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袅真人终于肯现身了,强势对上蛇姬。并且高傲地宣布,“贫道也是有大姬姬的汉子了,再不自卑。女人,贫道不会对你感兴趣的,因为贫道是高浓度的基老啊。”

    蛇姬一点也不意外,她遇到的以及伤害她最深的汉子都是基老。说多了都是泪,止不住的流啊,而且还是血泪。万蛇母剑也不消停,剑身还与剑柄分开了,而且剑灵也生出来了。红果果的打脸啊,蛇姬怒气值快要冲破天际。蛇无后那种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死了,并不能消减蛇姬心中的憎恨。吾袅真人才是此刻的元凶,母剑的剑灵也该死,谁让她长了一张和蛇姬很像的脸,而且还那么傲娇,究竟谁才是主角啊。“啊啊,万蛇窟是我的,万蛇母剑也是我的。”蛇姬道。

    吾袅真人指着蛇姬,问剑灵:“那个老太婆终于疯了吗,我们要不要联手。”

    万蛇母剑的剑灵道:“联手,你傻吗,要杀她的人本来就是我,她的一切都会被我占据。我为何要和外人联手。”青壳蛇蛋遽地飞起,蛋壳上的细眼迸放出一道剑气,倏地斩向吾袅真人。不,是斩向真人的大姬姬。

    吾袅真人的大姬姬,不,是高仿消声巴,本体是斗战圣猴的尾巴。被真人炼化了,安置在自己身上,模仿汉子的擀面杖,功能也加强了,能自己甩动,频率很惊人。

    “呵呵,想损坏贫道的大迪奥。”吾袅真人漠然道,手指遽地弹出一道基气,咻,怒飚而出,撞向斩来的那道剑气。“无量叽叽。”真人道,“你是万蛇母剑的剑灵,而贫道觊觎这柄神剑多年,一直想得到它,虽然有了剑灵,不在贫道的意料之中,可贫道还是能接受的,只要你乖乖听话。”

    万蛇母剑的剑灵早已钻到青壳蛇蛋之中去了,无视吾袅真人。蛇姬更是怒道:“喂,你们当我是什么人,无视我谈交易。真想死吗。”

    “啊,你不说话,我还真当你是死人了。”

    “什么啊,丧家之犬一样的老太婆,为何不去自尽。”

    吾袅真人、万蛇母剑的剑灵嘲讽道,关于如何处理蛇姬,他们的意见倒是很统一,能杀绝不放,否则后患无穷。

    “来吧,都来吧。”

    刷!刷!刷!蛇姬双臂扬起,九万八千根头发丝迸舞,倏然离去,化为一道道剑气,向腐女、朱阁四少、厉人王、白蛇娘娘、青蛇、香君、宋北君、青丘弃少等人电射而去,目的很简单,将这些人都招来。

    “噢噢噢噢噢。”吾袅真人赞道,“蛇姬,你现在成了消声驴。真是不简单,是要断发明志吗,你的决心贫道受到了,而且很感动。”

    “老太婆,你太疯狂了,连女人最珍视的头发都斩去,我不及你。”万蛇母剑的剑灵惊道。

    蛇姬冷笑,“你们懂个篮子,曾经有一位霸王来过万蛇窟,与我相见恨晚,他在人类的世界代言过一种生发洗头膏,用过之后,Duang,Duang,就会生出秀发。我从未尝试过,可我相信他,毕竟是霸王,不会砸自己的招牌。哈哈哈哈。”万蛇窟很得意,看来她很相信那位霸王。

    “看啊,这就是我珍藏了好几百年的生发洗头膏,辅以霸王洗头真经,马上就能长处新的头发,而且乌黑,很长,很亮,很消声,很美丽。”

    蛇姬素手翻扬,两瓶闪烁着神光的洗头膏飞旋而起,瓶盖自行弹去,洗头膏倒了下来,浇灌在蛇姬血淋淋的头皮上,场面相当诡异。吾袅真人不忍直视,万蛇母剑的剑灵也从蛇蛋里跳出来了,眼也不眨,想着见证奇迹的诞生。

    “霸王洗头真经,那是什么,从没听说过。难道是哪位高人创出的绝世武经?”吾袅真人忖道,他好歹是湘君的三体之一,与其它两尊基老躯壳共享收集来的信息,虽有分歧,并想吸收对方,可他们还是相亲相爱的,相杀只是打发无聊时光的游戏。

