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虽宽,不入泥犁。基神虽仁,不渡无缘之人。”维基斯一声轻叹。他是基神之子,本该享有无上荣耀,可已被生父厌恶。

    “世间种种,不过过眼云烟;刹那芳华,唯吾消声花永绽。”蓦地,维基斯一旋身,风起云涌,如那白云苍狗,繁华过尽,烟尘复来。“我的灵台已蒙尘。”维基斯伤感道,他默运神功,紫气迸荡三千里,一嶙峋怪石飞来,初时只有石墩大小,等落到维基斯身前时,轰隆,巨响如雷,沙尘抛卷而起。

    山高万仞,上接青冥,下临九幽。刷!维基斯纵身而起,端详被他召唤过来的怪石所化巍峨之山。“基老界曾有一双因爱而疯的汉子,攻值高的汉子死于兵祸,受值高的汉子以泪洗面,每每想起基友总会潸然泪下,暗忖此生再不会Gao基了,他的心也因基友的死亡而死了,活着只如行尸。最终,那汉子感动了基老界的贤者。贤者道,兀那汉子,你可愿再见基友一面。那人答曰,若为之付出一切,自愿再和他Gao基。贤者很感动,当场炼化了他,并作一首断袖忘情赋,用来开导后来之人,不可单恋一个汉子的局部地区之花。”

    “后来基神也听说了这件事,颇觉惊异,放出一道化身,与贤者交流。贤者的消声花之眼神通已经到了上上之境,稍一运转,已然看清那道化身的不凡之处,当即大喜,动了Gao基的心思。能与基神的化身展开一段不可描述的感情,天下基老谁不动容。基神放出化身时已经斩去他和自己的种种,即是说那具化身是特别的存在,不知世间有基神,他懵懵而来,神智虽清,基油油田却未开辟,不算是真正的基老。”

    “贤者道,你从何而来。那具化身道自云水而来。贤者再道何谓云水,基神化身道,云散皓月现,水枯见明珠。贤者道,此言差矣,云散风犹在,尘烟弥漫,怎见得皓月,水枯蚌死,如何养明珠。”

    “基神的分身又道,吗麦皮,我有句话能讲吗,你这头基老很讨厌哎,难道没人告诉你吗。”

    “贤者道因为吾掌握了真理。”

    “基神的分身道,听你扯淡,不如Gao基。”

    “贤者大喜,这不正应了他的心意吗,于是他和基神的分身过上了不好叙述的生活。”

    “草。这个故事有何寓意。我为何不懂。”维基斯郁闷至极,他是聪慧之基,生具慧眼。“基神啊基神,你会后悔的,因为我比你更优秀。”维基斯又道。倏地,他的右掌按在山上,山石像是泥塑似的,一碰即碎,维基斯的右臂都陷了进去。

    “出来吧,我的大宝锏。”维基斯喝道。

    万仞之山倏地迸裂,轰然塌陷,而维基斯屹立如磐石,基气荡迸千余丈。

    锵的一声啸吟,金声扬起,传遍无数岛屿、水域,惊涛迸起,山岛竦峙,无数道回音共鸣。

    天地间忽地响起一道声音,“吾有大宝锏,十年不曾示人,问君谁有不平事,敌人局花为他开。”

    器灵,大宝锏的器灵也跳出来了,莲子箍,穿皂服,脚蹬芒鞋,妆如陀头。此君正是大宝锏的器灵,他一出来,登时凶光怒放,戾气遽生,“维基斯,你封印贫僧多年。今日为何放吾出来,怕是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又要利用贫僧,等无利用价值时再次甩锅,将吾封印在山中。”

    大宝锏的器灵显是气势汹汹,对他的主人很不满。想来也是,被人利用时哄着骗着,诸多讨好。闲置时,弃之如敝屣,穿着还嫌扎脚。

    “伽罗,不可怨恨我。”维基斯道,“你总是闯出祸事,害我和你一起遭罪。这次让你出来,我向你保证绝不会伤害你。”

    “同样的话你讲过很多次,每次都这样,有意思吗,基神之子。”大宝锏的器灵不屑道,眼里都是轻蔑。维基斯的地位虽然高贵而又神圣,可伽罗并不领情,他是器灵,自由自在的器灵,早晚会和大宝锏相合,器与灵终为一体,唯有这样才不会受制于人。

