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基老众多,书英雄人物,还看今朝。基圣虚再次催动雷神之锤,锵的一声,雷电迸开,宛若万千刀剑劈下。

    厉猿的“瞳晶印”非同小可,杀机遽生。就是基神之子的分身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有压力才有动力,有动力才有Gao基的能力,都是相辅相成的。

    雷神之锤是神器,雷神的宝物。被基圣虚祭炼过后,威力更甚。上面贴着的符箓大放毫光,有数万基老的吟诵声响起,“赞美基神。”

    “荣耀归于基神,吾道不孤。”

    “基老之间才存在真爱。”

    “天下之道,唯基道是正途,吾辈的目标是在星辰大海中Gao基。”

    “吾辈卑微如尘埃,可心向天空,有Gao基之志,万死不辞,唯见基神,才得证道。”

    “跪下吧,向基神献出一切。”

    基老们的颂赞如同史诗,在虚空中叠荡,高抛低舞,轰隆隆,荡震万里方圆。就是姨妈刀的刀气凝成的红色汪洋也被向外推去,倏地远离基圣虚。

    而变成一根金手指的樱藤勋运转家传神功,登时,金光摇舞,基气电射,“这天要困我,我就捅碎它,这地要束我,我就荡平它。”樱藤勋吼道。它不想给祖仙丢人,樱藤甲,绝代基老,风华冠绝一个时代,他所创立的“黄金色的手指”神通,名列天下大神通之一。樱藤勋也很有天赋,虽未学全,可也有他的独到见解。

    蓦地,那根金色的手指怒荡开来,长千丈,合围九丈。基气绕着手指旋舞,嗤嗤嗤,电闪雷鸣,声势磅礴。“归海姨妈刀,我要破了它。”樱藤勋再吼一声,那像是金柱的手指遽地扫下,哗啦啦,鲜红色的刀流四下迸甩,迅速远离金手指,不愿靠近。

    厉猿一个人与两头实力不逊于他的基老撕比,本是难事,就算他有姨妈刀,也难以顾全。遽听“铛”的一声巨响,雷神之锤与那颗巨大的眼球撞在一起,登时,那眼球瞳孔涣散,碎光翻舞,四下抛卷。砰!砰!砰!雷神之锤接连砸下,砸得“瞳晶印”所化的眼球无处可逃,裂纹密布,随时都能碎掉。

    而这时,地面上的奉孝天忽地站了起来,寄巨在他背部的那粒种子业已生长,枝叶繁茂,碧油油的,很是喜人,都是极好的原谅色。“杀,杀!”奉孝天的双眼急遽旋转,像是两颗红丸在转动,已不受他自己的控制。

    万花筒基轮眼!

    奉孝天再开“万花筒基轮眼”,刷刷,瞳光迸飙而出,长五十丈,犹如两道血瀑。非但如此,奉孝天还引燃了自身的基气,他好像什么都不顾了,并非本愿,身不由己而已。都是那粒种子在作怪,它以将寄体变成了傀儡。寄体死时,它也会枯萎,可那都不重要。

    咔嚓咔嚓,奉孝天的骨头再次成长,身体又长高了,是原来的三倍。“碧野仙踪。”只听他咆哮道。

    “碧野仙踪”是藏在绿帽中的一门神通,奉孝天方甫修炼,并未大成,强催神通对他的身体很不利,会重创自己的。

    “嗯?”厉猿蓦地一惊,虽是惊鸿一瞥,这位基老界的巨头也被奉孝天的变化震撼了。“这人差不多废了,再无做我基友的资格。”厉猿念头未落,腾,腾,腾!奉孝天踩着玄奥的仙步,纵身而上,犹如走天梯,拾级而上。“杀,杀,杀啊!”奉孝天发狂了。

    山杏甲怒神功,理智快被燃尽的奉孝天再次施展“山杏甲怒神功”,三万颗山杏大的拳头密如蝗虫,让人看了只觉气闷。奉孝天脑袋一扬,飕飕飕,飕飕飕!数万颗拳头迸扫了过去,全都打向厉猿。

    “好汉子。”厉猿哼道。“我救你,你却想杀我。”

    当是时,厉猿与奉孝天相距不过千丈,而樱藤勋、基圣虚随时都能突围,情势不容乐观,厉猿杀心也起,“小伙子,是你自找的。”拧过身来,基老界的九巨头之一动了无名之火,锵的一声怒吟,姨妈刀斜指向奉孝天。“每个月总有一天我会坐立不安,皆因修炼了瞳晶印。姨妈刀是女人该用的刀,非汉子能用。可我是厉猿,天也不能奈何我,何况是一柄旷世之刀。”铿锵,厉猿一刀劈下,即是生死路开。

