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掉皇妃红并且废了皇吾侪,人王功成身退,径向万蛇窟而去。他不是第一次闯入那片苍凉的秘境了,有很多次甚至瞒过了蛇姬。

    “吾儿黑水,你可要好好表现,为父很期待与你相见。天骄剑暂时存放在你手里,吾有凤桀剑足矣。”厉人王右手抓一剑丸,由天骄剑所化。剑光万丈,照耀青冥。既然来了,人王就没打算躲在暗中。

    万蛇窟发生的一切都按照人王的计划进展。“湘君,吾来了。你可知是谁要杀你吗。哈哈哈,吾自然不会告诉你,因为你会死不瞑目。三生经也会成为吾的所有物。”厉人王清楚湘君的一切,包括他的另外两世之躯,香君与吾袅真人。“基神之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湘君你心里就没点数吗,比利王与海灵盾不嫉妒你嫉妒谁。”

    蛇群甫一遇到厉人王,当即退避三舍,不愿近身,畏之如魔神。“你们也学乖了。可惜蛇姬还是那么蠢,白蛇娘娘除了消声大,也无甚用处。”厉人王手掌一翻,剑丸电射而出,锵的一声厉吟,七道剑流怒旋而起,拂过大地,如飓风过境,卷挟起数万怪蛇,倏然绞旋,将其切碎成无数段,登时,血雨缤纷洒下,人王也不躲隐,任由蛇血、碎鳞、肉屑落在他身上。

    别人不知,厉人王却是知道的,厉家的“万寡拳”出自万蛇窟的无字石碑。不止是厉家的初代家主,蛇姬也修炼了万寡拳。除了万寡拳这门大神通之外,人王还修得一门无上神通“万象劫”,都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可万象劫神通反其道而行之,可吞噬万物,管你是人还是蛇,皆可炼化,为己所用。

    厉人王暗中催转“万象劫”神通,劫云遽生,苍穹如同染血,厉鬼悲嚎,戾气扶摇而上。蓬!蓬!人王后背炸开一团团血雾,不住翻涌,收纳蛇血、碎鳞、残肢,将其炼化,血雾再纳入厉人王的生命之海、基油油田、鹊桥、灵台。“吾应该吃掉狐皇的。毕竟他看上去太美味了。”人王轻声道。

    凤桀剑也不再是剑丸形态,自行飞出,在万蛇窟转了几圈,斩杀更多的蛇。可厉人王不想再吞噬蛇群了。“先去见见吾可爱的儿子。”刷,人王遁去,凤桀剑如影随之,跟在后面。

    与此同时,万蛇窟的诸人也察觉到人王真身降临了。先是厉人王的那道念识体,朝着黑水真君诡异的笑了笑,轰!旋即炸开,化为金雾,翻涌而去,冲向人王的真身那边,与他会合。

    白蛇娘娘、青蛇、蛇姬喜忧参半,黑水真君忽地扔出手中的天骄剑,“啊,我的手!”真君失声道。他的右手已被烧焦,如同碳化。不止是手,手臂也焦枯了,遑论长袖。直到肩膀处,一条手臂已然废了。

    朱阁四大弟子中铁手和黑水真君的关系最好,惊道:“我的爱人,小心!”

    腾!铁手一步数丈,跃至黑水真君前面,“铁公鸡。”铁手叫道,嗡的一声,虚空遽颤,一只公鸡跳了出来,羽翎如钢铁所铸,熠熠生辉。它是铁手的契约兽,铁公鸡。

    “知了,知了。”铁公鸡道,它拍动翅膀,一团团寒风飙出,拂过黑水真君的焦枯的右臂。刹那间,一层黑色的冰块覆盖了真君的手臂,不让它继续恶化。“我的爱人,你的右手要是没了,如何让我的大姬姬释放不能说的基老的消声华。”铁手惊呼道。

    “噗啊。”黑水真君一口老血迸飙,长达三百尺。“你这厮在担心什么啊,贫道的右臂废了,你却在担心贫道不能帮你打消声机。”真君如何不怒。

    “哎哎哎?”铁手疑惑道,“难道你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除了技术很好外,你的脸蛋引不起我的注意。”

    意外的,铁手很冷酷。黑水真君也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像是冷雪、吴青、椎名,他们一脸淡定,深以为然。这三人都是知道铁手人品的,都是师兄弟,谁还不了解谁。铁手绰号黑手,一叶知秋,他为人怎样不言而喻。

