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弟弟也能动,可是生平挚爱木西夫动不得。眼瞥到白蛇娘娘再次伤害基友木西夫,厉东府怒从中来,青灰色的战气聚于双掌,嗤嗤嗤,向外迸飙,长达丈许。“撕比,撕比,撕比吧。”东府吼道。“妖孽,就算你修出龙珠,也是为别人做嫁妆。你守住不住。”

    当!厉东府挥掌劈中那颗龙珠,登时,金玉相撞之声响起,龙珠打着旋,向白蛇娘娘撞去。

    “我伤害这个汉子,让你心痛了吗,基老!”白蛇娘娘长袖一卷,气浪遽生,托起龙珠,将它带回。溜溜打转,龙珠变得只有山楂大小,被白蛇娘娘反手抓在手里。

    木西夫气急,他的功夫受制于白蛇娘娘,在她面前有若孩童,哪里打得过对方。好胜之心再起,木西夫秀发纵扬,青色的雷球自他掌心发出,“雷霆万钧!”只听这头基老喝道。

    轰隆一声巨响,青色的雷球炸开,倏然间,数万道雷枪、雷剑、雷刀、雷珠打将出去。风云遽变,宛若末日。而白蛇娘娘一如磐石,站在风暴之中,她两指拈起龙珠,银发怒舞,刷刷刷,宛若逆天而起的蚕丝,抓住数千雷枪、雷兽、雷箭,喀啦啦,陡地一绞,将其化为光沫,全都崩散开来。而她手中的那颗龙珠绽放数十万道神华,朝天掀舞,犹如光链劈甩,砰砰砰,砰砰砰!扫爆剩下的雷刀、雷珠、雷剑。

    “为什么会这样。”木西夫怒道,“一条白蛇而已。就算修炼为人,也是畜生,我难道比不上一头畜生?”打从出生来,木西夫头一次怀疑自己。

    蓦地,白蛇娘娘手中的龙珠产生变化了,随着她的心绪浮动,龙珠变成了一柄画伞。和风细雨,美人右手执伞,踏水而来。本是美好的画面,可在木西夫看来却是杀机涌动。

    刷!

    厉东府怒驰而来,脚踏罡风,掌运基气,蓦地向前拍出,气浪经天而起,推山而行,可填沧海。“妖孽,我厉家的先祖创立一套拳法,号称万寡拳。”适才,他化拳为掌,使的正是万寡拳中的“良家妇人掌”。

    白蛇娘娘轻蔑一笑,画伞怒旋,离手而去。其时,皓光大作,异香氤氲,伞纸上的花、鸟、兽、灯笼、宝盖、铁塔全都飞出,由虚化实。轰隆隆,铁塔遽地变高,照着“良家妇人掌”撞去,一击即碎。

    厉东府哼道:“白蛇娘娘,你果然不是心地善良的夫人,否则我的良家妇人掌也不会被你破去。”

    “最毒妇人心。”白蛇娘娘冷笑道,“我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子,全拜你爹所赐。是他教会了我人心险恶,只有自己不会背叛自己。什么都靠不住,拿不到的就毁掉。你是厉人王的儿子,继承了他的一切,我先擒下你,掠走你的真阳元气,再将皮囊挂在蛇窟上,让你爹后悔当年对我做的事。”

    呼呼旋转,画伞向厉东府劈去,不,它现在是白纸伞了,上面的画都已飞出,成了实物。

    此时,厉东府被画伞中飞出的画、鸟、山、兽、铁塔等围攻,他游刃有余,时而挥拳,时而拍掌,将一次次致命攻击化去。“白蛇娘娘,你可真有出息,打不过我父亲,拿我撒气。这就是大人的气度吗,让人惊叹。像你这样的女人,永远得不到吾父的芳心,就算你变成基老也不行。”

    “哼。”白蛇娘娘不屑道,“基老,又是基老。世间若失去了所有的女子,只有相爱的汉子,那这个世界也差不多完了。你们总是看不起我们,去死吧,基老。”

    戾气顿生,白蛇娘娘咒诀一启,凶兽、群山、鸟群、画卷全都涌向厉东府。凶焰炽盛,杀机不掩。木西夫因为功体的缘故,不能和白蛇娘娘撕比,他吐血三十斤,而后道:“东府,不可小瞧了这个女人,她……”

    木西夫话语未毕,一道红色的铰链劈下,火焰迸腾,彩浪掀天。木西夫无暇分心,只得应对。他袖袍一拂,基气荡开,如泉水逆飙,撞向那道铰链。当的一声,铰链向后飞退,火光荡炸。