    奉孝天的“万花筒基轮眼”神通运转到了极致,他已能看清厉猿劈出去的刀之轨迹,“天下武功,唯消声巴破之。”奉孝天左掌怒拍,砰的一声,他的裤叉迸碎,那支不可描述之物扫了出去,携卷起金属颤音。

    轰隆!刀气爆涌,竟被奉孝天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退了。而戴着绿色帽子的汉子向后退出三丈,而又止住身形。他除了运转“万花筒基轮眼”,还是使用另外一道神通“碧野仙踪”。碧者,绿也。野者,田野。仙者,仙人。简单来说“碧野仙踪”指的是在仙人头顶绿油油,勤劳种地心情好。田地会,这里必须提一下田地会,因为“碧野仙踪”这道神通出自田地会。

    奉孝天是被薛戾从梦境中拉到现实的,哪里听说过什么田地会,自然不知“碧野仙踪”的真谛。好在他戴着一顶绿色的帽子,也算加成了。震退厉猿劈来的刀气,奉孝天双手向上,与天齐平。锵嗤,他双掌之上出现一柄除草用的锄头,锄头寒光闪烁,刃口锋利。那杆锄头由神通所化,大有深意。

    遽见奉孝天右手拎起锄头,呼,挥了一下,登时,碧焰怒涌,一如绿龙出海,爪牙锋利,抓向厉猿。杀,奉孝天只想杀了他的恩公。

    远处,薛夫人终于注意到奉孝天的异常之处,她左脚踩向地面,力道很轻,然而躲在地底的剑灵“赤兔”陡觉压力倍增,脖子像是被人掐住了,呼吸都觉得痛苦。“丑女人终于想起我的好处了吗。”赤兔不怒反笑,跳将出去。匍匐在地,“主公,你的任何命令,本兔就是拼了小命也会为你实现它。”

    “好,你去摘下来奉孝天的帽子,我很喜欢。”薛夫人道。

    “做不到啊,夫人。”赤兔道,“不久前我才背叛了他,他恨我更甚于厉猿。我要是出现在他面前,奉孝天会吃了我的。”

    “没用的畜生。”薛夫人道,“你对碧野仙踪知道多少?”

    “讲的是一群碧池在田野里给老实人戴绿帽子吗。”赤兔道。

    “”

    因为赤兔剑的剑灵讲的太有道理了,薛夫人无话可好。

    “主公,奉孝天有很多缺点的,我只需为你指明一处,你即可提剑杀了他,易如喝水,费不了多少力气。”赤兔道。

    “哦。”薛夫人道。

    “奉孝天有一基友唤作‘召丹’,他没多少喜好,就喜欢钓蛤蟆。有一日,奉孝天与召丹去抓蛤蟆,碰到了怪人。怪人卧倒在泥沼之中,并道,两位小伙砸,你们今天有血光之厄,唯有听我一言,才可消灾。”

    “那时,奉孝天被誉为最杰出的年轻基老,心气很高,召丹也是一时俊杰,他们选择无视怪人。并放出话去,有些人只能玩泥巴,有些人注定是要做人上人的。”

    “怪人笑了,蓦地,他四肢伏地,身体疾抖,哗哗哗,身上的烂泥甩开,奉孝天、召丹还有我终于见到了他的真面目。蛤蟆,怪人是一头活了五百年的蛤蟆,它大限将至,没几年好活了,可它还想再向天借五百年,在我们生活的那个世界,有一则近似荒谬的传闻,遇到两只俊美的有心Gao基的鲜肉,只要吃掉其中的一人,再剜出另外一人的心脏,献于基神的第九百二十三个儿子,基跋阮,他就能延长寿命。显然,大蛤蟆相信了。所以它要杀奉孝天、召丹中的一人,并用刀子取出另外一人的心脏,然后搭好祭台,献给基跋阮,它就能获得基神之子的赏赐。”

    “荒唐。”薛夫人道。

    “滑稽。”灭霸道,“基跋阮大人最是公正不过,哪有那等险恶心肠。”

    “基神还有他的儿子都不是好人啊。”薛凝眸道,“灭霸,醒醒吧,还是做伪娘,让我们一起摇起友谊的小船,驶向大迪奥美女的世界。”

    “哼!”灭霸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薛夫人似乎对基跋阮有些兴趣,她拿眼神催促赤兔讲下去。赤兔剑的剑灵笑了笑,接着道:“召丹虽然喜欢钓蛤蟆,可他并不吃它们,只是为了好玩,抓到就会放生。可还是有蛤蟆因此生怨,想要杀掉他。泥沼中的大蛤蟆就是它们请来的。就在召丹拿出钓蛤蟆用的杆子、渔具时,奉孝天制止了他的基友,他道,好友,让我来。召丹笑了,也让步了,既然奉孝天有意炫耀他的武学与神通,有何不可呢。”

