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掌击毙鹿尘娘,烛君邪并无任何优越感,他的实力远比鹿尘娘更强,杀了她不过是顺手而为,看她碍眼而已。

    “嗯?”烛君邪微觉惊异,没死,那个长着鹿耳朵的腐女并没死掉,而且炸裂的扶桑鼓也聚拢在一处,木屑翻舞,再次成为手鼓,在它后面,鹿尘娘重获新生,可再没趁手的神兵,刀已坠地,大葫芦还有里面的老爷爷都是不中用的东西,也就扶桑鼓还有用处。

    七条命,鹿尘娘有七条命,全拜阿狸王所赐。

    阿狸王修有无上神通,号曰“九命神猫”。这也是腐女界其它的王忌惮她的地方,九命神猫代表九次重生的机会。

    “可恶,浪费了我一条生命。”鹿尘娘恼道,阿狸王为何不赐我九命,而是七命。鹿尘娘略有不满,她向阿狸王献出腐女界的秘宝路观图,此是天大的功劳,值得更多的赏赐。

    鹿尘娘对烛君邪来说只是路过的飞虫,只要不在他头上飞来飞去,无关紧要。虫子能有多少能为,哪怕让君邪多看了一眼,也难以引起他的重视。“萌德公。”烛君邪道袍卷起,燃心烛轰然绽放万道烛光,掀天而起,炽丽如光柱,贯穿霄汉。

    萌德公头上悬着“鬼锯”,手中托着焚基炉,踏风疾驰,蓦地,他背后升起一道黑影,高百丈,寒气迸生。那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萌德公的师尊丑小鸦的一道分身。就连萌德公也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情。

    呼!黑气怒舞,狂澜骤起,一股撼镇九天十地的恐怖气息降临了,陡见宫鸦界的大宫主眼神睥睨,傲看诸天,他虽生的不是很高,可在叽萝、梦贪、君莫基等人看来犹如万丈魔神,只可仰望。

    丑小鸦乃是宫鸦界天鹅宫的宫主,执生杀,掌大权,其他的几位宫主见了他,也得避其锋芒。“啊,师尊。”萌德公当即拜倒在地,并无任何犹豫。

    萌德公就是见了双亲也没这般激动过,要知他的父亲是丹界当红小生,母亲亦是萌妹界之人,与萌王以姐妹相称。“师尊,您怎么来了。”萌德公诚惶诚恐道。

    “吾为什么不能来,腐女界不欢迎吾?”丑小鸦道,他身穿黑袍,头戴金鸦冠,手拿木杖。单是释放的威压就让梦贪、叽萝、秋裤三姐妹神魂遽震。这还只是分身降临,如果是他的本体来到腐女界,不知几位腐女之王能否退敌。

    “师尊,您更丑了。”萌德公毕恭毕敬道。

    草!这厮脑袋坏了,敢说自己的师傅变丑了。君莫基心道。

    其他几人也觉震惊,生怕丑小鸦的分身发火,殃及他们。可让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没发生,萌德公赞美丑小鸦变丑了,并无恶意,而是恭维、赞美。

    “哈哈哈,徒儿,你还是那么犀利。讲出来的话吾爱听。”丑小鸦喜道,“哪像你的那些个师兄弟,呆板木讷,实是无趣。”

    “师尊,他们是怕您,而不是像我这样爱您,维护您。您丑的天上无双,地下绝无仅有,太有特点了,只此一尊。徒弟不及也,只能仰望您的金容,已然觉得此生真是太幸福了。”萌德公再道。

    “不错,不错,吾的丑非常人所能理解,整座天鹅宫,不,是宫鸦界也没人像你这样了解吾。能收你为徒,也是吾慧眼识人。徒儿,你也曾美丽过,可那时的你毫无特点,在吾看来相当碍眼,甚至想杀了你,可吾有爱才之心,才将你改造成这副丑容。”丑小鸦道,“你可理解为师的良苦用心?”

