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散发着腐坏气息的美女出现了,她们并非朋友,也非敌人,因为有共同的目标,所以走在一起了。为首的姑娘戴着一顶紫色的高帽,帽子后拖着两条穗子,迎风飞舞,猎猎而动。她走在最前面,是姑娘们仰仗的大姐姐。

    “一如不腐如隔三秋兮,腐是一种文化,是一种情怀,姑娘们不腐,活着还有何乐趣。”能讲出这番话的大姐姐思想觉悟很高,在腐女界也能呼风唤雨,叱咤一方。

    “姐姐大人,我们进入万蛇窟好几天了,除了蛇还是蛇,谁也没见到。难道我们走错地方了,如何才能寻到蛇姬,向她求剑。”有一个小萝莉问道,她发誓绝没第二次了,以后不会再踏入万蛇窟。

    腐和年龄无关,只想喜欢汉子和汉子待在一起的姑娘都有成为腐女的潜质,需要好好培养啊,未来是她们的。

    “诸位道友。”为首的大腐女道,“我们脚下的路属于万蛇窟,此行的目的有三,一者,拜见蛇姬,并且求剑。其二,找到斗战圣猴的尾巴,据传,圣猴的尾巴有壮消声之效,我有一朋友,他的大姬姬很难重拾昔日的荣光,要是他吃了圣猴的尾巴,阳消声的症状自然会好转,我又能欣赏他与汉子们愉快玩耍。第三,我们还要杀一个人。”

    “搞笑!斗战圣猴的尾巴凭什么归你,三月娘娘!”又有一群腐女大军出现了,她们灰头土脸,半个多月没好好休息过了。蛇,无数的蛇,杀之不尽,她们累坏了。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阿秀。”三月娘娘笑道。和吃了很多天土的阿秀相比,三月娘娘明显的干净多了,她帽子上的腐字熠熠生辉,似乎也在嘲笑阿秀一行人。

    三月娘娘的队伍中也有人对她不满,可惜她们实力不如人,撕比不过三月娘娘,只能静等机会。如今,阿秀出现了,并说出她们想说的话,那些姑娘暗自窃喜,更有甚者希望三月娘娘、阿秀马上撕比,可最好不要都死了,半残就好。

    两群腐坏的美女能进入万蛇窟,自有她们的独特法子,可代价不菲,不是一般的腐女能承受得起的。三月娘娘师出名门,家世煊赫,是绝代腐女的后人。祖上留下来的门楣由后人发扬光大,这是传统,更是世家的传承方式,如若不然,只能成为历史的尘烬,不知被车轮带向何方。

    阿秀的身份也不简单,在场诸人除了三月娘娘外,再无人敢撕比她。腐女界也是分等级的,传承至今的古老腐女世家,你永远不知她们的底蕴有多可怕。

    “斗战圣猴的尾巴我要了!”阿秀冷冰冰道,“谁敢和我抢,我就杀了谁。”

    锵!锵!两口长剑飞起,剑光迸洒,如同碎玉琼枝落了一地,望之森寒。很多腐女都打退堂鼓了,避开阿秀的锋芒。非是不争,而是不能。就算得到了老猴子的断尾,也保不住。终究还是阿秀或者三月娘娘的。

    双剑阿秀,三月娘娘,甫一见面即要撕比,两群腐女都开始紧张。万蛇窟上方弥漫着一团团杀气,群蛇辟易,不敢挪近,有感于两位大腐女的威压。

    “哈哈哈哈。”

    笑声从西边传来,一道绝美身影倏然飘至,此人散发的腐坏气息并不逊色三月娘娘、阿秀,“两位怎么就斗起来了,是我陆晓稻拿不起四十米的大刀了还是你们飘了?”

    锵!刀吟贯彻九天,第三位大腐女之身而来,右手拎起四十米长的“百禾刀”。

    陆晓稻,腐女界的另外一尊大Lao,气势滔天,刀气荡舞,震慑上百腐女,她们纷纷退避,不敢正视陆晓稻。

    “她怎么来了。”

    “而且带来了四十米长的百禾刀。”

    “可怕,腐女界的大Lao很闲吗,都想到万蛇窟游玩?蛇姬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

    “姐姐们,你们不觉得奇怪么,攻击我们的都是蛇群,而非蛇女,更是不见蛇姬的踪迹。我们这次前来万蛇窟非比寻常,生死各半,可到了现在,还没碰到真正的危险。”

    “腐女界一下子来了三位大Lao,绝非常态。”

