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圣虚也是有大气运的人,基神儿子众多,唯独他能夺走雷神的爱。雷神一开始时是暗恋基神的,可基圣虚在落寞中崛起,在虚无中复苏。沧海成田,雷电劈人,只要不雷死,即能遇见那一缕契机,凡尘的枷锁打开了,Gao基的时代降临,无数小鲜肉趋之若鹜,只为奔赴全新的世界。

    “奥豆豆哟。”基圣虚手指扬起,哧啦,一道基光打出,荡起百丈高的光潮,雷神之锤怒旋,降下数万道闪电,陡地劈向基圣亏。

    基圣亏怒吼连连,腾,人已升空,要与太阳肩并肩。“兄长,你欺我一世,还有欺我第二世吗。雷神来了,他也守护不了你。”

    锵!

    痴心剑迸绽数十万道剑气,密集如雨,哧哧哧,哧哧哧,朝天迸射,贯穿了那一道道闪电。

    雷神托尔的全名是托尔·奥达钉钉。据传,这尊神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已经超越了其父,让无数小鲜肉欣喜若狂,甘愿为他献出尚未开发的消声花。托尔还有一个弟弟,唤作洛基,其名曰洛基·奥达钉钉。洛基一直仰慕着兄长托尔,然而托尔眼里只有基神以及基圣虚,从未关注过弟弟。

    自从雷神移情于基圣虚之后,洛基的敌人也增加了一个,明显的,他视基圣虚为死敌,成天想着如何杀了他。托尔将雷神之锤交给基圣虚后,洛基的嫉妒心更是达到了巅峰。他无论如何也是忍受不了的,所以在雷神之锤上做了手脚,就是他的兄长托尔也不知道。

    “基圣虚,你忘了我吗。”樱藤勋吼道,他现在是金手指形状,蓦地转动身体,金色的气浪迸飙,“截天指。”樱藤勋冷笑道。

    “黄金色的手指”这门大神通由无数小神通嵌合而成,截天指只是其中的一道小神通,饶是如此,也威力惊人。修炼到极致,能截断苍天。樱藤勋还未到那种境界,他施展截天指,只是为了引起基圣虚的注意。

    基圣虚一脸倨傲,眉心浮起一个紫色的“基”字,倏地旋了出去,登时,基光怒舞,基气浩荡。“樱藤勋,你像个小丑似的,只会做出很多丑态,可我根本不在意。你妄想和基神之子Gao基,注定不会有好下场。除非是樱藤甲再生,我才会纡尊降贵,与之合基证道。至于你,我只能呵呵了。”基圣虚甫一张口,啸音大作,穿云裂石,撼动苍穹。此时,他就是这片天地的主宰,有无穷荣耀加身,目中生有两万道雷电,映照的雷神之锤灼灼放光。

    轰隆!紫色的“基”字撞碎了樱藤勋的“截天指”。寰宇为之肃穆,基气上升,红尘飞坠,竟将这片天空分为两半。而基圣虚站在中间,傲慢,神圣,而又不可直视。就是基圣亏转动“基道轮回眼”,也渐觉吃力,眸子生痛,眼角溢血。“这只是兄长的一道分身,就已恐怖到这种程度了吗。”基圣亏的双眸先闭后开,已然蒙上了一层光罩,可守护他的眼睛不受伤害。即是如此,基圣亏也觉气闷,基油油田都沸腾了,有蒸发的迹象。

    基神的意志部署完毕,业已消散。他留下的棋子很多,可不止几人。不到最后,谁也不知。就是当事人也浑然不觉,这就是基老之神的手笔。

    “嗯?”

    基圣亏扫视四方,愕然发现浮空城前来支援他的伪娘都被人杀得差不多了。是二梅山的道人以及一页情下的死手。眉道人长眉怒舞,长千丈,上面卷着上百个伪娘,他正在汲取他们的生命之源。一页情对浮空城再无半分感情,战魄轮、九生九死棋盘、照梦镜全都祭了出去,不管是恶娘谷的人还是浮空城的人,都杀。

    “我虽然恢复了伪娘之身,可还是浮空城的城主,你们怎敢这样对待我的家畜。”基圣亏怒道。他从来没把浮空城中的居民当做是人,都是他饲养的牲畜。他杀那些人没事,可换成是别人就不行了。

    一页情不加理会,袍袖微荡,一枚枚绝情棋子飞起,砰砰砰,打穿了更多浮空城人的颅腔。“贫僧再不是你的手下,基圣亏,你拿什么身份命令我,阿呆还是梦香紫。”一页情道,他饱提佛元,聚于双掌,蓦地挥开,“无量佛无量光,大悲大基掌。”一页情喝道。轰嗡,佛掌浩大,基气磅礴,笼罩而下。刹那间,上百个浮空城的人成了灰烬,轮回去了。

