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归来时仍是萝莉!”

    这是一种信念,更是长达四百年之久的坚持。叽萝已经是四百多岁的腐女了,外形仍是萝莉,声音也没变化过,这和她修炼的神通有关。

    原本,叽萝是萌妹界之人,可她在那一界过的并不愉快,成天郁郁不乐,受到其她人的排斥。皆因叽萝的身份,她是一古老家族的最后传人,而且还是幸存的唯一之人。因为血脉的关系,她能修炼“萝鲤塔神通”。

    “萝鲤塔”神通是一道大神通,修炼者终其一生都拥有萝莉的外貌,声音亦然。这对某些爱好者来说简直就是福音。可萌妹界发生了一件大事,而且是针对叽萝家族的,所以她们一族人都死掉了,只剩下她自己。有时活着是一种诅咒,叽萝被无数萌妹子当成是不祥之物,靠近她都会变得不幸,若不是萌王在暗中维护叽萝,她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有一天,叽萝遇到了改变她一生的贵人,那人正是腐女王。腐女王应萌王之邀而来,途径一处荒凉之地时,忽地心绪不宁,运起原神,彻扫方圆千丈,发现了躲在茅屋之中的萝莉。“哦,此女和我有缘。我会指导她成为大腐女的。”腐女王喜道。当此之时,腐女王并不知叽萝的身份,将她带走了,一起去见萌王。

    腐女王与萌王的会晤并不愉快,她们甚至大打出手,撕比了半个月,谁也奈何不得谁。最后握手言和,还是朋友。因为萌王也喜欢汉子之间的爱情,和腐女王有说不完的话题。

    离开时,腐女王道:“萌王,我要带走一人。”

    萌王道:“是叽萝吧,请善待她。她是可怜的孩子。”

    腐女王道:“你放心吧,我会让她成为好姑娘的,而且待她如女儿。”

    萌王道:“我相信你。”

    于是腐女王很轻松的带走了一位萌妹子,没遇到任何阻拦,萌妹界之人也不想让叽萝继续留下,她的离开对大家都好。

    回到腐女界,王也是亲自教育叽萝,传她四十九种武技,并授予她一杆长枪,“汉子应该有大姬姬,姑娘也擅观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所以我给你一杆长枪。”

    叽萝那时还很年轻,是真正的萝莉,有人对她好,她感恩之余,拼命学习那人传授给她的知识,并道:“知识能改变学习,走开,你们都走开,我要学习,谁也不能阻止我学习,我要改变命运!”如是三年,叽萝功力大成,终于入门成了腐女,王也很欣慰,她拿叽萝当女儿,又教给她更深奥的知识,“叽萝,我再传你一道神通,这门神通可观测汉子消声巴的形状与尺寸。”叽萝虽然不是很懂,还是学会了。配合她的那杆长枪,专克任何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汉子。

    “这萝莉真是麻烦!”伽罗道,他杀掉了叽萝带来的腐女们,可叽萝仍活着,而且异常消声猛。不,是很萌。

    君莫基对当今腐女界的形势了如指掌,也知叽萝虽不是腐女王的女儿,可比亲女儿还亲。“我不能杀了她,留着她还有用处。”莫基念头自转,两指骈起,朝叽萝挥去,锵嗤,剑气成束,宽两尺,长十丈,向叽萝劈去。

    叽萝的长枪曾是腐女王的神兵,王挥舞起来有无上凶威,可扫断千头基老的大姬姬。叽萝虽然比不上王,可真要发狠起来,砸断一百头基老的擀面杖还是能做到的,可遇到的是君莫基,号称小君邪的基老,诸多手段、神通对他毫无用处。“他只是烛君邪的弟弟,要是君邪来了,真不知他有多厉害。也许只有王才能擒下烛君邪。”叽萝忖道,她眼瞥剑气扫来,长枪抖开,寒光迸起,怒涌而去,和那道十丈长的剑气撞在一起,轰隆,气芒荡滚,扫动四方。可后退的却是叽萝,一瞬间,她的右臂失去知觉了。

    “欺负一个萝莉算什么本事。”

    蓦地,寒妇的声音响起,她踏珠而来,怒气冲天。很想找几头基老发火。

    “是寒妇。”君莫基瞥向寒妇。“空秀没来,寒妇反而来了,此地莫非不是东陵关?”

