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与多年未见的孩子想见,本应是苍天都会流眼泪的感人事情。可黑水真君与白蛇娘娘的会晤就有些不同了。

    白蛇娘娘很期待见到儿子,真君亦然,“贫道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们这对狗消声女,如今真的见到了,杀,只有杀掉你们,贫道才能无忧无虑的去Gao基,否则心魔不除,贫道只会堕入魔道。”

    “吾儿,吾儿啊!”

    厉人王的念识体像是什么都没听到,满眼都是儿子。“哈哈哈,我厉人王又多了一个儿子。真是天助我也,天助厉家。白蛇娘娘,你还是有些能耐的,为我生出这么优秀而又俊美的儿子。虽然是混血,可也无妨。我并不介意,吾儿,来,到父亲这边来。你将荣耀加身,厉家的先祖们会赐予你无上神通。”

    厉东府目光闪烁,也不知在想什么。木西夫忽觉智商不够用了,没法让基友振作,“人王还是没变,有这样的父亲,东府也很辛苦呢。还好我父亲比人王仁慈有爱,否则我也会如东府一样崩溃的。”

    厉人王在四大世家的影响并不好,就算木家和厉家走得再近,木家的家主也看不惯人王的行事作风,常道:“希望厉东府、厉猿快快成长,早些取代厉人王,这样才能拯救厉家,挽回万年世家的荣誉。”

    砰!

    黑水真君挥掌击退人王的念识体,“老东西,没有贫道的允许,你真敢擅自接近贫道。退下,你与白蛇娘娘都该死,贫道还没想好顺序,是谁先死,谁后死。”

    “吾儿这么迪奥。”

    人王的念识体虽被震散,可又重新聚集,倏化一中年汉子,手持长剑,剑吼西风。

    “天骄剑!”

    厉东府轻声道。

    天骄,天之骄子也。厉东府怎会不知天骄剑代表什么,家主身份的象征,厉家至强之人的信物。见剑如见家主。

    “人王天骄。”

    木西夫也道。他也如愿见到了天骄剑,因为厉人王不怎么拿剑示人,就算是东府与厉猿也没见过多少次天骄剑。如今,为了黑水真君,人王竟取出天骄。

    白蛇娘娘、青蛇向后疾退,她们畏惧于天骄剑散发的凛冽杀气。

    “吾儿,只要你回到厉家,我可做主将天骄剑赐予你。”人王的念识体笑道。

    哼!厉东府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暗哼了一下,显是不安。他一直都想得到天骄剑,成为厉家的下任家主,而且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厉猿殊无大志,而且他喜欢的是刀,对天骄剑并无兴趣。“父亲,你为何要拉拢一条蛇,不惜用上天骄剑。”厉东府不悦想道。

    厉家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执掌天骄者即是家主。人王既然许诺赠剑,就是指定了黑水真君作为下一任家主。这让心高气傲的厉东府无论如何也不能忍。他从小视家主之位为袖中物,探手可取,现今形势遽变,对他不利。“黑水真君必须死。”东府忖道。

    “东府,不管你的决定如何,我始终站在你这边。”木西夫道,“即便是舍弃木家家主之位,我也对你不离不弃。山海枯竭,我们之间的基情也不会变。”

    “我知。”厉东府道。

    有基友如此,夫复何求。

    “厉人王,你这人还有没有底线。”白蛇娘娘亦道,她虽然躲着天骄剑,仍不惧人王。龙珠也被祭起,由她和青蛇一齐催动。那珠子呼呼旋转,刹那间,珠光迸舞,瑞霞绦绦。

    “白蛇娘娘,青儿,你们还忘不了我啊,造孽,都是我的错。”厉人王的念识体道,“我不该消声引你们的,更不该对你们冷淡。可我能有什么法子,生来就是基老,一天不见基友如隔三秋兮,我也很痛苦啊。当年我之所以留在万蛇窟,因为黑蛇啊,他虽然能变成姑娘,可大迪奥仍在。这才是我喜欢他的地方,非凡人自由过人之处。”人王悉数道来。

    闻言,白蛇娘娘、青蛇身体遽震,面色铁青,虽然有心理准备,可听人王亲口道来,还是难以接受。

    “这才是我记忆中的父亲,他现在也是这般冷酷。”厉东府放心道,“是我多心了,什么黑水真君,他只有厉家一半的血统,父亲不会重视他的。会利用他至死,最后随意丢弃。”东府不愧是人王的儿子,业已察觉厉家之主的意图。“事情过去那么多年,父亲为何不去寻找流落在外的儿子,偏偏这个时候才来寻找……”

