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少直接表明他的师尊是基老界大名鼎鼎的湘君,震撼当场。南翁、北君、云梦少主将信将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只因湘君的名气太盛,几可追赶比利王能有数的基老界风云人物。更有甚者说湘君是基神的一道分身,行走世间,Gao基天下,既能体察汉子心,又能传扬基神的大姬姬。

    神秘,越是神秘的基老越让人好奇。诸多因素造就了湘君的无上魅力。

    “看你们一脸懵比的样子,本少于心不忍。”青丘弃少道,他合拢的双手遽地迸绽数丈高的光华,状如菡萏,“湘君爱莲,著有伤莲子,文中写道,碧池清幽白莲生,映日消声花别样红。我就让你们看一看湘君的手稿。”弃少喝道。

    华光之中,书墨香气氤氲,一卷散发着强烈基气的奇书倏然显现。伤莲子,是湘君亲手写下的伤莲子。

    “竟是真的!”上官南翁难以压制抢来伤莲子的冲动。“道韵,那本书上有道韵涌动。湘君真是百世不出的绝代基老。青丘弃少,你有这样的大机缘,拜在湘君门下,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南翁。够了!”宋北君道,他知道基友接下来会说什么,无非是愿拿他的一切换取青丘弃少的机缘,包括南翁最爱的基友,北君。

    面色惨淡,基颜冷漠。无形之中,宋北君和上官南翁拉开了距离,隔阂,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于他来说,我原来不是最重要的。”北君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如同千针刺来,将他的基油油田贯穿了。

    宋北君身体中的基气迸窜,犹如脱缰之马,再难遏制。在他的油田之中,有一滴冰冻的基油,那是上官南翁的本命基油,也是北君和南翁的定情信物。当此之时,这滴冻住的基油忽地裂开,咔嚓,冰屑飞扬,拂扫千尺方圆。北君的基油油田有冰封的迹象。被最信赖最心爱的基友抛弃,如同末日降临,宋北君多年来的坚持、信念、爱、基情,全作那烟消云散状。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在这里做什么。宋北君双目清澄,可再无任何感情色彩,眼睛犹如有机玻璃,漂亮而又了无生气。

    伤莲子甫一祭出,登时,紫雾缤纷,祥瑞飞绕,仙鹤结伴而来,白猿舞剑。天花乱坠,地涌消声花。

    青丘弃少的双手仍然阖上,不敢分开。因为那样做会有生命之虞。湘君曾告诫过弃少,“follow幂,左脚,右脚一个快动作,右脚左脚快动作重播,only油,你有没有爱上我。”

    弃少当时听到湘君唱歌,心情几乎是崩溃的。可湘君又道:“少年,要向尽得吾之传承,你要抛弃自卑,大胆的跟我唱歌。然后我会扶你上墙,然后你就会多出十二个舅舅,他们每个人挑着一盏灯,用充满爱的眼神盯着你,直到你之姬姬羞愧,如是三个时辰,你才能得到伤莲子真迹。”

    “师尊,你干脆杀了我算啦。”青丘弃少当时是这样说的。湘君一巴掌拍了过去,“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符合我口味的狐狸,怎么忍心杀你。”说罢,湘君将弃少打得半残,然后救了过来,如是三天,弃少才心甘情愿按照湘君说的去做。

    又过了三个月,弃少才拿到了伤莲子,而湘君已不见踪迹,不知云游何方,去寻哪一位基友了。那件事绝对是弃少心中的阴影啊,想想都会做噩梦。

    在万蛇窟,弃少本不想拿出伤莲子这本手稿的,可书中封印着湘君的神念,催促弃少如实照做,否则有他好看的。不得已,弃少只好破罐子破摔,祭出伤莲子,震慑诸基。

    好在没人察觉到弃少的窘态,还当他很神秘。觉察到这点,弃少很是宽慰,“不全是坏处,师尊也有优点的嘛。是我对他的偏见太深,以至于忽略了他的不凡之处。”弃少想道。这时,他还不知伤莲子已经影响了北君与南翁的基情,俩人近乎分道扬镳,此生再难Gao基,形同陌路只是时间问题。

    “弃少!”云梦少主激动道,“请你一定要将我引荐给湘君。”

    马币的,我也想啊。谁不想找个替身谁是小狗,你若能替我受罪,聆听师尊大人的絮絮叨叨,我求之不得。可师尊说他遍寻青丘,只有我能入他法眼。“命苦啊,为何偏偏寻上我。”青丘弃少一脸铁青,哪有被选中的幸福。云梦少主是看不到了,就算看到了也会主动无视的。

    上官南翁伸出手,想碰又不敢的样子,伤莲子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像是至深之渊,扯着南翁的神魂向下坠去。

    “伤莲子,好想拿到手。”上官南翁吃吃道,“哪怕将我父亲出卖了也无妨,再加上所有的基友也可以啊。”

    轰!

