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树,滑稽果!厉猿恨道。

    现在的他还不算是小伙子,只是无害的正太啊。为何蛇姬要为难他。“不,这都是为了表弟。”厉猿道。

    木词吟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只想着拜入滑稽门,成为大帝的门生。厉猿绝不许这种情况发生,说好的一起做基老呢,说好的海枯石烂基情不变呢,汉子变心真可怕。锵,厉猿右臂扬起,他手中的那柄飞刀斩断了扫下来的藤蔓。登时,木屑迸舞,滑稽的气息贯穿苍穹,让人为之肃穆。

    “啊,这是!”厉猿怔怔道,滑稽果,有一枚滑稽果从天而降,“不好,它砸向的人是我。”厉猿倏地斜里飞出,避开滑稽果。要是被砸中,他会变得很滑稽,兴许还会成为滑稽门的追随者。

    “噢噢噢,大帝啊,为什么你选择的人不是我。”木词吟怒道,他很嫉妒小表哥,明明他是那么的虔诚,已经跪倒在地,可大帝并未因此而高看他,反将滑稽果赐给了厉猿。

    厉猿不领情,极力躲避。目睹一切,木词吟怒火更盛,他想得到的别人弃之如敝履,不要太滑稽。“天啊天啊天啊啊啊啊啊啊啊!”木词吟长啸而起,基气迸荡三千丈,“表哥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拒绝大帝的好意。”

    厉猿像看傻比似的盯着他的表弟,不是废话吗,想要的靠自己争取,别人施舍的不屑一顾,这才是真基老该做的事情,“木词吟,你再执迷不悟,我也救不了你,只能与你恩断义绝。”厉猿狠心道,不得已而说出的。

    木词吟呵呵笑道:“什么啊,厉猿。你终究还是对自己更好。就像你将两枚蛇蛋都交给我,只因不喜欢,所以不愿带着。于是做那顺水人情之事,既能满足你的虚荣心,又能提升表弟对自己的好感度。有些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表哥,你说是吗。”木词吟一手一枚蛇蛋,气息也变了。从滑稽树上扫下来的藤蔓全都避开他,像是在畏惧他。

    咔嚓,咔嚓。木词吟捏碎蛇蛋,蓦然间,剑气冲天飙起,犹如丝绦。

    上官南翁赞道:“碧玉妆成一树高,表弟滑稽表哥基,春风不绿江南岸,青城太守知不知。”

    宋北君道:“人间悲剧啊,表哥与表弟之间的撕比吗,这可真是有趣!”

    俩人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理,拿眼瞅着准备撕比的厉猿、木词吟。

    蛇姬似乎不愿起身,仍然坐在白骨王座上,她生就一双蛇瞳,瞳仁迸放寒光,那座高山也被她收回,变成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放在王座的扶手上,即便如此,滑稽大帝的手印仍在,滑稽的气息经久不散,绕着蛇姬旋舞。她就像是大帝在万蛇窟的代言人。“那枚滑稽果有些不同。”蛇姬道。

    她的拳气、真元化为滑稽树,上面也生长着滑稽果,可它们与砸向厉猿的那枚滑稽果有本质上的不同。“滑稽大帝之心不可妄测,他也是想利用我,虽然他本人并不能进入此间,可不代表分身、念识不回闯入。没有一成不变的约定,只有利益是永恒的。”蛇姬双眸微阖,感受到来自青蛇的意念,“蛇姬大人,我来晚了,黑衣小鲜肉不见了,您还能感知到他的踪迹吗。”

    不见了?蛇姬讶然想道。她运起神通,分布在万蛇窟的零散念识都在搜寻黑水真君的行踪。可数千万念识都找不到真君。“怎会!”蛇姬不信道,“是那条白蛇从中作梗吗。”万蛇窟之主马上想到了弃徒白蛇。“黑衣道人和白蛇有关,青蛇无能。”蛇姬也知黑蛇被杀、白蛇叛变后,青蛇也生出异心。“所以我才在青蛇身上种下了一枚神通种子,只等它成长了。如果青蛇乖乖听话,她兴许会死的痛快些。”

    “那几个小狐狸还有朱阁的猴子请来的逗比还在。”蛇姬心想,“厉猿,厉东府,厉人王!厉家的汉子每一个好东西,真是一脉相承。”

    刷!

