鲤枝的地位最高,圆桌会议也是他发起的,是元老人物。

    因为锦鲤枝开口了,虾力霸、黑小二、咖啡雀都安静下来,目前阶段他们还不是锦鲤枝的对手,只好暂避锋芒。

    摇着宫扇,锦鲤枝忽地站了起来,咔嚓,他面上的鲤鱼状面具裂开了,纷扬洒去。此人生有四条眉毛,细眼狭长,脸上有一道刀痕,也不知是谁留给他的伤痕。“不可忘了我们成立圆桌会议的初衷。”锦鲤枝又道,“宫鸦界最近并不太平,五大宫主频繁出宫,像我红鲤宫的大宫主,行踪神秘,我也不知情。”

    “红鲤宫的大宫主一向随和,不与人争强,为何这次一反常态,难不成他也有称霸之心?”天鹅宫的另外一位小宫主笑道,他和黑小二同属天鹅宫,然而两人并不和睦。此人唤作温酒侯,喜欢别人叫他侯爷。

    听到温酒侯讲话了,黑小二当即道:“人家红鲤宫的事,侯爷何必多问。”

    “黑小二。”温酒侯笑道,“天鹅宫的事你掺和的就少了?”

    “哼!”黑小二恼道,“侯爷生得这么漂亮,怕是大宫主的眼中钉,为何不主动辞去小宫主之职。”

    “能者多劳。”温酒侯道。

    如黑小二所言,天鹅宫的成员都是些长相奇丑的汉子,可温酒侯却不然,他长相俊美,在一群丑比之中格外引人注目。更奇的是,一向仇视漂亮汉子的大宫主并不排斥温酒侯,仍让他做小宫主,而且还是五小宫主之首。

    “侯爷。”虾力霸又道,“听闻萌德公有回归天鹅宫的迹象,此事当真?”

    “萌德公是大宫主的得意弟子,虽然叛出师门,可大宫主对他不离不弃,并赐予他镇宫之宝,鬼锯。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若重回天鹅宫,我并不觉意外。”温酒侯笑道,“锦鲤枝,你说呢。”侯爷忽地望向红鲤宫的小宫主。

    九人之中,唯有锦鲤枝站着,轻摇宫扇,眉眼都在笑,他道:“侯爷忘了吗,百年前你名字中还有一个小字。”

    即是小侯爷。

    呼!

    温酒侯长身而起,指如利剑,剑指锦鲤枝,“红发老贼,我欠你的都还清了,还想怎样。”

    原来温酒侯在拜入丑小鸦门下之前,还是红鲤宫的人,更是锦鲤枝的后辈,颇得其垂青。可后来侯爷叛出红鲤宫,摇身一变,成了天鹅宫的人,这让锦鲤枝难以接受,所以出言相讽。

    锦鲤枝不恼不怒,忽地改变了头发的颜色,由红转白,其发如雪。“小侯爷,你在叫谁,我吗,我可是白发。不是红发老贼。”

    “有意思吗,这样做有意思吗,锦鲤枝。”温酒侯怒道,“我不欠你了,你为何还抓着我不放,总是挤兑我。当初,我在红鲤宫是受到你的照拂了,可那也是痛苦的源头。你那时又做了什么?什么都没做。”

    “我只是想让你自由成长,不受任何人的约束。”锦鲤枝道,他头发的颜色又变了,还是火红色。

    “不,你只是为了让人赞美你。”温酒侯道,“赞美你是如何照顾学弟,其实红鲤宫最自私的人就是你。你稳居五小宫主之首,甚至有问鼎大宫主的实力。可我问你,红鲤宫有几人是对你真心的。”

    “真心?”锦鲤枝拿起宫扇,挡住面庞。“你知宫鸦界的来历吗。还在此谈论真心?公鸦无情,牛Lang无义。我们都是公鸦啊,哪有什么真情,诸君,你们说是与不是?”锦鲤枝的视线在其余八人身上划过,半是嘲讽半是震慑。他才是圆桌会议的发起人,谁若不服,他就踢走谁。

    虾力霸当即道:“锦鲤枝,何不说明这次会议的目的?”

