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壳蛇蛋诞下的瞬间,万蛇窟之主像是耗尽了半生气力,轰然倒下,白骨王座也被压成碎屑,漫天抛撒,像是霜雪迸舞。方圆千里内,生机尽灭,林木枯竭,群蛇化骨,生命之源都被那枚青色的蛇蛋夺去了。

    蛇姬惊怒异常,而且心生畏惧,本能的向后退去,不顾自己的伤势。遁出千里之外她才敢停下来,遥遥观望。再退的慢些,她的真元也会被那枚青壳蛇蛋抢去。“它,它就像是另外一个我,不,它是来取代我的!”万蛇窟之主惊道,坚守多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如何卸下身上的诅咒,如今真要实现了,她却心生惧意,不想死而已。

    刷刷刷,刷刷刷!青光万丈,抛天扬舞,云层也被贯穿,一道道光柱遽然投下,遍照万里方圆。无数畏惧强光的蛇争先恐后,向黑暗处涌去,不愿被光柱照到,它们习惯了阴暗的环境。

    厉人王一家,白蛇娘娘、青蛇,朱阁四大弟子,青丘弃少,宋北君,蛇无后,以及三大腐女,数百腐女,还有暗中隐藏之人,全都望向高天,此时此刻,众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万蛇窟要变天了,新王当立,旧主要退位了。就是蛇姬本人也被无穷无尽的恐惧吞噬了,“不,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伤莲子忽地停了下来,书页自行翻动,呼!呼!呼!墨香泅散开来,其中还有纯净的基老芳香,胜似白莲清香,香气所过之处,碗口大的莲花蓦然而现,连成一片,“醉里不知天在水。”湘君的声音再次响起。刷,一道清丽的身影伴风而至,玉冠银袍,面如傅粉,眉眼修长,赫然是湘君。

    “啊,师尊!”青丘弃少骇然道,“您,您怎么在万蛇窟?”

    “徒儿。为师为何不能在此。”湘君大袖一卷,摄来伤莲子,“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狐皇比你强多了。”

    “你不是师尊,你是谁!”青丘弃少悚然道,“敢模仿吾师,你真是……”

    “模仿?”

    哈哈哈,来人大笑。“你懂什么。你以为湘君是一人吗,是三人。”

    “三人?”

    青丘弃少、宋北君都懵比了,怎会是三人,传说中的湘君是三胞胎?弃少万万不信的,因为他从来人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师尊的气息,除了面容一致,再无半分相同之处。就是释放的基气也截然不同。

    “湘君是三人也是一人。”来人再道。“你们可知三生经。”

    “三生经!”宋北君惊道,“难道湘君您修炼的是三生经,活了三世,三世之躯都在,相当于有了三个湘君,过去的你,现在的你,未来的你。”

    “你比弃少有慧根。”湘君道,“你再猜我是哪一世的湘君?”

    “师尊说他受到了重创,身体被一位神秘人收了,暂时很安全,谁也不能再伤害他。难道伤害他的就是吗。”青丘弃少冷冷道,“三世之躯怕是多了,只有一世足矣。还有一世的湘君在哪里?”

    “哼。伤莲子是吾亲手所著,被你的师尊占去了,诓骗无知世人。”

    “伤莲子是你写的?你们三个湘君怕是不合吧。”青丘弃少道。

    “非是不合,而是不能同存。也不瞒你们,我是过去的湘君,本该死去,可元魂不灭,历经三世而长存。你们可以叫我香君。未来的那个我叫做吾袅真人,他也蚩伏在万蛇窟,伺机而动。青壳蛇蛋出世了,也是我斩去现在、将来的最后机会。”香君道。

    “吾袅真人?”宋北君道。

    “哦,你听说过他。”香君问道。

    “难道他木有姬姬吗。所以才叫吾袅真人。”宋北君问道。

    “然也。”香君道。“我与吾袅真人都是残躯。唯有现在的湘君是完整的,拥有大姬姬,随时都能Gao基,太让人羡慕了!可恶,为何我也没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

    “”

    宋北君、青丘弃少同时沉默了,都觉得事情很难办,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我被湘君封印在伤莲子之中,可你的师尊没想到吧,他因为受到重创,封印不支,我自然破印而出。再次收回伤莲子,而且在书中的这段时间里,我苦思冥想,发前人所未发之大志,终于炼化了书中器灵,将它铸造成一杆长枪。看啊!”香君忽地抖开银袍,原来里面很祥和,只见一杆汉子的擀面杖陡然划出,锵,寒光迸飙,杀气弥生。北君与弃少见了,自惭形愧,自叹弗如。因为香君重塑的大姬姬不管是造型还是尺寸都是极好的,青丘弃少阅基无数,从未见过这般完美的消声巴。

