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女终于停手了,因为她觉得时间到了,再修理下去会给基武君带来心理阴影的。

    维基斯想走却没能离开,小沧山被人围起来了,有几百头基老联袂而来,他们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基武君。

    武君占山为王,姑娘从这过放行,汉子途经此地,呵呵,英俊的留下消声花钱,长相平淡无奇的能杀则杀,不能杀则打断四肢,从小沧山滚出去。

    这等行径自然得罪人无数,数月前,雪女离开小沧山,前去摆放她的姐妹坐敷女,基武君大喜,吼道:“哇咔咔,吾终于能自由Gao基了吗,雪女再不能杀吾相中的汉子。”大喜过后即是大悲,武君泪流满面,男儿不是无情物,只是未到落泪时。“悲剧啊,吾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悲惨了?人生呢,吾的基老人生为何会这样。”武君嚎啕大哭,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一路过的汉子驻足而立,他道:“小帅哥,为何哭得比梨花还好看。”

    基武君一听这声音就知对方是一头可以Gao基的汉子,窃喜不已,于是道:“唉,吾有霸王之心,又有绝世大姬姬,可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久不用矣,已然长霉。悲哀啊,像吾这样的汉子,当有基友无数,可吾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小帅哥,你抬起头来。”来人道。

    “噢噢噢噢,你愿意与吾Gao基吗。”基武君喜道,呼,基气外放,荡扫万丈。呜呜呜,小沧山都在悲啸。

    来人袖一扬,清风拂去,劈开涌向他的狂霸基气,“小沧山的主人啊。我正是为了与你Gao基而来,听说你打断了我基友的腿,我大为不悦,来此之前,我已下定决心,如果你生得好看,我会带走你,并将你消声教成我的消声奴。你要是长的丑,随手杀了就是。”

    基武君不怒不喜,道:“如何,吾之长相可是让你失望了。”

    来人道:“你比我的基友漂亮多了,小帅哥,我会收了你。”

    基武君心道,这人好没道理,以貌取人,非是一见钟情而是见消声起意。“算了,吾也是豁达之人,看淡万事万物,且行且乐且Gao基。”

    来人道:“小帅哥,你可知我是谁。”

    基武君暗道:“你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吾可是基神之子,在基老界地位崇高,谁能比得上吾,就是比利与海灵盾见了吾也得避让。”

    来人又道:“我父亲是关溪山庄的庄主。”

    基武君道:“关溪山庄?”

    来人道:“家父单姓为西,以关溪为名。”

    基武君道:“吾道是谁,原来是基老界有名的帅哥,西关溪。难怪吾看你也很顺眼。”

    来人道:“吃惊吗,小帅哥。”

    基武君道:“你的名字。”

    来人道:“在下西司。”

    基武君道:“西司,你可愿与吾Gao基。”

    西司道:“为了此事而来,你说呢,小帅哥。”

    基武君道:“吾名武君。”

    西司道:“听闻基神也有一子,也已武君为名。你好大的胆子,敢和他同名。”

    基武君道:“哪有多么多道理,名字而已,阿猫阿狗是名字,武君文君也是名字,天下同名之人何其多。”

    西司道:“有道理,武君,呵呵。一想到我能和拥有武君之名的汉子Gao基,实在是激动啊。”

    基武君道:“别说了,吾已经三月不知鲜肉的味道了!”

    西司道:“那还等什么……”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雪女回来了,劈出两剑,一剑斩断西司的身体,一剑削去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基武君想制止都来不及。悲剧啊,天大的悲剧。基武君泪流满面。

    然后报应就来了。雪女斩了西司,人家的爹带着关溪山庄的基老们寻上门来,要平了小沧山。

    维基斯也在,他忽然不想离开了,并非担忧兄长,而是想见一见关溪山庄的主人,西关溪。关溪可是艺术家,擅丹青,他画中的汉子惟妙惟肖,极是传神。“原来基武君得罪了西关溪。他真是有够倒霉的,基神的藏品中有件作品就是西关溪画的,千里走单基。”

    千里走单基讲的是一头孤独的基老,为了找到人生的真谛而远离家乡,远离基友,在天上飞来飞去,和“走”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人家是用飞的。

