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蛇窟。

    这里就是万蛇窟?厉猿、木词吟心道,他们从长辈哪里听说过此地,可未来过。通过手术变成了女人的神秘人道:“两位,你们该放血了,先来三百斤吧。”

    木词吟一听,哭了。麻蛋,三百斤的血,你当我是小型血库吗,分明是想杀了我。厉猿冷笑,“大妈,来啊,互相伤害啊。”他手里多了几柄飞刀,飕!飕!飕!瞬间掷了出去。那时,厉猿还是小孩子,小厉飞刀还没修炼到家。

    神秘人袖子甩出,当当当,击飞了所有的飞刀。“厉家的少爷,我先给你放血,至少两百斤。”

    不由分说,神秘人向前走去,砰的一声,他一脚踢在厉猿的后背上,将他踹倒在地,同时按住了他的脑勺。“你们厉家、木家、上官家、宋家欺我蛇姬后人无能,都是你们的错啊,你们才是万蛇窟的罪人。我的祖先蛇姬何其不幸,是你们将她封印在万蛇剑之中,成了母剑。这等残酷的手段,也就你们这些世家人能做出来。”

    “喂喂,真的不要紧吗,那个大妈要给你弟弟厉猿放血了。”暗中,木词吟的哥哥轻声道。

    “没关系的,我弟弟血厚,而且还能回血回蓝。”厉猿的亲哥哥这般回道。

    不愧是亲兄弟,坑起自己人来,毫不犹豫。厉猿不知而已,若是听去了,指不定会吐血几十升。

    说那是迟那时快,神秘人的指甲倏地伸长,比针头还细,刺了下去。登时,厉猿的后颈血涌如注,异常夸张。“哈哈哈,你再反抗啊。越是反抗,血流的越快。”神秘人将手一翻,一物飞旋而起,是祭祀用的器皿,上面盘踞着四条蛇,蛇首向外,蛇尾相绞,做那底座。厉猿流出去的血“哗哗”涌入器皿之内,登时,四条蛇的眼睛亮了,刷刷刷刷,八道红光向天刺去。

    “表哥,表哥。”木词吟急道,又惊又恐,因为他知道厉猿不可能放出三百斤血,剩下的血液会从他身上摄取的。想想都觉得可怕,木词吟都吓哭了。

    神秘人笑道:“哈哈哈,我从汉子变成了女人,你们当我真心喜欢这样吗?不是的,开启真正的万蛇窟,需要蛇姬一对蛇姬的后人,一男一女,我先是男的,然后是女的,勉强符合条件。这样我妹妹就能得救了。”

    厉猿失去了差不多一百斤的鲜血,就算他的血量再厚,也经不住这样汲取。要命的是他动弹不得,任由神秘人施为。“可恶,大兄就在附近,为何还不动手。他的恶趣味让人生厌。”厉猿已知兄长来了,可对方还在等待,等待里层的万蛇窟开启。

    “到你了。”神秘人扭过头去,盯着木词吟。“你也该放血了,至少两百斤。”

    “啊!”木词吟一听,当即昏了过去。不公平啊,为啥放表哥的血才一百斤,而他的就要两百斤?

    “够了,别吓他,还是放我的血。”厉猿即道。他一咬牙,嗤嗤,衣服炸开,背部裂开,血水迸起,流向空中浮着的器皿之中。

    “这就是爱吗,表哥与表弟之间的爱。”神秘人很感动,然后踹翻了厉猿,开始抽血,木词吟的血。

    “宋家与上官家的人没来,遗憾啊。”神秘人恼道。“便宜了木家、厉家的人了。”

    “我要出去杀了他!”木词吟的哥哥怒道。

    “淡定,淡定。”厉猿的兄长道,“你看,我亲弟弟睡在血泊里,我无动于衷,你弟弟不过是放了两百斤血,没什么大不了的,吃些肝脏啊之类的就能回血。”

    “你真冷酷!”木词吟的哥哥道。

    “不是冷酷,而是冷静。得到万蛇子剑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你若看不下去了,那就将脑袋藏在我宽阔的怀抱中吧。”

    “”

    木词吟的哥哥白了一眼对方,没有那样做。

    “我弟弟实在是太可怜了,两百斤的血就这样没了。”

    “小伙子很结实的,回血的速度也会很快,不像我们,老了。不服不行啊。”

    须臾,神秘人得到了他想要的三百斤血液。那造型古怪的器皿呼呼旋转,可里面盛放的血水并没洒出,一滴都没有,别提有多稳了。蓦地,盘踞的四条蛇活了过来,它们的尾巴也分开。四蛇平分了器皿内的鲜血,这时,它们身上覆着的细鳞也变红了。嘶嘶嘶,蛇信吐出,很是吓人。

