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君,南翁,他们与蛇姬的后人蛇无后达成一致意见,放那条大蛇离开,再跟着它,找到蛇姬藏身的地方,取蛇蛋,这才是最终的目的。

    蛇无后不久前还是汉子,做过手术后,人已没了消声巴,彻底成了姑娘。她的身体雾化,漂浮在空中,黑雾中闪烁着数十万点金光,从地上望去,像是一团刺眼的光球。雾气之内有一尊器皿,祭祀用的。皿内的九条蛇盘绞在一起,开始互相吞噬,最大的那条黑冠独眼蛇占据上风,它一张口,即有一团团彩色的瘴气迸出,裹住同伴的身体,将它们销熔掉了,当然,脑袋除外。

    蓦地,黑冠独眼蛇又吐出八道毒液,卷起八个蛇首,安在它自己身上。这下它成了九头蛇,而且每个脑袋都能活动,是活的而非死物。

    九头蛇甫一现世,彩色的毒气迸喷,自它鳞片下窜起,升至半空,再不能飘出去。禁锢,不管是毒气还是九头蛇都被禁锢在祭祀器皿内,它们想要自由,只能从内部破坏掉器皿。

    蛇无后并没察觉到皿内的异变,她的心思都在祖先蛇姬身上。“什么祖宗,自己的后人都不庇护,这样的老太婆不要也罢。”憎恨,蛇无后突然就憎恨起她的先祖。

    厉、木、上官、宋,四大世家封印了蛇姬,这是一切诅咒的源头。不管是蛇姬的后人还是四大世家的后人,皆受困于此,世世代代,不得挣出。

    厉东府、木西夫也进入了万蛇窟,“后面还有人。今天真热闹啊。”木西夫道,

    “谁说不是呢。可万蛇子剑是四大世家的,谁也不能动它们。”厉东府道。

    “怎么办,我们要留下来吗,先杀了那些讨厌的虫子。他们老是跟着你我,我总觉得很不舒服。”木西夫道。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和东府聊聊哲学,然而有不识趣的人如蛆附骨,甩都甩不掉。而且他们很嚣张,不掩气息,就差跳出来,站在东府、西夫面前,并道:“小哥哥们,你们走的太快了,慢些,我们一起欣赏沿途的风景啊,Gao基也是OK的。”

    “不用,让他们跟着。共有三人,而且还是我们的老熟人。”厉东府笑道。“它们最后都会成为口粮,蛇群的口粮。”

    “东府,你还是那么卑鄙。”木西夫道。

    “男人不坏,基老不爱。反正你就喜欢这样的我。”厉东府道。

    “死相,正经些。上官南翁、宋北君不知道到哪里了,还有,我们的兄弟生死未卜,也很让人担心。”木西夫道。

    “我们什么也做不到啊,除了祈祷。西夫,他们吉人自有天相,死不了的。”厉东府道。

    “走吧,需要加快脚步。真是怪了,万蛇窟的地形会变,和上次不一样了。”

    “所以我才讨厌来这里。”厉东府一脸戾气,“还有这些蛇,不畏生人,而且不怕死。杀都杀不完。实在是烦人。”说话间,他大手拍出,基浪堆叠,不知轰死了多少毒蛇,可它们的尸体很快被后面补上来的蛇群吞殁了,渣都不剩。同类相食啊。

    “省些力气,这次的万蛇窟之旅,我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木西夫道。

    “天的事也阻止不了你我Gao基。”厉东府道。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东府。”木西夫道,“你对我的爱太沉重了,我都不知如何回报你。”

    “你太傻了,我们是道侣,哪需什么回报。海枯石烂,你我的基情仍在,直到诸天寂灭。”厉东府道。

    两头大基老一唱一和,基情脉脉,跟在他们后面的三人受不了了,为首的那人道:“天了噜,他们还要不要脸,实在是基老界的败类。”

    “老大,淡定些,我们也是基老啊。”

    “为啥别人都叫我们是败类,而称呼东府、西夫、南翁、北君是俊杰。”

    “还用说吗,因为我们长得丑!”

    “人艰不拆,你们都闭嘴!”

