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阁,相传是斗战圣猴的坐化之地。当今朱阁之主是圣猴的后人,以朱阁为姓,以猴为名,唤作朱阁猴。他是吴青、冷雪、椎名、铁手的师尊,除了四大弟子外,他门下还有数万外门弟子,五千内门弟子。

    近十年来,朱阁猴不问江湖,有人说他在闭关,为了冲击更高的武学境界,也有人说朱阁再无主人,猴已经死了。流言越传越夸张,朱阁的副阁主、太上长老也未出面辟谣,好似事不关己,任凭他人议论。铁手出自黑玉山狐族,他虽然名列四大弟子之一,可在朱阁的名声不好,同门师兄弟更喜欢称他是“黑手”。

    “黑水真君,我与弃少一同出面,分量可够?”铁手道。

    青丘弃少,身上流着狐皇的血液,身份之尊,贵不可言。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少主不敢多说些什么。就是那自诩为青狐公子的少主,也会暂敛锋芒,不与青丘弃少争锋。

    “真君,你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不善加利用,对得起生你不养你的父母吗。”青丘弃少笑道。

    狐族的贵公子们讨好黑水真君,青丘弃少则不然,他向来自大、傲慢,目中无人,除了他爹,谁也不服。不,他发起疯来,也敢和狐皇撕比。曾经说道:“青丘代有才人出,各自Gao基数百年。我花不开,百花谁敢开。”狐皇大为惊叹,只道:“吾儿甚迪奥,本皇已经知道了。”

    黑水真君脸色转寒,没想到会遇见铁手与弃少,“这两人分明是有备而来,而且他们散发着恋爱的酸味,一定是道侣了!可恶,他们收了我的万蛇子剑,简直就像是我送给他们的婚庆彩礼。”真君恼怒异常,也不好发作。他不能和弃少撕比,否则就会开罪青丘的全部狐族,就是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少主等人也不会帮他的,皇族的威严不容置疑。

    “两位。”黑水真君道,“贫道已知你们的心意。弃少,铁手,你们既然收下了贫道的蛇蛋,依你们之能,孵化它不是问题,即能获取万蛇子剑。贫道的诚意送到了,何须再质疑呢。”

    铁手拈着黑色的蛇蛋,让它对准真君,“我的师尊朱阁猴很快就会出关,而我这个弟子,受他照顾,无以回报。师尊出关之时,我当献上重宝,不是为了讨好他老人家,而是拳拳孝心,以示子爱。”

    青丘弃少当即道:“噢噢噢,老铁,扎心了!想不到你这么尊敬朱阁猴,来来来,让我牵一下你的手,也许我能学到你尊老的优点,也会敬畏吾父。”

    啪!

    铁手打开弃少伸过来的爪子,接着道:“黑水真君,万蛇子剑怎能配得上朱阁猴,只有万蛇母剑才可。”

    青丘弃少也道:“哎呀,还有万蛇母剑吗,本少为何从未听说过。真君,何不拿出,也让我长长见识,放心,本少不会抢夺的。”咔嚓,他捏碎了手中的那颗黑色的蛇蛋,蓦然间,剑气迸冲,哧哧哧,四下迸扫。废了,青丘弃少直接废掉了尚未孵化的万蛇子剑。他的意图再明显不过,黑水真君得拿出母剑。

    云梦少主道:“弃少,你……”

    啪!啪!

    青丘弃少两掌扇了过去,打得云梦少主不敢还手,再不讲话。白公子、青狐公子也是表情复杂,他们和云梦少主素来不睦,他被打,他们应该开心才是。可两位公子哪里高兴的起来,青丘弃少能扇云梦少主,也能扇他们。

    三位少主带来的侍从们噤若寒蝉,谁敢出手制止弃少,除非不想活了。这时,铁手道:“三位,弃少的蛇蛋坏了,肯定是质量不过关,你们手中都有一枚,我仔细一看,哎呀,都是极好的蛋,何不交给弃少,他会善加照顾的,自会孵化出万蛇子剑,到时弃少会将剑转赠给你们的,毕竟他是好人。”

    啊!这狗东西真是心黑。白公子心忖,他恨死铁手了,如有可能,他会马上杀了对方。

    不愧是黑手,真他码的不是狐狸。青狐公子也是恼了,还在犹豫要不要拿出蛇蛋,交给青丘弃少。

    被扇了两巴掌的云梦少主面沉如水,乌云笼罩在他上方,要命的是青丘弃少一脸真诚地望着他,像是在说,小哥,你的蛋呢,快点交出来,否则削你丫。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云梦少主一狠心,拿出黑色的蛇蛋,扔给了青丘弃少,“拿去拿去。”云梦少主心疼道。

    “这可是好兆头。”铁手严肃道,刷刷,他目光转向白公子、青狐公子,“难道弃少不值得你们交心吗。”

    尼玛!

