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南翁,宋北君,倏地向后退去,犹如利箭。他们不知蛇姬在算计什么。再者,万蛇子剑已经入手,可以离开了。

    厉猿、木词吟无动于衷,蛇无后像是被拘走了魂,神情恍然,怔怔地望着蛇姬,她的先祖。

    蛇姬道:“厉人王的儿子来了,而且不止一个。呵呵,我会放走你们?”

    锵!锵!锵!锵!在蛇姬上方,陡地出现上百柄长剑,剑尖对准了南翁、北君,“你们如果敢动,这些剑会刺穿你们。上官家与宋家的人也得留下。”万蛇窟的女主冷冷道,她忽地隐去蛇身,化为人形,坐在白骨王座上,“你叫厉猿吧。”蛇姬盯着木词吟的表哥,问道。

    厉猿已经蛇蛋交给了木词吟,“我是叫厉猿,人王之子,厉家之人。”

    蛇姬道:“知道你父亲对我做过什么吗!”

    厉猿道:“父亲大人是基老,他还能对你做什么。你不要多想了,基老和女人之间不存在真爱,他们的芳心只为汉子跳动。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产生错觉了。可父亲绝不会喜欢你。蛇女!”

    咔嚓,蛇姬拍碎了白骨王座前站着的一具骷髅,“厉家的人总是那么傲慢,包括你们的祖先。小小年纪,你就让人生厌,也是一种天赋。你们一族人,汉子生来就是基老,女人多是无用之物,无所依靠,下场都很凄惨。活该,这是诅咒,我对你们下的诅咒。你知道万寡拳吗!”

    “万寡拳!”

    厉猿惊道,“蛇姬,你不配提起先祖所创的万寡拳。”

    “哈哈哈,他所创的万寡拳?你当真相信?”蛇姬像是听到了极有趣的事,不由笑道。“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你们的祖先也是欺世盗名之徒,万寡拳分明是我创立的,他拿走了而已。还敢大言不惭,说他才是原主。滑稽,滑稽啊!”

    蓬蓬蓬!蓬蓬蓬!一团团拳气炸开,倏地化作滑稽树,高百丈,枝叶繁茂,上面长着一颗颗滑稽果,让人看了,心情很复杂。“滑稽拳,这是我从滑稽大帝留下的一道掌印领悟的拳法。”蛇姬道,她将手一幌,轰隆,一座高山遽地显现,山高千丈,险峻异常,上面有一道掌印,历经无尽岁月,仍然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气息。

    上官南翁、宋北君、厉猿、木词吟、蛇无后等人见了,心生畏惧,提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见了那道掌印就像是见到了滑稽大帝本人。

    “这就是大帝留下的神迹吗。”上官南翁震惊道。

    “历经千年不灭,难以置信,这只是大帝的一道掌印吗。”宋北君也道,他也修炼拳法,从高山上印下的大帝掌印中获益颇多。

    木词吟在武学的造诣上最低,纵是如此,他的神魂像是被面前的高山攫住了,踏踏踏,身不由己,明知有山,却一头撞去,图的是撞个脑袋开花,四肢皆裂。

    厉猿运转基气,对抗滑稽大帝留下的那道掌印散发的威压,他不像木词吟,今生成就会更高,小小年纪已见端倪。虽然喜欢刀,可厉猿并没荒落了拳法,他也修炼厉家一代代传下来的万寡拳,“戏子无情掌。”厉猿赞出一掌,砰,气劲迸荡,有若长龙,咆哮九天。

    轰隆!

    烙印着滑稽大帝掌印的高山向后退去,好像和厉猿打出去的“戏子无情掌”产生了某种玄奥的联系。

    戏子无情掌也是万寡拳中的小神通,其意不言而喻,人皆道戏子无情,最会逢场作戏。别看厉猿年纪不大,他的戏子无情掌有模有样,颇得真髓。

    蛇姬也高看了几眼厉猿,心道,这小子不厉人王更有前途。那个狗东西怎会有这么优秀的儿子,苍天不公,老天无眼。蛇姬身上散发的戾气更甚,哗哗哗,向外涌去,蛇窟也变得像是冰窖,寒气森森,呼气成冰。

    木词吟被冻住了,眉发皆白,结了一层寒霜。即是如此,他扔向山走去,好像是没什么能阻止他。

    刷。

    厉猿遽地窜出,站在木词吟前面,并用左臂挡下了他,“表弟,不可再向前了。”

