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阁四少来到青丘,原因无它,奉师命而已。朱阁猴的四大弟子人前和睦,人后撕比。他们在朱阁经营自己的版图,虽然小了些,可终究会成气候的。

    这次,四大弟子是跟着三位副阁主一起来的,为首的副阁主更是朱阁猴的孪生兄弟,朱阁猿。此时,朱阁猿正在和青丘狐皇会晤,产商一件大事,天的事,足以改变青丘的格局。

    狐皇还有他的肱骨之臣面容冷肃,蓦地,一老臣霍然而起,指着朱阁猿旁边的另外一位副阁主,叱道:“朱阁与青丘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为何要挑起是非。”

    “是非?”被老臣指着鼻子的副阁主笑了,“青丘还是原来的青丘吗,别让我笑掉大牙。看看你的家园,与全盛时期相比还剩多少,沉香扇、王木楼、三王座,他们一点点蚕食青丘的领地,你们这下老东西还好意思在大殿中高谈阔论,都拉出去斩了算啦。罪人,你们都是青丘的罪人。再过千年,不,也许是百年,青丘不复存在!”

    哗!

    狐皇的重臣面色遽变,他们都是血染铠甲、历经无数杀场的主,被外人斥责,如何不怒。一个个剑拔弩张,杀气迸涌,只要狐皇一声令下,他们即会一拥而上,杀掉朱阁的几个老东西,也不看看自己的处境,在别人的领地内大呼小叫,谁给的他们胆子。

    朱阁猿异常平静,面如古井,不见波澜。这时,朱阁的第三位副阁主开口了,“狐皇,我也出自青丘,和您的父亲是一辈人。”

    “老家伙,你什么意思,想占吾皇的便宜吗。”

    “混账!不要套近乎,你不配当狐狸,青丘不认同你。”

    “真想剪了你的尾巴,然后攥成一团,放到你口中,看你还能乱说吗。”

    大殿之上,武臣们气焰炽盛,他们都是戾气很重的主,一个个不带善意,嚣张地扫量着朱阁猿、皮皮狐、岳忠尔三人。

    岳忠尔哈哈大笑,全不在意,他相信当今狐皇的魄力远非目能所见,沉香扇、王木楼、三王座等周边异族都快将青丘包围了,要说狐皇对此无动于衷,鬼才会相信。人家都欺负上门了,你还在窝里横,这非皇族所为。

    皮皮狐更是老消声巨消声,武臣的呵斥,他浑不在意。“太年轻了啊,这些中年汉子。对我来说他们就像是小崽子,这点火候不够看的。更难听的骂声我都听过。”

    当年,皮皮狐在族中不受待见,因为出身问题遭到族人的悱恻,不得已,叛出皮皮狐一族,投到朱阁,与朱阁猴、朱阁猿、岳忠尔等人拜在时任阁主朱阁巨的门下,成为核心弟子。朱阁巨也是斗战圣猴的后代,还是朱阁猿、朱阁猴的亲叔叔。皮皮狐、岳忠尔不是圣猴后裔,却能得到朱阁巨的赏识,可见他们当时的骨骼有多清奇,消声花有多新鲜。

    武臣们叫嚣了半晌,无人搭理,就连狐皇都听之任之,眼皮不抬,他们也觉无趣,再继续下去也没必要,稀稀落落,一众武臣也就安静下来了。

    文臣们都觉世界清净了,包括朱阁的三位副阁主亦然。嗒,嗒,嗒。狐皇以手指叩击皇座,双目半阖,神光迸溢。良久,他才道:“诸位爱卿,你们可有良策,驱逐觊觎吾青丘的异族。”

    “臣有话要说。”

    一头发很少的老臣站了出来,他是文臣的领袖之一,出自三尾狐一族,同时担任族中大长老。不管是在三尾狐还是在青丘,这人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此人叫做单无冷。

    “爱卿有话就说吧。”狐皇道,他有些看不起这位老狐狸,可又不能杀了他。偏偏单无冷恃才傲物,狐皇做什么,他都喜欢出面反对。“老狐狸,你该睡在棺材里,而不是站在这里啊。”狐皇心道,他有几十种杀了单无冷的法子,都没实施,毕竟老东西还是很忠诚的,一生清廉,就是不听人话而已。

    “皇上,皮皮狐、岳忠尔讲得不错,沉香扇、王木楼、三王座、恨长生等异族,近来愈发猖狂,欺我狐族无人吗。吾皇当以雷霆手段,诛尽宵小之辈。大殿之上,谁若持反对意见就是青丘的罪人,异族的帮凶。”单无冷大声道。他气势很足,声如洪钟,震彻群臣。就是狐皇听了,也微微发愣。

    “老狐狸今天是怎么了,倒是很合本皇的脾气。”狐皇忖道,他眸子睁开,刷刷,神华迸扫,群臣安静下来。

    朱阁猿这才道:“狐皇,朱阁愿和青丘结盟,共同对付沉香扇、王木楼等异族之人。”

    狐皇道:“目的,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朱阁猿道:“胞弟即将出关,他还需一物,才能在武道上有更大的突破。”

    狐皇道:“哦,朱阁之主所需何物?可在我青丘?”