    “那个,您既然拥有了新的擀面杖,而且取走了伤莲子,为何还要伤害吾师。”青丘弃少小心翼翼道。心中则道,去吧,灭了湘君,这样本少就自由了,再不受他的控制。

    呼。香君扯过长袍,盖住自己的大姬姬,“你们俩个小东西,想生还是想死。”

    宋北君即道:“我不知弃少的意愿,可我想活下去。”

    香君道:“很好,你过来,站在我后面,就做我的记名弟子。”

    宋北君喜道:“是。”很自然地走了过去,再不担心弃少会伤害到他,有了香君的扶植,大事可定。

    青丘弃少一脸平静,内心毫无起伏,他道:“我愿生不愿死,可不会拜在你门下。湘君才是我的师尊,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你也不想收无信义之徒。”

    香君道:“别以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的,你师尊同样知道,吾袅真人也知。因为我们三人都是湘君。弃少,你早有背叛湘君的心思,羽翼未成而已,只是早晚问题。明人不说暗话,我指给你两条路,一条是生路,一条是死路。路是你自己选的,不要怪别人。”

    青丘弃少只能做出选择,否则等待他的只有死亡。“三生经,那是什么。湘君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以一分三。”其实,弃少也没多想,他本来就对湘君不忠,这对师徒只是相互利用。“我也愿拜香君为师。”

    “晚了。”香君道,“错过了就是永诀。”

    只见香君抖开袖子,伤莲子怒旋而出,莲香迸涌,绕着青丘弃少旋舞,而弃少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周身百孔全开,莲香冲了进去,将他熏蒸的像是一块香皂。“小伙子,我觉得自己该丢香皂了,你必须得捡。”香君道。

    “”

    “”

    弃少与北君都是识大体、明事理的基老,如何不知基老界的规矩,有高人丢出肥皂,那是要Gao基的前奏啊,只是委婉些,不是那么直白。

    原来香君不是要收弃少为徒,而是要拿他当消声友。这待遇可就差多了。

    青丘弃少一脸为难,他实在不愿,可又不能不接受。他整个人已被熏得很香了,只等待香君开发其局部地区了。当然,香君不会在万蛇窟动手动姬姬的,环境差了些,时间也不允许。况且吾袅真人不知何时会出现。

    香君、湘君、吾袅真人相互忌惮,都有除掉对方的心思。三生不如一生一世,三君都想吸收掉剩下的两世。

    吾袅真人在万蛇窟潜伏的时间最久,在斗战圣猴还活着的时候,他就在万蛇窟了,而且和圣猴有过谈基论道的美好时间,两人都是当世绝品基老,若不合基,简直说不过去嘛。而且圣猴的尾巴也是被吾袅真人斩去的。斗战圣猴碍于面子不说,只道在万蛇窟丢了,未言明是谁斩断的。

    香君炼化了伤莲子的器灵,铸成他的大姬姬,以代消声巴。吾袅真人亦是,他斩去斗战圣猴的尾巴,用三昧真基火煅烧两个甲子,终于重塑其形,状如消声巴,接了上去,功能也很高仿,还能自己弹甩,不要太实用。

    朱阁的人要是知道吾袅真人把他们尊敬的圣猴的尾巴炼成了汉子的大姬姬,一定会疯掉的,而且会疯狂追杀吾袅真人。太欺负人了,不带这样玩的。

    蛇姬因为诞下了青壳蛇蛋,此时再虚弱不过,她也在强敌环伺,只好先躲起来再说。“可恶,是万蛇母剑在作怪,它要放弃我?”蛇姬恼道。“为何偏偏是现在。”已经恢复了人身,蛇姬一脸扭曲,再无从容之态。

    刷。一人遁来,站在蛇姬前面。是蛇无后,在“泰锅仁药”药馆做过大手术的汉子,现在已是姑娘之身。“老祖宗,急着去哪里。要不要我扶着你。”蛇无后道。

    “哼。”蛇姬道,“我吩咐你去做的事情完成了吗,为何来此。”

    蛇无后右掌向上一翻,哧哧哧,剑气迸滚,有四枚蛇蛋在其中浮动,有一枚是青色的。

    “啊!”蛇姬尖叫道,向后疾退。“你,你从哪里拿来的。”万蛇窟之主惧道。

    “老祖宗,为何要逃。”蛇无后笑道,“你可以结束数千年来的诅咒了,为何不喜反逃,说不过去啊。”