    木词吟无动于衷。“滑稽,滑稽,滑稽啊!”他蓦地吼道,砰砰砰,挥拳砸向厉猿,将表哥打的直吐血。因为厉猿并没防备木词吟,被表弟伤得不轻。

    “滑稽大帝,滑稽树,滑稽树下你和我。”木词吟大声诵道,他一脸虔诚,向着大帝留下的那道掌印拜了下去,“不能瞻仰大帝的金容,实在是生命中的憾事。滑稽大帝,在下愿意皈依滑稽门。”木词吟再道。

    呃噗。

    小表哥厉猿又吐了上百斤血,两眼一黑,人已栽倒在地。纳尼哟,这就是表弟与表哥之间的爱吗,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饶是厉猿再仁厚,也经不住木词吟的打击。不过是见到了大帝留下的一道掌印,就愿献出一切,口口声称要皈依滑稽门。“什么大帝,我现在不能消声翻他,早晚会做到的。”小表哥仇恨的火苗那时已经点燃,还未成燎原之势。

    蛇姬道:“你们已经见到了滑稽老儿留下的不可湮灭的掌印,当知我的手段如何。这棵滑稽树由我的掌气、真元所化。只要你们敢反抗……”

    飕飕飕,飕飕飕!滑稽树的树冠飞旋出数百道藤蔓,长千米,横纵交织,不断舞动。上官南翁、宋北君、蛇无后要是想逃,藤蔓会抓住他们,勒碎他们的骨头,并且汲取生命真元、基油,让他们都做尘泥,成为滑稽树的养料,来年还能结出滑稽果。

    南翁与北君想想都觉得滑稽,蛇无后也是一脸尴尬,并道:“老祖宗啊,小女不敢逃走,您老还是收走悬在我脑袋上的催命藤蔓。”

    蛇姬冷笑道:“你这曾经是汉子的姑娘,还敢以我的后人自居。我不杀你已是开恩,收起你的心思,乖乖服从我,才有生存下来的可能。你是叫蛇无后吧。”

    “小女蛇无后。”

    “念在你还算善良的份上,我暂时不杀你。你来万蛇窟都是为了妹妹,嗯,还是天良未泯。继承了我血脉的后人多是冷血之辈,人心不足,都想吞象。”蛇姬哼道。“上官家、宋家的小子,你们也别看了,地上的蛇蛋不属于你们。惹我生气,你们手上的那枚蛇蛋也会保不住的。”

    “蛇姬大人,您现在可以说出自己的要求了。我会照做的,绝不敢有叛逃之心。”上官南翁道,“除了我与北君外,厉东府、木西夫也在,他们的撕比能力与我和基友更在伯仲之间,您是不是也把他们抓来,人多力量大,任何事都难不倒我们。”南翁可不想让东府、西夫的日子好过。

    “放心,万蛇窟的白蛇娘娘会收了厉东府、木西夫的。”蛇姬道,“嗯,又有新人来了。”她又道,“这次来的是……”

    朱阁的人吗!

    蛇姬已经知道了铁手、冷雪、吴青、椎名等人的行踪,“斗战圣猴死了就死了吧,还留下什么舍利,他是不是和我有仇。”万蛇窟的女主不悦想道。

    圣猴在万蛇窟丢了尾巴,虽然他极力隐瞒,不想道出实情,可有心人还是知道了原委,诉诸天下,狠狠地打了圣猴的脸,让他在很长时间内抬不起头来,不愿见人。可圣猴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他修的是斗战胜佛神通,能以大神通打开通往万蛇窟的大门。虽然没能杀掉蛇姬,取走万蛇母剑,圣猴的实力还是让人认可的。

    “圣猴舍利。”蛇姬哼道,“老猴子,在你之后,朱阁越来越不争气,看看现在都落魄成什么样子了,门人居然是猴子请来的人族。可笑啊。”蛇姬心情大好,“朱阁的人来了,哦,还有几只小狐狸也来了。等等,最后进来的人是……”

    蛇姬也察觉到黑水真君的气息,并从他身上嗅到了同类的味道,“不,是混血,人与蛇的混血儿。”蛇姬哼道,“血统不纯,当杀。不对,为何最后进来的混血儿怎会有白蛇的气息?阿青!”万蛇窟之主大声道。

    万蛇窟之外,青蛇再次变为大蛇,飕的一声,窜进来。“蛇姬大人,唤我何事。”

    “去抓一个人,先不要杀他,带回来,他有利用价值。”蛇姬一指点出,嗤,神虹迸涌,没入青蛇的灵台之中,种种关于黑水真君的消息都传达给了青蛇。

    原来如此,蛇姬怀疑黑衣小鲜肉和白蛇娘娘有关,可她又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的想法,所以才唤我过来,代她行事。这可是苦差,不过很有趣,我接下就是了。青蛇朝着蛇姬颔首,而后飞窜而出,离开了蛇窟。