    朱阁猿道:“不在青丘,而在沉香扇、王木楼。”

    狐皇道:“副阁主,可否详述一二。”

    朱阁猿道:“事成之后,朱阁只取沉香扇一族的至宝‘神牧扇’以及王木楼一族的扶桑木。。其它的都归青丘,包括他们的领地、族人,都是狐族的所有物。”

    轰!

    大殿上的文臣武将再次喧闹起来,一身高三丈的大将吼道:“朱阁猿,你何不食粪。最大的好处让你们朱阁拿走,我青丘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平易近人了?老夫怎么不知。滚吧,青丘不欢迎你们。”

    单无冷也道:“老将军说的极是。朱阁想和青丘结盟,什么诚意都没拿出,还臆想事成之后如何取得最大的利益。我们难道都是假狐狸?”

    “就知朱阁没安好心。滚吧!”

    “滚出青丘!这里不欢迎你们。”

    “皮皮狐,你真是狐族的败类,今日不杀你是看在朱阁猴的份上,哪天再见到你,你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狐族本善,可你们朱阁欺人太甚。休说是狐皇了,就是狐萝莉也不会答应你们的要求。”

    群臣讥讽道。他们都听不下去了。

    朱阁猿、皮皮狐、岳忠尔不觉尴尬,一派闲然,任凭它狐群怒骂,叱喝连天,像是不关己事,好像被骂的人不是他们。这等养气功夫着实到家了。

    狐皇高高在上,侧着头,并用手指敲打脑袋,意图不明。群臣再激动,也得看狐皇的脸色,所以他们一边提高声量,一边暗中观察皇帝,迅速解读狐皇的真实想法。

    半个时辰后,上百个狐狸还在喧哗,有的甚至现出原形,人立而起,用狐狸特有的语言指责皮皮狐、朱阁猿、岳忠尔等人。

    朱阁的三位副阁主分明是过街老鼠,群狐喊打,只差卷起袖子,认真撕比了。

    皮皮狐站累了,干脆席地而坐,他脑袋一幌,变成狐狸头,小眼乱转,扫量着大殿之上的狐狸们,“一群小东西,真是不争气。”皮皮狐懊恼道。

    “干!”

    “老家伙,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们。”

    “皮皮狐,你在自己的族人中尚且不受待见,可见人缘有多差。吾辈不屑与你同伍,如果不是狐皇大人恩准,你哪能站在这里。”

    “狐皇,请您下令,驱逐皮皮狐。”

    “滚!”

    “快点离开青丘。”

    众狐将矛头指向皮皮狐。

    “基友,你仇恨拉得好。”岳忠尔自叹不如,“很好,你就代我们受罪吧,反正你脸皮最厚。”

    朱阁猿深以为然。他与皮皮狐、岳忠尔关系最好,是死党,都知道对方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具体细节,尺寸啊,作工啊,什么时候状态最好啊。

    蓦地,一员大将仗剑杀来,腾,腾,腾!他拽开步子,龙行虎步,此人深得狐皇信赖,很有膂力,在狐族也有大力士之名。“皮皮狐,吾来杀一杀你的威风。”

    锵!

    重剑出鞘,蓦地劈向地上坐着的皮皮狐。剑气层层叠叠,厚实若铁板。群狐陡惊,他们没想到寒心狐这般鲁莽,这就动手了?还是说受到了狐皇的暗示。

    皮皮狐冷笑不迭,也未站起,遽然间,他右臂挥起,五指怒伸,犹如断刃,当的一声,抓住了劈下来的重剑。同时,一股绵厚的基气自皮皮狐手指涌出,冲刷剑身,寒光迸舞,基气不灭,接着扫向持剑之人。

    寒心狐眼疾手快,撤步急退,倏地挥剑,嗤嗤嗤,荡开剑身上依附的基气。“老头,你的刀老了吗。”