    步步跟上,蛇无后掌托着四枚蛇蛋,步态从容,面带微笑。是青壳蛇蛋主动找到蛇无后,并且传下一道无上意念,驱使她去杀蛇姬。“老祖宗,我们要优雅。”蛇无后再道。

    “不要过来。”蛇姬左手捂着心口,右手挥动。剑气迸出,宛若万蛇齐动,涌向蛇无后。

    可青壳蛇蛋迸绽出刺目的光华,结成光网,挡下了剑气。“蛇姬,来啊,来杀我。”蛇无后笑道,“你不是随时都能捏死我吗,为何要害怕。”

    咔嚓,咔嚓,咔嚓。四枚蛇蛋有三枚裂开,三柄万蛇子剑怒飞而起,光网倏然溃散,为万蛇子剑辟出一条路来。

    嗤的一声激响,蛇姬掌心窜起一道血水,被三柄万蛇子剑蚕食而尽。

    时而像剑,时而像蛇,时而像人,蛇姬的形态一变再变,万蛇母剑隐隐而现,似要冲破这方天地,剑光彻照青冥,四方云动,风雷齐啸。

    刷,刷,刷。三柄万蛇子剑遽然而起,斩向蛇姬。它们还未近身,已被撞开。“子剑而已,我犹如你们的生母,子能叛母吗。”蛇姬青丝怒舞,状若厉鬼。

    三柄万蛇子剑倏地退后,剑光迅速暗淡下来,与万蛇母剑相较,它们是萤火之光,比不得青天皓月。这时,蛇无后掌心托着的青壳蛇蛋飞了出去,落在万蛇子剑前方,咔嚓,蛇蛋裂开一缝,像是一条细眼,觑定蛇姬。“你还未察觉吗。”青壳蛇蛋中传出一道声音,“万蛇母剑的剑柄已和你分离了。”

    “啊!”蛇姬恍惚道,神念运转,遍察身体中封印的万蛇母剑,果然只有剑身,不见剑柄。“什么时候的事。荒唐。”蛇姬惧道。剑柄不见了,而她无知无觉,太可怕了,要是剑身也突然离去,她这个寄体还有何用,等待她的只是死亡。

    “你想做什么!”蛇姬道。

    “母剑的剑柄与剑身不该分开的。”青壳蛇蛋中的声音继续道。

    “你是谁!万蛇母剑的剑柄岂会发声?出来吧,不要躲躲藏藏。”蛇姬再道,刷刷刷,她长发甩出,扫向那枚青壳蛇蛋。

    “我是谁,是剑灵啊,母剑的剑灵。”那声音道,“若非如此,我怎能驱使这些可爱的孩子。”

    “剑灵?不可能的。剑灵不是被我吃掉了吗,我既是母剑的剑灵,又是寄体。”蛇姬道。

    “事无绝对。我说是就是,你若不信,我亦无话可说。”蛇蛋中的声音接着道。

    一缕青雾升起,自蛇蛋而出,倏化一女子,观她模样和蛇姬有九分相似。剑灵,她是万蛇母剑的剑灵。“这下你该相信了。”剑灵道。

    “你!”蛇姬道。

    “万蛇母剑不再需要寄体了,你不是很想和母剑分离吗,我会达成你的愿望。”剑灵道。

    “达成我的愿望?”蛇姬道。“你都不知道我真正的愿望是什么。”

    “那又有什么关系。都不重要了。”剑灵道。

    “老祖宗,你也听到了,万蛇母剑不再需要你。所以您老安心的去死吧。”蛇无后得意道。“哎呀,这话我不该讲出来的,对您太不尊重了。如果没有你哪有我。”

    “自愿卸掉汉子大姬姬的人不该存在。”一道声音兀地响起,刷,基光斩下,劈中蛇无后,将她斩为两段。

    “吾袅真人!”蛇姬想都没想,即道。

    “贫道吾袅。”一道人踏雾而来,道服高冠,左手拈一枝杏花,右手提着蛇无后的人头。“这汉子甘愿舍去自个的大姬姬,贫道看他不顺眼,顺手斩了他。蛇姬,你不要太感激贫道。”吾袅真人道。

    “你就是吾袅真人。”蛇姬冷笑道。

    “不,贫道现在有消声巴,也许该换个道号。”吾袅真人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