    “它们过来了。”木词吟的哥哥道。

    “哼,它们找错人了,以我们作为对手,绝无胜算。”厉猿的兄长道。“可我们又不能真的杀了它们,万蛇窟还得由它们开启。真是麻烦。”

    刷!厉猿的兄长飞遁,一招“小昆仑手”劈将出去,砰的一声,砸翻其中的一条蛇。那蛇在地上疯狂摆动,很痛苦的样子,蛇鳞落了一地。

    “原来如此,只要它们不死就行。”木词吟的哥哥笑道。他右手张开,一摄一抓,攫来两条大蛇,砰砰,两蛇撞在一起,而后坠地,登时,血水迸溅,蛇鳞飞洒。

    还有一条蛇见状不妙,拧过身去,飕的一下,窜了出去。厉猿的兄长笑道:“哪里去。剑来。”他吐气开声,蓦地,剑光璀璨,照拂千尺方圆。锵!一剑怒驰,停在蛇前面,将它迫停了。

    “你们忍不住,还是出来了。”神秘人道。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厉猿的兄长道。

    “故意让我等出来,是不是万蛇窟开不能开启。”木词吟的哥哥道。

    “厉家的人,木家的人,只凭你们的血还不够。”神秘人道。

    “拿去。”

    忽地,又有两人降下,他们是宋家、上官家的人,他们各自抛出一血袋。咻咻,指劲迸舞,打破血袋,里面的鲜血浇灌在祭祀器皿之中。当是时,器皿内又升起五条蛇,比之前的四条还要大。五蛇中间的那条,长着黑色的冠子,而且是独眼,右眼上长着瘤状物,像是一颗颗堆积在一起的石榴籽。“嘶嘶。”独眼黑冠蛇像是在召唤下面的四条蛇,它们人立而起,尾巴先卷后直,向上窜去,也跳到器皿之中。

    “九蛇聚齐了,接下来万蛇窟就会开启。诸位,我们的目的相同,进入吧。”神秘人道,他遽地一摇,身体化为一团黑雾,卷起祭祀器皿,纵向高空。

    空中,蓦然间裂开一道十余里长的天堑,神秘人所化的黑雾涌了过去,直接闯入。

    遽然间,地下迸裂,一条大蛇冲出,衔起木词吟、厉猿。飕!它也向高空飞遁而去,投入天堑之中,一闪而逝。

    厉猿的兄长、木词吟的哥哥也不着急,他们转过身去,盯着宋家、上官家的人。“鬼鬼祟祟,还真是你们俩家的作风。”

    “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让自己的亲弟弟放血,自己无动于衷。该说你们冷血吗,不愧是喝过蛇姬之血的家族。你们身体中流淌着蛇血,肮脏至极。”宋家的人道。

    “南翁,不必和他们啰嗦,走吧。真正的万蛇窟打开了,进入。”

    “北君,你说的也是,离去。”

    南翁指的是上官南翁,北君指的是宋北君,他们情同手足,不顾家族成见,毅然而然地Gao基了。

    厉猿的兄长唤作厉东府,木词吟的哥哥叫做木西夫。东府、西夫、南翁、北君在基老界很有名气,都是一时豪杰,名气不相上下。而且厉、木、宋、上官,四大世家一起封印了蛇姬,彼此之间也未消停过,明争暗斗,互不相让

    东府、西夫是好基友,南翁、北君亦然。刷!刷!上官南翁、宋北君先后遁去,闯进万蛇窟。

    厉东府、木西夫紧随而至,不愿落后,他们之间的基情不比别人差,登时,基气荡舞,犹如烟花迸开,姹紫嫣红,紫色的基气是厉东府放出去的,红色的则是木西夫散发的。

    就在四头基老进入万蛇窟后,又有三人飞来,他们目的相同,可不是四大世家的人。为首的那人蒙着脸,声音也不辨男女,Ta道:“我们也跟上去,万蛇剑也有我们一份。这次蛇姬会诞下的蛇蛋不止八枚,祭司说了,至少十六枚。四大世家的人没那么大的胃口,拿不走所有的蛇蛋。我们也可分一杯羹。”

    “走吧。”

    “万蛇剑,终于要入手了吗。”

    另外两人也是欣喜异常,不加掩饰。

    腾!腾!腾!三人旋身而起,飞向即将合拢的入口。入口消失后,再开启时又不知道还需多少年。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也留给有气运的人。