    “东陵关如何,空秀又如何。君莫基,接招。”寒妇手指扬起,银碗遽地急旋,嘶嘶嘶,白气迸扫而出,有若雾气散去。

    “寒妇?”叽萝也觉意外,“她不是和梦贪在一起吗,哼,王说她们有不臣之心,果然。”叽萝在东陵关也是腐女王的授意。

    “又来了一位麻烦的腐女。”伽罗暗道,他绿发飞舞,犹如柳枝横扫,砰砰砰,砸碎了一团团白气。“寒奢!”伽罗道,他已经认出寒妇的法宝。

    寒奢形如银碗,碗中有三颗珠子,它们才是杀人之器。

    寒妇脚下踩着的是开天珠,劈地珠被她藏在袖子里,碗中盛着的则是冻死骨珠。

    “多事。”叽萝道。寒妇来帮她,可叽萝并不领情,也知对方并非好意,不是有意帮她的。

    寒妇听到了,未置可否。她只想杀几头基老,用来倾尽心中的愤愆。身一旋,脚下的开天珠旋了出去,光华迸荡,潮起千丈。

    叽萝收起长枪,刷,向后遁去,闪出一条路来,让寒妇与君莫基撕比。“你不在罗阳城,反而来东陵关,其心可见,不遵王命,寒妇,你最是该死。”腐女王痛恨的人同样是叽萝憎恶的。王视她为自己的女儿,叽萝亦待她如生母。

    “让贫僧来会一会你。”大宝锏的器灵暗道。此时,琅琊剑在伽罗手中,他起手就是“落雁式”,剑气自高天迸涌而下,如同雁群倏然降落,密不透风。

    叽萝哼道:“差点忘了这头绿毛基老,他也不能小瞧呢。”

    嗡!长枪遽震,战意陡生,叽萝挥起长枪,“蛇见蛙!”只听叽萝轻喝道,她手中的长枪竟能变形,枪身不再铅直,而是扭曲如蛇,枪头亦如蛇首。长枪作蛇,那被狩猎的蛙则是伽罗。

    砰的一声炸响,叽萝的长枪捅破了厚实的剑气,蓦地,枪身疾振,嗤嗤嗤,剑气四炸,避开长枪。“绿毛基老,吃我一枪。”叽萝仗着手中长枪,气贯长虹,陡地冲旋而起,身与枪合,战气在枪尖凝实,湛蓝如海水。

    伽罗破开封印之后,还是第一次和腐女撕比,略显兴奋,他本想大喝一声贫道渡化了你,可忽又想到自己伪装成姑娘了,不可误事。于是伽罗攥紧剑柄,目绽碧芒,“老女人,吾可是看出了你的真实年龄。”

    轰!

    叽萝如遭锤击,气息倏地乱了,她最讨厌别人提起她的年龄,以前别人说她是萝莉,她会一枪搠死那人,可现在她被一头绿毛基老说是老女人,还不如叫她萝莉呢。“你完了,绿毛!”叽萝怒吼道。

    飕的一声,劈地珠砸了下来。打出珠子的人正是寒妇。可劈地珠打向的人不是伽罗,而是叽萝。“啊!”叽萝惊道,她的肩头被劈地珠击中了,肩甲炸裂,左肩疼痛难忍,几不能抬起手来,长枪也重如山岳,不能拎起。“寒妇,你怎敢偷袭我。”叽萝咬牙切齿道,“王若知道了,她会杀了你的。”

    寒妇头上悬着银碗,碗中的冻死骨珠浮了起来,有拳头大小,珠子上都是小孔,呜呜悲啸。寒气自小孔中迸涌而出。“叽萝,你还在指望腐女王来救你?”寒妇笑道,“可笑啊,你是萌妹界之人,萌王和腐女界的诸王并不和,就是我们的王,看似与萌王结为姐妹,其实斗起狠来比仇人更甚。在腐女界呆了几百年,你真以为能洗清萌妹的酸味吗。”

    君莫基忽地停了下来,并没和寒妇撕比。伽罗执定琅琊剑,凌空而立,绿发迸舞,眼神不善,凶狠地觑向叽萝那边。

    叽萝忽地明白了,寒妇已和君莫基达成了协议,他们是一伙人,所谋者,腐女王!

    刷!

