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

    狐皇,厉人王,雪山之王。

    三人对峙,他们都是当世Xiao雄,基老中的基老。狐皇一招“权倾天下”,皇气遽生,风起云涌,登时,飞雪漫天迸舞,寒气荡扫千里。“老头,你想杀我不是一天两天了。”狐皇道。他祭出圣猴舍利,傲然而立。

    雪山之王,皇狐一族的族长,亦是皇妃红的父亲。腾!腾!腾!他向后疾退,以手掩腹。“厉人王!”老狐狸吼道。

    “世人都知吾钟情于剑道神通,更知吾有天骄剑。”厉人王道,在雪山的本体,而非化身或者念识体。“此时,天骄剑在万蛇窟。可吾还有它剑。”

    雪山之王接下了青丘狐皇的“权倾天下”,真元登时一滞,还未回转,厉人王一剑疾刺而出,贯透雪山之王的生命之海。可是人王的剑也折了,一截留在皇吾侪身体中。

    刷!

    皇妃红倏然飞向厉人王,皇吾侪是她生父,人王偷袭他,皇妃红焉能不怒,“凤临梧枝。”皇妃红叱道。疾挥数剑,剑气飙升,衍化为凤,向下冲来,显然,厉人王的右臂就是梧桐树枝。

    “狐皇,你要基友还是要爱妃。”厉人王诡异道,他手中只有半截断剑,蓦地,断剑长吟,剑气遽然迸出,有若龙卷风怒旋而起,扯碎了剑气所化的红凤的翅膀,那凤哀鸣数声,顿作烟消云散状。

    皇妃红,妇道人家,怎会是大基老厉人王的对手。

    青丘狐皇也听出来了,厉人王要让他在爱妃与基友之间做出选择,只能选一人,绝不能模棱两可。上山之前,狐皇已问过皇妃红是站在父亲那边还是和夫君相伴,皇妃红没给出答案,其实那时狐皇已经有了杀妃选基的意愿。

    蓦然间,厉人王右掌纳集真元,聚于断剑之上,崩的一声,剑柄、剑身炸裂,化为数千片,迸驰而出,洒向皇妃红。青丘之主不好做决定,人王替他做了。

    “原来你我至今的基情还比不得你们的夫妻之情。”人王轻声道。

    “女儿!”皇吾侪大声道,他是要提醒女儿小心。可晚了,皇妃红避无可避,银牙一咬,横剑身前,登时,剑华璨***星光还盛。光河,在皇妃红前面十丈处出现了一条光河,由剑华凝显,光河绕着皇妃红旋舞,将她护在中间。

    嗤!嗤!嗤!嗤!

    碎剑宛若流星飞坠,堕入光河之中,激起数丈高的彩浪。而在里面的皇妃红压力陡增,呼吸似堵,她手中的剑也在遽地疾幌,当当当,像是被铁砂扫中了似的。“厉人王要杀我,绝非玩笑。”

    为何狐皇一点反应也无,多年夫妻到头来只是一场空吗,皇妃红悲哀想道。当年,狐皇还是正常的汉子,喜欢的是姑娘,对皇妃红绝对是真爱。

    人总会变的,狐狸亦然。最终,我们都会成为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种人。

    皇吾侪陡地挥掌,砰的一声,按在自己身上,而他身体中残存的半截断剑向后飙出,带起一蓬鲜血,异常凄艳。“女儿!”皇吾侪怒驰而来,同时也在奇怪,偌大的雪山,为何没人前来应援他,难道众狐都叛变了?雪山之王心中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要是狐皇暗中收买了雪山的老狐狸们,那可真要变天了。

    呼。

    狐皇长身而起,圣猴舍利怒旋,千百道圣光劈出,乍然斩向皇吾侪。“老头,还是担心自己吧。”

    “你!”皇吾侪气急攻心,“妃红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女人。”

    “不,汉子与汉子之间才有真爱。”狐皇漠然道。话声落,他再次催动圣猴舍利,刷刷刷,更多的圣光怒劈横扫,划破虚空,来势汹汹,全都劈向雪山之王。“老头,你已是孤家寡人,雪山本是青丘的王土,你占据多年,你该还回来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让臣死,你敢苟活?”