    “东府,你心情好了?”木西夫问道。

    “嗯。”厉东府道,“身为厉家的长子,我不该失态的。”他又道。

    “合该如此。”木西夫道,“谁也抢不走属于你的一切,包括我。”

    “西夫,等我们离开万蛇窟,回到老家,就去结婚领证,如何。”厉东府道。

    “好开心。东府,你是认真的吗!”木西夫激动道。

    “真到不能再真。你我从小相识,基情不曾改变过,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是时候组成家庭了。”厉东府道。

    “可惜我们待在的地方是万蛇窟,周围都是蛇,一点气氛也无。”木西夫有些遗憾。

    “任它环境如何改变,我对你不会变心。西夫,相信我吧。我会给你带来幸福的。”厉东府道。

    “东府!”

    “西夫!”

    “东府!”

    “西夫!”

    “东府啊!”

    “西夫啊!”

    世间自有真情在,亲情友情爱情与基情。又多了一对美好的基老。可白蛇娘娘、青蛇眼里尽是杀气,看到厉东府、木西夫基情迸荡,她们气不打一处来。若问她们最恨的是什么,非基老莫属。是基老摧毁了她们的一切,包括信念、坚持。

    黑水真君一脸羡慕地盯着厉东府、木西夫,“贫道也想有一个爱我的基友啊。”真君只能将想法藏在心里,不愿告诉任何人。他是那么的孤独,以至萧索的万蛇窟与他相比,也多了几分生气。

    “吾儿,你的决定!”厉人王的念识体再道,他手腕一振,哧哧哧,天骄剑迸涌出数千道剑气,犹如蚕丝向外扩散。

    “决定。”黑水真君笑了,“厉人王,你觉得我们之间会是父子吗!能够像普通的父亲与儿子那样相处?”

    “父爱如山,你会被我感化的。”厉人王道。

    “不,贫道只会火化了你!”黑水真君道。

    刷!刷!刷!刷……

    数道人影倏地闪入,是朱阁四大弟子与青丘的狐狸们赶来了,他们收到黑水真君的传信,火速赶至。

    白公子更是开启了白眼,瞄向厉人王的念识体,“啊!好可怕。”白公子心惊道。“他只是人王的一道念识所化,就能让我神魂遽颤。哪怕是开了白眼也看不穿他。”

    “我道是谁,原来是我的基友,什么时候你也敢用白眼看我。”厉人王的念识体感受到了来自白公子的视线。

    白公子出自白茅氏,之前就和厉人王称基道友了,还将族中的一桩宝物“镇山斧”交给了人王。可这都是为了算计厉人王,因为白公子想破黑水真君的局部地区之花。

    黑水真君已经明确告知在场的诸位,他是人王与白蛇娘娘的儿子。最震惊的就要数白公子了,“哦哦哦,我上辈子是积了什么福,竟然能和一对父子都Gao基。”兴奋没多久,白公子镇定下来。“人王,我错看你了。黑水真君流落在外多年,也没见你去寻找他。可见你这个父亲当的有多失败。如今见面你就想和真君修好关系,滑稽啊。父子之情岂是一天两天就能培养的。”

    “你修成白眼了,可还不够看的。”厉人王的念识体冷声道,“念在我和你父亲是基友的份上,滚吧,小白。”

    “”

    白公子也没多激动,他就知道人王不简单,“连我的父亲都不放过,人王你真是强人。”

    “这算什么。”厉人王的念识体又道,“你几个叔叔、大伯、表兄弟也是我的基友,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呵呵呵,你们全家我都没放过!”

    轰隆隆,白公子如遭巨石锤击,向后跌去。真是岂有此理,难道白茅氏的男狐狸您老人家都没放过?白公子生出荒谬的念头来。而且可能是真的。

    当是时,人王的本体还在雪山,和皇狐一族的族长推杯换盏,一叙相思之苦。而青丘的皇帝也和贵妃赶回家去,想着如何分开那对忘年基老。

    以念识降临万蛇窟,厉人王的本体仍能获悉一切,他很自信,想做的事情就没做不成的。“黑水真君,白蛇娘娘,青蛇,你们都是本王的玩宠,也想逃离我,可能吗。”人王暗道。

    “人王,你有心事。”雪山之王道,“是不是老夫招待不周,让你想家了?”