    万蛇窟。

    其内。

    神秘人以身化雾,在空中徘徊,他不敢降下,地上到处都是蛇,五颜六色的蛇,有毒的,五毒的,能叫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而祭祀之皿中的九条蛇也不再安分,砰砰砰,不断冲击黑雾,想要跳下去,与蛇群汇合。它们还在蛇蛋中就被人盗走了,再次回到出生地,激动不已。“安静些。”神秘人恼道,一片黑烟倏地凝成手掌,陡地拍向祭祀之皿,当,金铁撞击声遽地扬起,传遍千丈之远。器皿中的九条蛇被一股无形异力拍到了底部,再不能动弹,唯有蛇信迸吐,显得极是不满,而且有些忌惮的意味。

    震慑了九条蛇之后,神秘人继续在低空中飘动,“蛇姬老祖宗究竟待在什么地方呢。”她郁闷道,“我明明是她的后人,好歹给点面子,指点我一二。”

    厉猿、木词吟苦不堪言,他们被大蛇衔走,也进入了万蛇窟。而且这条大蛇很莽撞,遇到什么撞翻什么,山石崩塌,古木摧折,就是拦路的蛇群也被它压为肉泥。“表哥!”木词吟战战兢兢道。他先醒了过来,虽然失血过多,可神志清醒。

    “表弟,淡定。”厉猿道,“我们应该进入万蛇窟了。只要找到蛇姬的藏身地,盗走蛇蛋,我们就掌握了主动权。”

    “你哥哥还有我哥哥也来了,可他们见死不救。”木词吟不悦道。

    “他们并非见死不救,而是在等待一个时机。”厉猿表情如一,并不生气。要是换成是他,也会做厉东府、木西夫所做的事。说不定还会主动放血,加快进程。

    衔着厉猿、木词吟的大蛇并没伤害他们的意思,它像是在赶路,急匆匆的样子。似乎时间不多了。厉猿用手拍了拍蛇首,问道:“你是想带我们去见蛇姬吧。是她命令你这样做的还是……”

    “表哥,你傻了,蛇怎会说话。”木词吟道,“它们都是冷血动物。对了,你的契约兽呢,那只五花猪怎么不见了。”

    “也许它没进入万蛇窟。”厉猿道。“我和它的契约关系还在,说明它还活着。等我们找到万蛇子剑,再出去寻它。当务之急是抢在那位大妈之前抢走蛇蛋。有这条大蛇的帮助,应该会容易很多。”

    “哦,原来如此。”

    “这条蛇通灵了。”

    蓦地,两头基老降下,他们一落地,砰砰砰,基气迸炸,方圆百丈内的蛇群都被扫平了。“厉猿、木词吟,你们好大运气,碰上我们是你们的不幸啊。”说话的人是宋北君。

    “他们只是正太,别吓坏了他们。”上官南翁笑道。

    两头基老拦住了大蛇与厉猿、木词吟的去路。分明是有备而来。厉家与木家关系很好,而上官家则与宋家世代结好。“南翁,北君!”厉猿冷笑道,“你们想做什么。”

    “好没礼貌的小鬼。”宋北君不悦道,“我先杀了你。”

    “不。”上官南翁抓住了宋北君的手腕,“不要吓他们,没看到衔着他们的通灵大蛇很紧张吗。没有它的帮助,我们如何寻到蛇姬。”

    “可怜的蛇姬,求生不能,想死也难。只能和真正的万蛇剑相合,而且还会产蛇蛋,何等的滑稽。”宋北君笑道。

    “别这样说,蛇姬人不像人,蛇不像蛇,还不是拜我们四大世家所赐。我想不明白,为何不结束她的生命,拿回真正的万蛇剑。”上官南翁道。

    “因为蛇姬一死,万蛇剑也会消失。”空中,黑雾里传出女人的声音,是神秘人。他做过手术后,不再是汉子,而是姑娘,声音也女人殊无二致。“我谅你们也不敢杀了蛇姬,否则你们的家主也会追杀你们。”

    “你这话我相信。”宋北君道,“我们只是来取子剑的,母剑尚在就好。”

    “你是蛇姬的后人,为何不敢在地上走动,怕被蛇群吃了吗。”上官南翁嘲笑道,“这等胆小怕事,莫不成是老鼠?怎敢以蛇姬的后人自诩。丢人啊。”

    “随你们取笑。”黑雾中的声音继续道,“让出路来,地面上的那条大蛇寿元将逝,活不了多久。你们也想找到蛇姬,跟着它就好。”

    “哦。”

    “好的,我们放它离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