    “霸王?”万蛇母剑的剑灵亦道,“比厉人王还要厉害吗,我不信。哼,人王还要他的种快要来了,蛇姬,你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杀你不过是顺手之事。”剑灵不急着出手,因为还想领略霸王洗头真经的无上风采。

    “你们这些蠢货,看着我。”蛇姬霸气道。

    “哦哦哦。”吾袅真人道。

    “看着呢,看着呢。”万蛇母剑的剑灵亦道。

    “很好,很好,你们会和我一起见证生发的伟大时刻。”蛇姬道。

    “喂,女人,贫道认为你头上的洗头膏太多了,你难道不觉得很重吗。”吾袅真人好意道,他看着都觉得痛苦。

    “既然想生发,洗头膏自然越多越好。”蛇姬白了一眼吾袅真人,少见多怪,知道个消声毛。

    其实人类的霸王传授给蛇姬的洗头真经很简单,没多复杂,很容易上手。蛇姬几百年没练过,可使用起来就像是老手,相当熟练,很老道。

    啪,啪,啪。

    剑灵、吾袅真人鼓掌,并且赞道:“真是太精彩了。”

    时间一秒秒过去了,蛇姬的表演还在继续,可她心中的不安也在与时俱增,啊咧咧,好奇怪啊,不应该啊,不科学啊,为啥头发没长出来,头皮流血的速度更快了,不是都被抓烂了吗!“不不不,不会的,人类的霸王不会骗我的,他的眼神是那么真诚,语气是那么诚恳,是个好男人。”蛇姬吼道。

    “剑灵,剑灵。”吾袅真人小声道,“蛇姬怕是上当了。”

    “谁说不是呢。怎能相信人类的话,我反正不会信的,他们鬼话连篇。几百年前,蛇姬还是年轻的老太婆,那个人类霸主见了她,大概动了消声心,管不住自己的消声巴了。所以随便编出一个理由,骗取了年轻老太婆的信任。不知道拿走了多少万蛇子剑蛇蛋。可怜的老太婆,被人骗了还不知。”

    “就是就是。再说她的生发洗头膏保存了几百年没用,早就过期了吧,听说人类中有很多无良商家,老太婆怕是买了假货。”万蛇母剑的剑灵小声道。她与吾袅真人都不避讳,也不理会蛇姬扭曲的面庞。

    蛇姬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天了噜,为何苍天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想重新生出头发来有什么错,尼玛的霸王啊!还我头发,还我感动。该死的霸王,该死的人类,该死的汉子,他一定是欺骗了我的感情。”蛇姬疯掉了。洗头膏还有血水混在一起,形成一种不好描述的玩意。

    万蛇母剑的剑灵与吾袅真人远远躲开,实在不愿和蛇姬靠的太近,因为味道太呛人了。

    “哪里去,哪里去!反正有大把时间,来啊,互相伤害啊。”蛇姬厉声道,“你们不是很想得到母剑吗,它就在我的身体之中。有本事来取啊。”蛇姬怒道,“愉悦,真是愉悦。看到你们那副很恶心的样子,我心情好多了。”

    “老太婆,你品味太糟糕了。”

    “真差劲,我不承认你是万蛇母剑的寄体。”

    刷!刷!吾袅真人、青壳蛇蛋先后遁走,离得蛇姬远远的。别说是靠近了,就是听她讲话都觉得心情变差了。

    “哈哈哈,别跑,别跑。我要摘掉你们的头皮,和我一起变成秃子吧。”蛇姬兴奋道,“我没有的东西,你们也别想拥有。我对谁都是公平的,相互伤害啊。”

    蛇姬紧追不舍,绝不放弃万蛇母剑的剑灵还有吾袅真人。

    “贫道真是消声了哈士奇。”吾袅真人气急败坏道,“老太婆,不要了,贫道不要那劳什子的母剑了,生命诚可贵,贫道还想出去Gao基呢。因为贫道有了一杆好枪。”

    “剑身就在你身体中待着吧。我只要剑柄就好了。”万蛇母剑的剑灵亦道,“还有,别再追我啦,我和你有什么仇。人家才不想变成秃子。超恶的。”剑灵飞遁,瞬间掠出千丈。

    “喂喂,别丢下贫道,人家也好怕怕。我也是长发飘飘的汉子啊,不想做和尚。”吾袅真人不愿落后。

    就这样,万蛇母剑的剑灵与吾袅真人在前面飞,蛇姬在他们身后狂追,飞出数千里后,终于见到了新人。

    香君,是香君带着宋北君、青丘弃少来了。

    “香君,噢噢噢噢噢,是香君,另外一个我,贫道太爱你了,Duang的一声响,你就是贫道的绿光。”吾袅真人道。刷,真人冲向香君。“来吧,香君,我们拥抱吧。”