    南翁、北君、厉猿不明所以,也不指望蛇姬会告诉他们实情。

    厉猿从血水里站了起来,抖掉偶像包裹,这才道:“蛇女,收走那座山以及滑稽树,否则木词吟会坏掉的。表弟如果死了,我……”

    “你要如何,杀了我吗。”蛇姬道,“让你父亲亲自来吧,你不如他,再过十年二十年也不如他。”万蛇窟的女主是故意的,她知道厉猿的武学天赋太可怕了,将来的成就不会低于厉人王。

    “奥豆豆,起来,起来啊。”厉猿拼命拉起木词吟,“不要对着一座山行跪拜之礼。你可是木家的人,莫要忘了身份。”

    “木家的人?身份?”

    木词吟冷笑道。

    “木家的人如何,身份又如何,就算是基老的荣耀我也能舍弃,都是为了将身心献给滑稽大帝。”

    “”

    表弟没救了。厉猿伤心道。

    “难道我再也厉家的万寡拳真的和蛇姬有关,和滑稽大帝有关?”厉猿陷入另外一个怪圈之中,不得其门,很难走出去。

    因为万寡拳的存在,厉家的那位先人才能带领族人取代李家,名列四大世家之一。“对面的老太婆活了多长时间了?不觉得无聊?天天待在万蛇窟,连心腹都没,也是可怜。”念头及此,厉猿看向蛇姬的眼神多了些怜悯的意味。

    蛇姬怒道:“小不点,你啥意思,为何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盯着我看个不停。你在想什么没礼貌的事情?”

    厉猿道:“老大妈,你真不容易。”

    大妈俩个字已经很伤人,又在前面加了个“老”,可想而知蛇姬会有多生气。

    轰的一声爆响,滑稽树遽地幌动,藤蔓翻舞,飕,飕,飕,横劈竖扫,全都杀向厉猿。“小不点,你死定了。你老头都救不了你,天上地下,你无处可逃。”蛇姬秀发抛扬,每一根头发都变成了蛇,齐齐摇动,很是可怖。

    蛇姬动怒了,南翁、北君也受到殃及,因为藤蔓是无差别攻击,除了蛇姬之外,任何有呼吸的都是它们的敌人。

    木词吟实力卖萌,长跪不起。厉猿恼极,呼,丢出一盆,扣在木词吟脑袋上,将它罩住。藤蔓绕过小表弟,真的不再攻击他,简直就像是看不到他。

    “我有飞刀,刀出即饮血。”厉猿哼道,刷刷刷,刷刷刷,上百飞刀飙出,斩碎了同样数量的藤蔓。木屑迸舞,碎叶纷洒,场面竟然有些唯美。南翁、北君有些发呆,心道,这是为何。老大妈三个字没叫错啊,蛇姬的年龄实在是太难说出来,反正会吓到人的。

    上官南翁不愧是基老界的新星,他已经孵化了蛇蛋,里面的万蛇子剑顺利见世了,是一柄弯弯曲曲的长剑,剑穗下挂着一小块美玉,像是贝壳。“好剑。”上官南翁道,他运转手腕,剑气遽地迸出,斩向藤蔓。可异变陡生,藤蔓竟然吞噬了剑气,而且生出更多的藤条,张牙舞爪,抓了下去。

    宋北君道:“南翁,不可再使用万蛇子剑,你忘了蛇姬大人的另外一重身份吗,她可是万蛇母剑的剑灵,也是剑鞘。滑稽树由她的掌气、真元所化,相当于是她的分身,子剑焉能伤害母剑,只会被吃掉。”

    上官南翁道:“我知,可是刚刚孵化了蛇蛋,得到了万蛇子剑,见猎心喜,不由自主地挥剑,倒是忘了这茬。”

    北君、南翁联手,震退一道道藤蔓,攻势凌厉,可他们并没伤害滑稽树,因为暂时不想和蛇姬为敌,自保而已。

    看着厉猿在数百道藤蔓中躲闪,游刃有余,上官南翁、宋北君面现异色,“这小子比厉东府还妖孽。”

    “厉家之人真可怕呢。”宋北君道,“难怪人王能在基老界以及四大世家之中要风得风。”

    “血脉,和他们家族的血脉有关。”上官南翁道。

    “可厉猿还是太年轻,而且保护着表弟,他坚持不了多久。”宋北君分析道。

    “即便如此,他也足够让人惊叹。”上官南翁道,“我为什么没有一个弟弟像他呢,真是遗憾。”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