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王毕竟是收藏大家,拿出手的绘卷都非赝品,而是真迹。青丘皇帝的新衣更是他亲手所绘,丹青之妙让人叹为观止。

    “身为厉家家主的同时,吾还是哲学家,吾之涵养很高,修养更高。但凡吾相中的基老界名作、古画、篆刻品、玉器、瓷器等,能重金购得绝不讨价还价。必要时吾还会牺牲基相,进行消声眼交易。”厉人王娓娓道来,尽量向在场的腐女们展示真实的自我。

    “腐戎姐剑,吾志在必得。阿秀姑娘真是吾的送剑腐女,讨人喜欢的很。”厉人王心道。他从来没有像现在喜欢过女人。当年,人王为了延续厉家血统,一开始时夫人的定位是腐女,可腐女只想看人王和别的汉子相爱,也很悲催。

    “啊,这本书是……”陆晓稻惊呼,“是负心上人曾经收藏过的孤本柯基之痛。您,您怎会拿到手里的?”

    “柯基之痛,呵呵,不算什么。像这样的孤本吾还有上千册。”厉人王道,像是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

    只要要钱而且有颜,什么样的藏品都能得到。真正的收藏大家会为了艺术牺牲一切的,“姑娘们,吾建议你们看一下那块黑玉。”人王忽道。

    “黑玉?您是说这块石头吗,它看上去平淡无奇。难道也是稀罕物?”三月娘娘疑道,她张手摄来黑玉,向上抛了几下,除了重些还真看不出其价值。

    这时,腐女中有一萝莉闪了过来。“娘娘,让我看一下。”腐女萝莉激动道。

    三月娘娘瞥了一眼来人,原来是她闺蜜的女儿,很有前途的萝莉,将来会成为大腐女的。“你见过这块黑玉。”三月娘娘笑道,并将玉块抛了过去。

    那萝莉接住黑玉,眉开眼笑,即道:“竟是三夫玉!”

    “哈啊,三夫玉?”三月娘娘、陆晓稻、阿秀等人激动道,“你没看错吧,这块石头是三夫玉?”

    “这娃很有眼力!”就是厉人王也笑了,“小小年纪却有这等见识,你父亲是谁!”人王也不问萝莉的母亲,直接询问其父,可以的话应该见一面,说不定就Gao基了。

    嗯,萝莉也不是从地上长出来的,单是腐女无法制造,还需汉子辅助。

    “我父亲是宝妹上人。”萝莉回道,她也没抬头看人王,只是盯着手中的三夫玉。

    三夫玉,无数腐女争相传颂的玉石。可惜见到的人少之又少,亘古年间,有一腐女王,她座下有七十二大腐女,八千一百三十五腐女。腐女王的追求者甚众,其中有三头杰出的基老,每一头牵出去都能镇住场面。腐女王难以选择,因为三头基老都很优秀,样貌也是极好的,而且大姬姬持续工作的时间都能超过两个时辰,简直非人。

    腐女王座下的七十二大腐女见到她们的王茶饭不思,于是进言道:“王啊,何不排下阵仗,让他们三个闯一闯,过关者能坐在王之右侧,失败者杀无赦。”

    “不错,你说的好有道理,就这么做吧。我之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准备了五关,还需六员大将镇守。”腐女王笑道。

    “此事易耳。您座下有七十二战将,随便挑选五位大将即可。”

    “哈哈哈,汝等都是妾身的好姐妹,我们虽无血缘关系,胜似至亲。这样吧,让空秀,寒妇,梦贪,扁喜,汪子,琴奇六人来见我。”腐女王吩咐道。

    “是。”那员腐女大将退下了,前去传达王的旨意。

    空秀、寒妇、梦贪、扁喜、汪子、琴奇都是腐女王的爱将,六人吃住在一起,结为异姓姐妹。

    不多时,六大腐女齐至,拜倒在殿上,问道:“王,您在找我们。”

    “诸位姐妹,你们该分开一段时间了。”腐女王笑道。

    “我们都听说了,有三头英俊的基老想和女王您结为道侣,您难以抉择,所以准备设下五关,让他们三个闯一闯,决出最后的赢家。”寒妇笑道。

    “嗯。”腐女王道,“我准备排开东陵关、罗阳城、四岁关、星洋、黄鹤渡口,共计五大关。空秀坐镇东陵关,寒妇、梦贪居于罗阳城,扁喜镇守四岁关,汪子留在星洋关,琴奇留守黄鹤渡口。”腐女王下令道。

    “是!”