    砰!寒心狐脚跟顿地,大殿也幌了幌,他身形骤止,倏然拧身,像是苍鹰似的怒扑而去,几在同时,重剑斜劈而下,再次斩向皮皮狐。一次不成,再来一次。寒心狐也是铁了心要杀皮皮狐一族的败类。而且他并没受到狐皇的指示,全仗着喜憎行事。

    岳忠尔、朱阁猿识趣得闪人,位于一旁,他们可没打算去帮基友兼道友。

    皮皮狐脖子扭旋,几成麻花,拉长丈余,模样古怪至极。咔嚓,它一口好牙咬了下去,赫然接下了劈来的这一剑。嗤嗤嗤,嗤嗤嗤!剑气怒扫,可连皮皮狐的脸都没割伤,像是清风拂过,不见踪迹。

    寒心狐愣住了,运转真元,想要收回重剑,可他愕然发现右臂使不上力,被一道基气缠住了。这道基气比蚕丝还细,绞绕着寒心狐的整条手臂,包括剑身、手指、手腕,甚至是肩膀。更让寒心狐感到恐惧的是,剑尖处有一滴基油,晶莹剔透,完美无瑕。从那滴基油上散发的恐怖杀气已让寒心狐如坠深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猛然间,皮皮狐的眼睛眨了一下,剑尖上的那滴基油沿着剑身,依着那道基气,向前滚去,崩!崩!崩!基油每滚一寸,重剑迸裂一块,可基气仍然缠着重剑,不让断剑坠地。

    狐皇终于让脑袋转正,刷刷,他目绽神虹,经天而起,旋劈向皮皮狐。

    皮皮狐见好就收,吐出那截短剑,脖子怒旋,不再是麻花形状。他小拇指一扯,收回缠绕在寒心狐右臂上的那道基气,基油也收了回来。

    当当当,碎剑落了一地,激起无数火星。寒心狐这才向后退去,满眼惊骇,也算重新认识了皮皮狐,并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若非狐皇出面,寒心狐已被皮皮狐的一滴基油轰成碎片了。“朱阁,朱阁!”寒心狐悻悻道。

    皮皮狐的脑袋重新化作人头,面带恭敬之意,他道:“狐皇陛下,朱阁是讲信誉的地方,重诚信,青丘也是清静之地,人杰地灵。沉香扇、王木楼、三王座等异族心怀叵测,妄图入主青丘,你是青丘所有狐族的领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拿去,这是朱阁的诚意。”

    呼!

    皮皮狐抛出一物,投向狐皇。殿中,群狐安静下来,也没人大声讲话。

    狐皇龙袍怒舞,皇气荡卷,托起皮皮狐抛来的那物,“朱阁的诚意。”他道。轰隆一声,狐皇震碎了宝盒,里面装着的神物倏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啊,那是……”

    单无冷惊道,他博闻广识,记忆力又好,并未因为狐老而减退。“是斗战圣猴坐化时留下的舍利。”

    “纳尼,是老猴子留下来的舍利?”

    “朱阁就不怕我们收了舍利,不还回去吗。”

    “看,狐皇陛下都动心了!”

    “那当然,斗战圣猴何许人也,他留下的舍利岂非凡物。朱阁都要供着,他们肯交出其中的一枚舍利,已是下了天大的决心。朱阁猴、朱阁猿真Xiao雄也。”

    狐皇颅顶迸出上百道皇气,裹住舍利,“本皇在此预祝朱阁猴顺利出关,你们的诚意本皇收下了。”

    话音甫落,刷,狐皇的生命之海窜起一道光华,怒旋而起,撞开百余道皇气,极其霸道。就算是舍利之光也被比下去了。

    朱阁猿、皮皮狐、岳忠尔陡地一惊,“他竟能收走舍利。”这是三位副阁主意料外之事。来青丘之前,他们已经商议完毕,决定拿出斗战圣猴留给朱阁的一枚舍利,除了震慑狐皇外,还能让他出丑。

    三位副阁主哪里想到狐皇没费多少气力,业已收了舍利,藏在他的生命之海中。更过分的是,他还切断了朱阁和舍利的联系,朱阁猿等人再不能感受到那枚舍利的存在迹象,像是凭空消失了。

    大殿之上,文武百官见到狐皇轻描淡写地收服了舍利,大受鼓舞,于是歌颂起青丘之主的伟岸之处,像是不世雄主、惊天之才、大姬姬可坚持三天三夜,一时间,群狐兴致很高,再次怠慢了朱阁的三位副阁主,就当是空气吧。

    狐皇肯开金口,结盟一事也就成了。可朱阁猿、皮皮狐、岳忠尔越想越不对劲,“以我们三人之能,可否收回舍利?”已成疑问。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