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心爱的基友,厉东府不惜杀人。虽然他为木西夫渡了很多混元基气,可他身体中还有九千多道基气。

    混元道基气大成时,厉东府的基油油田会产生三万道基气,运转周天,生生不息,哪怕是消耗了,也可自行补充。

    “啊呜!”

    巨大的七鳃鳗一张口,瞬间吞了太岁道人,“没一点味道,太淡了。”七鳃鳗抱怨不停。

    鹿人贾、姜由当、吴矛当等人怒喝道:“放了我们的道友,七鳃鳗,你不要太过分。古奥天算什么东西,贫道们联起手来,照样杀他。”

    姜由当更是祭起上古邪兵,散发着酱香味的大饼,呼呼旋转,大饼像是一片黑云,横亘在天空中,投下数百里长的阴影。“吾族还有一至宝,唤作酱油瓶,可惜不在贫道手上。吾虽有酱香大饼,足以镇杀你。”姜由当大手一挥,酱香饼怒旋而出,霎时,云海翻滚,电闪雷鸣,浩瀚苍穹下回荡着一个声音,“人若不打酱油,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打酱油吧,打酱油吧,打酱油吧!”

    吴矛当心骇,姜由当这厮更厉害了,要让他夺舍了厉家的大公子,实力自会更上一层楼,贫道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原来,吴矛当、姜由当、鹿人贾等人既有合作也有分歧,可一起吃苦,却见不得道友活的比自己好。吴矛当心有想法,鹿人贾何尝不是呢,他眼珠一转,毒计陡生,“反正太岁道人已被七鳃鳗吃了,再少一个人两个人也没什么问题。只要贫道还活着就好。”

    借鳗杀人!

    鹿人贾寻思着凭仗七鳃鳗杀掉姜由当、吴矛当。“路人当道,围观才是王道至理。君不见,大能满天飞,四处撕比,各路路人纷纷驻足,指点一二,还带解说效果,岂不美哉。”鹿人贾腰上系着一鼓,上面蒙着寿鹿之皮,一惊敲响,即有撼动别人灵台的威能。

    心思既定,鹿人贾不再犹豫,手已经放在小鼓之上,咚,咚,咚。轻轻拍击,鼓声遽地响起,如同细雨和风,不闻杀声,不见战场。杀敌于无形之中。

    姜由当哼道:“好个鹿人贾,当真是狞恶之徒。贫道与他称基道友,他仍想着算计贫道。好在贫道也不是吃素的,早有防备。”

    除了酱香大饼外,姜由当还有其它的法器,他大袖鼓舞,一碟子旋了出去,碟子里放着几颗蒜头,只是这蒜头长相诡异,很像是人头啊。

    碟子一经飞出,越旋越大,堪比石盘,里面的三颗蒜头也如同皮球大小,眉眼分明,就是腌制的人头啊。“啊,我是谁,我为什么在碟子里。”其中的一颗蒜头叫道。

    “我只记得出去打酱油了,怎地,一醒来就变成这副德行了。”另外一颗蒜头道。

    “别吵了,我们还是享受美好的世界吧,活着不容易。握草,酱油味好冲。”第三颗蒜头怒道。

    吴矛当也不是省油的灯,五指虚拿,铿锵,一柄乌光迸涌的长矛显现而出,矛头有玄奥的铭文明灭不定。“鹿人贾,就知你不地道。贫道的师尊可是职业喷子,你敢撕比贫道。吾要杀了你。去吧,贫道的长矛。”话音一落,吴矛当投掷出黑色的长矛,登时,烽烟顿起,乌光迸滚,长矛挟起千丈高的戾气,刺向鹿人贾。

    古奥天不屑道:“废物啊,都是废物。对自己人狠算是怎回事。七鳃鳗,吃了他们。我见了心烦。”

    蹬,蹬,蹬!

    古奥天踏天歌,仗槌而行。“都道夫妻感情好,生死不离,谁见大难临头各自飞。还是基友好,不离不弃,消声花自绽。”

    白蛇娘娘站在一旁,已是怒火横生,她的本意是放出鹿人贾、吴矛当、姜由当、古奥天等人去撕比厉东府、木西夫,而不是自相残杀。“都是我的错,你们大约忘记了我曾经赐予你们的疼痛。”白蛇娘娘手掌中的三团火焰升起,忽地涌向三卷古画,将其付诸一炬。