    “谨遵王命。”

    “属下这就告退。”

    “我们先去准备了。”

    “希望王能找到好归宿。”

    六大腐女携手离开大殿,留下腐女王一人发呆,她感到莫名伤心,坐上王位之后,她与七十二大腐女的关系终究是疏远了,再不能回到从前。

    王令已下,寒妇、空秀、琴奇等人不敢耽搁,星驰电射,迅速奔赴自己的关卡,等待着三头大基老的到来。她们不会轻易放行的,也许还会杀了他们也说不定。六大腐女都有取代腐女王的想法,谁愿跪拜在地上呢,高高在上不好吗。

    腐女王也有她的想法,她想借助三头大基老的手杀掉空秀、汪子等人,“曾为姐妹,我不忍心亲手杀掉你们。唉,你们为何自取死路,我给你们的,你们才能去领,我若不予,你们谁拿得走!”当的一声,腐女王一掌拍在王座之上,扶手登时迸裂,化为灰烬。而王的眸子清澄若水,不见任何表情。

    “再优秀的基老也不能赢得我的心与灵魂。”腐女王忖道,“那三头基老也是演技派,与我合作自不会吃亏。我会善待他们的……”

    六大腐女离去多时,两人悄无声息走来,他们头戴一字巾,额贴黑鳞片,尖耳驴脸,颌下长须三尺。“王。您唤我们。”左边的汉子道。

    “是谁惹怒了您,我愿意割下她的头颅,提来献于您。”右边的汉子道。

    两人是亲兄弟,因为长相问题不受人待见,在基老界闯了几十年都是默默无闻,不得已,拜倒在腐女王座下,听其差遣。

    “左驴,右驴。你们听好了。”腐女王耐心讲道,“分开行动,右驴,你去跟踪寒妇、空秀、汪子等人,不要让她们待在一起。左驴,你去查探三头大基老在做什么。”

    “王,为何不让我去巡察三位俊美的基老,左驴,你运气太好了。超让人羡慕的。”右驴笑道。

    “你敢不听王的话?”左驴恼道,“走吧,王说什么我们照做。三头俊美的基老,呵呵,我不会伤害他们的,会留下一头交给你。谁让我们是亲兄弟。”

    “这才是我的兄弟。”右驴喜道。

    刷!刷!

    左驴、右驴遁出大殿,向两个方向疾驰而去。做完一切,腐女王才觉安心,她以手敲额,“我似乎忘了什么,想不起来了。”总觉得忘了很重要的事,可王不管怎样努力去想,亦无济于事,记忆像是被人剪去一段。

    “腐女王。”

    一道威严的声音遽地炸开。大殿轰隆隆幌动,光线摇曳,虚空成片成片的碎裂。

    “是你,比利王。”

    腐女王怒道。“你怎敢随便踏入妾身的大殿。”

    “你我都是王,何必见外。”比利王笑道,“况且我都来了,你还能赶我出去?我为你带来了一件好东西,只要见了他,你自会视之为心肝。”

    是真身,比利王的真身亲临腐女大殿,而非分身而来。

    腐女王一脸冷漠,也未起身。她就这样坐着,蓦地斜觑比利王,“基神的走狗,他能带来什么好东西,我可不信。”腐女王心道。

    “我说有好东西就有。”比利王再道,他手掌翻开,基光迸舞,彻照大殿。刺得腐女王几乎睁不开眼睛,可她并担心比利会发动偷袭。

    半晌,腐女王的双眼才能正常视物,刷刷,她目绽两道厉电,扫向比利王手中的好东西,是一截断臂。

    而且那截断臂散发着神光,盖过比利王的基光。“这是……”

    “基神的爱子维基斯的断臂。”比利王一字一字道。

    “维基斯的断臂!”腐女王霍地站起,凤目生辉,让人不寒而栗。

    “真的是基神儿子的手臂?”腐女王又问道,虽不敢相信,可摆在眼前的是事实。

    “我为何要骗你。”比利王笑道,“基神已将维基斯赶出神殿,他的断臂也交予我处理,我想油炸而是冰冻或者丢了喂狗都没所谓,基神不会过问。”