    “师尊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萌德公道,“我的亲生父母都恨我,说我丑到可以去撞墙,一死谢天下。愚昧啊,他们的心智被世俗同化了,不知丑到极致就是美,这种美惊心动魄,可让鬼神泪流满面。那等凡人,岂知我辈的真美。”

    “徒儿,许久不见,你的境界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吾很欣慰。”丑小鸦赞叹道,“你不愧是吾指定的下任天鹅宫继承人,吾的心意始终不变,你仍可回归宫鸦界。”

    法克,老家伙,你还不死心。我当初逃离宫鸦界,逃出天鹅宫,就是为了不想继续丑下去。您为何不理解我。萌德公也很痛苦,可又不能当着丑小鸦的面道出真话,否则他的小命不保。

    原来,萌德公并不想变丑的,想美美哒,有很多基友。可拜现在的尊荣所赐,人见人逃,哪能觅到基友。“师尊啊,我们还是再分开一段时间吧,距离,只有距离才能让你我的心连在一起,虽隔万水千山,我们仍如在同一个屋檐下。”

    “嗯,萌德公,所以吾才你身上下了禁制,哪怕你独闯天涯,吾亦能感应你的方位。”丑小鸦道。

    你分明是不信任我。萌德公心道。

    诚如萌德公所料,丑小鸦是不信任他优秀最丑的弟子,所以才留了一手,都是爱啊,师傅对徒弟的爱,沉重而又不能拒绝的爱。“吾徒,不管你在哪里,师傅都会关注你的一举一动。因为你就像是吾年轻时,丑的惊天动地。”丑小鸦暗道。

    萌德公、丑小鸦相聚,使得烛君邪、君莫基兄弟很反感,而且放不开了,都道丑小鸦护犊子,当着他老人家的面欺负萌德公,不是找死吗。

    烛君邪尚有后手,也不好施出。燃心烛还未彻底的解印,烛龙也未冲出,之前咆哮而起的并非真正的烛龙,而是两片龙鳞所化。

    燃心烛的本体是烛龙的舌头,如果龙舌变成烛龙,威力远非两片龙鳞所能比的。“焚基炉,他和上古异人李火巴有何关系?丑小鸦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君邪沉思道,宫鸦界的大宫主降下一道分身,闯入腐女界,这已经超过了两界当初订下的约定。

    白雀宫,蛤蟆宫,红鲤宫,灵石宫。除了天鹅宫之外,宫鸦界还有其它四宫,宫主都与丑小鸦平起平坐,皆为大宫主,在他们之下,尚有二十五小宫主,每一宫有五小宫主,他们是核心成员,有决策权。

    烛君邪和灵石宫的小宫主“虾力霸”关系极好,几乎Gao基了,还差些气氛,没能进行到最后一步。因为虾力霸的缘故,君邪知道很多宫鸦界的秘闻,包括几位大宫主之间的明争暗斗。除了大宫主外,二十五位小宫主也不是省油的灯,谁不想上位呢。尤其是天鹅宫的小宫主们,他们最苦比,明明有资格晋升为大宫主,可丑小鸦指定萌德公做下任大宫主,他们有什么法子,除了杀掉丑小鸦、萌德公,绝无其它登上大位的可能。

    “虾力霸与天鹅宫的黑小二宫主是亲兄弟,包括黑小二在内的小宫主都对丑小鸦不满。然而丑小鸦修炼了倩女幽魂大神通,实力更是难以臆测,别说是小宫主了,就是其他的大宫主也不愿和丑小鸦撕比。蛤蟆宫的大宫主江流蛙更是躲着丑小鸦,听说是被揍怕了……”烛君邪心思疾转,燃心烛的烛光时断时续。

    腐女王设下五关,并让六将镇守,如今东陵关、罗阳城已破,还有三关犹在。扁喜、汪子、琴奇、梦贪都还活着。更有第三尊神秘基老也没现身。

    君莫基、萌德公是闯关的三基中的两位,最后一基迟迟不来,犹抱琵琶半挡大姬姬,也是有趣。

    叮叮叮,梦母剑中迸起三枚铜钱,剑光如腐蚀的铜锈,倏地散开,“嗯?”叽萝、梦贪同时惊道,“腐女王传来旨意了吗。”梦贪蓦地小声道。

    这次的基老闯关娶腐女王游戏绝不简单,基老界、腐女界、宫鸦界、写手界、萌妹界都有关注,也许是各方权贵重新洗牌的始端,谁能笑到最后犹未可知。“王说什么了。”叽萝问道。

    腐女王通过梦母剑和她忠实的手下交流,“腐女王说她无法动身,被困在王宫之中。”

    “什么!”叽萝惊道,“谁能困住王?我要回去。”

    “你敢违抗王命?”梦贪冷冷道,“她让我们审时而动,而非回去助她。在腐女界,谁能擒下我们的王?”

