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之狐,朱阁四子,他们对上了厉人王的一道念识体以及白蛇娘娘、青蛇。人王的念识体祭起天骄剑,横扫当场,白蛇娘娘与青蛇不得不联手御敌。她们本能的畏惧天骄剑。

    厉东府也有他的想法,并没和人王闹翻,可罅隙已生,父子之间绝不可能回到从前。厉人王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算计,东府颇为忌惮,而且他还知道了黑水真君也是人王的棋子,因有利用价值,才会与他相认。

    青蛇瞒着万蛇窟之主,知情不报。可蛇姬还有其它的手段,在她面前浮起几十颗蛇眼,将白蛇娘娘、青蛇、黑水真君、人王的念识体、狐狸、朱阁四少等人展现出来。“厉人王,白蛇娘娘。”蛇姬哼道。他们都是她所恨之人。

    “青蛇,你也该死。”万蛇窟之主又道。

    人王的另外一个儿子厉猿,他虽然受到滑稽大帝的青睐,可仍不是蛇姬的对手,已被擒下。滑稽树飞出几百条藤蔓,将厉猿、木词吟捆了起来,挂在树枝上。木词吟激动道:“滑稽,我感受到了强烈的滑稽气息,大帝与我同在,爱也与我同在。”

    上官南翁、宋北君、蛇无后也无语了,均想道,木家之人骨骼清奇,想法也是古怪啊。

    厉猿虽然被挂在滑稽树上,可他不甘愿啊。“蛇女,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你这卑鄙的女人,我堂堂好汉,五尺之躯,焉能自挂东南枝。”

    蛇姬笑了,道:“厉家小儿,你父亲也来了,何不让他见一见你现在的样子,也许他会高兴的,毕竟你傲骨铮铮。”

    厉猿不说话了,他最敬重的人就要数父亲了。事事要强,只为让人王高看他一眼。如今这幅丢人模样,万万不可被人王瞧去,厉猿宁愿去死。

    滑稽果,最终吃掉滑稽果的人还是厉猿。“看来大帝很钟意厉家的小东西,我也不好再伤害他,谁知道滑稽大帝还在万蛇窟留下了多少暗子。”蛇姬心忖。

    蛇姬并不愿和大帝为敌,得不偿失。

    “南翁,北君,无后,你们可愿听我的话。”蛇姬道。

    “自然。”蛇无后抢先道,“老祖宗,您说什么都是,哪敢不听。”

    老祖宗三个字显然刺痛了蛇姬,她面无表情,扫了一眼蛇无后,心道,这蠢物也是我的后人,脑浆少的可怜,要不要现在就杀了她。

    “蛇姬大人,您是不是要去见人王。”上官南翁道。

    “还是说您想让我们引来人王、白蛇娘娘。”宋北君道。

    “你们比我的后人强多了。哪像她这般愚蠢。”蛇姬道,“我是有这样的打算,你们是饵,厉人王、白蛇、青蛇等人是猎物,去将他们引过来。”

    “蛇姬大人,你恐怕不会那么轻易放我们离去。”上官南翁道。

    “万一我与基友去而不回,蛇姬大人的计划就要失败了。为何不在我们身上种下蛇族秘法,这样就能保证我们忠心不二。”宋北君道。

    “那两人在想什么!”蛇无后困惑道,不知其意。哪有人主动要求在自己身上留下足以毁灭他们的印记。

    “很好,你们很和我的胃口。”蛇姬道,“所以我也不会为难你们。万蛇子剑你们也已拿到手了,尽管离去,做你们该做的事。”

    “你就这样放我们离去?”上官南翁不相信,问道。

    “世间哪有平白无故的好事。”宋北君亦道。

    “老祖宗,杀了他们。我去引来厉人王、白蛇娘娘。”蛇无后道,“他们都不忠诚,我是您的后人,对您绝对衷心。”

    又是老祖宗!

    蛇姬杀念再起,斜睨蛇无后,你就那么想去死吗。

    就算再迟钝,蛇无后也感受到来自“老祖宗”的恶意,登时噤若寒蝉,再不敢讲话。“老祖宗为何对我不满。”蛇无后还不知原因。

    上官南翁、宋北君飘然离去,生怕蛇姬后悔。

    离开蛇窟数百里,南翁才道:“北君,她为什么让你我离去。”

    宋北君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上官南翁道:“蛇蛋,能孵化出子剑的蛇蛋。”

    宋北君道:“是。只有我们带着蛇蛋,蛇姬就能获悉我们的一切。再说,你我要离开万蛇窟,仍需她的同意。”

    上官南翁道:“我们就这样去见厉人王,似乎不妥。”

    宋北君道:“厉人王的一道分身而已,他不会为难你我的。”

    上官南翁道:“人王要是拿走我们的万蛇子剑呢?”

