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若福至心灵,薛凝眸忽地抬起头来,望向天空,冥冥之中有一道无上的意志降下,轰隆,劈中薛凝眸,他百孔舒泰,灵台绽放数十万道光华。“被选中的汉子啊,你有成为绝代基老的潜质,不可误了自己的前程。吾是神,基老界之神。跪下吧,向吾献上你的局部地区之花,祈求吾的垂青。”

    基老之神,是基神的意志浇灌在薛凝眸的灵台之上,一遍遍冲刷,重塑他的灵台,扩宽其识海。薛凝眸得到的好处让人难以置信,他仍不敢相信为何基神会眷顾他。

    “小伙子,不要怀疑基神。基神会下面给你吃的。”

    “”

    薛凝眸不知基老之神还有这样的幽默。

    “吾儿基圣虚、基圣亏都不值得培养。”基神再道,“而你,有超越他们的优秀品质,你会成为基老的。吾赐予你一道神通,三生三世十里消声花开。你如果足够优秀,别说是十里了,就是百里、千里、万里内的汉子,你亦能让他们的局花绽放。这等神通,你还在等什么,跪下,接受吾的传承。”基神再道。

    薛凝眸惊疑不定,他可不相信有那么好的事,何况对方是基老之神,和他并无半分关系。“伟大的神明啊,为何选中我。”

    “吾不是讲过吗,你有成为绝代基老的超高品质,吾若放任不管,你只会在伪娘这条路上浪大好年华,最终一事无成。岂不是憾事,基老界需要你,吾亦需要你。小伙子,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基神的那道意志沉重,苍凉,大气,而且不容人拒绝。薛凝眸如果不知趣,基老之神不介意毁掉他的灵台,蒸发他的识海,让他变成白痴。

    “三生三世十里局花开。”薛凝眸暗道,“我愿接受您的神通。”

    “很好,这才是吾钟意的小伙子。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吾的意志会分出一缕神光,神光会变成英俊的中年汉子,那是吾的模样,你憋说话,也放出念识体,用心……”

    “用心做什么。”薛凝眸的识海中纵起一道狂涛,倏地化为一人,赫然是他的模样。

    “吻吾!”基老之神的意志道。

    “”

    一瞬间,薛凝眸很想杀了基神。

    “玩笑,开玩笑的,小伙子,你幽默感不行啊,这样不能作吾的信徒,传吾的威名。”基神的意志再道。

    哧哧哧!

    一道道由神虹所化的玄奥篆文没入薛凝眸的灵台之中,那都是“三生三世十里消声花开”神通的真谛所在,薛凝眸只要感悟即可。基神的传功相当顺利,无任何不畅。

    “记住,这门神通离不开三生石的辅佐。石头的品质越高,威力越大。就是厉猿、基圣虚的局部地区之花,你也能破掉。相信自己吧,同样也要相信吾。”基神的意志倏地散开,像是冬雪被沸水冲过,再不见踪迹。

    “薛凝眸,你这是怎么了!”灭霸摇幌着闺蜜的身体。滋!滋!他的手掌被烤糊了,“啊,这是?”灭霸惊道,好惊人的基气,“你身体之中怎会有基气在燃烧,这些基气隐隐有神圣的气息传出,就是我也难以承受。”

    蓦地,薛凝眸回过神来,睁开眼睛,刷刷,两道虚电直冲牛斗。咔嚓,他体内辟出一方净土,有五万道基气缓缓降下,不住轰砸,下沉千丈,油田,他的基油油田出现了。都是基老之神的功劳,他相中了薛凝眸,才重塑他的身体。基神本人不会降临这片土地的,可他的意志仍能投过来。

    “闺蜜,你怎么变成基老了。”灭霸惊道,一脸骇然。你明明看不起基老的,发生什么了!

    轰隆一声巨响,梦香紫立足处,地裂百丈,四下蔓延。基神之子,基圣亏也觉醒了,他与哲学立方体已成一体,眸子开阖间,蓝色的光华迸喷。哲学与比利的气息瞬间泅散开来,他就像是无上智者,有洞悉天地至理的可能。“吾父,你会后悔的。”梦香紫道。“先杀了基圣虚。”梦香紫右掌倏地抓向劳无礼,从他那里夺走痴心剑。

    “啊。”劳无礼一惊。他也没反抗,痴心剑本来就是梦香紫的。

    锵!