    “踢掉靴子,挽起裤腿,奉孝天也跳到泥沼之中,与大蛤蟆针锋相对。其实,奉孝天一点也不喜欢青蛙啊蛤蟆之类的,要不是为了陪着基友,他才不会来这里。大蛤蟆虽然老了,可它毕竟有五百年的道行,其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鲜美的基老。所以它身上的毒疙瘩散发的基气格外清香,奉孝天也是被那些香气吸引才跳下来的。”

    “然后呢,结局如何。”薛凝眸问道。“既然奉孝天还活着,想来死掉的即是召丹了。”

    “不,也许死掉的是那只大蛤蟆。”灭霸道,他可不想听一对相亲相爱的汉子被大蛤蟆拆散了的悲伤故事。

    “讲下去。”薛夫人也道。“若故事有趣,我会留下你。你还是有些用处的。”她又道。

    “还是夫人更理解我。”赤兔笑道。

    “我前面说了奉孝天小瞧了那只大蛤蟆,所以刚撕比他就吃了苦头。大蛤蟆炼有一件异宝,像是珠子,比人头还大,它一上来就祭起珠子,照头打向奉孝天。”

    “奉孝天取出赤兔剑,劈了上去,当的一声,金声大作。珠子没能挥退,他本人倒是坐在了烂泥里,相当狼狈。而且赤兔剑也被珠子散发的秽气污染了,我那时还很年轻,赶紧躲到了剑内的小世界,死也不出来,狠狠地坑了一把奉孝天,毕竟年轻,他应该原谅我了。大蛤蟆眼瞥到奉孝天的窘状,带刺的长舌劈出,恶风怒卷,毒雾涌开,情况危急啊,召丹再也看不下去了,也跳到泥沼之中,”他鱼竿甩出,掉线缠住了大蛤蟆的长舌,那线很坚韧,别说是舌头,就是金铁也能切开。可召丹遇到的是一心求生的大蛤蟆,算是碰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掉线居然被蛤蟆舌头上的利齿割断了。”

    “召丹面带迟疑,也觉惊讶,可并不怎么意外,他道,大蛤蟆,你能做我的契约兽吗。大蛤蟆很感动,当然拒绝了。草霓马都不喜欢有人坐在上面,何况是它。腾!大蛤蟆跳了起来,带起一阵泥巴雨,哗哗落下,这些雨水都有毒,若掉在人身上,皮肤、肉,甚至是骨头都会被销蚀。奉孝天刚刚学得山杏甲怒神功,立刻施展开来,登时,上千个拳头迎空而起,轰退了那阵泥巴雨。可大蛤蟆技高一筹,它祭炼的珠子可不止一个啊,是一对。哗啦啦,泥沼迸腾,烂泥冲天掀去,一颗比屋子还大的蓝汪汪的珠子飞了出来,是从地底飞出的。嘭,砸中了奉孝天。”

    “奉孝天两眼一黑,人已晕了过去。召丹怒了,呼,气劲荡飙,他将钓竿劈了过去。大蛤蟆呱呱大叫,如同怒雷炸起,一时间,泥雨纷飞,彩色的瘴气翻涌,喧闹异常。咔嚓,召丹的钓竿竟被另外一个珠子咋断了。”

    “你完了,召丹怒道。他双掌疾挥,扑扑扑,一道道锋利的气刀怒扫而出,劈在大蛤蟆的背上。大蛤蟆不以为意,背上的毒疙瘩坚实的很,被那些气刀劈中,反觉很舒服。权当是挠痒了。”

    “那时,让大蛤蟆为难的是他该杀了哪个人,留下哪一个鲜肉,再剜出他的心脏献给基跋阮。”

    “有道是迟则生变。大蛤蟆犹豫的刹那,本已被重创的奉孝天遽地跳起,赤兔剑力劈而下,扑的一声,剑刃没入大蛤蟆的脑袋里。血水迸飙,洒了奉孝天一脸,他的眼睛也因为落下了后遗症。别看他修炼的是万花筒基轮眼,那是不得已而为之。”

    “你直接说我们摘掉奉孝天的眼睛就能杀了他不就好了吗。”薛凝眸不满道。

    “就是就是。”灭霸也道。

    “它话还没讲完。”薛夫人道。

    “夫人与我真是越来越默契了。”赤兔剑的剑灵笑道。“眼睛是奉孝天的弱点之一,他更不堪一击的地方却是……”

    “却是哪里?”薛凝眸道。

    “珠子,大蛤蟆的两颗珠子如何了嘛。”灭霸问道。

    “你们终于问到重点了,珠子,那两颗珠子才是关键之处。”赤兔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