    “你们已经惹怒我了,留你们何用。”白蛇娘娘冷淡道,她已经决定烧了三卷古画。

    轰!古画迸起数丈高的烈焰,熊熊燃烧。姜由当、吴矛当、鹿人贾、古奥天等人均痛苦不堪,也不再内斗,暂时放下成见了。“先对付眼前的小哥哥们再说。”姜由当传声道。

    吴矛当、鹿人贾、古奥天深以为然。只是七鳃鳗不以为意,依旧放飞自己,她的颈部长处一对翅膀,呼呼拍动,振翅疾飞。“古奥天,你不让我喝你的骨髓,活该受罪。哈哈哈哈。”七鳃鳗笑得没心没肺。她与契主不同,不受白蛇娘娘的制约。

    “哎呀,坑里面还有三头基老。太幸运了。”七鳃鳗发现了李氏三污,登时掉转方向,俯冲而下。“肉,你们都是我的肉,我的食物啊。”

    李氏三污吓到了,腾腾腾!跳出坑外,遁向东南西三个方向,分散开来,胜算更多些。七鳃鳗犹豫了一瞬间,不知去抓李天二、李天玉还是李天污。“嘛,算了,谁长得胖我吃谁,无它,分量足。”

    呼!七鳃们奋起直追,紧跟着李天污。

    “见鬼了。为什么选择我?”李天污郁闷道,别看他体型如熊,可跑起路来健步如飞,身后带起数十米高的尘烟,既能混淆视听,也能制造氛围,显得英俊霸气。可对七鳃鳗来说都不是事,她双翅怒拍,狂风遽起,吹散了沙尘。“基老,为什么要跑。太岁道人在我肚子里等着你呢,你们可Gao基。”七鳃鳗提议道。

    闻言,李天污逃得更快了。“要死人啦。”他边逃边思考如何应对。“李氏三污,生不能同时,死也要同坟啊!”这位小哥也是心狠之人,可不愿舍己为人,要死大家一起死,“哈哈哈。”李天污奔向李天二,他才是三污的头目。

    李天玉道:“天污,你做得很好。就拉李天二一起下地狱,你们永远活在我心中。”

    李天二、李天污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旋即跑向李天玉那边,“小子,你也别想置身事外。”

    七鳃鳗喜道:“你们终于要聚合了吗,我一网打尽,都吃了。”

    哪只李氏三污心有灵犀,齐齐奔向厉东府那边,与鹿人贾、姜由当、吴矛当、古奥天等人汇合。

    混乱,制造更多的混乱他们才有求生之机。

    木西夫已成累赘,自保尚且不能,厉东府直吐血,衣衫炸裂,后背也被砸烂了,伤势不容乐观。

    姜由当急念咒诀,空中旋舞的超级酱香大饼倏地分出数千块圆饼,每一块都有井盖大,砰砰砰,砰砰砰!砸了下去,地面都被轰出一个个深坑,而厉东府守着木西夫,苦苦相抗。他双手向上,掌心迸出数千道混元基气,结成三尺厚的壁障,接下一块块酱香圆饼。可没接下一块,厉东府都会吐半斤血,差不多吐了千斤血。木西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道:“东府,别再坚持了,放弃我吧。让我孤零零的死在这荒凉的地方,尸骨无存,然后永远活在你的记忆中。苍天啊,为何有情人不能Gao基。”木西夫泪流满面。

    听基友这样一说,厉东府更不能离开了。他道:“我们生死不离。这些血不算什么,还能补回来。”说完,厉东府右足顿地,咔嚓,一道千丈长的沟壑迸开,横贯南北。“西夫,跳下去,我先将你埋了,只有安置好你,我才能心无旁骛,与这些讨厌的道人撕比。”

    木西夫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即道:“东府,你都不怕死,我又怕什么。没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厉东府道:“天了噜,难道老天不长眼睛吗,基神也瞎了吗,我与西夫的基情感天动地,亘古罕有,为何不能同生,非要同死不可吗。”

    姜由当、吴矛当、鹿人贾听了很感动,于是加快了攻击的进程。鹿人贾更是敲响小鼓,咚咚咚,圆形音浪怒斩而去,荡开数百米高的基气。厉东府听了鼓点声,气血遽地幌动,油田迸炸,生命之海也是险状频生。

    倏地,吴矛当气沉丹田,双手攥紧四十米长的光矛,厉喝道:“食我长矛,然后安息吧。”飕的一声,虚电迸起,寒光荡扫千丈方圆,四十米长的光矛怒飚而去,矛头上缠着几百道锁链,崩崩崩,锁链相继炸开,而光矛得以解除封印。登时,青天像是被几千斤姨妈之血染了似的,血红一片,望之让人心神均荡,魂飞天外。