    “和陆晓稻、三月娘娘、阿秀一比,我们难有建树,此行多半是她们的陪衬。”

    超越百位的腐女们议论道,也不怕三头大腐女听去,因为对方的气量还算可以,不会因此而怪罪她们的。

    三月娘娘、阿秀安静了下来,她们也忌惮陆晓稻和她的四十米长的百禾刀。

    百禾刀可是腐女界的名刀之一,大刀劈出,刀气即会凝成上百株稻禾,这些稻禾都是克制腐女的,吸收她们的精神能量,让其思想不再腐,变得更像是正常的女人。可这对思想腐坏的美女来说无异于天大的劫数。

    “啊啦啊啦,阿秀、三月娘娘,见了我,为何一脸漠然,大家都是好姐妹啊。上次我们一起去包场,见识了好多拥有漂亮大姬姬的汉子,临走时因为分赃不均,大打出手,哈哈哈,真是有趣。那些汉子明明不是我们的,我们却出手抢夺。”陆晓稻说。

    “住口!你还好意思讲,我相中的小鲜肉都被你砍死了。害得我难过了半秒钟的时间,你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阿秀怒道,“言而无信,陆晓稻,你不配做我的姐妹。”

    “你们俩一见面就吵,都是小孩子吗。”三月娘娘冷笑,“那些该死的小鲜肉,我们出钱捧他们的场,他们也就飘了,觉得自己好厉害,只要卖消声风消声,姑娘们就会魂不守舍,跟在他们后面狂追,比待亲爹还亲。滑稽,何其滑稽。”

    “三月娘娘!”

    “三月!”

    陆晓稻、阿秀异口同声道。

    “你这女人最可恶了,那群美丽的小伙子不想Gao基,你二话不说,挥剑就砍,像是切菜一般,将他们杀得所剩无几。这笔账我们还没和你算呢,你怎好意思反过来责怪我们。”

    陆晓稻、阿秀怨气滔天,愤怒无比。她们曾经是闺蜜,可因为在对待汉子的问题上意见不合,也就断了姐妹情谊,以冤家互称。

    在三位大腐女方圆千米内,再无活物,死气沉沉,让人感到绝望。两群腐女躲得远远的,不想被她们伤害到。“完了完了,她们三个要在万蛇窟再撕比吗?”

    “码的,智障。现在是做这些无聊事情的时候吗。说好的去找斗战老猴子的尾巴呢,阿秀,快醒来,不可迷失了自己。”和阿秀关系最要好的腐女呼唤道。可阿秀根本不听,并且释放千米高的腐气,与陆晓稻、三月娘娘一争高下。

    “相杀吧。”陆晓稻挥动百禾刀,哧哧哧,刀气叠涌,倏然间,一株株稻禾扶摇而起,高五丈,数量不下百,更夸张的是这些稻禾不是长在土地里,而是在地上跑,简直要人命。腾!腾!腾!五丈高的稻禾分成两群,向三月娘娘、阿秀飞奔过去。

    阿秀瞥了一眼稻禾,忖道,若是它们吸收了我的腐之能量就会结出稻穗,等到稻穗落地时我也会奄奄一息,任人宰割。“还好我研究过你的百禾刀。”阿秀得意道,她长袖一振,卷起双剑,朝天抛去,锵锵,剑吟遽起,吼啸四方,荡开一圈圈同心圆剑光,怒旋而出,砰砰砰,斩碎了几十株稻禾,那些稻禾一经炸开,即化刀气,重回百禾刀。

    三月娘娘见了,为之一凛,“好个百禾刀,真是神奇。我如果能得到它……”神物有能者居之,谁不喜欢呢。陆晓稻配得上百禾刀。

    几位大腐女撕比的情况全都落入蛇姬的眼中,她哼道:“真是什么人都能进来,万蛇窟成了名声古刹了吗,可恶,那是什么!”蛇姬在一块巨石上瞅到一行字,吾袅真人到此一游。

    “吾袅真人?”蛇姬怒道,那是谁,她一点印象也没。还到此一游?什么时候的事。万蛇窟之主又怒又惊,惊的是她不知那位“吾袅真人”来过万蛇窟。

    巨石上的字迹旋即掩去,又恢复了平常状态,三月娘娘、陆晓稻、阿秀等人都没看到,可蛇姬看得一清二楚,她是通过散布在万蛇窟上空的微小蛇眼觑到的。

    故意的。“吾袅真人”是故意让我看到的。蛇姬立刻想通了其中的关节,“他知道我会通过蛇眼暗中观察闯入者,所以才让石头上的字迹显现。”

    “不好,又有蛇蛋要诞生了。”蛇姬痛苦道,她再次化为蛇形,盘在白骨王座之上。万蛇子剑都由蛇蛋孵化而出,而蛇蛋又由蛇姬产生,过程相当痛苦,就是蛇姬也有崩溃的时候,求死而不能。

    嗡!