    “世间哪有这等好事。比利,你我相识数百年,我还不了解你?”腐女王哼道,“你不会平白无故赠予我基神儿子的断臂。说出你的条件,若超过我的心理承受范围,你还是拿走它,省得我出手抢夺。”

    “朋友之间太见外也不好。”比利王说,他右手一拂,送出那截断臂。

    腐女王自然接了下来,这可是好东西,是个腐女都会想得到的。维基斯在腐女界也很有名气,在很多姑娘看来丝毫不逊于比利王。

    基神之子众多,良莠不齐,出名的可以数的过来。维基斯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腐女王用袖子接住维基斯的断臂,“你什么都不要?”

    “嗯,什么都不要。”比利王笑道,“它是你的了,可要好好保管,维基斯随时都能寻上门来,抢回自个的断臂。”

    哈哈哈,比利王大笑几声,身体遽地消失在大殿之上,他目的已经达成,再留下来也没意思,何况腐女王并不怎么欢迎他,未见她的任何待客之道。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比利。你想让我与维基斯相杀。”腐女王哼道。“真是讨厌的基老,难怪我对你印象一直不好。”

    基神将爱子逐出神殿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可维基斯的下落则很神秘,就是比利王与海灵盾也不知,他们也不敢打探,事关基神,触怒基老之神非是他们的本愿。“我倒是希望维基斯来找我。”腐女王轻声道。“像他那样优秀的基老才能做我的夫君,与我共享太平盛世。”

    腐女王心念方动,刷刷刷,她袖子裹住的断臂绽放数千道光柱,向大殿上方捅去。当是时,殿柱迸折,穹顶塌裂,玉石抛舞。“嗯?”腐女王盯着那截残臂,“是你在作怪,还是维基斯……”

    “美丽的女士。”年轻的汉子的声音传了过来。“致以真挚的歉意,我本不想用这种方式引起你的关注。”

    “是你吗,维基斯!”腐女王也难淡定,对方可是基神的儿子。

    “相信您也听说了我的事迹。”维基斯的声音再次响起,“吾父恨我,故而让比利斩去我的一臂,更是将我逐出家门。”

    “可你似乎不怎么伤心。”腐女王奇怪道。

    “万事皆允,万物皆虚。”维基斯道,“存在即真实。我是我,独一无二的维基斯。基神是基神,他做事自有他的考量。我不怪他,况且我早厌倦了基神殿,想出来走走,可吾父不许,现在好了,我自由了,想去哪里都可。包括女士您的住处。”

    “欢迎欢迎。”腐女王即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过来。这截断臂我帮你保管,总会有法子接回去。”

    “接不回去了。”维基斯的声音充满了忧伤,“基神的意愿不可忤逆。他说斩去我的手臂,绝不会让我接回。女士,你放弃吧,终我一生只能做那独臂基老了。”

    “那也无妨。你就算只有一条手臂,我也会……”腐女王没有说下去,太直接会吓到维基斯的。

    “女士,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维基斯恳请道。

    “别说是一件,就是十件百件我也答应,你说,我在听。”腐女王喜道。

    “对你来说很容易。”维基斯道,“我需要三夫玉。”

    “三夫玉?”腐女王奇怪道,“那是什么,从未听说过,它在哪里,我为你取来就是。”

    “三夫玉的炼制之法在这里。”维基斯道,蓦地,他的断臂浮起很多古篆铭文,映入腐女王的灵台,烙在其上。

    “好奇妙!”腐女王惊道。“确实,炼制三夫玉对我来说不算困难。”

    “怎样,你可以为我炼制三夫玉吗。”维基斯再道。

    “没问题。”腐女王道。“只要是你要求的事,我一定办到。”

    “女士,三夫玉炼成之时也是你我相见之日,我期待那天的到来。这截残臂不成敬意,你收好吧,我留着也没用。”维基斯道。

    “如是,我就收下了。”腐女王喜道。

    光柱倏地暗了下来,大殿又恢复正常了,腐女王盯着维基斯的手臂,心思电转。“维基斯,你愿意和我结为夫妇吗。”她想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成为王的瞬间,腐女王就决定了,她一定要和基老中的王者相伴一生。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