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大帝,风华绝代,曾在滑稽树下和狗带大帝、切糕大帝论过道,讲过宇宙哲理。就连基老界的缔造者基神也被他所吸引。

    始于惊艳,终于滑稽。基神有张名单,上面罗列的都是他得不到的汉子,而滑稽大帝的名字高居榜首,叱咤古今,气势磅礴,无人可敌。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容易入手的不值得珍惜,人之常情。神亦然,基神也有他的烦恼。子嗣过多,信徒太迂腐,有基友站在墙上,如那枝头红杏,要出墙去。基老之神要是一一过问,烦也烦死了,所以他才创造出两件最杰出的作品,准确的说是两头基老,一头是比利,另外一头是海灵盾,比利是最锋利的矛,海灵盾是最坚固的盾。可惜比利与海灵盾并不和,明争暗斗,伤了基神的芳心,可那都在神的意料之中。

    “比利啊。”基神伤感道。

    “吾师,吾基友,吾主,你为何叹气。”比利问道。他的声音有种让人心平气和的魔力。

    海灵盾也随侍在旁,并没答话。基神询问的是比利,他不好开口,同时,他也想听听比利有何高见,能否为基神解忧。

    论阿谀的功夫,我远比不上比利。海灵盾心道。他亦有自知之明,否则也不会成为基神的左膀右臂,和比利平起平坐,一时瑜亮,当世豪基。

    “比利,吾近日来心绪不宁。滑稽大帝多日不见,甚是想念。你能为吾寻来他吗。”基神道。

    “此事易耳。”比利道,“可我找来大帝,你又想留他到几时。吾师,你我都知滑稽大帝的心不在神界,有滑稽的地方就有他,他是风,起于青萍之末,飞向世界的尽头,居无定所,比吾师还自由。”

    “哼,我以为你会说什么呢,尽是些废话。”海灵盾道,“比利,我们在基神面前做个约定吧。看谁能先寻到滑稽大帝。”

    “胜者如何,败者如何。”比利道。

    “胜者可随意使唤败者一百年。”海灵盾道。

    “随意使唤吗。”比利问道。

    “嗯。”海灵盾道。

    “包括使用对方的身体吗。”比利再道,“比如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再比如局部地区之花。”

    “不错。”海灵盾道。他很自信,因为他身上有一件宝物,滑稽大帝赠给他的宝物,有了这桩宝物,寻到大帝那是分分钟的事,绝非难事。因有倚仗,海灵盾才自信满满。

    “你们俩又来了。”基老之神叹气道,“为何吾最优秀的两件作品不能有爱相处呢,伤脑筋。点到即止,你们不可伤害对方的生命。”

    “嗯。”

    “好。”

    在基老之神的见证下,比利与海灵盾达成一致意见,誓约已成立,接下来就是付诸行动,占得先机,打击对方的气焰。

    刷!刷!

    比利、海灵盾遽地掠去,遁离神殿。而基老之神一脸忧郁,“知我心者,去而不返,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无奈啊。”

    一生无奈,神殿上回荡着万千音浪,其声锵然,恍似冰泉漱石,金声玉振。蓦地,一人倏然而现,他面容清矍,气息清冷,甫一踏入神殿,就已觑定基神。“吾友。”来人道。

    “哦,是你。狗带大帝!”基神睁开眼睛,随即道。“我们有多少年没见面了。”

    “相见不如不见,再见已是无可奈何。”狗带大帝道。“基神,我带来了你想要的东西。”

    “吾想要的东西?”基神道,“你真的知道吾需要什么吗。”

    “一看就知。”狗带大帝道。

    呼。

    狗带大帝以袖做剑,倏地挥拂,登时剑气飙出,可并无杀气,剑气中有一物散发着强烈的死气,很是不详。

    刷刷。基神的目光贯穿三万道剑气,直视那团被死气包围的事物,“啊,是他!”基神千百年不曾变过的面容也多了几分慌张。“怎会如此,是谁伤害的他。吾曾经的挚爱啊。”

    “呵呵,你曾经的挚爱。”狗带大帝冷笑,“过去的就是被被抛弃的,眼前的才是值得珍惜的。你向前看吧,就算是基老界的神也救不了他。”

    可基老之神根本没听狗带大帝在说什么,一颗心悬了起来,念头全在被死气包围的那人上。“挚爱,吾的挚爱啊,当年为何要离开我,再见面时你还是那么的美丽,让吾心动。”话音未落,基神一掌无声无息拍出,神殿之上,登时涌起一股悲伤的气息,扫卷十方,涤荡四合,死气已被冲刷至尽。

    “吾的爱人。”基神怒道,“吾要替你报仇。狗带大帝,你在哪寻来的他。”

    “他生机几无,你也无计可施。”狗带大帝道,“我将他带来,并无好意。你也知道的,吾友!”