    宋北君最后一点希望也被南翁的那番无情话语击碎了。“哈哈哈。”北君大笑,痛极而笑,脏腑如遭火炙,浊气沸腾。“多年基情竟然比不上一本书。你还没翻阅呢,就想那我去换它。滑稽啊。”北君仰天长啸,怒气冲霄,掀翻云雾。他那冰冻的基油油田蓦地化冻,哗!哗!哗!基油再次迸涌,高数百丈,蔚然壮观。

    “什么都靠不住,求人不如求己。世间的汉子都背叛了我,还有我爱着自己。”宋北君怒道。锵的一声怒吟,万蛇子剑迸出百尺剑气,森寒若冰。可也没能熄灭上官南翁的热情,他眼里再无北君,只有伤莲子。

    “徒儿,做的漂亮。”书中,湘君的神识传音道。“我的本体即将崩溃,元神不稳,这一世快要走到尽头了。”

    雾草,我终于自由了吗。青丘弃少表面上很平静,实际上想开怀大笑。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啊,终于能离开湘君了,“师尊比梦魇还可怕。”弃少暗道。

    “徒儿,你是不是如释重负。”湘君的声音又道。

    “师尊啊!徒儿不敢。”青丘弃少坚决不承认道,“您的仙躯怎会腐朽,简直是笑话,您万古长存,徒儿爱您还来不及呢。”

    “很好,徒儿。你的爱为师收下了。”湘君的声音再道。“我被仇家伤了本源,油田被毁,生命之海干涸。能够保全残躯,还仰仗有过一面之缘的汉子。是他守护着我的残躯,送到一处安全的地方,谁也不能再伤害我。”

    草。那人太多事了,可恶!青丘弃少怒了。为何要救湘君,让人宰了不就好了吗。弃少若在场,他一定会想法设法阻止那人的。湘君不死,弃少不止,悲惨的命运还会继续下去。

    “弃少,为师重生的机缘就在万蛇窟。现在只能靠你了。其实,你还有几个师兄,他们也是基老界的名人。可我从不让他们炫耀师门,你知道原因吗。”湘君问道。

    码的,还用问吗。是他们不想炫耀啊,这点我深有同感,心灵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哪还敢炫耀。青丘弃少心道。表情则很严肃。“师尊如我父,于我有再造之恩。偌大的青丘,如果没师尊的暗中扶持,我什么都不是。狐皇,呵呵,他更看重的是皇位,儿子们都是可有可无的装饰品,女人也是桌上的杯具,随时都可打碎。有人威胁到他的地位,就是基友他也会杀掉的。”弃少道。

    “狐皇是个人物。你不及他。”湘君道,“可你还年轻,早晚会超越他,取代他,成为青丘之主。”

    “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狐皇。”青丘弃少道,“我要成为大哲学家!”

    “好了好了,吾徒。别贫了,听为师细细道来……”湘君再道,他渐感不安,因为他的本体支撑不了多久。纵是神也爱莫能助,唯有自救而已。

    “万蛇窟有一段尾巴,斗战圣猴的尾巴。吾徒,你要想方设法得到它。除了圣猴之尾,你还需取得三样东西,青壳蛇蛋,无叶草,人王之子。”

    “斗战圣猴的尾巴?”弃少道,“那不是朱阁想得到的圣物吗,铁手、冷雪、吴青、椎名都在,他们不会轻易与我的,看来需要费一番功夫了。青壳蛇蛋,应和蛇姬有关,既然来到了万蛇窟,早晚会和她见面的,不做过一场不知结果。人王之子,指的是厉人王的儿子吗。厉猿还是厉东府,还是说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行?”青丘弃少问道。

    “你果然很聪明。”湘君赞道,“青壳蛇蛋和蛇姬有关,这次,她会诞下七枚颜色鲜艳的蛇蛋,其中有一枚青色的,务必设法取来。人王之子可不是厉猿、厉东府,而是黑水真君,人王与白蛇之子。”