    狐皇运起圣猴舍利,倏地砸向皇吾侪。“自我了断吧,老人家。你的时代结束了。”

    生命之海已被劈穿,可皇吾侪生机仍盛,“妃红当年应该听老夫的。只恨她不识人,老夫杀你太晚。”仰天长啸,基情怒放,皇吾侪单手结印,刹那间,银光迸舞,隔绝圣猴舍利绽放的圣光。

    哼,雪山之狐要拼命了。狐皇看似轻蔑,实际上很重视皇吾侪。“他结的是萨摩耶印。不可小觑。”青丘之主倏地纵出,皇气荡舞千丈之遥,再出手还是“权倾天下”,他的成名招式。皇威浩荡,如渊似海,震彻整座雪山。风停雪停,人声寂灭。唯有狐皇凌虚蹈空,翩若仙人,霸道之躯只能让人仰望。

    皇吾侪要在全盛时期,尚能凭借“萨摩耶印”和青丘之主的“权倾天下”相争,现在不行了,岁数摆在哪里,生命之海也被重创。“可恶,老夫还有哈士奇印没能施展……”皇吾侪一口老血飙出,染红大地。咔嚓一声,左臂已折,指骨尽碎。此时,雪山之王再不能担心自己的女儿了,分身无术,自顾不暇。

    蓦地,皇妃红发出一声惨叫,穿云裂石,在天际回荡。就是狐皇听去了,也心有不忍,多年夫妻,曾经的最爱,岂是所抛弃就能抛弃的。“厉人王,不可……”狐皇话音未落,人王已然跃出,砰!摧心之掌已经按在皇妃红的后背上。

    “杀了就杀了,你还想不想和吾Gao基。”

    厉人王明显不悦。所以他那掌用了七分气力,彻底断绝皇妃红的再生之机。“狐狸就该有狐狸的样子,多情总被无情伤,世间唯基情永恒。”人王大声道。

    基情!皇吾侪听到这两个字,悲从心来。他正是相信了和厉人王存在基情,才被其偷袭,生命之海中了一剑。鸿沟,年龄真是鸿沟麽。皇吾侪恨道,他自认输在年龄上了,所以没能赢得厉人王的芳心。狐皇更年轻,更有技术,所以才能和人王走在一起,笑看诸天。

    皇妃红死不瞑目,那双眼睛瞥向狐皇,似在等待他的决定。可人死了,决定已经不重要。说什么都晚了。

    厉人王张手一摄,取来皇妃红的佩剑,“这剑落在你手中和明珠蒙尘殊无区别。可怜,可怜。”人王连道两声可怜。

    皇妃红的佩剑也是出自铸剑名家之手,叫作“凤桀剑”,剑名中有一桀字,已经说明问题了,这剑桀骜,普通剑主难以驭使它。皇妃红亦然,她拿到了凤桀剑,却不能发挥剑的全部实力,和常剑无异。

    可凤桀剑被厉人王摘走了,情况陡变。锵的一声长吟,剑鸣铮铮,好似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明主。凤桀剑遇到明主了,人王就是它等待数百年的剑主。

    皇吾侪、狐皇也向厉人王投去悚然的目光,他们也曾执过凤桀剑,可那口古剑并无反应,,和被皇妃红拿着没多少区别。如今凤桀剑归于人王,形势遽变,好像它就是为了人王而生的,历经千年风霜,不为其它,只为见君。

    “好剑!”厉人王赞道,他的藏剑无数,不乏鱼肠湛卢之流,可除了天骄剑之外,人王还是第一次见到让他心动的长剑。“凤桀,凤桀。”人王欣赏道,“名剑遇平庸剑者和死无异,你受委屈了。”

    锵!回应人王的是一声清亮的剑吟。剑光分七彩,刷刷刷,遽地劈向高天,横来纵去,气象万千,结出数百种异象,或为彩凤,或为青狮,或为狻猊,或为玄猿,都向人王拜去,尊他为王。

    狐皇的心结忽地开了,暗道:“厉人王与本皇真是一对,皇妃红死了就死了吧,她已成了我的心病,如不除去,本皇早晚入魔。哈哈哈,这片天地还有谁能阻止本皇与人王Gao基,不存在的。纵是基神亲临,比利王再世,也不能分开我们。”念头通达,狐皇顿觉神清气爽。一念通,万念俱顺。

    雪山易主,重归青丘。皇吾侪已是强弩之末,如那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狐皇留着他除了让他欣赏青丘之主与厉家之主的基情外,还有其它的用途。“你曾经也是王,哼,皇狐一族已成过去,皇狐皇狐,在青丘,你们一族怎敢称皇。老家伙,你们一族剩下的狐狸都要改名了,不可以皇为名,改作奴,可好?”狐皇冷笑道,他可不是随意说的,而是早有考量。