    虽然震退了铰链,木西夫也气血不稳,有几十道比针还细的烈焰竟然穿过他的基气,没入他的身体之中。“妖孽,你算计我。”木西夫运转玄功,与体内的几十道烈焰相抗。可他一运功,基气燃烧起来,就连基油油田也受到了损伤。

    “基友,不可妄动真元。”厉东府道,砰砰砰,他打出七百道掌气,轰向白蛇娘娘的那柄伞。并趁着空当儿,抄风急掠,来到木西夫背后。双掌按了上去,“西夫,抱元守真。我为你渡气。”

    “嗯。”木西夫点头道。他知道厉东府修炼的是上古基老练气士传下来的“混元道基气”,以几身作为炉鼎,修出三万道混元基气,同时拓宽基油油田,炼化自身基油中的杂质,可让基油品质更高。

    厉东府以独特的渡气法施在木西夫身上,只为解除姬友的危机。

    然而,白蛇娘娘岂会坐视不理。她左手一招,摄来三卷古画。画纸徐徐摊开,里面走出几位面容清矍的汉子,他们手挽着手,显是基道中人,鹣鲽情深。这些人甫一离开画纸,目绽虚电,长及三丈,照向木西夫、厉东府。其中一人道:“此地竟有高品质的基老,我等可摄取他的基油,并且破掉他们的局部地区之花。”

    “贫道有话要说。”另外一人道。

    “道友,不可独占那两位小鲜肉,他们是大家的共同财产,而非私人之物。”

    “白蛇娘娘,你放出贫道,并无好意。无非是想借助贫道的手斩了对面的两只小鲜肉。”

    “你们既然什么都知道了,还不动手。”白蛇娘娘怒道,“汝等若无利用价值,我会烧了这三卷古画。”说完,她掌心中多了三团火焰,蹭蹭直窜,高数丈,烤炙古画。

    几个道人不急不缓,很是从容。他们再不牵着彼此的手,取出各自的法器、神兵,刷刷刷,向木西夫、厉东府那边飞去。“贫道是上古练气士的一道残魂,还未寻到合适的夺舍之体,而你修炼的竟是混元道基气,真是让人惊叹。贫道勉为其难,就占据你的躯壳吧。”

    “鹿人贾,你太地道了,好东西只想着一个人占有。贫道也相中了那头小鲜肉。”

    “姜由当,你好没道理。如果不服,与贫道撕比就是。贫道的大迪奥早已消声渴。可将你消声翻在地,消声擦几万次。”

    “两位两位,别闹了,你们吵架之时,吴矛当已经冲过去了,不好,他相中的是吐血的汉子,人家也好喜欢的说。”

    刷!太岁道人冲向前去,他手中的灵芝一幌,哧哧哧,几十道灵光打出,狠狠地劈向吴矛当的后背。

    鹿人贾、姜由当、吴矛当、太岁道人,他们都是被封印在古画中的残魂,不能离开太久,除非觅到何时的夺舍之人。而眼前就有两头俊美的小鲜肉,他们的资质与基情都是极好的,谁不心动谁就是傻子。

    瞥到鹿人贾等人争先恐后,大打出手。最后一人冷笑不已,他赤着脚,腰上系着树叶裙,肩上扛着兽骨做成的棒槌,槌头是完整的颅骨,眼窝里嵌着两块宝石,寒气森森,一看就是不祥之物。这人唤作古奥天,傲骨铮铮,和前面的几人不同,他有身体,虽然只是一具骨骼。古奥天嗤笑道:“几个不成器的老道,一把年纪都活到泰迪身上去了。真是看不下去啦。我,古奥天,就算只有骨髓,也要和小鲜肉们交换消声液啊!”

    轰!轰!轰!古奥天每踏出一步,地裂丈余,泥土飞迸,气势很足。“七鳃鳗,你也该出来了。”古奥天又道。

    “主人,我来了!”一只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跳了出来,她的本体正是七鳃鳗,平时以女人的形态出现,方便吃人喝血。“让我喝你的骨髓吧!”少女一言不合就敲碎了古奥天的脊椎,痛饮主人的骨髓。

    “握草!”古奥天惊呆了,“我放你出来是为了对付那对面的两个小鲜肉,而不是让你捣乱的。”

    咔嚓,咔嚓,咔嚓。古奥天的骨头架子幌动不停,最终将少女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吐血好几升,相当惨烈。“主人,你就不懂得少女之心吗。我长得那么卡哇伊,你怎忍心摔我。”