    劳无礼袖手旁观,不以为然。他是基老界的人,而不是浮空城的家畜。再说,伪娘的死活关他何事。“阿呆,难道你想改变浮空城的风气,让伪娘都变成基老不成。”劳无礼忖道,这样的事,基圣亏不是没做过,他以梦香紫为名时就把一个城市的汉子都打造成了伪娘,相当可怕。同样的事情再来一遍,也不是不可能。

    薛夫人与厉猿的撕比还在继续,可夫人不是一个人,她还有薛凝眸、灭霸。

    薛凝眸更是领悟了“三生三世十里消声花开”的可怕神通,灭霸看他的颜色都变了。“三生石,我需要大量的三生石。”薛凝眸道,没了三生石,他的神通也没法使用。“浮空城最不缺的就是三生石了。为何基神不传授自个的儿子这门神通?”有些细节,薛凝眸也想不通。

    “瞳晶印!”厉猿怒了,一个刚刚踏入基老界的新人居然敢算计他这个巨头,简直难以想象。而且灭霸、劳无礼都在看着,厉猿算是丢人了。

    轰隆隆!

    几十个像是晶石雕刻而成的眼球浮了起来,它们都由“瞳晶印”所化。

    “厉猿,你也算是老牌巨头了,和新人一般见识,有失风度。本座都看不下去了。”灭霸嘲笑道,他也是基老界的九巨头之一,积威犹在。“审判之铁。”灭霸后背荡起一阵基气,接着,一块比山还高的铁块缓缓升起。

    “审判之铁。”厉猿哼道,“这等神物被你拿走也是浪费。我今天就收了它。”

    “收了它,你能做到吗。”灭霸嘲笑道。“扎心吧,老铁!”他一声大喝,那块铁山倏地裂开一角,就算是一角,也有千斤重。

    锵的一声尖亢长吟,剥裂的那块铁块倏化一杆长枪,是审判之枪。枪尖上聚集着一团团的末日之焰,熊熊燃烧。噼啵,噼啵,气流裂炸声源源不绝地响起。

    “厉猿,你让本座放出审判之枪,可以瞑目了。”灭霸道。就算薛凝眸用“三生三世十里消声花开”神通算计他,灭霸还是维护闺蜜。既是基情又是友情更是爱情啊,为爱而狂有何不可。为Gao基而付出一切,谁有理解呢。

    隔得很远,厉猿亦能感受到来自审判之枪的凌厉杀气,“姨妈刀,你与我同在,天下姨妈也与我同在。”厉猿冷静道。适才,他以“瞳晶印”放出的几十个眼球,已成碎末,都被薛凝眸挥剑斩爆了。

    嗡!恶娘谷的上空传来一阵轰鸣声,两道俊伟雄奇的身影降下,登时,基气荡滚。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厉猿的表弟木词吟以及他的结拜兄弟龙晶林。

    龙晶林不但给厉猿戴了绿色的帽子,还占据了他的府邸,以主人自居,也不知哪来的自信。厉猿因为太爱表弟与龙晶林,也就退出了。

    “表哥!”木词吟激动道,“是你吗,表哥,我们多少年没见了,我与龙晶林的儿子都会打酱油啦!”

    “噗!”

    厉猿一口老血飚了出去,约有八十多斤。马币,你们是来捣乱的吗,是的吧,一定是这样的。就算是敌人,也没能给厉猿造成心理重创。木词吟却做到了。

    龙晶林毫无愧色,他不但抢走了结拜兄弟最爱的汉子,还与对方诞下一子。不要怀疑,是他们的亲生儿子。木词吟、龙晶林掌握了一门神通,即便是汉子,也能拥有爱的结晶。

    看着瞬间苍老了很多的厉猿,龙晶林大喜,可都藏在心里,并未表现出来。他当即道:“厉猿,我的好兄弟厉猿啊!灭霸,你怎敢伤害我的兄弟。”龙晶林哼道。“你大约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基老界最最富有的铜板帮的掌教已和我有生意来往,我是铜板帮的大客户,贵宾,V钻会员。只要我发话,他们的帮主也会出面的。怎样,怕了吗。灭霸。”

    龙晶林搬出铜板帮的掌教,愿意无它,为了打压灭霸。

    厉猿是基老界的老牌巨头,铜板帮的帮主,他的资历更老。那是活了几百年的古董。他在能量与手段,无人敢以身涉险。

    灭霸鄙夷地望向龙晶林,埋汰道:“你这厮愈来愈贱,厉猿待你如何,你又是如何对待他的。抢了别人最爱的汉子,霸占人家的府邸,你有什么脸在本座面前嘚瑟。”

    一番数落下来,龙晶林面皮再厚,老脸也搁不住,尤其是当着木词吟的面。“匹夫,你活到头了。独龙掌!”

