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猿最爱的汉子,龙晶林此生必得的小鲜肉,他们都被木词吟俘获了,而且被其玩消声于手掌之中。

    戴上绿色的帽子后,木词吟可不像他的表哥那样犹豫,“碧野仙踪,好,好。简直就像是为我准备的。我为什么不修炼。送上门的,哪有拒绝之理。”

    木词吟除了厉猿、龙晶林外,还有其他的基友。当然,都是瞒着表哥与丈夫的。因为他们的姬姬虽好,可数量不够啊,木词吟修炼的“木秀于林”神功,需要大量的小鲜肉为他补充基气与基油,否则如何出众,如何开光上百鲜肉。

    “木秀于林”神功和“碧野仙踪”神通有相似之处,都需修者的道侣背叛他们,给他们戴上很多绿帽子。“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斩获了九百九十三头小鲜肉,再需七头,即能达成千人消声。这等成就想想都觉激动。”木词吟笑道,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隐瞒表哥与丈夫。他们理解最好,如果不能,那就杀了。爱一个人就该接受对方的一切,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到,那Ta的爱该有多虚伪。

    龙晶林一脸痴呆,人已陷入崩溃状态。想不通,他实在想不通,“我那么爱他,他却背着我和很多汉子Gao基。为什么,为什么啊。”龙晶林狞笑道。他的脸也被龙鳞覆盖了,只要眼睛还在外面。

    厉猿先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也因姨妈刀。姨妈刀倏震,刀气迸出,结成三十篇姨妈感悟,涌入厉猿的识海,贴在他的灵台之上。轰隆隆,灵台摇动,诸念皆被荡平,唯有三十篇姨妈感悟刻骨铭心,使得厉猿像是被一桶雪水浇灌在头上,醒悟如初,方知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滑稽。爱上不值得爱的汉子,终究是水中望月。“难怪我会成全木词吟、龙晶林,原来是我本人在抗拒表弟。只是长久以来,我自欺欺人而已。”厉猿想道。

    “表哥,你对我的爱不够沉重啊。”

    年纪虽小,可木词吟、厉猿都开辟了基油油田,不愧是基老世家,小小年纪就大有前途,基情无限啊。

    “到地方了吗,为何袋子不再幌荡了。”木词吟问道。

    “命运在我们面前分开两条路。如何选择?”厉猿轻声道,“表弟,你什么都要听我的,而且不准问为什么。”

    “好的!”木词吟答道。他看到厉猿一脸严肃,更加紧张了。

    刷!木词吟的脸色变了,似在憎恨厉猿。“我能有今天,还多亏了你,厉猿。”他不再以表哥称呼厉猿,直呼其名。

    新鲜的感觉。厉猿反觉惊喜。“能和表弟断绝基情,再好不过。我的武学修为会再上一层楼,能舍弃的就舍了吧。”锵的一声,厉猿执起姨妈刀,斩了三下,一刀断情,两刀断念,三刀断我。基情、思念、过去的自己,皆被斩去。

    嗤嗤嗤。木词吟周身迸发数万道苍绿色的基气,另有妒火三千,冲天怒舞,像是张牙舞爪的碧龙。“厉猿,你这个管不住自己消声巴的伪君子。”木词吟喝道,“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你倒好,消声巴累了,收回裤叉,再不理我。后来龙晶林暗恋我,你看在眼中,不由大喜,顺势将我推给了结拜兄弟龙晶林。这样你就能置身事外,做那孤清的高人,一副为爱而伤的悲苦样子,演给谁看的。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好演员!”

    不管木词吟如何嘲讽,厉猿眼睛一片清澄,并无半分感情。他看表弟就像是在打量一截木头,相当冷漠。

    漠视,厉猿在漠视表弟。他以姨妈刀斩去了他们的基情,过往的种种已成烟云。砰,砰,砰。厉猿灵台上贴着的三十篇姨妈感悟也随之迸炸,化为武学真谛,印证他的汉子哲学,宇宙真理。一个个鲜红色的“基”字浮起,绕着灵台旋舞。“瞳晶印!”厉猿道。他单手结印,速度迅捷无伦。飕飕飕!灵台四周的“基”字怒旋而出,和空中飘着的眼球相合,归于一体。

    “哼!”见状,木词吟冷笑不迭,“好个拔消声无情的汉子。你既斩去了我们的基情,我留你不得。”