    “吾知道的,你是为了打击吾,才将他带来的。很好,你做到了,你成功了,吾现在很伤心。”基神道。“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真是无情的神啊。”狗带大帝道,“我为你付出诸多,从未得到相应的回报。”

    “不可向神索取。”基老之神道。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傲慢。”狗带大帝道。

    “因为吾是神,基老界的造物者。无数基老的信仰终点。”基神道。

    “让我说你是傲慢的源头。”狗带大帝道,他一招“问天无敌”倏地施出,登时,神殿之上充满单身狗的怨气,砰砰砰,殿柱炸开,穹顶倾塌。

    基神不为所动,他以袖子覆盖住悬在神座前方的人,又道:“狗带大帝,你因爱成恨,已入魔道,再不能与吾Gao基,可怜啊。”

    一声可怜之后,基神长发扬起,哧哧哧,哧哧哧,每一根头发都像是金丝,固定坍塌的柱子、穹顶、神龛、宝盒、地面。神殿又恢复如初。狗带大帝怒道:“基神,你成功惹怒我了。你将付出代价,沉重的代价。”

    “吾是神啊。”基老之神道,“你修为再高,万古称帝,也是人!”

    “神又怎样,你也有感情,爱情,基情。不断己情,你枉为神。”狗带大帝道。腾!他一步纵出,气浪顿开,向前荡去,轰隆隆,无数空间崩裂,虚空尽碎。“得不到你,我就毁了你。”狗带大帝恨道。“正如你说,我修为再高,也有得不到的人,纵是成为大帝也不开心。犬神牙。”狗带大帝吼道,锵,寒光迸舞,荡扫九万里,一颗狗牙出现了,其弯如月,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光泽,它是狗带大帝的帝兵。

    帝兵出,神殿毁。在基神与大帝之间再无阻碍物,基老之神的袖子仍然罩着曾经的挚爱,不愿他再受到伤害。“狗带大帝,你是认真的吗。”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狗带大帝冷漠道。“被你伤害那么深,我依旧忘不了你。寻遍无数世界,只为找到你。”

    “执念啊,人对神的执念太可怕了。”基老之神道。

    即便狗带大帝祭出最强帝兵犬神牙,基神仍然态度倨傲,“阿狗,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何不受欢迎?”

    “大帝不需要爱情,我只要基情。付出了就要有回报,如果没有,我主动讨回,十倍,百倍,千倍!”狗带大帝冷漠道,“基神,你不肯正视本帝的基情,多次怠慢我,我就算脾气再好,也有限度的。我知你深爱过一个汉子,历经千辛万苦将他拎了过来,只为让你开心。可你呢,你什么都没说,还奚落我。若是滑稽大帝在此,你恐怕会换上另外一张面孔,虚伪的神啊,今天我将会让你跪在神座之下,倾听我的哲学真谛!”

    锵!

    犬神牙发出一声长鸣,如龙吟,似虎啸,诸天撼动。狗带大帝双目开阖,数万年的单身狗怒火倏地迸爆,直如骇浪翻舞,引发虚空迸荡,上百里的基神圣域尽数崩坏。

    基神心道,哎呀,惹不起,狗带大帝的修为在几位旷古烁今的大帝之中不是最上层,可他不会轻易狗带,谁也灭不了他。如何应付才好?杀了,还是留着当看门狗?基神也很为难。“吾在,基老界在,神殿在,吾永生不灭,基情不减。”基神大袖一振,送出一团神光,灼灼其华,照耀术数千里。

    狗带大帝看得真真切切,基神放出去的是基老界的神兵,镇殿至宝,霸王别基!

