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李氏三污与厉东府等待命运女神降下裁决之际,白蛇娘娘忽地一掌按向厉东府的头颅,“厉人王,滚出来。”她喝道。

    砰!

    白蛇娘娘击中厉东府的额头,倏然间,一道基光窜起,扶摇而舞,直上青天。“小白,我们又见面了。”雄浑的声音响起,是厉人王。

    厉东府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从没想过亲爹会这样对待自己。厉人王不但在儿子的基油油田中封印了青丘狐族的镇山无柄小斧,还留下一道神念。“吾父哟,你连儿子也算计。不愧是厉家千年来最强的基老。可我会超越你的。”厉东府心道。

    厉人王的神念遽地变为一人,“小白啊,你还是忘不了我。”

    白蛇娘娘水袖一振,刷,冲天飞起,遁向厉人王的那道念识体,“我当然忘不了你,每时每刻都想着杀掉你。”

    “说谎。”厉人王道,“证据就是你并没杀掉我与你生下的孩子。他在哪里,是男的还是女的,能让我们见一面吗。”

    轰!

    厉东府向后栽去,握草,什么情况,喜当哥了?

    木西夫扶起基友,并道:“东府,想开些,汝父何其迪奥,有私生子并不让人觉得意外。再说,你才是长子,早晚会继承厉家。到时,你若敢和姑娘……”

    厉东府什么也听不进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还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不,也许有好多个。人生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砰!东府一掌击中自己的奶大肌。“吾父啊,这就是榜样的作用吗,你走过的路,我一定要经历,唯有这样才能超越你。”

    “喂喂,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到吗。”木西夫怒道。基友居然想和姑娘产生感情,西夫如何能忍,比杀了他还难受。一时间,木西夫想哭。

    李氏三污也静悄悄的,不敢说话。他们面对的可是被誉为厉家千年来第一基老,就是大祭司来了,也不是厉人王的对手,只会被他破掉局部地区的守护之花。江湖有句传言,但凡厉人王相中的汉子,没有谁能逃得了,他说发棵你大爷,决不食言。曾有一个大家族的少族长,因为生得俊俏,被厉人王看中了,他当场下了帖子,投到那个大家族族长的手里,让他交出少族长,否则一族的汉子,不管是谁,都难逃一劫。族长心里气啊,自不会交出儿子,并号召全族与厉人王撕比。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少族长成了厉家的三万食客之一,他们一族也成了历史的烟云。

    李家早被厉家取代,这是不争的事实。李氏三污根本不够看的,厉人王用手指都能捅死他们。“天二,怎么办,厉人王来了,我们真要死在万蛇窟不成。”李天玉紧张道。

    “不要担心,他只是厉人王的一道神念所化,相当于是分身。再说,他和白蛇娘娘之间的恩怨岂会是言语能化解的,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撕比。我们可静观其变,寻机逃走。”李天污镇定道。

    “天污说的不错。”李天二道,“到了这个节骨眼,再小心都不为过。我们被族人称作三污,肩负了太多重任,绝不能辜负族人的殷殷期盼。”李天二正气凛然。

    “天二,你只是担心回去后被祭司打死吧,因为没完成任务。”李天玉道。

    “人生已经很艰难了,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啦!”李天二严肃道。

    李氏三污也不是什么有原则的人,碰到那些强人,只得明哲保身,必要时亦可行那消声眼交易。

    空中。

    厉人王还在和白蛇娘娘争辩不停,明显的,白蛇娘娘动怒了,画伞急旋,再次变成龙珠,绕着厉人王的念识体飞转,“厉人王,你还想抢走我的孩子。”

    “不是抢走,而是接走。我厉氏一族,家大业大,汉子都是基老,姑娘要了没用。如果是男孩,请你一定要交给我,定金已付,就是你手中的无柄小斧。你如果不满意,我还能再送给你几把斧头。这都不是问题。”厉人王气定神闲,悠然道,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是当世豪杰,基情万丈,想做的事没用成不了的。白蛇娘娘要是不听话,厉人王不介意杀了她,送她去轮回。万蛇窟不是还有青蛇吗,也能利用。“可惜了黑蛇,他是个好男人,额,也是好女人。被蛇姬杀了。”厉人王至今忘不了黑蛇。