    厉人王也是高估了他的私生子,他并没在天骄剑上面下任何禁制,黑水真君被剑气腐蚀,皆因自身问题。陆晓稻,一介腐女,尚能拿起天骄剑,而真君是基老,又是人王之子,被剑遗弃,右臂也废了,他此生的成就也难有多高,兴许还不如厉东府。可惜东府已死,人王少了一子。

    可厉猿还在。他才是人王最喜欢的儿子。“吾之少子厉猿,生来不凡,拥有滑稽眼,能看穿世间滑稽之相。可他自己不愿承认,自愿在Gao基的路上一往无前。吾若能选择,绝不会让他走吾经历过的道路,拜在滑稽门之下,也许对他最好。”厉人王雷厉风行,在他背后,尘烟如柱,高即千丈。

    人王尽施生平所学,在万蛇窟飞遁。而凤桀剑也感知到天骄剑的存在,铿锵!剑吟忽起,由南侧响起,窜向北方,旨在引起天骄剑的共鸣。

    天骄剑自然有器灵,她已然觉察到有一柄古剑向她飞速临近,而且来意不善。锵的一声,天骄剑迸绽数道剑芒,遽然而上,权作回应。

    刷!

    天骄剑的剑灵跃出剑外,倏化狐女,悬于虚空,向南远望,似在观察凤桀剑,更是在等待和人王的重逢。

    凤桀剑自从上一任剑灵死掉之后,新的器灵还未诞出,也许跟着厉人王,它很快就会有新的剑灵也未可知。“天骄之子不是所有人能当的。吾儿……”厉人王叹道,他已知黑水真君的情况,“既不堪大用,只能先用再杀了。只要厉猿还在,吾厉家不会走向衰败。”

    说来,天骄剑剑灵的形象还和青丘有关,那年,剑灵即将出世,还未定形,人王忽地想起了狐族,由以青丘之狐最为出众。厉人王念头方起,剑灵已化人形,以狐女之状现身。人王还有些不开心呢,为何剑灵是狐女,而不是狐族汉子,剑主毕竟是基老啊,要一头狐女有何用。

    “断臂的维基斯。”椎名忽道,“黑水真君,你就算失去右臂,我亦不会放弃你。何不自断手臂,仿效基老界的有名雕塑断臂的维基斯。相传,维基斯是基老之神的爱子之一,因为太完美了,引起基神的嫉妒,故而让比利王削去他的一臂,让其不再完美。可事与愿违,维基斯少了一臂,基情更甚,更有一种无法描述的残缺之美。基神也无可奈何,只得将爱子逐出神殿,流落人间。只要是基老界的画手、艺术家都知道维基斯,他是大家心中的完美男神。我亦然,在下也喜欢维基斯。”

    黑水真君对椎名、铁手绝望了,心道,朱阁的人都是变太吗,三观何在。好端端的汉子,为何让贫道自断一臂,和摘掉贫道的大姬姬有何区别。真君瞥了一眼手臂,“可怕!天骄剑不祥,厉人王如何降服它的……”哪怕再恨生父,真君还是有些钦佩人王。至少他在人王的这个年纪内并没取得他的成就。

    “也许贫道不能只放开手,也要开放珍藏数十年的局部地区。”黑水真君忖道。铁公鸡、铁手在真君面前喋喋不休,讨论如何医治他的右臂。

    “哼,铁手的心术不正,可他还是为了贫道好。”黑水真君稍微有些感动。活到现在,除了他师尊人猿泰山,真正对他好的人几乎没有。铁手算是半个吧。

    “厉人王!”青丘弃少忽地望向高空,只见一道绝美的身影遽然降下,不是人王还能是谁。讨论多时,翘首以盼,厉人王的真身终于来到了。

    香君、吾袅真人忽地站在一起了,他们本是一人,两世而已。面对人王,两位大基老也没绝对的胜算。“他连湘君都敢算计,何况是我们。”吾袅真人道。

    “湘君算什么东西。”香君怒道,“我们会拿走他的一切。”

    “先应付人王吧,他有恃无恐,来势汹汹。不知为何而来。”吾袅真人奇怪道,“贫道隐藏万蛇窟多年,也曾观察过厉人王数次,他给贫道的感觉每次都不同。这次亦然……”

    “敢以人王为名,他又怎会是凡人。”香君郑重其事道。

    青丘弃少、宋北君都待在吾袅真人、湘君这边,都拿眼觑向厉人王,瞻仰他的真容。“他和我父皇Gao基很多年,也和小白公子是基友,听说还搭上了雪山之王,我都不好评价他了。他套路那么深,而我好单纯。”弃少心道。