    “伽罗,收起你的怨气。我也遭到报应了,你看。”维基斯向大宝锏的器灵展示他的右袖,里面并无手臂,空空落落。

    “原来是真的,你被基神厌恶了。”伽罗冷笑,“基神有无数儿子,甚至还有女儿。你在诸子之中异常耀眼,基跋阮、基疤雷、基魃蔫都不如你。”

    “都是过去之事,休要再提。”维基斯无表情道,“伽罗,不管你是否承认,我们分不开的。离开我,大宝锏和废宝无异,你也因此而英雄气短,终你一生难成巨器。”

    “不要诓吾。”伽罗怒道,“大宝锏是基神赐予你的重器,虽然比不上镇殿神器‘霸王别基鼎’,可也相当出众。基跋阮等人志在必得,相信他们仍然寄心于吾,以图吾之垂青。”大宝锏的器灵得意道。笑声隆隆而鸣,日月摇光,诸天变色。油田!伽罗也是有基油油田的,基老,他是器灵中的基老,身份显而易见。

    “基跋阮之流真的能入你的法眼?”维基斯冷漠道,“你如果想离开我,早就离去了。我的封印也不是很复杂,多则数日,少则半天,你即能冲破封印,哪需被困十年。暗恋,你在暗恋我。”维基斯吐字如针,錾入伽罗的心中。

    “不要说,别说了!”大宝锏的器灵怒道,“你这无情无义之人,只会利用吾,难道吾暗恋你有错?”伽罗恼怒异常。“你不愧是基神之子,抓住别人的弱点,死也不放。”

    “优雅,要优雅。你太难看了。”维基斯笑道,“我不但有俊美的外形,还有出众的气质,内心黑暗不算什么。总有人甘心情愿为我而死,难道这也是我的错?”

    “你的境界又高了。贫僧真是无话可说,这次你又要杀谁。”伽罗哼道。

    “何必推辞,我吩咐的你总能完成。”维基斯说。

    “你不想接回断臂?”伽罗问。

    “基神让人斩去的,他就没打算让我接回。万般尝试也是徒然无用,我不做无意义之事。再说,以一条手臂为代价换取更多的自由,不是很划算吗。”维基斯道。

    “汝父会不知吗。”伽罗嘲笑道,“也许他是故意将你逐出神殿。”

    “谁知道呢。我适合在野外生长,放养更有利于我身心健康。”维基斯道。

    “这大概是贫僧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你心理健康?天下就没疯子了。”大宝锏的器灵冷笑道。“吾在神殿生活多年,放眼望去,但凡有消声巴的汉子都比你正常。”

    “艺术家总是孤独的,我不奢望你能理解。伽罗,被我吸引还不足说明问题吗。”

    “不,贫僧只想看着你如何走向自我毁灭之路。”大宝锏的器灵又道。

    “那你可有的等了。也许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我还是完美如初。”维基斯笑曰,“艺术,哲学,基情,美,这才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错了。”伽罗说,“你活着是为了扭曲一切,因为基神也没你荒唐。”

    “再争论下去也没意思。我不能说服你,你也不能感化我。伽罗,你该动身了,前去为我寻来三夫玉的材料。”

    “三夫玉!你还不死心。”伽罗怒道。“贫僧决计不会答应你的,那种玉石不该存在。”

    “该不该存在由我说了算,你只需执行即可。去吧,无数腐女都在等待你。”维基斯道,他收回大宝锏,却将器灵留在外面,“你明明能和它分开的,为何瞒我。”

    “哼。”伽罗应道,“你都知道了,贫僧也不想再隐瞒下去。留着大宝锏吧,它是你制约吾最后的依仗。”

    “伽罗,你得换个形象,若以光头的身份出现在腐女界,她们会排斥你的。”维基斯笑道。

    “难不成你又要贫僧作伪娘打扮!”伽罗怒道,“吾可是基老,绝非伪娘之辈。”

    “伪娘也好,基老也罢,终归都是有消声巴的,你也不用太在意。就算是我也身份兼多职,基老是本职,魔物娘是兼职,伪娘是副业,调酒师是兴趣,画手是灵魂爱好,写手则是我不堪回首的过去。”维基斯道。

    “你灵魂画手的黑暗历史,恐怕也不愿被人提及。”伽罗道,“算了,装成是伪娘也便于行动,很多腐女都不排斥伪娘,且以姐妹相称。人心繁复,不管经历再多,吾还是不清楚他们真正的想法。”

    啪!