    事实证明名字重要也不重要。

    “千里走单基的画手究竟长什么样。”维基斯好奇道。因为基神的缘故,维基斯也阅览过那幅大作,对其评价也很高。然而只见画中仙不见画外人终究是一件憾事。

    砰!雪女一脚踢在基武君的后背上,将她的主人踹飞数十丈远,哼唧了几声,武君才从地上爬起,不用等到十几年后,他现在就是一头好汉。

    “西关溪来了,兄弟,你要见一见他。你们这些玩艺术的都是怪咖,吾不是很懂你们。”基武君不觉尴尬,因为他被雪女踹飞时降落的地方就是维基斯前方。亲兄弟以这种方式相逢也是没谁了,好在武君气势很足,不将那些小事放在心上。

    维基斯又在心里调侃了一番兄长,后又道:“基武君,你为何与西关溪结下了梁子?”

    呼。雪女飞驰而来,风雪同行,她道:“武君的仇人太多了,小沧山埋着很多基老的尸骨。谁没个亲戚朋友,他们找上门来并不奇怪。”

    基武君怒了,道:“雪女,你还好意思说。大部分的小鲜肉都是被你杀掉的,还是吾不忍他们死后也不得安宁,才将其土葬。”

    雪女道:“说到底还是因为你,你若没相中那些比我还漂亮的汉子,我怎会出手杀害他们。他们死不瞑目,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基武君道:“为啥不会放过吾,杀他们的人可是你。”

    雪女道:“鬼怕恶人,我可是恶女,他们哪敢靠近。”

    基武君道:“真是老天无眼。”

    雪女道:“叫唤什么,谁来我杀谁,那个谁,是叫什么来着,西关溪?我照样宰了他。”

    基武君道:“维基斯,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遇到了有品位的汉子,这个女人不懂欣赏,反而要人命。”

    维基斯道:“来了!”

    刷!刷!刷!刷!基光迸卷,尘播土扬,几百头基老汹汹而来,为首的是一黑脸汉子,身高两丈,腹如铜缸,肩扛一棺材,“哪个是基武君,为吾儿偿命来。”声如洪钟,气浪炸开。

    雪女道:“武君啊,看到他扛着的棺材了吗,是为你准备的,你识相些,自己跳进去算了。省得人家动手,对大家都好。”

    基武君道:“喂喂,雪女,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雪女道:“不,我只是觉得他长得那么高,姬姬也应非凡也,杀了他太可惜了。”

    基武君笑了,道:“此事还不容易吗,割了他的汉子之器,用药水贮藏,你照样欣赏。”

    雪女道:“哦,还有这种操作?我还是先割了武君的消声巴。”

    基武君道:“别闹,西关溪在瞪我们。就算是吾也震惊了,他怎会长的那么高?”

    维基斯亦道:“和我想象中的画手不同啊。”

    因为看过千里走单基,维基斯心道,由画识人,他的画手应该是乖巧俊雅的汉子才是,哪知对方面如锅底,腹能装牛,再配合他的身高,简直是行走的灾难,和美一点关系也无。

    失望,维基斯很失望。他是有品位的艺术家,追求的是美学,而非丑陋之基,所以在他心里西关溪已被打上了残次品的烙印。“就算你再有才情,画的再好,也不能做我的基友。”维基斯暗道。

    西关溪咆哮了一阵子,无人理会,有些小尴尬,同时怒火更盛。他好歹是关溪山庄的庄主,亦是画界的神级高手,来到名不见经传的小沧山,感受不到大牌应有的欢迎气氛,讲真,很受伤。要知道西关溪以前不管去哪里都是人山人海,众人争相观望,都道:“看,大神来了。”

    跟随西关溪一起来的都是关溪山庄的基老,画界之人并没前来,因为西关溪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儿子被人杀了,有损他的大神之名。

    “小辈,见了大神为何不跪下!”

