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钟剑之妻,薛凝眸之母,那又黑又矮的女人气场很大,甫一出现,想杀铁拐梨,再杀驴果老,惊走执剑阁阁主,吓住一页情。

    薛凝眸、灭霸一脸不情愿,可他们又不敢逃,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反抗薛夫人。就说薛凝眸,连亲生父亲都可杀,遇到了母亲,比谁都老实。他对薛夫人的畏惧已经烙印在了骨子里、灵魂中。

    薛夫人直呼一页情为“白食镜轮”,后者欣然接受,还以闺蜜回应对方。“我现在是基老了,不再是伪娘。”一页情暗道,“可在薛夫人面前,贫僧只能做大迪奥美女。”一页情不觉有异,实力才是一切。他可在伪娘与基老之间随意转换身份。

    随意使用一口破剑即可斩杀恶娘谷的极恶伪娘,薛夫人在剑道上的造诣更胜于她的夫君。天上,基圣虚与樱藤勋的撕比并不能引起薛夫人的兴趣,她只关心儿子与丈夫的下落。

    “这个女人怎回事。”荒诞兽暗道,它已是薛钟剑的契约兽,见到契主被吓走了,自然好奇。

    “很好,荒诞兽,来挑衅我的母亲吧,然后你会死的很惨。”薛凝眸心道,“要是母亲的怒气消了,我与灭霸就安全了,再无生命之虞。”

    “师母,您又变漂亮了。”灭霸道。

    “你眼睛瞎了吗,你看我哪里变漂亮了?”薛夫人冷漠道。她因练功出了岔子,再无半分美人的样子,能瘦的都瘦下来了,包括女人引以为傲的地方,只能说是平板了。

    灭霸本想讨好师母,哪只一开口就冷场了,他也很无奈。“薛凝眸,想想办法,师母现在的样子太可怕了。难道我们只能等死不成?”

    “就算你这样说……”薛凝眸为难道,“我当时要做伪娘时,母亲气坏了,你知道的,她是很传统的女人。自不会允许儿子变成女儿,薛钟剑那时也很火大,扬言要和我断绝关系。最后我还是与他们和解了,你知道条件是什么吗。”

    “天了噜,凝眸,你的父母真奇葩,还和自己的儿子谈调教,我都为你感到伤心。他们开出的条件是什么,我很想知道。”灭霸道。

    “只有一个条件,他们用剪刀去掉我的汉子的擀面杖……”薛凝眸道。

    “你一定伤心死了。”灭霸道。“不,难道你现在没有消声巴了?”灭霸旋又发声道。这可不得了,要知道灭霸在成为基老界的巨头之后,还是一个受。如果薛凝眸没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他们之间的基情似乎会受到影响。

    “你在紧张什么。”薛凝眸怒道。

    “你们在说什么。”薛夫人也道。

    “母亲!”

    “师母!”

    薛凝眸与灭霸小声道,他们也不再交流,在薛夫人面前还需低调。一页情和薛夫人隔着千丈之远,还觉距离太近,“闺蜜手中的铁剑似乎能劈开贫僧的脑瓢。”一页情心道。念及如此,刷,他又遁出百丈,方觉好受些。“薛钟剑,你这没用的东西,夫人一来你就逃得没影没踪,什么都让贫僧承担。可恶啊,贫僧一定要消声你一百次。”一页情心想。

    空中。

    厉猿一招“归海姨妈刀”,同时将基圣虚、樱藤勋卷入其中。刀气若海,血浪滔天。基圣虚轻蔑道:“人间也有能引起我注意的汉子,厉猿,我记住你了。”虽是一道分身,基圣虚仍不可一世。蓦地,他左臂一振,一团基云降下,云团中,紫电迸舞,另有一锤子浮在其中。

    基神有一好友,叫做雷神。雷神一直想和基神Gao基,可他试了很多法子,都无法得到基神的芳心。于是雷神改变策略,收买了基神的儿子基圣虚。然而基圣虚也不是善茬,道:“雷神叔叔,你想得到父亲的芳心,其实很简单,难道你不觉得我与父亲很像吗。”雷神细细一看,当真如此。于是就和基圣虚行那不可描述之事,并把他最重要的锤子交给了基神之子。

    经过基圣虚的祭炼,雷神之锤更加恐怖,上面贴有三万张符箓,每一张符箓都可渡化一人。被渡化的人自然是成为基老,修为越高的汉子,动用的符箓更可怕。

    基圣虚祭出雷神之锤,原因无它,直接敲晕厉猿,将其带走。因为厉猿本来就是基老,没必要二次基化。

    飕飕飕!三百多张符箓怒飞而出,印在一个个伪娘脸上,将他们转化成了基老,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已。扑通扑通,新晋的基老拜倒在地,不住称颂基圣虚的伟大之处,比亲爹还亲。其中有位基老更是转职成了大基老,颅顶迸出三十道基气,高千米,犹如怒涛遽起。他道:“吾本是恶娘谷的无名之辈,经由前辈感化,遂成基老。此身无条件献于前辈,吾的局花快要绽放了!”