    龙珠迸出的光华拍打在厉人王的念识体之上,可都被撞开了,“白蛇娘娘,不要试着挑衅我的耐心。快将我们的孩子交出来,如果是女的,那就不必了,我见了只会杀掉她。”

    白蛇娘娘面色惨淡,道了一声冤孽,随即扔掉了无柄小斧,“拿去,你的东西我不要。厉人王,你不得好死,你全家不得善终。”

    “包括我们的孩子吗。”厉人王道。

    “哈哈哈,你见不到他的,终你一生也见不到他。”白蛇娘娘恨恨道,“他已经不再万蛇窟,被人盗走了。”

    “什么!”厉人王怒道,“你这贱婢,怎敢让我厉家的汉子流落在外。”

    当年,厉人王与白蛇娘娘有过一段消声水姻缘,可人王无情,拔迪奥不见人了,离开万蛇窟。什么誓约,什么情话,都被他丢到水坑中去了。白蛇娘娘以泪洗面,几年后,诞下两枚蛇蛋,一枚黑色的,一枚白色的。黑色的蛇蛋被她吃掉了,白色的快要孵化之时,白蛇娘娘让古奥天带着它,丢到外面的一座城池之中,任它自生自灭。

    两枚蛇蛋,黑色的是雌蛇,白色的则不然。白蛇娘娘吃了她与厉人王的一个孩子,也是为了报复他。她本该吃掉两枚蛋的,可心有不忍,还是放过黑色的蛇蛋了。算算时间,如果蛇蛋孵化,那孩子也该有二十三岁了。

    就在万蛇窟风云遽变之际,青丘,白茅氏,青狐氏,云梦氏,三大狐族的青年俊彦聚在一起,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少主,他们簇拥着一人。那人玉冠黑袍,身长九尺,在一众狐族小鲜肉的包围下,仍是中心人物,任何人见了他都移不开眼睛,愿意与之Gao基。白公子笑道:“黑水真君,按照你的嘱咐,本公子已经我族的镇山之斧交给了厉人王,他会善加利用的。”

    青狐公子道:“真君,我们直接杀上厉府,拿下厉人王,何必那么多事。”

    云梦少主道:“青狐,你当厉府是青丘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厉人王贵为一族之主,更是厉家近千年来最杰出的绝代基老,就是你爹去了,也不见得能离开。”

    啪!青狐公子阖上扇子,恼道:“云梦少主,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听说你的几个兄长修为大增,有超越你的趋势,你这少主的头衔也挂不了多久。”

    白公子坐看青狐公子、云梦少主撕比,因为他们都是情敌,他的情敌。原来,几位少主都对黑水真君芳心暗许,可真君像是冰做的人,冷漠至极,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这也让三位少主更加焦躁,非要得到黑水真君不可。其中,白公子更是信心满满,甚至背叛了自己的老基友厉人王。“人王年纪大了,技术虽在,可面皮哪有黑水真君生得好看。其实,仔细一看,他们还真有些相似。真君简直就像是厉人王年轻时的模样……”白茅氏的少主陡地一惊,再看向黑水真君时,眼神变了,像是在看鬼。“难不成黑水真君和厉人王是兄弟?”白公子胡乱猜测。他也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我从没听人王说过他还有一个弟弟,怪哉。像厉家这样古老的家族,宗家、分家开枝散叶无数,有什么私生子之类的也不是不可能的。”白公子也想明白了。可他得到黑水真君的想法更强烈,能和厉人王兄弟同时合基证道岂不美哉。

    黑水真君不是别人,正是白蛇娘娘与厉人王所生的孩子。他还在蛇蛋之中就被古奥天抱走,离开万蛇窟,随便丢到一空旷的地方。好在真君福大命大,被一群马勺猴抚养长大。之后,黑水真君拜在人人猿一族的大能泰山门下,成了他的关门弟子,修得一身好本领,也知道了自己的来历。复仇!黑水真君心里只有仇恨,他不但要杀了厉人王,还要斩掉白蛇娘娘。“生我却不养我,任我自生自灭,这样的父母已经不能称作是人,和兽无异。不,比家畜还不如。”蓦地,真君右手虚抓,取来一方金印,上面写着几个古篆,玄奥深邃,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少主等人也认不出来,只是拿眼瞅着真君,不知他的意图。