    跟在后面的三头基老大声议论道,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行踪。自信,他们很自信。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任何人也不放在眼里,唯有这等豪情才能转变成基情,进而Gao基九千里。

    厉东府、木西夫也是不想评价身后的丑比们,该去多读书啊,再不行也要去“泰锅仁药”药馆整一下容,长的可怜不是他们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他们的不对了。东府与西夫的样貌都是极好的,万里挑一。“西夫,我忍不住了。”厉东府道,“跟在我们身后的那几个人太讨厌了,还是先杀了他们吧。”

    “东府,忍耐。”木西夫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蛇姬,其他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影响我们Gao基,再说,只有丑比多了,才能彰显你我的美貌。我们应该心怀感激,世界就是那么残酷,而我们会踩着他们登上王座。”

    “不,西夫,我会登上基老王座,而你是我的王妃,记住,是唯一的王妃,而不是之一。”厉东府严肃道。

    “这不是当然的嘛,因为我赖定你了,哪个基老敢抢走你,我会消声了他的,然后消声了你。再将你们丢在乱坟岗,以示天下。然后我就能寻找新的爱情,每一段基情的结束都是另外一段爱情的开始。”木西夫道。

    “喂喂,你太不信任我了吧。”厉东府抱怨道,“信任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何在。”虽说如此,俩头基老看着彼此,眼里、心里、手里都是爱。

    “那对该死的情侣,烧了他们吧。”东府、西夫后面的基老怒道。

    “敢在我们面前秀恩爱,他们大概是活腻了。”又有一位基老道。

    “不,留着他们。只有蛇姬才能杀了他们,你我无权过问。”为首的基老道。“这也是我族祭司的意思,他的话,我们不可不听。”

    这三头长相丑陋的基老来自另外一个古老的家族,和四大世家渊源很深,其实,最开始时,四大世家并没有厉家,而是李家。可厉家出了一位大人物,他出生时就怀有十二万道基气,震惊方圆十万里内的基老,他长大之后,更是不得了,以一己之力,杀退李家之人,并且夺走他们世家的称号。而上官家、宋家、木家的老古董们也未意见,对此毫无颇词。实力决定一切,大迪奥决定汉子的深沉气质。

    跟在厉东府、木西夫后面的正是李家之人,中间的那位是李天二,左边的是李天玉,右边的是李天污。三人自称李氏三污,在基老界的名气也很大,可还是比不上东府、西夫、南翁、北君。因为基老界也是看脸的时代,李氏三污的相貌、姬姬都比不上四大世家的后人,也不怪他们。

    被厉家的人取代之后,李氏一族无时无刻不想着找回过去的荣耀,重整山河,再次扬名基老界。

    因为曾经也是四大世家的人,所以李天二、李玉、李天污才能进入万蛇窟。蛇姬,是她承认李家人的身份,她同样憎恨着李氏一族。

    大蛇衔着厉猿、木词吟,并不在意后面跟着的人,他们无关轻重,大蛇收到的命令是带着厉家、木家的小孩前去祭坛,将他们献给万蛇窟的女主,历经数千年诅咒而死不了的蛇姬。

    “北君,我们是不是先冲散天上的那团云。”上官南翁道。

    “她是蛇姬的后人。”宋北君道,“老祖宗会照顾她的,我们何须多事。”

    北君可不相信蛇姬会放过自己的后代,她遭罪几千年,也不见亲眷来解救她,心中要是还有亲情,那她真是圣女了。再单纯的人也不能坚持千年之久,心灵不受任何污染。

    蛇无后也在思索,“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退路。我死了没什么,可谁能照顾小妹。”轻叹一声,蛇无后也很伤感。

    忽地,蓬!蓬!蓬!黑雾迸炸,荡卷四方。“啊,我的祭祀器皿!”蛇无后骇道,器皿已经炸开了,里面困住的九条蛇自然逃掉了。“不好。”蛇无后又道,散开的黑雾再次聚拢,凝作人形。

    蛇无后还没站稳,一条黑色的蛇尾横扫而来,砰的一声,劈中她的后背。“噗!”蛇无后一口姨妈之血吐了出去,“你,你!”