    握草!

    白公子、青狐公子气得肝胆都在颤,一口恶气无处可宣,只得扔出到手的蛇蛋。

    “真君,你好大方。想来手里还有蛇蛋,再拿出几百个,弃少会更喜欢你的。”铁手接着道,他换目标了,改为黑水真君,想敲打敲打他。

    黑水真君很想吐血,还几百枚蛇蛋?当我是雌蛇啊,会下蛋?每一枚万蛇子剑的蛇蛋都珍贵异常,贫道手里哪有那么多。

    “我喜欢你,喜欢你。超喜欢的。”青丘弃少一下子收到了三枚蛇蛋,心情大好。好人,铁手这家伙是好人啊,我以前怎么没察觉到。弃少喜的不要不要的。

    “没了,贫道没了!”黑水真君道。

    “不信,我不信。”铁手道,“真君师出名门,肯定有几件宝物,随便丢几个给弃少吧,他很穷的,饭都吃不上。再看看他穿的衣服,相当普通,哪有皇家气派……”

    “”

    黑水真君无语了。他一身行头加起来也比不上青丘弃少的裤叉啊。要不要这么欺负人。

    “我师尊是人猿一族的大能泰山,好歹也是你师尊朱阁猴的道友,你怎么……”黑水真君道。

    “唉,别谈感情,多伤人。我们只谈钱财。”铁手道,“再说,老一辈的基情不能传给下一辈,就像你我,哪有什么基情。”

    黑水真君在心里直接问候铁手的祖上好几代人,甚至殃及他的后人十几代,这才觉得舒服些。打劫,弃少与黑手赫然是来打劫的。不但要财还要基色,“这俩头基老相中了贫道的基色,呵呵,贫道岂是那种没原则的人,吾之局部地区有重兵陈列,外人焉能动它。”真君拿眼观天,无视喋喋不休的铁手,只当是苍蝇在叫嚷。

    青丘弃少忽地抬起手,制止了铁手,“真君,本少也不和你废话。你老是到我们青丘来,仗着自己比花还美,惹得众多小伙子管不住消声巴,非要与你行那皆羞都事,本少亦然。你想让我帮你,可以,你得立下字据,待功成之际,你就是本少的人。”

    弃少一字一字道,像是凿出来的,掷地铿锵。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少主等人听去了,心生憎恨,均想,这半路出来的皇子脸皮厚似铁板,踢上去只会伤自己的脚。

    黑水真君想哭,可没眼泪,此行的目的没达成,还将自个给搭进去了,这算什么事。蓦地静下心来,真君瞥向青丘弃少,观其眉长若剑,眼有星光,唇似刀削,端的好鲜肉。是Gao基用的好汉,当即道:“可以,谁能杀了厉人王,贫道就以身相许。”

    “纳尼!”

    “真君,不可许下重誓。”

    “事情还没到那种地步,真君,你这是何苦。”

    “弃少能做大的事,我……”

    “你如何?”

    铁手代替青丘弃少指着白公子的鼻子,嗤笑道。“白公子,你在白茅氏的地位并不稳固,可成天想着如何与小伙子们Gao基。出息呢,你的出息何在。明眼人都能看出你没有前途,只是普通的二代。你看我们的弃少,生得仪表不凡,双手过膝,姬姬也很美妙,更重要的是他出身高贵,流淌着狐皇的血。你如何与他比,简直就是哈士奇之粪与金玉相较。”

    白公子被铁手奚落的面皮铁青,钢牙交迸,只愿在铁手的颅腔上啃下几个窟窿,方能消恨。

    “真君,字据。”请求弃少道,他左手攥着三颗蛇蛋,右手一拂,呼,基风怒舞,旋扫向黑水真君。

    “贫道是不是被套路了?”黑水真君拍散那道基风,抓来笔墨纸张,不由问道。

    “真君,不要怀疑你的魅力,就是我见了,也想和你合基证道。”铁手道,他一跺脚,砰,泥石迸起,倏化圆桌,落在黑水真君面前,供他立字据。“我们要优雅,不污。”铁手又道。

