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陆萧峰,尚未入驻基老界之前与齐丹旺关系最铁,两人懵懂,虽有爱情的火苗生出,可陆萧峰投身基老界之后,那点火苗也被掐熄了。功成名就,以情圣为名,还和宝妹上人、笑刀尊者、御天邪合基,采消声南山下,于断消声山讨论宇宙哲学,不亦快哉。

    备受冷落的齐丹旺岂会善罢甘休,心中不悦,自思,见了新人忘旧人。陆萧峰,你好狠的心,我齐丹旺会重新得到你的,汝之局部地区之花只能有我开发。齐丹旺并不是基老界之人,虽然他有Gao基的倾向,也开辟了基油油田,仍不以基老自诩,只因他生在帝王之家,齐丹国,还算繁盛,齐丹旺是这个国家的储君,将来会登上皇位的。然齐丹国有一条铁规,在位君主不可Gao基,有违国誓枉为君。是以齐丹旺不敢明目张胆的Gao基,暗地里还是饲养了几百头小鲜肉,以供耍玩。不止是齐丹旺,其他的皇子也在自己的王府放养了一群群的小鲜肉,一个比一个生得漂亮,就是齐丹国的姑娘也没那些小鲜肉长得好看。当今皇帝,也就是齐丹旺的亲爹,他算是明君,不敢忘记国誓,可他稀罕的是伪娘,文武重臣也不好说什么,这些人也是通情达理的汉子,心道,皇帝开了一个好头,我们为啥不养一批小鲜肉基老,明面上说是伪娘,其实是基老,这不是很好嘛。于是君臣同乐,普天同庆。

    “皇子。你有何想不开的。”一头长相清新的小鲜肉走了过来,他是齐丹旺最喜爱的基老之一,深得皇子信任,最会开导人。

    “哦,是杨萌子,你来了。”齐丹旺道。“你当知道我的心结。此生如果得不到陆萧峰,我就算坐上皇位也会悒郁不快。可恶的宝妹上人,此君送来一封请柬。你可以看一下。”刷,齐丹旺将手一扬,信笺旋出,落到杨萌子手中。

    “嗯?”杨萌子一目数行,匆匆阅过,已知宝妹上人的大意。

    宝妹上人,基老界的新贵,崛起的时间比陆萧峰还晚,可他的成就并不比情圣低,甚至可追御天邪、笑刀尊者。

    基号中虽然有“宝妹”二字,上人和妹子没有半点关系,他是货真价实的汉子,有平常状态一尺三的大姬姬。说来,此君的基号由来还和御天邪有关,那年,御天邪与萌妹界的五位大能撕比,气力近竭,可五位萌妹子的萌元也消耗的差不多,她们比之御天邪也好不到哪里去,可人数够多啊,足以宰了御天邪。这时,一位年轻的基老挟万丈基气而来,挥掌之间,拍死三位萌妹,还有两位仓皇而逃,没遁出多远,那年轻的基老一指按下,一道千丈长的基光倏地分为两段,刷!刷!神华璀璨,拂扫八荒,两位萌元枯竭的萌妹当场死掉,神识溃散,残念不存也。

    御天邪大为感动,道了一声:“无量基尊,敢问道友姓甚名谁,吾一定要报答你。”年轻的基老冷漠回道:“何须报答,贡献出汝之局部地区之花即可。”御天邪怔住了,又道:“道友真是非常人也,不知道吾是谁吗。”年轻的基老道:“如何不知。”

    于是御天邪和年轻的基老席地而坐,面朝北,背负苍穹,阔论当今基老界形势。让御天邪震惊的是这位年轻的基老见识不凡,有问鼎基老界的能为。于是两人互换了本命基油,“道友基号是什么。”御天邪问曰。“没有基号。”年轻人淡然道。御天邪于是道:“你连杀五位萌妹子,吾可否唤你宝妹上人。吾曾浏览过一本古籍,书中讲的是怀中抱萌妹,徒手拆高达。你则不然,你什么也没抱,直接杀妹证道,所以宝妹上人四个字配得上你。”

    “好,我从今往后就叫宝妹上人。”年轻人道。

    “哈哈哈哈!”御天邪大笑,“宝妹上人,像你这样的人物很快就会在基老界掀狂风巨浪。吾到时为你引荐一人,其名情圣,是吾的挚友。你与他都是俊彦。可Gao基哉!岂不美哉。”御天邪道。