    木词吟忽然舍掉厉猿,跳向空中的滑稽果,他双臂倏张,想要接住滑稽果。然而,那枚滑稽果再次拒绝了他的拥抱。“为什么,为什么啊。”木词吟吼道,“滑稽大帝,我的小表哥厉猿根本看不上你,你为何不放弃他而选我。”此时,木词吟拥有两柄万蛇子剑,都是绿色的子剑,锵!锵!两柄万蛇子剑遽地飞劈而至,斩向滑稽果。“我得不到,表哥也休想。”木词吟怒道,也因爱生恨,挥剑斩滑稽。

    “命运,这就是命运。”上官南翁你道,“命运不让你们Gao基,你们再坚持也没用的。木词吟,弃暗投明,早些离开厉猿,你才能拥有更广阔的世界,天下基老何其多,何苦执着于小表哥。”

    木词吟置若网闻,呼,大袖拂舞,人已遁出,因为他瞥到两柄万蛇子剑也不能斩去滑稽果。大帝留下的这枚滑稽之果太可怕了。

    “哦。”蛇姬也微微动容,“也许我该出手了,拿下滑稽果。”心念甫动,万蛇窟之主祭出一物,登时,赤芒迸舞,好似红霞荡开,手环,蛇姬祭出的是红色的手环。

    手环一经祭起,遽地旋向滑稽果。

    木词吟喜道:“很好,我毁不掉它,被蛇姬大人拿走也是好的,反正不能留给表哥。”他急忙摄来两柄万蛇子剑,生怕误事。

    刷!厉猿掷出一枚飞刀,斩向滑稽果。

    可蛇姬祭出的手环速度更快,当的一声,撞碎了飞刀。而且手环中跳出一人,高五尺,他的模样分明是厉人王!

    “啊!”

    厉猿失声道。

    “小家伙,没想到吧,手环的器灵和你父亲长相极其相似。不错,他就是以厉人王为模子生出来的。”

    厉猿镇定下来,瞥向手环的器灵,越看越恼火。“蛇女,你这般诬蔑家父,罪该万死。吾父贵为一家之主,还是基老界的时尚巨头,你偏安一隅,鼠目寸光,就是你的手环也很小家子气,器灵更是卑微。我先灭了你的器灵。”

    刷!

    厉猿纵身而起,“刮骨疗伤掌!”他大喝道。

    刮骨疗伤掌同样出自万寡拳,拳劲如同刀刃,可削去敌人的肉,就是骨头也能剐下来一层。

    手环以及那五尺高的器灵并未有特别的动作,蓦然间,器灵冲着厉猿笑了,并道:“吾儿,你想弑父吗。”就连声音也和厉人王并无二致,可见蛇姬真是下了很大的苦功,才塑造了这样一位器灵。

    “父爱如山啊。”手环的器灵笑道,他运掌身前,徐徐挪动,遽地,五道基气迸开,去势汹汹。砰砰砰,撞碎了厉猿的“刮骨疗伤掌”气劲。

    蛇姬道:“小子,我讲过,万寡拳不是你家祖先自创的,而是盗自万蛇窟。你真好意思在我面前献丑,不知死活。我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万寡拳。”

    呼!

    蛇姬连同座下的白骨王座遽然生天,悬于高处,她右手张开,五指如剑,自滑稽树上摄来四枚滑稽果。

    “滑稽!”

    “滑稽!”

    “滑稽!”

    “滑稽!”

    四枚滑稽果惊骇道,发出讨饶之声,它们似乎预见了即将发生的悲剧。

    蛇姬哪会手下留情,五指倏攥,咔嚓咔嚓,四枚滑稽果全被抓碎了,醇正的滑稽气息瞬间迸涌开来,如同烟雾升起,绕着白骨王座旋舞。“滑稽!”

    “滑稽啊!”

    “我好滑稽!”

    “我要滑稽!”

    数十万道声音响起,犹如骇浪起伏,撼动万里方圆。突然,秘境静了下来,整座万蛇窟的上空都在回荡一个声音,“众生皆苦,滑稽渡人,不如吾门,不知滑稽之趣,枉为人也。”大帝,赫然是滑稽大帝的声音。

    “大帝,大帝!”木词吟激动道,咚,咚,咚!他以脑袋叩在地上,极其虔诚。“大帝,我希望将滑稽果捧在手上,许下誓言,永远臣服于您的威名之下。”

    厉猿怀疑道:“难道我厉家的万寡拳真是出自万蛇窟不成,还和滑稽大帝有关?不,先祖不会做那不义之事,他高风亮节,万人敬仰,我不允许任何人诬蔑他。”