    恐怖的剑意在白骨王座上方荡开,犹如云海翻舞,扫清千里方圆。无数的蛇战战兢兢,向白骨王座方向望去,再无任何动作,像是冻僵了似的。

    青丘弃少与宋北君结伴而行,可弃少的手并不安分,北君忍着怒火,如果他能宰了弃少早就想下手了。倏然间,弃少收回自己的爪子,神情一滞,“青壳蛇蛋要出世了吗。”他有这种感觉,而且很笃定。“湘君让我想尽法子取得青壳蛇蛋,到底是为哪般。”弃少心道。

    刷。

    宋北君迅速飞离青丘弃少,不堪其扰。“这厮就是狐族的败类,青丘的失败品。”北君心有所很,忽地记起上官南翁的好了。南翁生死不明,北君还是希望他死掉。“算了,再拿几枚蛇蛋,离开万蛇窟,我需要重新开始一段基情。唯有爱情能拯救迷茫的我。”北君暗道。

    缺乏基情,又没爱情,这样的汉子太可怜了。宋北君不愿成为那样的人。

    北君也没飞出多远,生怕惹恼了弃少,因为对方在他身上下了狐族秘术,而且只能施术者解除。否则北君只能跟着弃少了,哪怕再不愿意,也没法子。

    “基友,过来。”青丘弃少简明扼要道,他在呼唤宋北君。

    不想过去,可又不能。宋北君只能慢慢腾腾走过去,还觉速度太快。“弃少,你发现什么了吗。”北君勉强笑着。可他的笑容在弃少开来真是海棠上的那枝梨花啊。若是时间与地点允许,青丘弃少早将北君按在树上,行那不可描述之事。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改变目的。”青丘弃少说。

    难道你准备放弃我了,太好啦!北君忖道。他也知那是奢望,弃少不会放过他的。“我长得那么美,哪个汉子见了不动心。”北君哀怜道。

    “嗯嗯,本少见了你也控制不住大姬姬。”青丘弃少道,“可我们现在要去另外一个地方。”

    “不是去见黑水真君?”宋北君惊道。

    “不,我们去见万蛇窟之主。”青丘弃少笑道。

    “”

    宋北君沉默了。他从蛇姬那里离开没多久,又要回去?这分明是自讨苦吃。蛇姬的吩咐他还没完成,天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对了,蛇无后去哪里了。她在我与南翁离开后才走掉的,方向也和我们相反。”北君忽地想起蛇姬的后人,由汉子变成姑娘的奇异物种,不,那是“泰锅仁药”药馆的功劳,真是高明的医术。

    青丘弃少哪管北君的心思,不由分说拉起他的手,刷,向蛇姬所在地遁去。“不要啊。”宋北君的内心是拒绝的,可他又不能诉诸弃少。再者,狐火已将两只基老包围了,北君无路可逃。

    “先取青壳蛇蛋,再杀黑水真君,随后再去找斗战圣猴的尾巴。”青丘弃少安排好了计划。遽地,伤莲子这本奇书冲天飞起,蓬的一声,狐火也炸开了。“纳尼。”弃少惊道。

    “为何湘君所著的伤莲子要飞向黑水真君那边。”

    “徒儿,你敢违背我的意愿。”湘君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有弃少能听到,宋北君无所察觉。

    “师尊。不敢!”青丘弃少道,“我这是去抢夺青壳蛇蛋。”

    “黑水真君更重要,速去!”湘君的声音不容置喙。

    “是。”弃少虽然不悦,还是转过身去,去追伤莲子一书。

    从头到尾,宋北君一脸萌萌哒,完全不知弃少的意图,只得被他拉着手向后遁去。“伤莲子似乎能影响他。我还是不要碰那本书比较好。”北君念头转动,自有考量。

    再说黑水真君和父母相遇,和弟弟相见,场景不要太尴尬,而且杀机弥漫,家人都是心机X啊。

    “厉人王放出天骄剑,无非是想拉拢贫道。”黑水真君不会上当,虽然他真的想得到天骄剑。“这剑比万蛇子剑更厉害。”

    想得到天骄剑的何止是黑水真君,厉东府亦然。他早将天骄剑视为己物,只等着接替厉人王,成为下一任家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