    九头蛇,悬浮在空中的是九头蛇,黑冠独眼蛇吃掉它的同族,只留下脑袋,集于一身,最终变成这副尊容。

    停下了,地上穿梭的大蛇停驻不前,它直起身来,困惑地望向高空。呼呼,大蛇金色的冠子不住拍动,和黑冠独眼蛇的冠子有几分相似。

    厉猿趁着大蛇失声的瞬间,小手一扬,多了两柄飞刀,刷刷,掷了出去,刺向大蛇的眼睛。可空中的九头蛇抖了抖庞重的身体,几百片蛇鳞迸飙,当当当,贯穿了两柄飞刀。

    九头蛇在保护地面上的大蛇。

    “难道你就是我多年未见的……”大蛇忽地开口了。

    “不错,是我。”九头蛇中的黑冠独眼蛇动容道,“我就是你的”

    “孙女啊!”大蛇哭道,“你都长出黑冠了,再过不久,它就会变成金色的,你就能继承我们一族的神通了。”

    “哈哈哈,你还真敢说。老太婆,你弃自己的孩子不顾,让它们自生自灭,在我三岁时父亲就死了。你想过这么多年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黑冠独眼蛇嘶声道。

    “孙女,原谅我吧。我这样做都是为了蛇姬大人,只要她能得到救赎,别说是你父亲了,就是你,我也能舍弃。”

    “来吧,老太婆,想办法杀了我。”黑冠独眼蛇怒道。

    地面上的大蛇虽然衔着厉猿、木词吟,它仍能说话,用的是腹语。

    “表哥,杀了她!”木词吟道,“她孙女都要杀她,我们不过是替天行道。”

    厉猿却没动手,他不知九头蛇的意图。

    蛇无后吐血九百多斤,这才站稳,她道:“你是如何拍碎我的祭祀器皿的?不科学,我不相信。”

    九头蛇中的黑冠独眼蛇不屑回答,旁边的蛇首代替它回道:“是蛇姬大人的旨意,冥冥之中,她降下一道残识,告诉我们器皿的最弱部分。然后我们就离开了。你是不是人啊,不去救蛇姬大人,还想利用她,真怀疑你身上流淌的是谁的血。”

    “孙女啊,蛇姬大人也给你讲下旨意了吗。”地上的大蛇问道。

    黑冠独眼蛇干脆闭上唯一的那只眼睛,眼不见心不烦。它不想和大蛇讲话。

    刷!

    上官南翁飞向九头蛇,并道:“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先杀了你再说。”

    “不能杀它!”

    “留下它!”

    地上的大蛇、蛇无后异口同声道,他们要保九头蛇。

    上官南翁哪肯轻易收手,他不许任何人耽误他的大事,“谁拦我,谁就该死。琅琊剑。”锵,剑吟遽起,一个蓝色的剑丸窜了出去,剑气迸叠,犹如怒海生涛,掀天而起。

    “人类,你忘了此地是万蛇窟了吗。”黑冠独眼蛇道,它的冠子上升起一团水雾,遽地炸开,数千条小蛇飞迸而出,它们都长了一对翅膀,也由水雾凝化而成。这些小蛇冲进剑气之中,大口吞噬,几十息过后,迸涌的剑气全被小蛇吃尽了。而蓝色的剑丸也被几十条小蛇缠住了,在空中滚来滚去。

    “琅琊剑,我的琅琊剑啊。”上官南翁怒道,“你怎敢污了我的剑丸。”

    “都告诉你了,此地是万蛇窟。你不听,怪得了谁。”黑冠独眼蛇道,“都住手吧,你们不是想去见蛇姬大人吗,我带你们去。不要听地上的那条大蛇的,它会误导你们,只会带你们走进无底深渊。”

    “你,你什么都知道了。”地上的大蛇惊道,“难道真是蛇姬大人的旨意不成?”

    “老太婆,你被蛇姬大人抛弃了,因为你太老了,老得不听人话,还喜欢自作主张。”九头蛇道。九个蛇首都盯着地上的大蛇看个不停,似乎在嘲笑她不自量力。

    刷!

    宋北君飞向被蛇群包围的剑丸,一掌击出,震碎了水雾所化的蛇群。锵,蓝色的剑丸跳了跳,倏地变作长剑,飞向上官南翁。

    “不等其他的人了,蛇姬大人催促的很急。”九头蛇又道,“蛇无后,你也跟过来吧,若是怕了,可留在原地。蛇姬大人的原话是这样讲的。”

    “岂会怕了。我跟你去,蛇姬还会杀了我不成。”蛇无后道,“带路吧。”

    祭祀器皿被毁,蛇无后也无可奈何,只能忍了。

    “南翁,如何做。”

    “蛇姬想见我们,我们也想尽快见到她。走吧。”

    上官南翁、宋北君跟了上去,不再理会原来的那条大蛇。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