    “诸位道友,这方金印是我师尊泰山亲自祭炼的,只要念诵咒诀,它即可化为金山,能镇杀数万基老。师尊在基老界也是老古董了,年轻的基老很少有人听过他的凶名,老一辈的基老大能,谁不知人猿泰山的可怕之处。”说完,黑水真君抛起金印,让它悬在空中,刷刷刷,金光迸放,犹如烈焰抛扬,狐族纷纷闭上眼睛,避开金光,生怕被闪瞎眼睛。

    半晌,白公子道:“真君,你拿出金印,是想交换它,还是……”

    黑水真君道:“不是交换,这是礼物。谁能杀死厉人王,贫道就将金印赠予谁。绝无戏言。”

    白公子、青狐公子、云梦公子,目光灼灼,盯着空中的那方金印,别说是他们了,就是他们的长辈见了它,也会出手抢夺的。人猿一族的大能泰山,他曾是基老界跺跺脚就会引发连锁效应的大佬,近三百年来虽然不再问事,凶威尚在,谁敢触他的眉头,分明是活腻了。

    云梦公子道:“真君,只需泰山前辈出面,别说是一个厉人王,就是三个五个也不是问题,他老人家还不是一巴掌的事,即能拍死人王。”

    青狐公子道:“真君,你不打算借助师尊的手,想依靠自己的能量杀掉厉人王,我说的可对?”

    黑水真君道:“是。除了金印外,贫道这里还有几枚蛇蛋。”将手一扬,真君掷出五枚蛇蛋,蛋壳都是黑色的,里面封印着的则是万蛇子剑。

    青狐公子、白公子、云梦少主,人手一枚,他们稍一运转真元,贯穿蛋壳,哧哧哧,剑气迸起,直贯苍穹。“万蛇子剑!”青狐公子先道。

    白公子、云梦少主也是一惊,异口同声道:“真君,你这是何意,不拿我们当基友吗。”

    还有两枚蛇蛋也被其他人摘走了,他们声名不显,可也是狐族的厉害人物。

    黑水真君道:“道友,我们之间的基情不变,贫道承蒙你们看得起,多有照顾,已是感激不尽,无以回报,只好拿出……”

    “拿出你的局部地区之花!”

    忽地,一人冷漠道,适才,留下的两枚蛇蛋,有一枚就是他摘走的。此人出自黑玉山的玉面狐一族,平时声名不显,极是低调。

    “黑水真君,你若真有诚意,为何不献出自己的局部地区之花。单凭万蛇子剑还不足以收买我。”

    “你什么意思,小子。”白公子怒道,“黑玉山在青丘根本排不上号,要不是因为你们一族的汉子生得极其漂亮,可供大部落的贵族消声玩,黑玉山早就成了废墟之地。”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铁手!不,我应该称你是黑手。”云梦少主道。

    “你与玉面狐一族的吴青、椎名、冷雪同时拜在朱阁猴门下,真当我们治不了你吗。”青狐公子亦道。

    铁手漠然以对,只是盯着黑水真君,无视叫嚣的青狐公子、白公子、云梦少主,“真君,你的诚意不足。我朱阁共有八万基老,阁主更是斗战圣猴的后人。就是你的师尊来了,也不敢在朱阁放肆。”

    “铁手,你该死!”

    “呵呵,朱阁猴前辈是让人敬重,可你是什么货色,心里没底吗?”

    “吴青、椎名、冷雪,他们要比你更受朱阁猴前辈器重,你只是垫底的小角色,还真拿自己当回事,让人笑掉大牙。”

    青狐公子、白公子、云梦少主不屑道。他们出身名门,自然看不起铁手,这人又被称作黑手,皆因他行事手段有欠磊落,让人不愿与之同伍。

    除了铁手外,还有一人得到了蛇蛋,刷,他也站了出来。“铁手说的有道理,黑水真君,你的诚意不够。”

    “你!”

    “怎会是他!”

    “这小子怎么出来了。”

    青狐公子、白公子、云梦少主不敢再嚣张,因为对面的那人出身高贵,虽然并无名分。他身上流着青丘皇族的血液,可他母亲是人族,所以在狐皇一族不受待见。就是他再怎么被皇族奚落,其它的狐族却不敢公然敌视他。

    铁手看了一眼来人,道:“原来是你,弃少。”

    那人道:“是我,青丘弃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