    君莫基纵身而下,基气荡开,拍向叽萝。当的一声,叽萝的长枪遽地响起,已然坠下。“听说你们一族修炼的是萝鲤塔神通,交出来,我让你死的痛快些。”君莫基道。他左掌陡地盖下,扣住了叽萝的颅腔,五指如匕首,抵在叽萝脑袋四畔。

    你一头基老,要萝鲤塔神通作甚。寒妇也觉奇怪。就是腐女王也没修成萝鲤塔神通,皆因血脉与体质,外人修不得。

    寒妇知道,可她不想告诉君莫基,而且她更想看到叽萝吃苦。“这小东西最是刻薄,最好是在君莫基手里。空秀也是,想做而不敢,叽萝留不得。杀了她自会惹怒腐女王,和王撇清关系最好,大不了我们去投奔其它的王,腐女界不止一尊王。”寒妇早有算计。她和空秀、汪子等人的关系也没那么好。梦贪是例外,寒妇和梦贪才是真姬友,能为彼此去死。

    君莫基也不傻,知道寒妇想借刀杀人。“哼,女人真是麻烦。算来算去,不如汉子真诚。我基友可是坦诚相见。”收起念头,莫基再次问道:“交出萝鲤塔神通,你没有第二条选择。”

    “没有第二条选择?”叽萝笑了。“你错了,我能选的太多了。”

    咔嚓,骨裂之声陡地响起,君莫基的右臂被人折断了。“哎呀,我怎么不小心掰断了后辈的小手。敲他的细胳膊……”萌德公伤心道。

    “你怎么才来。”叽萝抱怨道,“再晚来一会,我的脑袋都没了。”

    “英雄总是最后才登场。”萌德公笑道。

    刷。

    君莫基向后飞遁而去,避开萌德公。除了他与萌德公外,还有第三尊基老也是闯关之人。可莫基不知萌德公为何要断他一臂。

    “枪来。”萌德公大袖一卷,气浪顿生,地上的那杆长枪倏地飞起,落入他手中。“叽萝,你被劈地珠砸中了,这枪也不能挥展,何不送给我。”

    “你这是趁火打劫。”叽萝哼道。

    “我分明是雪中送炭。”萌德公道,“不可冤枉好人,基老界再找不出向我这样优秀的汉子,见到老头老太太,他们不过路我也得扶他们过去,如果不从,只好杀了。”

    “”

    搅消声棍的名头真是太符合你了。叽萝还能说什么。

    寒妇见了萌德公,颇为惊诧,倏地收回劈地珠、开天珠,就连“寒奢”也藏起来了。她见识过萌德公法宝的厉害。“空秀那女人怎回事,没能拿下基老界的搅消声棍?”寒妇不悦想道。她离开之前,空秀正在和萌德公谈生意,“合作伙伴关系破裂了吗。”

    “寒妇,别看了,空秀不会过来了。”萌德公道,“拿去。”他手指一弹,当,一物旋出,赫然是他的至宝,鬼锯。外方内圆,鬼气森森。

    呼!

    一颗脑袋飞了出去,扔向寒妇。那脑袋不是别人,正是空秀。

    “吓?!”

    寒妇大惊失色。空秀被杀了?

    “为何不确认一下。”萌德公笑道,“东陵关已破,下一关即是罗阳城,待我向梦贪问好。”

    寒妇早已逃掉,逃时不忘拎走空秀的头颅。萌德公并未去追,反正很快就会再见面,不差一时。

    君莫基降落在伽罗身边,可也没多少安全感,“萌德公知道了吗,兄长被仇人追杀,虽然捡回了命,可再不能证基老大道了,他的基油油田被震碎了。”君莫基极是不安。

    “烛君邪还好吗。”萌德公问道,“小君邪,没了兄长的照拂,你当真不敢待在基老界,想要投靠腐女王吗?”

    他知道了,什么都知道了。君莫基心道。

    “因为追杀烛君邪的那伙人中就有我啊。”萌德公指着自己,诡异道。

    “啊!”

    君莫基惊呼道。“是你,是你害我大兄!”

    “激动什么。”萌德公道,“我不但害你大兄,还要杀你。烛君邪该死,我相中的鲜肉数百,可都被他抢去了。他不就是长得比我好看吗。”

    “真是丑陋。”叽萝道,“萌德公,你不应该恨烛君邪的。”

    “为何?”萌德公笑问。

    “你该用爱感化他,和他Gao基,成就一段美谈。”叽萝又道。

    “你当我不想吗,可烛君邪怎会看上我。我写的情书不下万张,都被他公之于众,我因此成了基老界的最大笑话,群基皆道,烛君邪是天鹅,我是蛤蟆……”

    “所以你找机会废了烛君邪的基油油田。”叽萝道。

    “嗯,废的很彻底。烛君邪此生休想再Gao基。”萌德公道。

    “我们说话的空当,君莫基已经逃了。”叽萝道。

    “琅琊剑还在就好。”萌德公道。

    琅琊剑被伽罗拿着,大宝锏的器灵并没和君莫基一起逃掉,因为没必要。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