    “霸王别基”是一尊巨鼎,基神仗着它不知炼化了多少凶物大能、甚至是大帝、圣人。八千年前,狗带大帝就曾亲眼见过基老之神拿出“霸王别基”,镇杀了一位新晋不久的大帝。震撼之情至今难忘。“哈哈哈,基神,你想用霸王别基杀掉我吗。”狗带大帝苦涩道。

    “好友,你说呢。”基神长袖甩出,犹如长虹迸舞,当的一声,劈中巨鼎,登时,鼎音大作,恐怖的能量风暴轰扫八荒。刷!基神纵身而起,站在巨鼎的边上,眸光淡漠,哪还有什么残存的感情,已和狗带大帝划清界限。

    “万年基情,过眼云烟。我这备胎之人,终究入不得你眼睛。”狗带大帝悲哀道,他右手摄来犬神牙,帝兵入手,才觉好受些。

    “我们为何会走到对立。”基神道,“你难道没有半点责任,将什么都推到吾身上,你就那么高尚吗。吾让你做了数万年的备胎,为何不知感激。你知道基老界有多少人愿意站在吾身边,吾连见面的机会都没赐予他们。人啊,终究还是太贪婪。纵然是证帝了道,依旧如此。”

    “你的脸比圣域还厚,我无话可说。”狗带大帝道。“都怨我,狗眼不识人,错爱你那么久。怨的了谁来。”

    “这就是你的觉悟吗。”基神右足一顿,嗡!神鼎发出轰然巨响,荡碎无尽虚空,贯穿万里方圆。“不存在的,让吾一心一意对待的人不存在的。吾是唯一,基老界的唯一,永生不灭。”

    轰隆隆,霸王别基鼎向前撞去,数十万道基气抛舞,扫爆一团团的单身狗清香。“狗带大帝,来吧,让吾见识你的能为。”基神傲然道。他已经将快死的汉子藏在袖中,不愿他再受到任何伤害。还有什么地方比他的袖子里更安全的麽。

    砰!砰!狗带大帝运掌之间,两团红云炸开,顷刻间涤荡数千里,轰碎七万道基气。“基神,你再自负也得跪在本帝的脚下。”狗带大帝摧开犬神牙,向前纵去。

    “口说无凭,用消声巴决一胜负吧。”基神蔑然道。他左掌挥起,五指遽张,像是五柄神剑,剑气迸舞,犹如龙腾虎跃,神威浩荡,无数生灵匍匐在尘埃之中,祈求神的哀怜。

    刷!

    狗带大帝纵越而过,不知穿过多少空间,扫平多少基气凝成的巍峨宫殿。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擒下基神,让他心服口服,甘心做自己的基友,还是唯一的基友。“数万年单身,本帝也是受够了这种不幸的生活。大家都躲着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好绝望的。”狗带大帝暗道。

    倏地,三十道剑气劈来,每道剑气长十二万九千里,剑光照耀圣域,处处星光点点,有无数基老的叹息响起,“跪下吧,跪下吧,接受基神的祝福。”

    “基神才能给汉子们带来幸福。”

    “基神所在,即是魂牵梦绕之地。”

    “吾等得永生时,姬姬三千尺。”

    “跪下!”

    “跪下!”

    神威浩瀚如海,诸基的叹息来回扫荡,还有三十道剑气劈来砍去,大开大阖,狗带大帝顾此失彼,有些狼狈,更多的则是愤怒。“基神,你想渡化本帝。滑稽啊。”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神也不是无所不知的。”基老之神笑道。他将身旋起,巨大的神鼎随他一起绞旋,刷刷刷,刷刷刷!基光迸舞,离心甩开,仿佛是星河涌荡。

    “汪汪!”狗带大帝咆哮道,也是怒极。“去吧,我的帝兵。”狗带大帝祭起犬神牙,蓦然间,大帝的威压凝实,咔咔咔,虚空堆叠,旋又迸碎。

    崩!崩!崩!崩……

    三十三道剑气全数炸开,奈何不得大帝之兵,犬神牙。

    可基神的“霸王别基”更是神鼎中的神鼎,纵是对上了犬神牙也不落下风。“难以渡化,大帝非常人也,尤其是像狗带大帝这样悲催的单身汉子,更是怨气滔天。吾耗费的神力、基情难以统计。”基神忖道。

    “我实在不想和你撕比啊,狗带大帝。为何你就不能安静的做个美汉子,顺便做吾钦定的备胎。这样对谁都好。”基老之神叹道。嗡,他脚下用力,霸王别基鼎再次向前飙出,气浪迸起万丈之高,基气横扫四境。71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