    上官南翁、宋北君、蛇无后也感受到了能让他们心平气和的滑稽气息,“不Gao基时也能让人心情平静,实在是太奇妙了。”南翁道。

    “不愧是大帝,手眼通天,大手笔!”北君也道。

    “真傻,我可不想变得很滑稽。”蛇无后还能保持理智,她躲在黑雾之中,可是雾气却变成了一个圆脸,像是滑稽脑袋。

    不止如此,蛇窟外,数不清的蛇聚在一起,堆成滑稽脸,场面很宏大。

    蛇姬别有用心,她以真正的万寡拳为噱头,引起诸人的关注,可她真正的目的而是那枚真正的滑稽果。刷,手环旋扫而去,彤光尽敛,像是铁圈在空中划过,很是低调。

    “万寡拳也非我自己悟出来的,而是得自无字石碑,只有滑稽大帝的掌印靠近石碑时,才有字迹现出,可已经是极限了。如果我再将真正的滑稽果放在石碑前,应会有更多的古篆神秘文字显现。厉家的祖先,哼,不过是和我一起参悟了无字石碑上的一段武经而已。他的后人又能有多高的成就。”蛇姬念头遽转,催促手环的器灵快些取来滑稽果。

    “知了,知了。”那器灵回应道,“主人放宽心,我会达成你的心愿,同样的,你不要忘记自己说过的话。”

    “取滑稽果!”蛇姬不耐烦道,她和手环的器灵直接交流,外人不得而知。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寡者,少也。万寡更是少之又少。”蛇姬道,“厉家的小子,你会见识真正的万寡拳!”

    蛇姬右臂扬起,五指蓦地伸开,掌心向天,上面托着一个滑稽脑袋,橙色,那脑袋散发着让人心平气和的神秘能量。“厉家的祖先可没参悟滑稽,所以他修炼的万寡拳是残本。”

    “万寡拳?”

    “残本?”

    “参悟?”

    上官南翁、宋北君、厉猿心惊道。他们有些相信蛇姬了,不认为她在说谎。

    “潭中之蛇尚有大志,长角生龙鳞,非是水塘之物。”蛇姬的右臂被三道紫色的长流缠绞,像是三条长蛇,蓦地,三条紫色的长蛇冲天飙起,一同托起了蛇姬手上的那颗滑稽脑袋。吼!龙吟撼彻寰宇,紫蛇化龙,“升龙拳!”蛇姬喝道。

    紫龙咆哮诸天,轰隆隆,虚空崩碎,唯有恐怖的滑稽力量从西南方涌了过来,原来是蛇姬的手环与器灵取回了真正的滑稽果。

    狂风怒号,厉猿衣衫猎猎作响,为之大凛,“升龙拳,从未听父亲大人说过,也没从爷爷那里听过,厉家的藏经楼中也未记载过,蛇姬所言多半是真的。我如何应付……”

    “滑稽,我好滑稽!”蓦地,木词吟冲天飞起,竟然纵向三条紫龙守护着的滑稽脑袋。厉猿还有他的消声巴都吓到了,“雾草,表弟,你在做什么!”厉猿不及多想,刷,人已电射而去,直追木词吟。

    当是时,三条紫龙中的两条怒冲而下,闪电劈迸,铅云荡炸,滚滚拳气犹如千里骇浪,冲开堤岸,扫碎任何有形之物。木词吟像是不怕死,脸上不见任何畏惧之情。

    “以身殉滑稽吗。”上官南翁道。

    “痴心啊。”宋北君也道。

    厉猿可没南翁、北君这般优雅,他只想着救回表弟木词吟。“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消声巴之功,唯长可捅天。”厉猿当即施展邪佛传下来的神通,一剑姬来。哧啦,他的大姬姬贯穿裤叉,接着是长裤,长及三十三丈,基气遍布其上,他整个人像是降临世间的神祇。将腰旋动,厉猿真个是绞动风云了,轰!轰!他的大姬姬扫碎了两条紫龙。

    下方,上官南翁、宋北君都石化了,握草,大钞,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就是蛇姬本人也崩坏了,“这是啥,这是做啥!厉家的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木词吟待在半空中,人已呆了,不,应该说是疯了。因为他的小表哥用消声巴灭了两条紫龙,说出去别人都不信的。

    空中还有一条紫龙,它卷起滑稽脑袋,飕的一下,逃出千里之外,不敢待在厉猿上方,发棵,这人太危险了。“我表演时间到了,自然不会吝啬。表弟,你还是太年轻,不晓得大帝的可怕之处。还在待在表哥身边吧。”厉猿道。

    “”

    木词吟还能说什么。

    “蛇姬大人,蛇姬大人!”手环的器灵抱着滑稽果,站在蛇姬身边,不住问道。

    “啊,啊!”蛇姬醒悟过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