    古奥天虽是骷髅身,可他的眼窝里燃烧着碧焰,“我也不能让白蛇娘娘看不起。我的老伙计哟。”他挥了挥骨头做成的棒槌,轰,轰,轰!气浪迸荡,向外涌去。“储君之怒。”古奥天冷漠道。腾,他倏地窜出,越开百丈,棒槌闪烁着银光,咝咝咝,寒气迸开。嘭的一声巨响,古奥天的棒槌劈在厉东府张开的壁障之上,陡听咔嚓一声,壁障裂开,接着,裂纹横纵交织,像是蛛网,而厉东府的腿陷入地下,左手也已折了,无力垂下。右手还在颤幌,指甲迸裂,血水怒溅。

    李氏三污、七鳃鳗同时怔住,骇然望向古奥天。

    鹿人贾、姜由当、吴矛当面带愠色,既妒又恨,瞥向古奥天的眼神都变了。

    “这骨头架子的能量真吓人。”姜由当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不煲汤喝,岂不是天大的浪费。”吴矛当也道,“姜由当,你还能提供生姜与酱油,我们找机会抓住古奥天,炖了他,熬汤喝。”

    “你们还真敢说。”鹿人贾道。“不怕古奥天拆了你们吧,就算是残魂,他依旧能炼化你们。”

    “彼此彼此。鹿人贾,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姜由当、吴矛当站在了一起,手牵着手,居然结盟了。

    鹿人贾冷笑几声,向古奥天走去,“道友,Gao基不。”

    “”

    “”

    姜由当、吴矛当也是惊呆了。

    古奥天冷漠道:“这位小哥,你可愿做我的基友。”

    厉东府哼道:“有何条件。”

    古奥天道:“两个,第一,杀掉你身后的基老,第二,让我熔化你的血肉,只剩下骨头就好。我既是骷髅,你也得是。否则如何Gao基,如何愉快玩耍。”

    木西夫小声道:“东府,你就听他的……”

    厉东府喝道:“不可能。我不会杀西夫,他是我一生所爱。谁也代替不了他。”

    咚!鹿人贾拍了一下小鼓,道:“爱情诚可贵,基情价更高,可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还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贫道劝你一言,识相些,从了古道友。他才是值得你托付终身的汉子。贫道要是有了身体,也会和他Gao基的。”

    恭维,鹿人贾在恭维古奥天。实力至上,不服不行。

    七鳃鳗用尾巴缠住李氏三污,陡地甩了过去,嘭!嘭!嘭!将他们扔到地上。鹿人贾见了大喜,暗道,这三个丑比,虽然长相寒碜,可有总比没有的好,贫道可考虑夺舍其中的一人。

    轻轻一幌,七鳃鳗再次变作女人,她道:“主人,我还想喝你的骨髓。”

    古奥天一掌推开七鳃鳗,“我早晚会被你害死的。老实些,不要再开口讲话。”

    委屈,委屈。七鳃鳗很委屈,脑袋歪了一下,倏化鳗鱼头,狠狠地盯着地上的李氏三污。

    李天污急道:“诸位道长,你们有好生之德,我们也有报恩之心,只要放过我等,愿效犬马之劳。”

    李天二道:“要杀就杀。”

    李天玉道:“李氏三污终于要成为过去了吗。”

    古奥天无暇理会他们,呼,他挥动棒槌,砸向厉东府。蓦地,厉东府的基油油田内飞出一事物,是斧头,没有手柄的斧头。

    当!

    棒槌、斧头相撞,火光窜起,金铁交鸣声传遍千丈方圆。

    古奥天凝神一看,“这斧头是……”

    刷。

    白蛇娘娘握着画伞,娉婷而至,她素手一张,攫来那只斧头,“厉人王,这就是你的诚意吗。你以为拿出狐族的镇山斧就能抵消我心中的怨恨。”

    原来,厉人王的基友遍天下,青丘有几十个狐族,其中有一个大族叫做白茅氏,它们一族修炼百年,可化人形。白茅氏的少族长,人称白公子,他和厉人王感情深厚,互换过本命基油。白蛇娘娘曾当着厉人王的面说起过白茅氏的镇山之斧,并道她无论如何都想得到它。

    现在,白蛇娘娘真的拿到了镇山斧,可她一点也不开心。

    古奥天暂时放过了厉东府、木西夫,因为他也拿不准白蛇娘娘在想什么。

    李氏三污也是紧张不安,等待命运女神的旨意。是生,是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