    刷。木词吟迸飙而去,木皇真气犹如怒龙出海,扫向厉猿。

    龙晶林还未醒悟过来,目光呆了,人痴了。他的身体几乎都被鳞片覆盖,包括消声巴。如果被细鳞布满周身,他再不能恢复人形,和兽无异。

    砰。

    一人飞来,而且给了龙晶林一巴掌。那道掌劲太过雄浑,震裂数万片龙鳞,“呃噗!”龙晶林一张口,几百斤鲜血吐了出去。血泪流个不停啊,龙晶林心里苦,“哇!”他哭的像是孩子。“木词吟,为何这样对我,我待你不好吗。”

    木词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事到如今,再纠结过去已无意义。人活着就该向前看,哪有走不过去的坎。

    砰!砰!砰!砰!

    厉猿和木词吟对了几百掌,碧光怒舞,气浪掀天,两人竟是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得谁。厉猿不由惊诧,那不是他认识的表弟。

    “让你吃惊了,厉猿。”木词吟笑道。“我再不是你熟悉的表弟,你也不再是我的欧尼酱。相杀吧。”

    木词吟宽袖一振,剑气腾窜,哧哧哧,化为碧蛇,数量多达数万,绕着厉猿迤逦疾行。

    “万蛇剑。”厉猿哼道。

    “是,正是万蛇剑。”木词吟右手一扬,碧光荡舞,一蛇形古剑显现而出,被他抓在手里。“看到万蛇剑,让你心痛了麽。”

    “痛心?不,只是让我想起了不堪的过去。奈何斯人已去。”厉猿道。

    那年。厉猿、木词吟还是正太,他们背着家人前去郊外玩耍,被一神秘人骗走了。神秘人告诉他们,不许哭,否则叔叔杀了你们。厉猿、木词吟都是世家子弟,见惯了大场面,不会被神秘人镇住。于是厉猿将表弟护在身后,并道:“这位大爷,您抓我们肯定事出有因,为何不讲出自己的目的,我们也能更好的配合你。大爷,你说是不是。”厉猿一口一个大爷,叫得神秘人大为光火,“握草,人家哪有那么苍老,你们俩个小东西真是不讨人喜欢。我也不瞒你们,抓你们是为了去一处秘境。”

    “什么秘境?”厉猿道。

    “万蛇窟。”神秘人道。

    “虾米!”木词吟吓哭了,他可是听长辈提起过万蛇窟,那可不是人待的地方。“大爷,难道你想拿我们喂蛇。”

    “住口,不准叫我大爷。”神秘人恼道。他恨死这对小东西了。要不是为了万蛇窟中封印着的宝剑,他早就杀了厉猿、木词吟。

    “大爷,消消气,我们会配合你的。”厉猿冷静道。

    “喂,小子,你叫大爷叫顺口了,是不。”神秘人怒道,剑眉扬起,杀气迸出,眼看就要废了厉猿。

    “大叔,不要打我表哥。”木词吟道,他忽地站在厉猿身前,张开双臂,挡住了表哥。虽然他本人在颤抖就是了,想来也是极害怕的。

    “厉猿,你真没用。”神秘人道。

    “你既然认识我,也该知道我父亲、大兄是谁。”厉猿道。

    “哈哈哈,收起你的心思。”神秘人道,“这招对我不好使。我既然敢抓走你们,就不怕厉家与木家的人。是你们欠我的,我是来……”

    “报仇的?”厉猿道。

    “不,我是来报恩的。”神秘人道。

    “你脑子肯定有问题。”厉猿道,他一点也担心自己的处境。

    “走吧,小伙子们,如果你们运气够好,兴许能活下去。”神秘人道,不知何时,他手里抓着一袋子,袋口松开,登时,涡旋吸力扯着厉猿、木词吟进入袋子里,神秘人则系好袋口,不让他们中途逃掉。“万蛇窟只有你们的血液才能打开。”他又道。这句话,木词吟、厉猿是听不到了。

    刷!

    神秘人疾遁而去。

    他还未离开多久,有两人臂挽臂而来。“算算时间,蛇姬的后人也该出现了。”

    “嗯,这一世的万蛇剑也该出现了。厉猿、木词吟会没事的,我们在暗中保护他们就是。”

    “厉猿会保护木词吟的,就像你会守护我。”

    “厉家与木家世代交好,我们又是基友,亲上加亲啊。”

    “走吧,跟上蛇姬的后人,只有他能找到通往万蛇窟的入口。”

    刷!刷!