    皇吾侪向下落去,他生命之源流逝的速度很快,不能再凌空而立。雪山之王还未降下,厉人王一剑挥去,当是时,剑光涌起,滚地而去,喀啦啦,地面迸裂,碎石翻扬,雪沫迸起。皇吾侪竟然无落脚之地。

    “人王,收手吧。”狐皇道,“不要杀了他,留着还有大用。”

    “雪山已被你收回,你既是新的雪山之王,又是青丘之主,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杀了皇吾侪永绝后患。”厉人王并不听劝,腾,他向前遁去,人影幢幢,迅疾如电。

    “嗯?”狐皇大为不悦,因为人王不听话了,而且无视他。这可不是好现象。“厉人王急着杀掉皇吾侪,为何?”虽不明其因,狐皇还是出手相救。

    狐皇倏地赞出一掌,掌气如山,轰隆隆镇下。翻山掌,这是狐皇的小神通之一。

    锵当!

    翻山掌、凤桀剑相撞,宛若金玉互击,声震九霄,气浪排开,向四面八方扫去。亭子、古松、石案、假山等全被覆盖了,待那阵恐怖的能量风暴消失后,地面竟被削去数尺,冰雪也被蒸腾至尽。再观皇吾侪,腿已被切去,仰面望天,眼神无彩,他对一切都绝望了,包括未来。

    狐皇以“翻山掌”相阻,可人王还是斩去了皇吾侪的腿,既是做给青丘之主看的,也是印证他自个的想法。

    “你……”狐皇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总不能和人王翻脸。

    “将死的老狐狸,你留着吧。”厉人王道。

    刷!

    人王转身而去,下山了。

    “你去哪里。”狐皇在厉人王背后高呼。“为何匆匆离去,我们之间的基情还在吗。”

    “吾讲过,世间唯基情永存。不可怀疑吾,雪山之王。”厉人王头也不回,闲庭信步,任风雪再起,惯看寒江霜月。

    呼!

    狐皇袍袖展开,基气叠迸,向山下涌去,追向厉人王。

    人王蓦地转过身来,惊鸿一瞥,望向狐皇。“你还是你,吾还是吾。下次再见,然后再Gao基。”嗡的一声巨响,厉人王身后现出一道门,通往万蛇窟的门。“离开。”人王轻声道,拧身而去,遁入石门。

    “万蛇窟?”狐皇淡淡道,“本皇还是不去了,我想做的事情已完成。再来就是你了,皇吾侪。”

    刷,一道圣光自圣猴舍利旋出,卷起地上的皇吾侪,遽然返回,没入舍利之中。“还真彻底,本皇的爱妃什么都没留下。厉人王,你终究会离开我的。”狐皇忖道,“为了推迟那一天的到来,本皇也许该杀几个厉家的人,这样才显得公平。你能斩去皇妃红,我亦能杀你厉家之人。”

    狐皇心里终究还是有怨气的,就算结束皇妃红的命也该由他亲自动手,而非假手于人。

    就在厉人王离开不久,刷!刷!刷!一道道人影降下,他们都是雪山的狐族,其中不乏太上长老之流,活的时间越长,他们越怕死。所以见了狐皇之后,老狐狸们一个个跪倒在地,山呼已毕,还不敢起身。

    狐皇的视线在他们身上扫过,如是数次,这才道:“起来吧,至今以后,你们不可再居于雪山,而且不能以皇位姓,奴才是你们的新姓。”

    皇狐一族的狐狸们虽有怨气,可哪敢说什么,只能在心里问候狐皇他父亲以及父亲的父亲。

    “吾皇。”一人朗声道,“皇狐一族从未离开过雪山,您不能这样做,这和当初的约定不一样啊。”

    “约定,本皇许诺过你们什么吗?”狐皇笑道,“我说你们不能住在雪山就是不能,我说你们以奴为姓,你们就该为奴。”

    砰!

    狐皇一掌劈出,镇杀了那位开口讲话的中年狐族汉子。

    “谁还有意见,尽快提出来,本皇还是很开明的,愿意聆听你们的实话,不可搪塞本皇啊。”狐皇又道。

    实话?真言?谁还敢说,一个个老狐狸三缄其口,突然间像是哑了聋了似的。

    “吾皇!”

    “吾皇!”

    蓦地,一道道声音响起,是青丘的大军来到了,他们已将雪山围起,任何人都休想离开,除非想死。

    “名册上的奴狐一族,一个不留,都杀了。”狐皇忽地掷出一卷名册,抛给手下武将。

    “是!”

    几位凶狠的武将应声道,他们小心翻阅名册,激动不已,因为发财的机会来了。名册上的人家底颇丰,哪能全部交给青丘宝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