    吼!

    龙吟震天,龙晶林打出去的独龙掌是他的家传玄功,炽热、酷寒,两种截然相反的掌劲绞绕而出,倏化长龙,遨游天地。

    被人当面揭短,龙晶林不做些什么更会被人瞧不起。

    南村村长劳无礼在一旁看的是津津有味,“好一场闹剧。我真都不知道该偏向谁好了。铜板帮的帮主与我是旧识,更有大宗生意往来,我们若是翻脸,不管是对南村还是对铜板帮都没好处。龙晶林,狗一样的东西,难道用舌头让木词吟忘了表哥吗,这对情侣也没谁了,能走到一起果然有缘。只是可惜了厉猿,大好基老,被狗消声女误了终身。”劳无礼话声不大,却清晰地传到木词吟、龙晶林、厉猿那边。山人听了也是一阵恍惚,有若隔世,是啊,为何三人不能一起Gao基,行那皆羞之行为,真的有必要分开?

    刷。

    薛夫人仗剑而起,身与剑合,斩向厉猿。“流星蝴蝶剑。”只听那妇人喝道。蓦地,剑气迸滚,倏化流星,当空飞坠。又有上千蝴蝶,振翅而飞,齐齐涌向失神的厉猿。

    因为木词吟、龙晶林的到来,厉猿暂时分心了。薛夫人抓住机会,即要斩了让她心烦的大基老。

    “表哥!”

    木词吟眼看不妙,纵身而去,要以自己的身体护住厉猿。是他有负表哥,多年过去了,已成心病。不管龙晶林的消声巴之上的功夫如何了得,也难让木词吟忘记厉猿,毕竟表哥曾是他的唯一,不,现在也是。

    “啊,表弟。”厉猿道。

    看到木词吟与厉猿秀恩爱,龙晶林的肺都快气炸了,脸也青了,颅顶迸出数道碧光,照耀千尺方圆。“发棵,木词吟,你始终忘不了他。”龙晶林暗道。“我若成全你们,谁又来成全我。哼,今天不杀厉猿,我绝不收手。”

    腾!

    龙晶林杀气迸涌,向厉猿那边飞掠而去。他像是一头怒奔的地龙,怒焰几乎能掀开自个的头盖骨,再不做些什么,他会疯掉的。“木词吟啊木词吟,你就那么喜欢厉猿,哈哈哈,很好,我当着你的面杀了他,这样你就会死心了,乖乖跟我回家。明明是有夫之妇,不知矜持。”龙晶林右臂挥起,哧啦,哧啦,袖子迸开,现出手臂。他的手臂覆盖着龙鳞,从肩膀处一直蔓延到手指。因为练功的缘故,他能使全身的任意地方布满鳞片。像是那什么不能描述的地方亦然,木词吟很满意就是了。

    厉猿不会让他一生的最爱受伤的,他一念倏起,头顶绿色的帽子飞旋而出,罩住了木词吟。与此同时,他遽然转身,绕过表弟,站在他前面。锵!姨妈刀劈了出去,与从天而降的流星剑气、蝴蝶剑气冲撞在一起。

    绿色的帽子罩木词吟后,异变陡生,帽子变小了,刚好能卡在他头上。飕飕飕,一道道碧光冲天旋起,光照四方。

    厉猿、龙晶林都呆住了,像是吃了死老鼠似的,一脸骇然。要知道原谅色的帽子只有能变绿只有一个原因,持有者心爱的人不断地给他充满希望的颜色,才会头上草原绿油油。龙晶林得到了木词吟后,再没放飞过,不敢拿出自己的消声巴让别的鲜肉观摩,厉猿也很稳重的,基友的数量有限。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木词吟除了厉猿、龙晶林外还有其他的相好的,而且那人给他戴了好多绿色的帽子。

    一想到这里,厉猿万念俱炸,轰隆隆,他灵台几乎坍塌。表弟,曾经那个纯洁的表弟为何变了。

    龙晶林更是口吐老血,哇,哇,哇!几百斤血就飚了出去,“木词吟,你,你……”龙晶林再也讲不出话来。

    木词吟笑了,他扶正脑袋上的帽子,道:“吃不吃惊,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厉猿:“”

    龙晶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