    痴心剑迸发出一声长吟,无数道蓝色的剑气冲天而起,“痴心不改方是此间人。罢罢罢,伪娘、基老只是身份而已。”梦香紫道,他脸上浮起神秘的图纹,各占据半张脸,左脸上的是豌豆,右脸的是豇豆,额头上的则是青豆。“力量,我渴望力量。”梦香紫吼道。他的基气、基情都在迸涌,甚至超过上一世的最强状态。“属于我的都会回来。包括基圣亏那个可恶的名字。”

    啪!啪!

    劳无礼鼓掌,“太好了,你终于又肯做基老,这才是真实的你。”

    基圣亏道:“我需要很多基油来补充自己。”

    劳无礼大袖一卷,几个寒光迸舞的器皿飞了出去,器皿中封印着基油,都是些品相很好的基油。南村村长贵为基老界巨头,他的仇人众多,仇人死后,他们的基油自不会浪费,全被他炼出,封存在特殊的器皿之内,可百年不腐。

    刷!基圣亏一剑削去,剑气分出五缕,斩向五尊器皿,里面的基油像是一丸丸丹药,固态化了,它们齐齐倒飞向基圣亏。当是时,基神之子的油田迸开,数百道基气凝成的大手抛出,抓住那些固态化的基油,咔嚓咔嚓,全都捏碎了,碎片洒向基圣亏的油田,一经落下,再次成为油状物。

    “还不够。”基圣亏道,“这些基油完全不够。剑奴,还要更多的基油。”

    “真是贪心的人。”劳无礼手指摊开,在他指尖聚集一滴滴纯紫色的基油,甚至有数滴本命基油。“拿去。”劳无礼屈指一弹,数十滴基油连珠射出,也落到基圣亏的油田之中。

    “杯水车薪。”基圣亏道。“够了,剑奴,你尽心了。”他又道。

    “嗯?”基圣亏蓦地睨向薛凝眸那边,“那人身上散发着让我讨厌的气息,他,他不再是伪娘了!”

    吸收了哲学立方体之后,基圣亏渐渐找回他上一世的神通、武技、功法,其中有一门小神通,和奉孝天的“万花筒基轮眼”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更胜一筹。也是瞳术方面的神通,叫做基道轮回眼。

    运转“基道轮回眼”,基圣亏看出薛凝眸身上的端倪来,“哦,又是基神的手笔。薛凝眸,你堕落了,纯真的伪娘为何改投基老界,多么让人伤心而又无奈啊。”幸灾乐祸,基圣亏的脸上可看不出任何难过之意。

    “灭霸,薛凝眸,你们都是我的了。”基圣亏将身拧起,蓦地遁向薛凝眸那边。

    “雷神之锤!”

    “高消声手指。”

    空中忽地荡开两道不可一世的声音。

    樱藤勋、基圣虚骤然发难,一齐破了厉猿的“归海姨妈刀”。鲜红色的刀气迸开,覆盖万丈方圆。

    “噗啊!”

    厉猿当即吐出一百升的鲜血,“可恶,他们俩个联手了。”

    “死吧!”

    奉孝天右掌拍了上去,砰的一声怒响,印在厉猿的后背上。咔嚓,厉猿的骨头不知断了多少。“可怜的畜生。”基老界的巨头叹息道,接着,三千多柄小厉飞刀怒飚而出,奉孝天哪里躲得过去,被捅成了筛子。“给我过来吧。”厉猿左臂倏地延伸出去,有十丈之长,五指抓住奉孝天的脑袋,崩的一声,颅腔炸裂,脑浆迸散,就是那顶绿色的帽子也附上了很多脑浆。厉猿不以为意,左臂一振,嗤嗤嗤,基气如潮水,冲洗干净绿帽子里面的脑浆。做完这一切,基老界的巨头才收回帽子。可厉猿犹豫了,并没马上戴上。他是想得到“绿野仙粽”这门神通,可也担心副作用。

    厉猿已经被他的表弟木词吟与好兄弟龙晶林给绿了,说出去不怎么光彩,他要再修炼“绿野仙粽”,会被更多的基友戴上无数原谅色的帽子。这样的牺牲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哪怕是巨头。

    樱藤勋、基圣虚凌虚而立,目绽凶光,他们都是狠厉之人,被人算计,怎会不报复。

    刷!

