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阁已和青丘结盟,三位副阁主却无来时的淡定。只因狐皇收了斗战圣猴坐化时留下的一枚舍利。“狐皇的野心不在朱阁猴阁主之下,头疼啊。”皮皮狐悄声道。

    “到时再说吧,先让我们的阁主走出朱阁再说。”岳忠尔道。

    “嗯,这是当务之急。”朱阁猿道。

    现在,朱阁的阁主之位危在旦夕,有太上长老不再安分,想着取而代之。就是十七位副阁主也有心思不定的人。好在朱阁猿、皮皮狐、岳忠尔坚守本心,誓死护卫朱阁猴。青丘一行,他们带来一枚舍利,已是千难万难。好几位太上长老明显不悦,他们已将舍利当成自己的私有物,岂容别人拿去。

    狐皇镇住舍利之后,神色如常,他道:“青丘欢迎朱阁的三位盟友,结盟的具体事宜就由单无冷、寒心狐代替本皇与几位副阁主相商。”

    话音未落,狐皇已经飘然而去,再不见人影,留下三脸懵比的副阁主。

    单无冷先是发愣,随后大喜,他道:“寒将军,狐皇陛下将结盟大事交予我们,我们需从长计议,不可辜负了陛下的重托。”

    寒心狐被皮皮狐挫败之后,怨气未去,“那是自然。一切都以大局为重,青丘的利益远高于我们。皮皮狐前辈,你们先下去休息几天,我与单相还有事相商,你们只需耐心等待。青丘很快就会给你们答复。”

    岳忠尔不悦道:“等?朱阁可不愿等。”

    单无冷当即道:“结盟是大事,岂非儿戏。岳阁主,你是小觑青丘?”

    岳忠尔道:“没那意思,单相多虑了。”

    皮皮狐与朱阁猿一脸漠然,也没和单无冷、寒心狐争辩。若无狐皇的授意,大殿之上的几个狐狸怎敢这般欺人。舍利已被狐皇收去,看他的意思,并无归还的想法。

    “青丘之狐靠不住啊。”皮皮狐叹道。

    “喂,你也是青丘走出来的狐狸。”岳忠尔道。

    “是有如此,不是又如何。”皮皮狐道。

    “离开吧,狐皇退朝,我们待在这里也无济于事。”朱阁猿道。

    “也只能这样了。”

    “每次来青丘总会带给我无尽的痛苦。”

    皮皮狐伤感道,他左手牵着岳忠尔,右手挽着朱阁猿,倏然离去。殿中,几位中年狐族击掌相庆,都道:“狐皇陛下英明,朱阁想利用我们,哪有那么容易,他们反而搭上了一枚舍利。”

    “沉香扇、王木楼、三王座等异族,他们哪里是青丘的对手,狐皇陛下只要一声令下,他们自会退去。”

    “哈哈哈,青丘会再次走向繁荣的。”

    “陛下英明!”

    一群狐狸都在歌颂狐皇。单无冷、寒心狐也在算计对方,哪有心思放在结盟一事上面。对他们来说都是小事,微不足道,狐皇若催问,随便敷衍即可。“陛下尚且不用心,我们又何必呢。再说朱阁本没安好心,这回他们知道青丘的厉害了。”单无冷大袖一卷,人已离去,也不管寒心狐了,反正和他商量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还不如回到府上,再作计较。

    单无冷一走,刷刷刷,又有几十道人影倏然追去,他们都是重臣,和单无冷同进退。

    大殿中留下来的有武臣也有文臣,他们也是心思电转,想着如何获取更多的价值。也有很多狐狸保持中立,不想参与到单无冷、寒心狐之间的新老之争。

    原本,青丘只有老牌贵族们呼风唤雨,可在狐皇的支持下,寒心狐、杜比狐、詹隍狐、窟利狐等渐渐成了气候,能和单无冷为首的旧系贵族分庭抗礼。想要明哲保身的中立狐狸也不少,他们冷眼相待,何尝不想取代新老贵族,成为狐皇的心腹呢。

    再说朱阁猿、皮皮狐、岳忠尔离开大殿,三人无语。最后还是皮皮狐提议道:“基友们,不要再叹气了。就算没有青丘的帮助,我们也能拿到扶桑木、神牧扇,阁主会出关的,而且会肃清那些太上长老。你们不觉得朱阁的副阁主数量太多了吗,只有我们三人足矣。”

    岳忠尔道:“我们这样想,他们也有同样的心思。”