    “你……”叽萝哼道。她当然相信王,可相信不代表不担忧。腐女王就像是叽萝的生母,抚养之恩,终生难报。“我愿意为王去死。”叽萝道。

    “说的我好像不愿意似的。”梦贪道,“爱惜你自己吧,腐女王不会看着你去死的。你会成为第二任腐女王,继承她的一切。”

    “不,王会永远坐在那里。”叽萝道。

    “不要一厢情愿的想当然。王座尚且能锈蚀,何况王乎。新老替代是历史的必然,而你是下一任王,叽萝。忘了你萌妹的本来面目,以腐女的身份活下去,做那让腐女王骄傲的王储。”梦贪又道,她今天的话很多,也不知为什么。

    “收起来。”梦贪忽地将三枚铜钱交给了叽萝。

    “梦母三钱,剑与铜钱不可分割。”叽萝道,“你将铜钱交予我,不是废了梦母剑吗。”

    “让你收起来,你就收着。哪来那么多废话。”梦贪不悦道。

    “这也是王的命令?”叽萝奇怪道。

    “不,是我的本愿。”梦贪道。“你的长枪断了,三枚铜钱犹如子剑,可守护你。”

    “你什么时候那么好心了?”叽萝又道。“我有高塔与白尾鲤鱼,谁也伤不得我。况且罗阳城还在王的庇护之下……”

    “你不要,我们拿去了。”

    遽然间,秋裤三姐妹闪电般地切入,抓向铜钱,每人抢一枚铜钱。

    鹿尘娘站在高空中,不住冷笑,心道,你们大约还不知秋裤三姐妹的真实身份,她们可是阿狸王的善念、恶念、执念所化,等同于她的分身。

    表面上,鹿尘娘和秋裤三姐妹以道友相称,实际上她只是三姐妹的下属,陪衬,上不得台面。

    无论如何,鹿尘娘无法与阿狸王相提并论。

    阿狸王在腐女界的地位和腐女王一样,同为王,实力不分轩轾。阿狸王有神猫九命大神通,腐女王亦有独门神通,还修炼大腐蚀术、凿天术等。

    “哼,想抢走铜钱,可能吗。”梦贪长剑陡地劈向三姐妹中的一位,锵,剑鸣遽起,一道长长的剑流犹如迸射的飞瀑,摧枯拉朽,冲刷苍穹。

    “梦母剑。”

    “好想摘走。”

    “可名剑有主。”

    秋裤三姐妹异口同声道。“天猫咆哮。”蓦地,中间的那位秋裤姑娘喝道,喵呜!声浪迸开,虚空近裂,崩!崩!崩!梦贪斩过去的那道剑流寸寸崩断,瞬间消散。

    “天猫咆哮?”

    叽萝、梦贪悚然道,那不是阿狸王的招式不,为何秋裤三姐妹也会?就是傻子,她们也能将三姐妹和阿狸王联系到一起。再者,腐女王被困在深宫,恐怕其中也有阿狸王的功劳。

    “五龙逐珠。”叽萝蓦地喝道。

    轰隆隆,高塔遽震,五道绚光劈出,倏化长龙,而白尾鲤鱼张口一吐,一枚西瓜大小的珠子飞旋而出,五条巨龙咆哮而出,一起追逐那枚珠子。

    “萝鲤一族的后人。”

    “不,是仅存之人。”

    “要不要杀了她。”

    秋裤三姐妹冷冷道。刷!刷!刷!三人陡地电射而出,有的打出猫拳,有的长出猫尾,有的生出猫耳,和猫娘相似,而又不是真正的猫娘。

    “果然是阿狸王在作怪。”梦贪担忧道。她长剑挥起,剑风卷起三枚铜钱,呼!飞进了塔门之中。“收下吧,叽萝。”梦贪也没时间解释。

    “嗯。”叽萝不明所以,还是收下了。

    君莫基、伽罗冷眼相看,腐女们的撕比和他们无关,最好她们都死掉算了。“梦贪可恶。”君莫基道,“她和萌德公是一伙的。”

    “为何萌德公的师尊并不忙她们?”伽罗奇怪道。“萌德公不是被腐女王收买了吗。”

    “腐女王收买了萌德公?可能吗。”君莫基冷笑,“除非是丑小鸦亲临,否则谁也制伏不了萌德公,腐女王的火候不到。”

    “你还在生气吗,因为被萌德公斩了一臂。”伽罗道。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我是就事说事,丑小鸦在公鸦的地位很高,近年来,天鹅宫发展的很迅速,蛤蟆宫、灵石宫都被比下去了。”君莫基道。

    “看来公鸦们的志向也不小。”伽罗笑道,“他们想抢走腐女界吗。”

    “难啊,他们做不到的。”君莫基道。“且不说萌妹界、写手界、基老界不答应,就是腐女界隐世不出的老古董也不会坐视不管。”

    “情况真复杂。”伽罗道。

    “因为人都有心。”君莫基道,“还有比人心更复杂的吗。”

    “哦。”伽罗应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