    黑影幢幢,一人先于基圣虚、樱藤勋纵去,是薛夫人动手了,她也相中了奉孝天的绿帽子,被厉猿摘去,薛夫人心里很不舒服。基老,又是基老。薛夫人对基老可是深恶厌绝,仅次于伪娘。

    厉猿蓦地一惊,无暇多顾,已将绿帽子卡在脑袋上。当!赤兔剑、姨妈刀相接,刀气滚滚,剑浪迸叠。薛夫人、厉猿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甫一动手,就是毫无保留。

    “女人,你不该来的。”厉猿道,“实话告诉你,我已看上你丈夫薛钟剑,会破了他的局部地区之花。你儿子我也不会放过,他们都会是我的人。夫人,痛心吗。”

    刷!刷!刷!

    又有三人飞来,分别是薛凝眸、灭霸、一页情。他们都是来帮薛夫人的,尤其是薛凝眸,他虽恨自己的亲生父亲,而且想杀了他。可薛凝眸一直尊敬着母亲,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基神赐予我神通,可以拿厉猿一试身手。”

    不怀好意,薛凝眸旋即取出一块三生石,并且以掌劲震碎了它。“新老更迭,没有永远的巨头,古老的人与事物终将被取代。厉猿,你死定了!”薛凝眸也没提醒灭霸与一页情,他们也是基老,也得承受“三生三世十里消声花开”的痛苦。实验,这都是实验啊,薛凝眸想知道这门神通究竟有多可怕。

    厉猿与薛夫人对峙,全神贯注。而一页情、灭霸根本没有防备薛凝眸,无形之中,他们都给薛凝眸创造了机会。

    蓦地,一股让苍穹也感到颤栗的气息席卷而来,是薛凝眸的神通释放了出去,方圆十里内的基老包括基圣虚、樱藤勋等人在内,都觉局部地区有杀意传来。

    局部地区有小雨。

    有大雨。

    有雪!

    大雪!

    大血!

    “纳尼。”基圣虚怒道,“小子,你怎会这门可怕的神通,说,你从哪里盗取而来的。”基神之子凭借雷神之锤的护持,才躲过了一劫。可也面色难看。

    一页情虽然一脸冷漠,可身后的那道长达千尺的血箭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贫僧,贫僧真是消声了哈士奇啊!”一页情还是发火了。

    灭霸也很夸张,后面有几百道血水迸滚,细的有若头发丝,可那些堪比水缸的血流是怎回事啊。千言万语,灭霸只吐出一个字,“干!”可谓言简意赅,他的恨意一点不比一页情少。俩人很想动手宰了薛凝眸。

    啪!

    厉猿左掌拍下,按向自己的局部地区,止住了血液。基老巨头的右手也没闲着啊,仍然执刀,和薛夫人撕比。

    “我儿,做得很好。”薛夫人赞叹道。“我对你的讨厌之情减淡了些,仅次于伪娘!”

    亲娘啊,因为我变成了基老呗。薛凝眸心道,可他不敢讲出来。伪娘与基老均是薛夫人憎恨的人,没多少区别。

    “太好了,你的局花我守住了。”劳无礼道,他站在基圣亏后面,且用不可描述的东西护全了梦香紫最重要的东西。

    基圣亏很感动,然后转身,一剑刺去,南村村长的脑袋开花了,脑浆、血水向外迸出。“为什么会这样,本座难道做错了吗。”劳无礼道。

    “剑奴,你太放肆了。”基圣亏道。“下次再敢对我无礼,我会炼取你所有的基油,一滴都不剩。”

    “不识好人心啊。”劳无礼道,“知道了,本座知道了。下次,有谁再贪图你的基老之花,本座什么都不做。”

    “”

    基圣亏也没答话,拎起痴心剑,蹬蹬蹬,向前奔去。“基圣虚,我来了。”

    “奥豆豆哟,你想念我赐予你的痛楚了吗。”

    当!

    基圣虚一掌拍在雷神之锤上,将其拍飞。

    雷神之锤上的符箓一片片飞出,像是怒舞的蝴蝶之群,将基圣亏围住了。“好烦。”基圣亏挥剑,“多情总是被无情伤。”他吟道。哧哧哧,剑气迸出,忧伤的气息传遍方圆千丈。雷神之锤放出几百张符箓,可它们都被剑气捆起来了,动弹不得。在剑气的催迫下,符箓遽地变形,随后炸开,和剑气一同消散。

    刷。基圣亏冲了出去,他疾刺三百多剑,当当当,当当当,剑尖点在雷神之锤上,凿穿了千余张符箓。“基圣虚,你的分身回不去了,会被我斩去。”

    “奥豆豆,谁给的你自信啊。”基圣虚冷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