    伽罗在光头上拍了一下,其声很脆,倏然间,他的头皮生发,只是颜色充满了原谅的意味,是绿发。

    “只是长处头发还是不行。”维基斯道,“你眼神太凶,面部也得整一整。至少以我为模板啊。”维基斯抱怨道,“腐女们的欣赏水平比你高多了,虽然她们还得不到我的高度。”基神之子又加了一句。

    “真是麻烦。”伽罗不悦道。“你的要求真多,贫僧如果恼了,再不陪你,大家一拍两散。各走各的路。”恶言相向,可大宝锏的器灵还是改变了容颜。绿色的龙卷发型,眼神锐利,脸也接近中等伪娘了,虽非上品、绝品,可比之前的好多了。

    维基斯也没催促,点到即止。“伽罗,正视自己吧,你不仅仅拥有基老的高贵品质,还有成为伪娘的潜力。不管是基老还是伪娘,我都会接受你。因为我们是搭档,更是朋友,比情人还像情人。”

    “净说好听的,可贫僧对此已经免疫。维基斯,腐女王都臣服在你的基色之下,况且她也答应你了,为何还要贫僧亲自入驻腐女界。”大宝锏的器灵疑惑道。

    “再优秀的腐女也是女人,哪有汉子可靠。伽罗,记住了,能让汉子幸福的只有汉子,能改变汉子的还是汉子,基老才是促进世界前进的最大动力。”维基斯道,“在我的诸多身份之中,基老最为显耀。吾身不死,基情不灭。”

    “随你怎么说,口说无凭,也没多少人愿意倾听,因为你不是基神。”伽罗道。

    “所以我才说能改变汉子的只有汉子。”维基斯道。“我会改变基神,而不是被他影响。吾父虽迪奥,可他也非全能全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我会闯出一番名堂来,足以让他后悔半生。”

    “湘君呢,你如何看待他。贫僧和狗带大帝的帝兵犬神牙还有联系,帝兵的器灵告诉吾,湘君已回到基神的身边。他才是最难杀掉的人。”伽罗又道。

    “湘君自有他的烦恼。他活了三世,另外两世之身也是野心家,他们都对湘君不满,早晚会自取死途,走向亡路。我并不担心他们,而且我的兄弟姐妹也非蠢善之人,他们会除掉任何威胁到他们地位的人,包括我与比利王、海灵盾。”维基斯道。

    “你们一家太复杂,贫僧想躲都避之不及。”伽罗很无奈。

    “你心甘情愿的,何来躲避之说。伽罗,速去!”维基斯命令道。

    “哼!不要用命令的语气和吾讲话。”装成伪娘的伽罗倏地离去,刷,遁光迸驰,犹如闪电划过长空。

    “有实力的人才不会被野心蒙蔽,有大姬姬的汉子才知道Gao基的乐趣。伽罗,你只会被我利用至死,永远别想逃掉。”维基斯心道。“是时候去见一见我的另外一位兄弟,他的境况可是比我惨多了。基武君,等着我。”

    刷!

    维基斯驭起基光,向西电射而去。

    基武君,基神之子,此君曾是基神最欣赏的儿子,可惜他做了一件让比利王、海灵盾都感到害怕的事。“基神之友同是吾友,吾可欣然接纳之。”基武君可不止是所说,而且在生活中也用行动检验“真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被基老之神赶走了,而且断绝了父子关系。

    同为被驱逐之人,还是基武君先联系维基斯的,“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前进可一起找基友;后退也有肩膀依靠,兄弟啊,速来,我们该庆贺庆贺。”基武君的飞剑带来的信笺就是这样写的。

    “基武君也是神殿中的奇葩,基神相中的汉子他也敢去拿下头一滴鲜血,简直是吾辈的楷模。”维基斯暗道。“只是不知我那头脑很呆的另外一个兄弟在哪里。先和武君汇合,再说其它。”

    “斯是陋室,惟吾得基。”

    小沧山,山脚,凉棚,一头身材高瘦的基老临风而立,宛如玉树。“维基斯快到了,他不敢不来。”武君,此人正是基武君,也是基跋阮、基疤雷、维基斯等人的兄弟,可他更桀骜,看谁都不顺眼,包括他自己的父亲。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