    朱阁猿道:“皮皮狐,岳忠尔,我们先离开青丘吧,再待在这里,他们也商量不出什么,左右都是浪费时间。”

    皮皮狐道:“算算时间,吴青、冷雪、椎名、铁手他们也该动手了。”

    岳忠尔道:“这些小东西也不安分。”

    朱阁猿道:“比我们年轻时还狂。”

    皮皮狐道:“更妙的是厉家之主也被卷入了。”

    岳忠尔道:“还有万蛇窟。”

    朱阁猿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慎言。”

    皮皮狐大声道:“哎呀,我倒是忘了隔墙有耳之说。”

    岳忠尔道:“基友你太顽皮了。”

    朱阁猿道:“谁说不是呢。”

    说罢,三人飘然离去,好不潇洒。像是从远方而来的诗人,途径青丘,留下一段基情,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等朱阁的副阁主离开后,一团黑影倏地摇舞,化为狐狸,比小狗大不了多少,它道:“上报,我要将皮皮狐等人说的话上报给皇帝陛下。”念头甫毕,小狐狸电掣而去,比风还疾。

    狐皇有他自己的情报来源,而且情报人员防不胜防,会出现在任何地方。就是几大狐族也不敢杀掉它们,否则会引起皇帝的猜忌。

    适才,朱阁的三位副阁主故意高声宣扬,目的很简单,让狐皇知道该知道的事。不该知道的可以去猜,虚虚实实才更有趣。

    黑水真君的来历知道的人很少,其中就有狐皇。因为青丘之主也是厉人王的基友啊。人王真是走到哪里就为那一片土地带来无数欢声笑语,基情不能停。狐皇虽然知道,可他并没告诉厉人王,其一,他是为了报复人王;其二,狐皇有自己的难处。

    青丘之主,他不仅喜欢姑娘,同样喜欢汉子。厉人王是狐皇见过的汉子中最特别的一个,正因为特别,他才想让人王永远只属于他一人。可那是不可能的,厉人王信奉的是“如果有树林子,那决不被拴在一棵树上,消声巴只有一个,需要放飞才是。”

    没过多久小狐狸就把它听到的一字不差诉诸青丘之主,狐皇道:“你退下吧,本皇知道了。”

    小狐狸衔着一块骨肉,飞也似的离开。

    “厉人王,你有多久没来见本皇了。”青丘之主暗道,在他的宫殿之中,除了有美女,还有鲜肉,可这些人都不能让狐皇满意,食之无味。

    “陛下。”一人走了过来,她是狐皇的爱妃。

    “哦,是皇妃红,来此作甚。”狐皇道,他并没召唤皇妃红,见到她来了,青丘之主明显不悦,更将表情写在脸上。

    皇妃红视而不见,她出身高贵,属于皇狐一族。当年,狐皇能登上大位,多有仰仗皇妃红的父亲,雪山狐王。皇狐一族住在雪山之上,皇妃红的父亲更是了得,能左右青丘的局势。哪怕是现在,狐皇也不敢和雪山狐王翻脸。

    坐下之后,皇妃红才道:“陛下,臣妾这次来找你……”

    狐皇哼道:“为了成为皇后,爱妃真是用心。”

    皇妃红道:“陛下,臣妾迟早会群妃之主,母仪天下。您多想了,水到渠成之事,臣妾耐心等就是了。我这次来可不是为了那事。”

    狐皇道:“那所为何事?”

    皇妃红道:“厉人王!”

    狐皇笑了笑,“本皇与厉人王之间有基情,非是一天两天的事,爱妃如果看不下去,可自行离开,回雪山即可。”

    皇妃红道:“陛下的消声巴想放哪里都行,臣妾管不着。可厉人王与我父亲在一起了!”

    呼!

    狐皇霍然而起,雾草,什么情况,厉人王和雪山狐王搭上了?什么时候的事,本皇怎么不知道。简直荒谬。要知道雪山狐王的年纪是厉人王的数倍,他们在一起能有共同话语?合基证道时没有隔阂?鬼才信啊,反正狐皇不信的。

    “爱妃。你吓到本皇了,玩笑不是这样开的。”狐皇坐了下来,笑道。

    “陛下,你看臣妾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皇妃红无语道,“我不在意你和厉人王Gao基,可他和我父亲待在一起,绝对不行。”

    “”

    看来是真的。

    狐皇气得基油油田迸炸,哗哗哗,骇浪抛叠,向上涌去。同时,他新收的那枚舍利也从生命之海中旋舞而起,光照千丈方圆。“厉人王,你这是在挑衅本皇的耐心吗。”狐皇吼道。

    皇妃红静静地看着皇帝陛下怒吼连连,不劝阻,可也没火上浇油。等到狐皇发觉生闷气很无聊时,自己坐了下来,皇妃红才道:“不管你多生气,也不会改变厉人王与臣妾的父亲成了基友这件事。我们能做的就是分开他们,太不像话了。厉人王当青丘是什么,他的基友起源地?”