    “哇唔,好恶心。”香君打哆嗦道,“太可怕了,吾袅真人这是作甚。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实在不愿靠近他。”

    宋北君、青丘弃少都是被香君抓来的,想逃也没地方可去。

    “纳尼,香君,你也有大姬姬了。”吾袅真人惊道,狂风怒舞,吹起香君的长袍,他那杆绝世好剑亮了出来,真人见了大为惊讶,因为香君的大姬姬丝毫不输于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甚至可以说是旗鼓相当,平分秋色。

    呼!

    香君掀动银袍,大笑道:“吃不吃惊,意不意外,另外一个我,你至今木有姬姬,肯定在嫉妒我。我之大迪奥,是个汉子见了都会羡慕,包括我自己。看啊,看啊,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

    吾袅真人笑了,“天真,香君你太天真了。我们果然是一人啊,想法都是一样的,贫道也拥有了大姬姬,而且形状好漂亮的说。”

    哧啦一声,吾袅真人的道袍炸开,汉子的擀面杖遽地刺出,基气迸滚千尺之远。锵当,撞向了香君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响彻诸天。

    宋北君与青丘弃少见了不觉奇怪,他们已然麻木了,见怪不怪,两君现在什么都能接受,包括两个现场比划汉子擀面杖的基老。真是高等级的变太啊,让人忍不住侧目。

    “有两个变太!”万蛇母剑的剑灵高呼道,“人家还是纯洁的小姑娘啊,你们都让我看到了什么,宰了你们。”剑灵盛气凌人,手指张开,哧哧哧,哧哧哧,剑气怒舞,汇成长流,像是千万道横甩出去的长虹,劈向香君、吾袅真人。

    “小姑娘懂什么。”香君哼道,“吾袅真人,只有你能理解我。”

    “嗯嗯。”吾袅真人点头道,“贫道太理解你了,因为我们就是一个人啊。”

    两人同时转过身来,正对扫来的一道道剑气。呼!香君祭起伤莲子一书,登时,基光迸涌,犹如匹练,电射而出,砰砰砰,砰砰砰!与五万道剑气撞在一起,将其碾碎了。

    “好好好。”吾袅真人赞道,“香君,多年不见,你不仅取回了伤莲子,还实力大进。可喜可贺,贫道在此恭喜你了。开天掌。”真人倏地劈出一掌,轰隆,拳浪飞迸,犹如千里江河滚滚流去。

    开天掌,顾名思义,有开天之意。吾袅真人这掌劈出,五万道剑气被生生震碎了,烟消云散,天际放晴。“漫天诸佛都阻止不了贫道Gao基。”真人长啸道。

    宋北君、青丘弃少听了都觉惭愧,方知他们在证基的路上决心不够,哪里比得上先贤前辈,还得付出数十倍数百倍的努力,汗水和心血才能浇灌出最真实的局部地区之花。

    “弃少,修行不够,我的修行不够啊。”扑通一下,宋北君跪倒在地,面朝大海,消声花似乎要绽放。

    “北君,别说了。什么都不用说。我懂你,本少懂你。因为我的心情和你一样一样的。”青丘弃少道。“香君、吾袅真人才是吾辈的楷模,现在的你我还没达到他们的境界,才知人外有人基外有基,证道的路上我们手牵手!”

    “弃少!”

    “北君!”

    “弃少!”

    “北君!”

    两颗真诚的心聚在了一起,两个拥有相同理念的基老俊彦走在一起了。

    可蛇姬一点也不开心,因为无人关注她。“喂喂,这样可不行啊,我是主角,我是万蛇窟的女主,我是母剑的寄体,是子剑的母亲。”蛇姬大声道,“你们好歹看一眼我啊,我头发没了,难道就变得没存在感了吗。不是说秃了就会变强?这不是真理吗。”

    “难看,真是难看。”

    白蛇娘娘道,“蛇姬,你现在的样子太难看了,不配做我的对手。”

    “白蛇!”蛇姬怒道。“青蛇,你和白蛇走在一起,也背叛我了吗,谁给的你信心。黑蛇的死还不足以震慑你们吗,叛徒。”

    “蛇姬,我们又见面了。”厉人王的念识体道,“你怎会变成这副德行,让人失望。”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