    奇怪的是在这之前,弃少从未见过厉人王的金容。并非对方刻意保持神秘,而是完美错开了。今次则不然,想错开都难。

    腐女界之人更是眼也不眨,陆晓稻、阿秀、三月姑娘等人崇拜地盯着厉人王,“这才是真正的基老,汉子中的汉子。”阿秀道,“我也见过很多优秀的基老,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可他们和人王相比都是土鸡瓦狗,拿不上台面。”

    陆晓稻收好百禾刀,担心厉人王会抢去。她的小叔叔陆萧峰虽也是基老界名人,还和笑刀尊者、御天邪、宝妹上人称基道友,可也不会和人王撕比的,哪怕他顺手抢去百禾刀。说不定笑刀尊者还会送厉家之主更好的名刀。

    三月姑娘则道:“小女见过人王。”

    天骄剑、凤桀剑,两口神剑围着人王旋舞,当当当,相击而响,清脆若玉杯落地。长得像是狐女的剑灵很自然地站在厉人王左边,“主人,你明明有我了,为何还找来一口破剑。”

    厉人王的藏剑颇多,可这次不同,天骄剑的剑灵感到了威胁。

    “不要胡闹。”

    厉人王威严道。“你也试探多时,并不能毁掉凤桀剑。你当知和凤桀剑齐名的是腐戎姐剑,吾一直想得到它们,可惜腐戎姐剑并无任何消息,不知被谁收藏了。”

    三月姑娘主动向基老界巨头打招呼,虽没能引起人王的重视,只是象征似的回以微笑,姑娘还是很开心,眼睛里有两颗红心,显是极爱慕人王的绝世容颜。

    “原来人王想要找到腐戎姐剑。”阿秀道。

    “哦,姑娘,你知道它的下落。”厉人王感兴趣道,他无视在场的众人,刷,向阿秀纵去。

    近距离地观察人王,阿秀只觉得这辈子值了。于是道:“腐戎姐剑,相传是腐女界的铸剑名家负心上人所铸。”

    负心上人,腐女界的剑痴,终生为剑所困,铸剑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翻看基老名作,像是此间之鳝、将相合基、断云妄水录、世说新基、柯基之痛等都是她的藏品。

    “腐戎姐剑”更是负心上人的倾世之作,也是她的最后一件作品,剑成之际也是负心上人退隐江湖之时。自那时起,她撒手不管了,并道:“世界那么大,好的基作层出不穷,我为何只会铸剑,扎心了,老铁,我她喵的不要再打铁了。”讲出这话没多久,负心上人就被人杀了,也是腐女界的一大损失。

    阿秀主动提起“腐戎姐剑”的下落,成功引起厉人王的关注,她很得意,心道,三月娘娘,这下你不上我了吧。“人王前辈,小女当然知道腐戎姐剑在哪里。”

    “嗯嗯,因为你是腐女界之人,并不奇怪。”厉人王道,“可否告知,必有重谢。”

    说完,人王大袖鼓舞,一本本绘卷送了出去,摆在阿秀面前。“啊,这是……”阿秀故意道,“前辈,这是订金吗。”

    “拿去拿去,都是吾多年的藏品,有些还是亲手所绘。”厉人王笑道。

    “这本画卷是青丘皇帝的新衣,哎呀,这是?”

    是狐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我亲爹,是我老头,是我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青丘弃少一口鲜血飚了出去,气得发抖。厉人王当着弃少的面拿出一本画集,封面人物还是狐皇,弃少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也为之悚然。

    淡定,还怎么淡定!青丘弃少很想毁掉青丘皇帝的新衣,可厉人王站在那里,弃少哪有机会。

    阿秀、陆晓稻、三月娘娘激动不已,翻阅着青丘皇帝的新衣,并道:“想不到您是这样的前辈。太让人意外了。”

    “啊呦!狐皇的大姬姬真是卡哇伊。”陆晓稻也道。

    “嗯嗯嗯。”三月娘娘拼命点头,还能说什么,默默欣赏就是。放在平常,她们哪有机会品评狐皇的基老之躯。

    呕!

    青丘弃少再次吐血七升,够了,你们别再说了,想死的心都有了。崩溃的不要不要的。而弃少旁边走站着的宋北君居然蠢蠢似动,也想观看青丘皇帝的新衣。弃少没法子,只能给北君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