    宋北君道:“借花送佛。”

    上官南翁道:“也罢。只能这样了。”

    宋北君道:“蛇姬也是可怜,不人不蛇,这副鬼样子,难为她了。南翁,我若变成那般,你会如何待我。”

    上官南翁道:“别多想。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宋北君道:“刻意回避,南翁,我知道答案了。”

    上官南翁道:“你总是这样。”

    宋北君道:“不多说了,去见人王吧。”

    两人不再说话,向蛇姬指明的地方前进。相比厉东府、木西夫,南翁与北君的基情也不是那么真诚,他们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想让对方知道。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云梦少主带着他的侍从们终于追上弃少了。“你们就算追到我,我也不会和你Gao基。”青丘弃少一脸嫌弃,他也是二代,可就是瞧不起云梦少主,大概是因为太相似了,所以才排斥对方。“既然都到了,帮我一个小忙就是了。”他又道。

    “此路不通。”青丘弃少道,在他前方数丈处,南翁、北君牵手而来,高调示爱,大抛狗粮,弃少相当愤怒,“冷冷的狗粮撒在我脸上,本少好气呀。”

    云梦少主等人笑了,知道有戏。大家都出自青丘,理当相亲相爱,Gao基什么的不在话下。可在那之前,先解决掉秀恩爱的汉子们。

    “我掉了两枚蛇蛋,怎会被你们捡去,还回来,否则要你们好看。”云梦少主道,他的蛇蛋被弃少抢走了,不敢索回。可南翁与北君就不同了,无亲无故,正好弃少也看他们不顺眼,此时不仗势欺人,还等到什么时候。

    “不错,少主的蛇蛋掉了,快点交出来!”

    “兀那汉子,你们运气真好。不知从哪捡到了我们少主的蛇蛋,我看你们也是知书达理之基,乖乖交出蛇蛋,并且向少主与弃少大人献出汝等珍贵的局部地区,可饶你们不死。否则……”

    “杀掉你们!”

    腾!腾!腾!腾!

    云梦少主带来的人将上官南翁、宋北君围了起来,每个狐狸都不怀好意,吃定了俩个小鲜肉。“他们有这等漂亮的脸蛋,少主与弃少肯定喜的不要不要的。”很多狐狸别用有心想道。青丘的狐皇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在诸多狐族中引领了Gao基的风气,众狐效仿,哪个贵公子要是没饲养几头小鲜肉反会被人瞧不起,认为那是奇葩,是异类。狐狸侍卫们不敢和云梦少主、青丘弃少抢夺南翁、北君的基花,可总能想一想吧,思想是自由的,爱飞多远就飞多远。

    上官南翁、宋北君也是长吁短叹,“运气怎会那么差。遇到一群小狐狸。”北君道。

    “为首的两人我们可惹不得,一个是狐皇的儿子,还有一个是云梦山的少主,杀了他们等于和整座青丘为敌。”南翁笑道。

    “是啊,怎么办。我好担心。”北君道。

    “我们只能绕道了吗。”南翁道。

    “因为惹不起。”北君道。

    “只能躲着了。”南翁道。

    宋北君、上官南翁一唱一和,无视青丘弃少、云梦少主以及一群狐狸,分明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再说这里可是万蛇窟,葬身蛇腹,又有谁知道。

    云梦少主声称能孵化出万蛇子剑的蛇蛋是他的,已经让南翁、北君杀心暗动。他们忌惮的不是云梦山的少主,而是弃少,青丘弃少。

    “好狐狸不挡道。我看还是不要绕道了。”上官南翁忽道。

    “错了,是好狗不挡道。”宋北君道。

    说完,他们同时觑向前方。青丘弃少仍然站在路中间,异常扎眼。云梦少主很激动,心道,太好了,你们敢当面骂弃少,他不拆了你们才怪。“给脸,你们不要。”云梦山的少主怒道,“拿下他们,记住,不可伤了我的蛇蛋。”他边说边瞄向青丘弃少,看他对那两枚蛇蛋是否有意。