    “情圣!”宝妹上人道,“我听说他,本是丐帮之主,甘愿舍弃大位,孤身而入基老界,用最短的时间崛起,制霸一方。就是道友与笑刀尊者也和他结好,不愿为敌。想来也是高品质的基老,修为超凡。”宝妹上人有几分心动。

    御天邪笑道:“宝妹上人,择日不如撞日,走吧,吾带你去见情圣与笑刀尊者。他们会喜欢你的。”

    宝妹上人奇怪道:“你不是讲等我挣得一身功名再说吗,为何提前了。”

    御天邪道:“他们而非常人也,就算你是籍籍无名之人,只要和他们谈得来,自是基友。”

    宝妹上人道袍一展,卷起地上坐着的御天邪,“走吧,我带着你更快。你可要为我指路,我贸然前往,情圣怕不会见我的。”

    御天邪道:“他不敢。吾好歹是他的哥哥。我们先去找笑刀尊者,再去寻找情圣。”

    宝妹上人道:“好。”

    于是有了基号的年轻基老带着御天邪一路狂奔,数个时辰后,终于找打了笑刀尊者,尊者与宝妹上人一见如故,要不是有御天邪当灯泡,两君当场就Gao基了。然后三位基老携手同行,寻访情圣。

    一路上,宝妹上人听御天邪与笑刀尊者说了很多情圣的事迹,更觉不可思议,愈发想见到他了。故而无语,只顾赶路。

    又过了三天,御天邪、笑刀尊者、宝妹上人终于见到情圣了,彼时,情圣坐在千丈高崖之上,与几位面容枯槁的基老对峙。

    宝妹上人作壁上观,并没出手。因为他们相信挚友。

    情圣对面的几头苍老的基老,时日不多,想在死之前能够冲破桎梏,延续寿元。所以他们找到了情圣。“陆萧峰,你不是我基老界之人。”一头基老道,他眼皮微抬,金光迸出,宛如斧刃,倏地劈向情圣。

    “老而不死也无趣。”情圣拈起一枝玉簪,遽地挥去,刷,玉光迸绽,倏化一兽,那兽咆哮不已,凶威浩荡。“老头,你也听到我主人说什么了,都能进棺材的人了,还出来蹦跶什么。”

    “那是!”

    “是言青兽。”

    “怎会如此,陆萧峰怎会得到言青兽。”

    另外几头苍老的基老震怖道,言青兽,基老界的异种,最喜小说,读的小说多了,它的视力不怎么好,小眼不聚光,认人不准,发起疯来谁都不认。

    “哈哈哈,我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今天。”言青兽笑道,“情圣不放我出来,我怎敢荒唐。老东西们,你们运气太好了,接受我铁蹄的制裁吧。”笑罢,言青兽跳了出去,呼呼,恶风怒舞,杀机炽盛,陡地罩住几位老迈的基老,让他们都觉不好受。

    “言青兽不算什么。”御天邪道,“它的表兄文青兽才可怕。”

    “是啊。”笑刀尊者亦道,“可基老界很久没见到过文青兽了,就是言青兽也神出鬼没,不常见。今日能在此地见到一头也不枉此行。清圣真是了得,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收服的言青兽。你我都不知啊。”笑刀尊者瞥向御天邪。

    “看吾作甚,吾亦不知。”御天邪道。“我们的基友还有很多秘密,他不讲我们不好开口问。总之,时机到了,他会告诉我们的。”

    “你们都很相信情圣。”宝妹上人道。

    “何止是相信。”笑刀尊者道。

    “是深信不疑。”御天邪道。

    情圣也见到了他的两位基友,可无暇分心。只得以目示意。御天邪、笑刀尊者见怪不怪。

    宝妹上人很快也接受了那三位关系奇妙的基老,“信人不疑。”他道。

    轰隆隆!石块迸飞,碎泥翻舞。言青兽直接撞了过去,几个老家伙坐的地方都被撞塌了,纷纷喝道:“马币的,不是说言青兽视力不好吗。他为何追着我。”

    “扯吧,它的眼神比我还好。啊呦,我的腰!”

    “陆萧峰,你够狠。”

    几位老人恨死了情圣,谁让对方一言不合就放出言青兽,任其狂奔,简直就是行走的灾难啊。

    “哈哈哈,谅你们也不敢杀我。”言青兽得意道,“我可是基神敕封的圣兽,杀了我,你们承担得起基神的怒火吗。”

    “哼!”

    “可恶!”