    “黑水真君吗。”青丘弃少无奈道,“他才和我结下约定,还未Gao基,师尊就要他的命吗。”

    “然也。”湘君道,“真君是关键,不可缺少。”

    “那无叶草又是什么。我去哪里找。”青丘弃少再道。“万蛇窟广袤无边,就是蛇姬也有走不到的地方。我只是外来之人,焉能胜过此间之主。师父,你还是不要为难我了。”

    “你不但要寻到无叶草,还要收集一千斤!”湘君道。

    你嘛币!青丘弃少当时就恼了,还一千斤呢,能不能找到还是一说。你丫什么时候吃草了,简直让人发指。心有所怨,弃少也没表现出来,“师父,要那么多无叶草作甚。”

    “不要多问,找来就是。到时候你就明白了。为师让你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这不但是我的机缘,同样是你的。难道你不想得到万蛇母剑!”

    “万蛇母剑?”弃少惊道。“拿到母剑等同杀了蛇姬,取代她成为新的万蛇窟之主。白蛇娘娘,斗战圣猴,四大世家,他们尚且做不到,我只是小狐狸啊,消声长莫及。”

    “所以为师才命令你的师兄们从旁协助你。”湘君道。

    “我的师兄?”青丘弃少的眼神陡地锋锐起来,“几个人来了,一个,两个,还是很多个?”

    “不多,只有一人。”湘君道。

    “是谁!”弃少道。

    “时候未至,不可多问。吾徒,万蛇窟是你的,青丘也是你的。我会赐予你数不尽的荣耀。就是基老界也有你的一席之地,可与比利王分庭抗礼。”湘君再道。

    “师尊,您难道真和基神有消声情吗。”青丘弃少小心翼翼问道,传言难道是真的。

    “呵呵,不可好奇。”湘君神秘道,“基神……”

    吩咐完一切,湘君的声音隐去,伤莲子依旧光华璀璨,不可直视。而时间只是过去了一瞬而已。南翁、北君、云梦少主等人甚至没察觉到弃少的异常之处。

    “师兄,我的师兄是谁,下面的几人中的一位?”

    刷刷,青丘弃少目光如电,扫过南翁、北君、云梦少主以及半死不活的几十个狐族鲜肉。他首先排除掉了上官南翁,“这人被伤莲子迷惑了,绝非坚毅之辈,不会是我的师兄。北君,也不太像,他很想和南翁拼命的样子。云梦少主,呵呵,我打他的脸,他都不敢还手,更不可能是我的师兄了,余下的狐狸们……”弃少看谁都不像,又很不甘心。“师尊是无的放矢,还是另有所图?”弃少可以杀掉黑水真君,也能找来圣猴之尾,青壳蛇蛋也不是问题。关键是他如何杀掉蛇姬。

    “湘君,你留下的问题太多。”青丘弃少心道,“我纵有异于常人的天资,也难臆测。走一步算一步了。”

    诸念收回,弃少愕然发现自己的双手分开了。“怎回事,师尊不是说祭出伤莲子后,我的手不能分开吗,否则会死掉的,难道这也是骗我的。”气急败坏,青丘弃少异常恼怒。

    “喝!”弃少扬手就是一掌,砰,拍向伤莲子,异书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刺耳异常。刷刷刷,刷刷刷!基光万道,宛若缤纷骤雨,洒向南翁、北君、云梦山的狐狸们。

    做个了断,谁是师兄一目了然。如果被杀掉了,只能说他不配当我的师兄。弃少也是发狠了,故以伤莲子试探诸人。

    上官南翁神情未变,呼,遽然而起,基气摇曳攀舞,与劈砍下来的基光互冲,砰砰砰,炸声如雷,气浪迭爆。“伤莲子,我一定要得到伤莲子。”南翁吼道,不掩贪婪之心。

    哧啦!

    南翁掷出紫电冰锥,击向青丘弃少,要杀人夺宝。咔嚓,咔嚓,紫电劈纵而至,声势浩荡。电浆迸炸,已将弃少包围起来。

    “我将你与伤莲子一起杀掉。”宋北君道,“别了,我的爱情,我的基情,我的爱人,我的基友。”北君目无表情,只有杀骤升。刷,北君倏然冲出,万蛇子剑抖开万千寒光,好似星河倒卷,缠住了上官南翁。71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