    经皇妃红一说,狐皇这才镇定下来,仔细想想,厉人王还真有才,在青丘,不管是年轻的小鲜肉,还是中年腊肉,疑惑耄耋之基,都能成为他的基友。简直不可思议。狐皇自问,他自己做不到。“不行,本皇要亲自去一趟厉府,听听厉人王还有什么要说的。”

    “陛下,不用去了,因为厉人王就在青丘之北,皇狐一族的世代居住之地,雪山。”皇妃红恼道,“母亲让人捎话,说厉家之主与父亲已经圣与道合,我还不信。等我火速回到雪山,你说臣妾见到了什么?”

    “还能见到什么,白胡子老头和中年汉子待在一起。”狐皇哼道。

    “”

    皇妃红无话可说,她父亲雪山狐王确实是老头子,而且胡子白了。“简直瞎了我的眼睛。他们的脸都不要了吗,陛下,只有你能阻止他们的基情了,臣妾是无能无力啦。”

    “爱妃,不要这么说,你还是很有实力的,本皇饲养的小鲜肉不知被你杀了多少。那些靠近本皇的美女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都是你做好事。”狐皇笑道。

    “不要笑了!”皇妃红哼道,“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做的太不像话了,好歹是青丘之主,没有威严,如何震慑群狐。”

    “爱妃说什么都对。”狐皇道,“要不我们一起回雪山,本皇和老丈人多少年没见过面了,也该叙一叙。”

    “真是活久见,你死活不肯踏进雪山,今个一反常态,臣妾很不安啊。”皇妃红道。

    “不要多想。本皇是以晚辈的身份去雪山。”狐皇道。

    “说,当年你是不是利用我了,将我拿下之后,还一脸无辜,我父亲气不过,可又不能让外孙子没有未来,才支持你成为皇帝。”皇妃红不依不饶道。

    “旧事何须再提,本皇那时候还很天真,不怎么聪明。更不知基道的乐趣,对你自然是真心的,天地可鉴。”狐皇严肃道。

    “我要是信你才怪。”皇妃红道。

    “爱信不信。走吧,爱妃,我们去雪山。”狐皇道。

    “现在就去?不先通知一下我母亲,让她做好准备,省得到时候你和父亲撕比,都下不了台,大家都尴尬,我也不知道帮谁。”皇妃红道。

    “放心吧,那老头现在打不过本皇了,我会让着他的,毕竟本皇很仁慈。”狐皇道。

    “够了,别再老头老头的说个不停,他是你岳父。”皇妃红道。

    “呵呵,本皇要是当着他的面叫一声岳父,他肯定会杀了我!”狐皇哼道。

    “那倒是真的……”皇妃红道。雪山狐王就算有了外孙,外孙女,仍看狐皇不顺眼,谁让他当年抢走了自己的女儿。

    “爱妃,让你看一件好东西。”狐皇神秘兮兮道。他祭出斗战圣猴留下的舍利,登时,神华万丈,彻照穹顶。

    “收起来吧,朱阁的猴子肯定会回来取的。”皇妃红道。

    “本皇的东西,他们敢!”狐皇道,“朱阁猴能不能出关还是问题,你认为他的敌人会让他活下去?”

    “你又想借刀杀人。”皇妃红道。

    “不,本皇是送朱阁猴去见斗战圣猴,他感激我还来不及呢,应该不会责怪我。”狐皇道。

    “你说是那就是吧。”皇妃红道,她为狐皇整好冠冕,“走吧,事不宜迟。我父亲也一把年纪了,难道真的老糊涂了?”

    “真是如此那就好了,正好让皇儿担任皇狐一族的少族长,由你和我在背后扶持他。”狐皇道。

    “雪山上的那些老狐狸不会同意的。”皇妃红道。

    “他们敢!”狐皇怒道,“谁敢反对,本皇就杀了他!”

    “要是皇狐一族都不同意呢。”皇妃红道。

    “雪山没必要存在了。”狐皇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