    “难办啊。”

    正如言青兽所说,几位老人真不敢杀言青兽。滑稽兽、言青兽都在基老之神的座下听过哲学,身份贵不可言。动它们就是打基神的脸,谁敢啊,还想在基老界混吗。

    情圣叹了口气,道:“前辈,别争了,我送你们最后一程吧。”话声甫落,他再次挥动玉簪,收回了言青兽,将它封印其中。同时,情圣猝然而起,玉簪倏地化为长剑,剑气冲霄,“此剑唤作九妃,如你们所见,本体是玉簪,可它是残剑,因为簪子是从一块玉石削下的边料做成的。可杀你们足矣。”

    “是九妃剑!”

    “他怎会有那么多的机缘。”

    “不服,我不服。基神啊,为何终我一生,还不如眼前的那个陆萧峰!”

    几位皮肤像是树皮的基老吼道。

    也没见情圣如何施展无上剑术。他只是挥动玉剑“九妃”,刷刷刷,刷刷刷!九道清冷的人影降下,她们面容姣好,头戴凤冠,贵不可言。九女结成剑阵,遽然镇下,几头基老躲无可躲,应声而亡,身死基消,轮回去了。

    九个女人向情圣拜了一拜,随即消散。而陆萧峰手里的长剑再次变成簪子,被他刺在头发里,“两位基友,你们带来了一位新人。想来是他让你们动心了,我猜的可对?”情圣笑道。

    “不错,就是他。他救了吾一命。”御天邪道,“情圣,你得和他Gao基,你们都是年轻人。样貌都是极好的,同是基情万丈的汉子。”

    “我也很欣赏他。”笑刀尊者道。“情圣,你若错过宝妹上人会是一大损失。”

    “哦。”情圣遽然飞下,落在三人面前。“宝妹上人,从未听说过的新人。”他道。

    “哈哈哈,你当然没听说过,他的基号还是吾起的名字呢。”御天邪大声道。“此人连杀五位萌妹界的人,你说该不该结交。”

    “嗯?”情圣目光陡变,视线如刀,刺向宝妹上人。

    宝妹上人不避不退,坦然接受。

    “我想你很快就会在基老界闯出名堂来的。”情圣道。

    “你不过比我早生了几年,先进入基老界而已。”宝妹上人道。

    “喂喂,你小子还真不客气。”御天邪道,他生怕宝妹上人惹得情圣不快。

    “怎么样,情圣,他不是一般的基老吧。”笑刀尊者道,“因为他不会奉承你,有什么说什么,而且有实力那样做。”

    “能力和嘴一样锋利的新人。”情圣道,“汝之大姬姬的具体数据几何?”

    “”

    “”

    “”

    御天邪、笑刀尊者、宝妹上人无语了,哎哟,草,才一见面,你怎好意思打听别人的擀面杖之长,功能如何。

    这就是情圣陆萧峰和宝妹上人的初次相遇,都看彼此很顺眼,模样怪清秀的,骨骼也很清奇,可以Gao基,他们也没多想,趁势交换了本命基油,以基友相称。

    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宝妹上人愈发觉得情圣是个怪人,可偏偏被他吸引,遇到了再不能分开。

    此外,宝妹上人也从御天邪那里打听到情圣舍弃陆萧峰名字之前的事迹,也知道了齐丹旺的存在。“此獠不死,情圣的心结永远都在。”宝贝上人下定决心要杀了齐丹旺。可他又担心情圣知道了会责怪他,所以才偷偷下了请柬,邀齐丹旺相见。他们都是情圣陆萧峰背后的汉子,早晚会见面的,撕比在所难免。

    再说齐丹旺收了请柬,心思也活络了,“先寻我麻烦的是宝妹上人,御天邪还有笑刀尊者为何不出面,难道他们还有后招不成。呵呵呵,都是些宵小之辈,哪能做陆萧峰身后的男人,也就我够格。”齐丹旺冷笑道。

    “皇子,你答不答应去见宝妹上人。”杨萌子问道。

    “见,为什么不见。”齐丹旺道。“我若不见他,会落下口实的,省得宝妹上人到处狂吠,说我不敢见他。陆萧峰也会因此看不起我的。”

    “可约定的地方在……”杨萌子道。

    “不就是远离齐丹王国吗。那有什么。”齐丹旺自信道。

    “皇子可是有帮手?”杨萌子再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齐丹旺道。

    原来在防备我,杨萌子心道。疑心好重的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