    “算了,只要能杀掉厉人王、白蛇娘娘,贫道与青丘弃少进行消声眼交易也无妨。”刷刷刷,黑水真君挥墨泼毫,写下文书,交给了铁手,再由他转交予弃少。

    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少主都很不悦,他们也不知铁手什么时候和青丘弃少成了基友,而且关系很好的样子。世间事,不可预料,多滑稽的都有。

    “真君,如何做,我们直接杀到厉府吗。”铁手道,“我也可叫来吴青、椎名、冷雪,朱阁的四大神捕也该聚在一起了。”

    “就这样做吧,阿铁。本少也想见一见吴青与椎名,听说他们器巨,不可测量。本少自有法子,你只管叫他们来就是了。”青丘弃少笑道。

    “朱阁猴的四大弟子!”黑水真君暗道,“他们肯听铁手的召唤?不太可能吧,贫道可是听说过四人明争暗斗,撕比不停,都想继承朱阁猴的衣钵,成为下一任朱阁之主。十年前,江湖出现了一位小哥哥叫做晚晴公子,铁手、椎名、冷雪、吴青都好钟意那位晚晴公子,可惜小哥哥被基老界的超新星简小伤夺去了芳心。铁手等人恼怒异常,联起手来,在巨华山庄埋伏简小伤,重创了他,要杀他之际,晚晴公子出现了,自刎在朱阁猴的四大弟子身前,简小伤大吼一声不,也步了晚晴公子的后尘,香消基殒,成了铁手等人永远的遗憾。有过那次经历,四大弟子隔阂已生,表面上客客气气的,暗地里杀机毕现。可他们又不敢做的太过分,因为四人的师尊朱阁猴尚在,他老人家在一天,四人都比狗还乖。”黑水真君是知道铁手、吴青、冷雪、椎名的过去的,是个基老都有耳闻,当年轰动天下,甚至惊动了连云山寨的大寨主以及他的好基友。

    不止是黑水真君,就连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少主也盯着铁手,眼也不眨,均想知道他是如何召唤朱阁的另外三大弟子。

    青丘弃少笑道:“阿铁,若是不能唤来他们也无妨,本少会原谅你的。”

    铁手道:“他们一直都在青丘啊,想见他们还不容易!”

    话音甫落,铁手向天空抛起一道烟花,那是朱阁特有的联络用的烟花,珍贵异常,每支烟花可值千金。

    “冷雪、吴青、椎名都在青丘?”白公子等人心思活络,开始思忖。“难道朱阁要和青丘结盟?”云梦少主心道。他可没父亲说过。

    “难怪铁手出现的那么及时,他们四大弟子有备而来。所图为何?”青狐公子忖道。

    “能同时见到朱阁猴的四大关门弟子,也是一桩幸事。”白公子道。

    “你们喜欢就好。”铁手笑道,“事先说明,那三个人可不像我那么随和,都是无良之辈,知男而上,见基行事。你们几个都是狐族的佼佼者,看好自己的局部地区之花,休要被我的师兄弟们破掉。”铁手提醒道。四代弟子,他排名不是末位,位列最后的是椎名。

    听铁手这样一说,青狐公子等人有些紧张,可他们旋又淡定下来,青丘弃少还在这呢,朱阁四大弟子再怎么嚣张,能比他还狂?指不定会有大撕比呢。

    烟花散去没多久,陡闻破空啸音响起,刷刷刷,三道不可一世的身影遽地降下,分别是吴青、冷雪、椎名。

    “铁手。”

    “黑手。”

    “小黑。”

    三人笑道,看上去关系很铁。

    “师兄,师弟,你们来了。”铁手迎了上去,与之交谈,很是欢乐。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几个朋友,这位就是青丘最荒唐的皇子,弃少。而旁边的黑衣公子叫做黑水真君,也是基老界声名鹊起的俊杰。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少主。”铁手引荐道。

    青丘弃少什么都没说,直接抱住了冷雪,并道:“哇,如传闻一般,小哥哥的身体好冷,本少爷的大姬姬都快冻住了。”

    “”

    “”

    “”

    在场的狐族以及黑水真君,甚至是铁手,全都傻眼了。雾草,大哥,你在做什么,不要他直接,才见面啊,你什么都敢做。

    冷雪面容不变,运转寒霜基气,嘭的一声,撞退青丘弃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