    “怎会。有你在的地方即是我的家,雪山是本王的第二个家!”厉人王道,“能和你证基合道,实是人间美事,本王会退却吗。”

    “人王,同样的话你对多少大基老说过。”雪山之王笑道。

    “不多,也就几百人吧。”厉人王笑道,也没隐瞒的意思,大家都是实诚人,阅基无数,技术还有大姬姬都是极好的。

    “我女儿皇妃红与狐皇就要来了,你要不要暂避一下?”雪山之王道。

    “哦,狐皇来了。”厉人王道,“要不我们三人一起……”

    “不可能!”雪山之王怒道,“那小子抢走我女儿,并不让我外孙住在雪山,早成了老夫的敌人。”

    “就算这样又如何,你敢杀了狐皇吗。”厉人王道。“当初,还是你亲手扶持他成为青丘之主。你女儿还未成为皇后,想来也快了。除了皇妃红,我可想不出还有谁能母仪天下。”

    “狐皇最荒谬的时候,不知从哪找来一狐族的小鲜肉,非要让他作为皇后。要不是老夫亲手拍死那鲜肉,我女儿还真会成为青丘最大的笑话。”雪山之王道。

    “狐皇毕竟是青丘之主,虽无大功,可也没大错。还算是明君,更重要的是他依附皇狐一族。”厉人王道。

    “哈哈哈哈。”雪山之王笑道,“皇狐皇狐,狐族的皇者,青丘之主若不出自吾族,老夫会坐立不安的。”

    “狐皇与皇妃红的儿子是你指定的下一任狐皇。”厉人王道。

    “人王,你想说什么。”雪山之王道。

    “为何不让他现在就登上皇位,取代狐皇!”厉人王道。

    呼!

    雪山之王霍然而起,风雪登时涌进亭中,可被厉人王挥掌化去。“狐皇不识时务不是一天两天,外孙与你更亲。而且好控制……”厉人王再道,“他与皇妃红快到了,雪山是他的荣耀加身之地,同样是他的墓地!”

    “杀了他对你有什么好处。”雪山之王道。

    “能有什么好处,本王只是想让你过的更舒坦些。”厉人王道。

    “哈,是吗。”雪山之王坐了下来,将手一拂,雪光顿起,彻照整座亭子。亭子外的美婢、鲜肉都被冻住了,死的不能再死。

    “皇狐之主,你的选择?”厉人王道。

    “再让老夫想想。”雪山之王道,他头又疼了。“厉人王有备而来,就算老夫不杀狐皇,他也会除掉他的。妃红也不怎么喜欢狐皇的样子……”皇狐一族的族长杀心已动。“狐皇暗中也在培养自己的人,终究会与老夫反目为仇。”

    “他们来了。”厉人王忽道,“狐皇,皇妃红来了。”

    “啊。”雪山之王轻声道,“老夫的女儿回来了。”

    雪山之下,皇者以睥睨之姿降临此间。而皇妃红怔怔地望着狐皇,她的丈夫,有些失神。时间匆匆,她与他上次来雪山时,还是多年之前。如今,物是人是,可无当年的心境。

    嗡!狐皇长袖荡开,基气迸滚,倏化千丈长的巨龙,劈开漫天风雪,径向雪山之巅冲去。“人王,老狐狸,本皇来了。”狐皇道。

    “你就不能安静点。”皇妃红埋怨道。

    “情非得已。妃红,我若和老狐狸站在对立面,你如何选择,站在我这边,还是老狐狸那边。”狐皇蓦然问道。

    “你们之间能有什么大仇,父亲早就原谅你了。”皇妃红道。

    “我只问你的选择。”狐皇道。

    “别闹了,我们上山吧。”皇妃红道,她想挽着狐皇的右臂,可后者先行一步,避开了她。

    “嗯?”皇妃红颇觉诧异,不知狐皇为何躲开。“你……”皇妃红困惑道,“难道做做样子都不愿意吗,你就真的那么讨厌我?”

    “不,我从没讨厌过你。只是你不知而已。”狐皇道,“走吧,老狐狸在等着我们呢,人王也在。”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