    黑小二道:“侯爷,坐下来吧,就你与锦鲤枝站着,我们坐着也觉不好意思。”

    温酒侯哼了一声,旋即坐下。“红发老贼,你从我身上再不能偷走任何东西。死心吧,我们之间再无可能。”

    锦鲤枝笑而不语,拿开宫扇,道:“腐女王公开招夫,有三头大基老应邀前去,我等公鸦,实力与大姬姬都不输于基老,何不去闯关,赢得腐女王的芳心。”

    虾力霸道:“灵石宫不参与。”

    黑小二道:“天鹅宫的萌德公是三基之一,而且大宫主的分身也降临腐女界了,我不便参与。”

    温酒侯道:“我的情况和黑小二一致,天鹅宫的立场不变。”

    有三人表态了,而且持反对意见,锦鲤枝不觉意外,道:“你们怎么说?”

    圆桌会议共有九人,都是小宫主,被锦鲤枝点起,他们只得开口道:“公鸦可与基老相争,可牛Lang界为何不参与,实是诡异。”

    “不错,基老都要娶腐女了,牛狼界毫无动作,实在是过不过去。”

    “这你们就不用担心了。”锦鲤枝道,“我与牛狼界的七大王牌都是旧识,据他们说,夜王收到了神秘的请柬,颁下严令,不许手下的人加入到抢夺腐女王的行动当中。”

    “能让夜王改变主意的人可不是一般的汉子。”虾力霸道,“锦鲤枝,你知道是谁吗。”

    “君临牛狼界,夜王是个人物。”温酒侯也道。

    “不知。”锦鲤枝道,“只有夜王自己知道。他手下的七大王牌亦不知。我猜那人和宫鸦界有关。”

    “宫鸦界的人?除了大宫主,谁能打动夜王?”

    “是啊,谁的能量那么大,足以改变夜王的本意。”

    坐在圆桌会议四周的小宫主们议论道,人寻无非那几个,五大宫主的一位,除了他们,不作第六人想。

    “不,那人不是五大宫主中的人。”锦鲤枝道,他声音陡地降下,“除了大宫主,宫鸦界尚有第六宫,也是最神秘的宫殿。”

    “啊,你是说……”

    “那个可怕的地方吗。”

    “不,不可能吧。葬情宫的人有多少年没出来活动了。”

    “葬情宫!”

    “现在葬情宫的大宫主是谁,小宫主又是谁,我们都不知道啊,毫无头绪。”

    八位小宫主小声道,生怕被人听去了。六百年前,葬情宫还是宫鸦界第一宫,哪有天鹅宫、蛤蟆宫、红鲤宫、白雀宫、灵石宫的事,都是些陪衬。可葬情宫在最鼎盛时突然做出一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举宫搬迁,去了宫鸦界的绝地。

    “锦鲤枝,你的情报准吗,想不到你还敢打探葬情宫的秘密,我真是小瞧你了。”温酒侯道,也不再称呼他是红发老贼。

    “你们在说什么。葬情宫的人就在这里啊。”锦鲤枝幽幽道。

    “啊!”

    “葬情宫的人就在这里?”

    “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锦鲤枝,不可开玩笑。”

    八位小宫主都站了起来,环视左右,除了他们外,再不见任何人,更别说是葬情宫的人了。

    “来,诸君,我为你们介绍一人。”锦鲤枝忽地指向圆桌,那里竟然站着一个人,披麻戴孝,拄着人头杖。

    退后!

    刷刷刷,刷刷刷!八位小宫主倏然退后,像见了鬼似的盯着圆桌上站着的人,“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为何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死人?”

    “真的是葬情宫的传人?”