    “什么态度,你们知道眼前的美男是谁吗,他可是被无数基老、腐女成为行走的雕塑。”

    “小沧山,穷山恶水,里面住着的也是消声民。”

    “一群没见识的乡巴佬,西关溪大人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你们倒好,见了本尊也不下跪,更是杀了他老人家的爱子,你们可真有出息。”

    “自尽吧,好歹不要污了西关溪大人的手。他的手可是用来作画的,而不是杀你们这些贱民。”

    关溪山庄的人很嚣张,一个比一个狂,大呼小叫,放佛他们才是主角,庄主什么都不是。

    等到山庄的恶奴叫嚣够了,西关溪才道:“女人,你是器灵?有意思。这两位小鲜肉,你们中谁是基武君,自己站出来,吾可以饶你不死,不过你得答应做吾的玩具,随吾会关溪山庄。至于另外一个小伙子,你和吾有缘,吾会给你看吾的好东西,相信你会喜欢的。”

    原来庄主来到小沧山,见了维基斯、基武君二人,不由欣喜,动了Gao基的心思,什么儿子,到时候再生几个就是了。眼前的小鲜肉都是极美的,窝在小沧山委屈他们了。“收了,吾得收了他们。否则他们也会被别人收走的,先来先得。”

    砰!西关溪丢掉扛着的棺材,“小伙子们,自己走过来,打开棺材盖,跳进去,然后再盖上它。吾会带走你们的,并让你们知道吾的长处以及你们的不足之处。”

    “哈哈哈,庄主真是仁爱之人。”

    “不不不,庄主此刻忍着丧子之痛,仍有爱才之心,他是在提挈小沧山的两只乡巴佬。”

    “两位,你们好大福气,能被庄主带走已是三生有幸,还不答应!”

    “女人,你是器灵,制裁吧,否则连你的本体一齐毁掉。”

    “庄主啊,我们何不趁机接管小沧山,这里的环境还好,只要稍加打理,即能变成景点,可付费游玩。”有经济头脑的基老已经开始讨好西关溪。

    “基武君,你的名字得改一改,基神大人有一子也叫做武君。”西关溪忽道,他一说话,众人安静下来。

    见了西关溪的真容之后,维基斯再无半点兴趣,本可挥一挥衣袖,伤心离去。可雪女死死抱着他的左手,不放行。维基斯也没法子,他已经断了一臂,总不能再斩去左臂。

    基武君拎着武王剑,想不通为何关溪山庄的庄主没有见识,他是怎样成为画界大神的?难道进行了很多消声眼交易。

    武王剑像是一柄死剑,毫无生机,剑身之上还结了一层铜锈。雪女也不在意,因为她知道那只是表象。谁若不怕死,可以身试剑。

    关溪山庄的豪奴、基老争吵了半个时辰,仍没得到基武君、维基斯的回应,他们更觉诧异,“难道我们以理服人错了?”

    “不,我们是以德服人。”

    “可感化不了他们。”

    “庄主,怎么办。他们都是蠢人,挺萌的。”

    “直接带走吧。省的多事。”

    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基老得到了西关溪的首肯,呼喇喇,聚了过去,手持绳索、铁剑、铜锤等,心道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么,又能趁机吃小鲜肉们的消声腐。

    恶奴还未近身,雪女手一挥,雪浪翻舞,卷起基武君,呼的一下,扔了出去,砸向那群基老。

    “喂……”

    基武君的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

    “维基斯,我对你那么好,你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再看看基武君的下场。”雪女道。

    “那个,我的手快被你掰断了。能不能放开我?”维基斯道。

    “你若不答应,我会把你冻成冰块,此生都离不开我。”雪女道,“怕了吗。”

    “你知道那样行不通的。”维基斯道。

    锵!

    武王剑迸绽数千道光华,倏地旋扫,拦腰斩断百余头基老,血流成河。

    “你怎敢杀吾的侍者。”画界大神西关溪吼道,“看来你就是基武君了,手中的剑不差,那个女人就是它的剑灵?”

    西关溪一跺脚,地上的棺材冲了出去,撞向基武君。

    “吾对你这样的大个子不感兴趣。”基武君道,“所以你就去死吧。”

    “小伙子,你做得到吗。”关溪山庄的庄主笑道,“吾已经不计较儿子的生死,你还不感恩。真是淳朴的可怕。哈哈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