    云梦山的狐狸们并没见过南翁、北君,因为他们从出生起就没离开过青丘。这次来万蛇窟,也相当于出远门了。于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狐狸小鲜肉杀向上官南翁、宋北君。

    “可惜了他们的脸蛋。”宋北君道。

    “谁说不是呢。”上官南翁亦道。他们的蛇蛋早已孵化,只是伪装了一下,以剑丸的形式藏在蛇蛋之中。

    云梦山的狐狸不知情,弃少却是知道的,他知道是知道,可没义务告知群狐。都死了又能怎样,数量又不和质量等同。

    咔嚓咔嚓,蛋壳迸碎声几乎是同时响起的。南翁、北君攥碎蛇蛋,放出剑丸。刷!刷!两道剑气遽地斩出,横扫而过,十几头狐族小鲜肉当场被切成两段,内脏倾洒,泼在地上。更多的残肢、碎肉抛舞而出,劈头盖脸砸在云梦少主身上。这位少主吓懵了,哪见过这样的阵仗。

    青丘弃少大袖挥拂,掸去洒落的碎块、脏器,“两位为何杀害我青丘之狐。”他道,“你们犯了大错。”

    嗡!一团青色的基光迸起,啸音震慑千尺方圆,任何落下的残尸、碎脏、断肠、头颅都被荡扫成细沫,抛扬散去。

    “我,青丘弃少,我即正义。”

    刷!

    青丘弃少倏地纵出,右掌上翻,青色的基气犹如烟雨迸涌,一蓬蓬炸开,随后连成一片,像是厚实的云层,向南翁、北君飘去。“这招青云直上如何。”弃少笑道。

    上官南翁、宋北君遽地分开。锵的一声长吟,宋北君挥剑而上,斩向青色的云层。上官南翁则在防备弃少。

    北君的万蛇子剑方甫碰到青色的云气,数千道比头发丝还细的基气向下涌来,瞬间覆盖了剑身、剑柄,并向北君的手腕扑去。“嗯?”宋北君运转真元,将臂一振,蓬的一声炸响,万蛇子剑上的青色基气全被震碎了。异变再生,青色的云海翻滚,直如骇浪拍下,轰隆隆,撞击北君。

    纵是张开了护体气壁,仍是无用。宋北君像是木桩似的,被打入到土里,只要脑袋还在地上,很快下巴也沉没了,他都不敢说话了。

    上官南翁气道:“一个狐狸而已,也敢欺我基友。”

    咻!紫电迸起,一支三尺长的冰锥被南翁打出,消失在厚实的云层之中。

    “看来南翁还是爱我的。”北君心道。他眼瞥到基友掷出紫电冰锥,已知对方心意,基情才是永恒的啊。

    轰隆隆,炸声四起,云海迸滚,像是沸油在雪地上涌动。宋北君压力顿消,终于能破土而出,虽然吃了很多土,北君还是很开心的。

    “这就是汉子之间的爱吗。”青丘弃少感动道,“你们愿意为对方付出多少,一部分,一半,三分之二,还是全部?”

    刷!

    弃少拧身而起,双掌合拢,且放在头顶上。“湘君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只听弃少悠悠道来。

    “湘君!”

    “你的师尊是湘君?”

    上官南翁、宋北君异口同声道。

    “什么,弃少的师傅是湘君?”云梦少主也挥去身上的尸体碎块,一脸难以置信。

    湘君,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很多基老甚至怀疑他不存在,是活在传说中的汉子,更有人说他被基神相中,已被接走,常伴基神。

    “如何,讶异吗。”青丘弃少道,“你们以为狐皇为何处处容忍我。还不是因为我师尊是湘君,他怎敢动湘君的弟子。整个青丘的狐狸加起来也不如湘君的一根手指重要,就是狐皇也不行。”

    “湘君,湘君!”上官南翁道,“你若真是湘君的弟子,我们真不敢拿你怎样。”

    “证明,你如何证明!”宋北君道,“阿猫阿狗小狐狸,谁都能跳出来说自己是湘君的弟子,别人怎会信服。你父亲本就是狐皇,他让着你是人之常情,是你不孝而已。”

    “师尊就是师尊。”青丘弃少道,“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我见他一面都难,何况是你们这些垃圾。”

    “你!”上官南翁怒道。

    “南翁,不可动气。”宋北君道。

    “是故布疑阵,还是说他师尊真是湘君?”云梦少主也是惊疑不定。只是如何确认他也不知。2771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