    两道人影倏然闪过,一路跟随神秘人而去。

    “来啊,跟上来。我知道厉家的人与木家的人不会放任俩个小东西在外面乱跑的。他们的血液还不够,大人的才行。”神秘人暗道。他抓厉猿、木词吟,迫不得已。因为他再不取得万蛇剑,弟弟就会被家族中的大人物送给基老界的一尊狠人,那人最喜年轻的汉子,而且经由他手,非死即残。“我会保护好你的,弟弟。在我回去之前,你要好好的。”神秘人在飞行的过程中换了好几张面孔,气息也改变了,再无人能认出他来,就算是亲弟弟也不行。

    厉猿的大兄,木词吟的哥哥,他们跟在神秘人之后,不急不缓。半月后,神秘人终于停了下来,这时,他已经是她了,在赶路的过程中,顺便去了一家叫做“泰锅仁药”的药馆,在里面动了手术,切了消声巴,奶大肌也变得让人羡慕了。

    要不是木词吟的哥哥拉着,厉猿的大兄也准备做个手术,换个身份。“我一直想要三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你为何拉着我,残忍的基友啊。”

    “我们先取得万蛇剑,救回你弟弟和木词吟,再一起去‘泰锅仁药’这间药馆,参团美容,他们应该会打折的。”

    “哦,你真是贤惠啊,居家过日子,我比不上你。”

    “说什么傻话呢,你要是有了三支汉子的擀面杖,最终受益的还是我。”

    “死鬼!”

    “哈哈哈哈。”

    两人都笑了。同时,他们有自信不被神秘人听去。这点都做不到,他们如何对得起厉、木的姓氏。

    厉猿与木词吟待在袋子里,也不觉呼吸困难。袋中自成一界,很宽敞,就是蛇多了。木词吟胆小,躲在厉猿背后。“蛇,好多蛇,表哥。我怕。”

    “不要怕。它们不敢靠近我们。”厉猿道,他放出了契约兽,五花猪。这头五花猪也是幼兽,脑袋上只长了两株花,等到五朵花长齐,它才会成为真正的五花猪。

    嗷呜,嗷呜!五花猪狂奔,踩烂了一条条几米长的蛇。而且开始吞食,尸体也不放过。

    “表哥,你真可靠啊,我将来一定要嫁给你。”木词吟小声道。

    “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谁敢娶你,我就杀他们全家。”厉猿道。

    “有表哥这句话就够了。”木词吟道。

    “相信我吧,我会带你平安离去的。”厉猿道。

    “嗯。”木词吟点头。

    袋子外面。通过手术变成姑娘的神秘人拎着大袋子,通过一段废弃了很久的遂道,继续向前走去。

    厉猿的兄长、木词吟的哥哥亦步亦趋。他们知道万蛇窟近了。“蛇姬啊蛇姬,你们一族人奉命守护万蛇剑,可私心太重,竟然盗走了万蛇母剑。母剑已和蛇姬封印在一起,每过一甲子,母剑会诞下数枚蛇蛋,孵化后,万蛇子剑也就出世了。”

    “可惜,我们只能取走子剑,母剑动不得。”

    “除非蛇姬死了。”

    “她若一死,万蛇窟也会塌陷的,厉家、木家、上官家、宋家再不能获取子剑了。”

    “这次,只有厉家、木家的人行动,另外两家为何这般安静,难道他们与蛇姬的后人达成某种约定了?”

    厉猿、木词吟的兄长们悄声议论,也觉奇怪。万蛇母剑这次会诞下至少八枚蛇蛋,四家,每家都会分得两枚,孵化后就是两柄万蛇子剑。

    “他们不来更好,平分了八枚蛇蛋。”

    “嗯。”

    厉猿的兄长、木词吟的哥哥已经排好计策,只等着取蛇蛋了。到时,他们人手一剑,就是厉猿与木词吟也能分到一柄万蛇剑。

    神秘人放下袋子,砰砰,又踢上两脚,这才松开袋口,放出厉猿、木词吟。“小东西,你们也该出来了。”

    先出来的是厉猿,随后才是木词吟。

    “大叔,不,大妈!”厉猿惊道。

    “呵呵。”神秘人很想杀了厉猿。“叫姐姐大人。”

    “阿姨。”木词吟怯生生道。

    “”

    神秘人气坏了,心道,这俩个畜生,真是不知死活啊,一定不放过他们。可恶,厉家、木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