    “锦鲤枝是如何和他认识的。”

    小宫主们议论道,也不怕桌子上的人听到,或者说就是讲给他听的。锦鲤枝笑道:“这位就是葬情宫的小三葬大师。”

    “小三葬。”

    “奇怪的名字。”

    “不,因为他是葬情宫的人,所以并不奇怪。”

    “小三葬大师,你为何来我极悲殿。难道也想加入圆桌会议?”

    “不太可能吧,葬情宫的人能看上圆桌会议?”虾力霸笑道,“小三葬大师,你的来意究竟为何?”

    “我代表葬情宫而来。”小三葬大师说,“而你能代表谁?有什么资格站着和我说话。”

    “你!”虾力霸怒道。

    “不可。”黑小二当即拉住虾力霸,“他是葬情宫的人……”

    “哼。”虾力霸闷声道,“我代表我自己。葬情宫的人都像你这么嚣张吗。消失了六百年,你们早失去争霸宫鸦界的资格了。”

    “锦鲤枝,这就是你领导的圆桌会议吗,都是些什么人,你让我失望了。”小三葬大师不冷不热道。

    “小三葬大师。”锦鲤枝笑道,“你站得太高了,大家不习惯。”

    “因为长得矮吗。”温酒侯道,“所以才垫那么高的脚,葬情宫之人真是奇人辈出。小侯算是见识了。”以小侯爷自称,温酒侯冷笑道,他并不想替虾力霸说话,可就是看小三葬大师不顺眼。长得又矮还很挫,而且态度嚣张,真当极悲殿是葬情宫?之前,他们还对葬情宫怀有敬畏之心,可小三葬大师一出现,他们的观感疾转,再无任何好感。

    锦鲤枝并没帮衬自己,小三葬大师不以为意,他挥了挥木杖,灰色的气带旋出,绕着圆桌疾飞,像是猫在追自己的尾巴。“谁若不服,直接讲出,我现在就杀了你们。葬情宫即将入世,将会重整山河,拿回原本属于我们的一切。天鹅宫、蛤蟆宫、白雀宫,呵呵呵,你们能阻挡葬情宫的脚步吗。”

    “不试一试如何知道。”白雀宫的小宫主咖啡雀哼道,“小矮子,不要装模作样,来啊,我与你厮杀。”

    咖啡雀大手一扬,呼,一杯子旋了出去,这是他的本命法器,咖啡杯。杯子里盛装的是基油与咖啡、中二驴的神秘之水的混合之物。“给我散开。”咖啡雀吼道。

    哗哗。咖啡杯中的神秘混合物撒将出去,犹如滂沱大雨,骤然而至。可小三葬大师神态安详,孝衣猎猎而舞,蓦地,灰色的气带迸扫而起,砰砰砰,震开洒下来的基油、咖啡、中二驴的神秘混合物。“白雀宫的人还是那么弱,不堪一击。”小三葬大师嘲笑道,“锦鲤枝,你该将他除名的。”

    腾!

    小三葬大师一步纵出,挥杖击向咖啡杯,只听咔嚓一声,杯子炸裂。

    “啊!”咖啡雀失声道,张口就是九十斤鲜血,吐了出去,血染长空。“我的杯子,我的杯子啊。”

    “这孩子就是悲剧啊。”小三葬大师不悦道,“这点实力,为何逞强,不如与我Gao基,我还能让你活命。”

    “宁死不从。”咖啡雀怒道。

    “哦,那你就去死吧。”小三葬大师道,“我的基友以后会有很多,不差你一个。”

    挥扫木杖,小三葬大师遽然劈向咖啡雀。

    这时,锦鲤枝终于动手了,呼,宫扇旋出,当的一声,击中小三葬大师的木杖,登时,绚光炸舞,金声长鸣。

    “小三葬大师,你僭越了。”锦鲤枝道。“不可忘了自己的目的。”

    “忘了又如何。”小三葬大师冷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