    “区区一个七鳃鳗,也敢卖萌,亮出你的真身,不要恶意卖萌!”古奥天怒斥道。

    “不要啦,恢复真身,消耗的能量更多。”少女抱怨道。

    “这里到处都是蛇,你随便吃就是了。”古奥天怒道。

    “人家不喜欢吃生食。”少女道。

    “我们究竟谁是主人啊?”古奥天挥动棒槌,砸了下去,砰的一声,少女像是木桩,被砸到了地下,还在哭泣,“主人心肠好狠,我的少女心都碎了。”

    “你喝了我好几斤的骨髓,若不做些什么,我清炖了你。”古奥天吼道。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少女不悦道,她的脑袋遽地变形,恢复成了七鳃鳗的脑袋,相当恐怖。与此同时,地面迸裂,乱石飞抛,少女的身体变成了七鳃鳗,长有百丈,如同钢铁浇铸而成。

    “呀吼。”七鳃鳗欢快地冲向前去,她的目的很简单,抢在鹿人贾、姜由当、吴矛当、太岁道人之前吃掉厉东府、木西夫。“主人要和他们Gao基,门都没有。也不问问我的意见。主人是我一个人的,谁都不给。”七鳃鳗心道,她的私心很重,那些接近古奥天的女人,就是母蚊子都被她吃了。最近几十年,古奥天不再喜欢女人,忽然喜欢汉子了,七鳃鳗为此忧心忡忡,茶饭不思,只能杀掉主动靠过来的任何汉子。不同于白蛇娘娘,古奥天等人可以离开万蛇窟,可也有时间限制,最终还是要回到古画之中。

    “干!”鹿人贾恼了,“古奥天真不是东西,一言不合就放出七鳃鳗。”

    “怕什么,她又不敢吃我们。”

    “贫道不和七鳃鳗一般见识。”

    几个老道都吃过七鳃鳗的亏,远远瞥到七鳃鳗追了上来,都有苦说不出来。更苦的是木西夫啊,明明有了厉东府的帮助,可他体内的几十道烈焰还未熄灭,仍在燃烧。“我的混元基气为何没效果。”厉东府轻声道。他已经给木西夫渡了数百道基气,刚开始时还能压制那些烈焰,可很快就会受到反噬,更有三道毒焰逆流而上,差点涌入厉东府的掌心。

    “东府,收手吧。先对付这几个道人。”木西夫道。

    “也只能这样了。”厉东府道,再不下决定,他们都会死在此地。“白蛇娘娘,你好算计。借助他人的手想杀掉我与基友。”

    白蛇娘娘也没答话,素手一翻,一座小塔祭了出去,那塔见风就长,照着木西夫镇下。“这座塔是仿制雷攻塔炼制而成的,厉东府,你是一个攻,而木西夫是受,让你们转换下角色,如何。”白蛇娘娘哼道。

    “好!”木西夫即道,“我早就不想成为受,而想作那攻。东府,原谅我吧。”他竟然推开厉东府,主动飞向高塔,愿被镇住。

    “西夫,你怎会有这样的错觉,醒醒吧。”厉东府叱道。“我们之间的角色不可能转变的。”

    “东府,就算只有一次,你让着我,可好?”木西夫道。

    “不行!”厉东府斩钉截铁道,“角色定位岂能说改就改,我们要从一而终,对自己,对彼此都要负责。”

    “混元霹雳脚。”厉东府陡地踹出一脚,砰,脚气很强烈,击飞了高塔。木西夫的心愿也随之落空。他恨恨道:“厉东府,你总是说爱我,这就是你的爱吗,不觉得很自私麽。”

    “让贫道来爱你。”太岁道人从天而降,道袍荡开层层基气,困住了木西夫。“他们几个都想夺舍你的基友,而贫道独爱你一人。”

    “小哥,你就听贫道的话,献出自己宝贵的基老躯壳。”鹿人贾笑道。

    “算了,鹿人贾,我们一起抢走他的身体,一个接一个的来,怎样。”姜由当提议道。

    “贫道没什么意见。”吴矛当笑道。

    而远处,李氏三污很庆幸,没人关注他们。“太好了,我们脸丑,他们看不上我们。”李天二道。

    “可不是麽。还是躲在坑里比较安全。”李天玉也道。

    “白蛇娘娘真的很想杀了厉东府,我们还是不要惹怒她,尽量多说好话,也许能得到万蛇剑。”李天污道。

    “嗯,也只能这样了。白蛇娘娘早就背叛蛇姬了,和她合作,我们的胜算更多。”李天二笑道。

    “可能高看我们吗?”李天玉怀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