    “恭喜恭喜。”

    “风妖姊,你好大的福气。吾辈的基油油田只是开辟出来了。”

    “而你一步登天,成了大基老。基气的品质之高让吾辈望尘莫及。来来来,你也受我们一拜。”

    几十个基老转向风妖姊,向他拜去。

    风妖姊坦然接受。他的境界虽然不稳,可已成了上位者,有资格为寻常基老开光,赐予他们荣耀。

    “来吧,诸位基友,让我们为前辈奉献基情与衷心。”风妖姊道。他忽地站起身来,道袍裂开,不能承受他周身百孔迸涌而出的基气。哧啦,裂帛之声响起,原来是风妖姊的大姬姬捅坏了裤叉,愤然而起,仿佛是铜柱,上面青烟迸滚,想来是祖坟也冒青烟了,才会引起这般阵仗。

    以风妖姊为中心,三百多头基老双掌合起,默诵大基咒,“玛尼玛尼哄,吾要Gao基呀。急急如律令,Gao基不能停!”

    咒声隆隆,轰然而起,像是爆舞的飓风,荡扫向红色的刀气凝成的汪洋。

    以奉孝天之能,竟不敢出手。他也是大基老,畏惧于那洪钟大吕般的咒声,若被卷进去,他的小命也会没了。“厉猿,莫要怪我。因为我相信你会给我戴上更多的原谅色帽子。”奉孝天轻声道,言罢,他脑袋上的帽子绿了些,哧哧哧,碧焰迸窜,凝出几个字来,马儿跑得快。奉孝天也不知这有何深意,只得记下来了,以后在参详。绿帽子从藏着的“碧野仙踪”神通非是一朝一夕可炼成的,需要时间与天赋以及被绿的次数。

    锵!

    赤兔剑离鞘而去,倏地斩向薛夫人。

    奉孝天呆了,尼玛,这不是要我命吗,薛钟剑尚且不敢招惹那个又黑又矮的女人,我怎么会是她的对手。“赤兔,你脑子坏了吗。”奉孝天激动道。

    赤兔是剑灵,它像是一缕红烟,盘踞在剑柄处,闻言,又怒又惊,“主人啊,我也控制不住赤兔剑了。怎回事,它自己行动的。”

    “纳尼,还有这种操作?”奉孝天一怔。他心思转动,已明白了其中的关节。是薛夫人啊,她想要夺走赤兔剑。“女人,你……”奉孝天本来想说基老的有两柄剑,没一柄都很重要,你只可欣赏,不能再动其它的心思。他话还未说完,赤兔剑已被薛夫人抓在手里。

    赤兔更是没用,二话不说,拜倒在地,已向薛夫人投诚。甘愿舍弃旧主。

    奉孝天无语了,马币的,我们待在一起那么久了,一点感情都没吗,你就这样抛弃我了,感觉不会再爱了。

    薛凝眸向奉孝天那边瞄去,不断地使眼色,小伙子,来啊,和她撕比,你行的,要相信过程,结局不重要。“反正会死的人是你。”薛凝眸对自己母亲的信心很足。就是执剑阁的几位阁主,也没人能在剑术上胜过她。这也是薛钟剑闻风而逃的原因,技不如人,还做了基老,这不是找死吗。

    “好剑。”薛夫人道,她随意地挥了一下赤兔剑,剑气凝而不散,聚在剑身,像是镀上了一层红漆,寒光迫人。薛凝眸、灭霸靠得最近,吃的苦头也就更多了。

    灭霸有些怀念他曾经拥有过的哲学立方体了,可惜,此物已然物归原主,业已销熔,彻底成了梦香紫的持有物。

    “夫人,奉孝天还有一物,就是他身上披着的铠甲,本体是一块绿布。这绿布韧度极好,是防御法宝,你可收了。最好连他头上的绿色帽子也拿走,凑成一对法宝。相信夫人会喜欢它们的。”赤兔道,它出谋划策,旨在杀死奉孝天。能有这样心思的剑灵也非善类,它和奉孝天真是一对。

    薛夫人虽然黑而且矮,模样大不如从前,可她从没想过要给薛钟剑戴上绿色的帽子,听完赤兔的话,夫人眉头一蹙,顿生恶感,很是厌恶赤兔剑的剑灵。于是道:“你这等顽劣之灵,只会让人学坏,比起三生剑的剑灵,你差太多。”

    “夫人教训的是。”赤兔道。“我会改的。夫人,你喜欢什么样的汉子,我会你抓来就是,数量由你定。脸黑、脸白、脸红也都你说了算,青年,中年,还是暮年,难道说是正太?”赤兔又道,它显然没理清薛夫人为何发火,还想着送礼呢,并认为像薛夫人这样的丑女,无人要,身体肯定需要汉子的勤恳耕耘。

    “灭霸,那只兔子活腻了吗。”薛凝眸道。

    “大概吧。”灭霸道。

    俩人悚然,一脸不可思议。不知赤兔为何敢这样对薛夫人讲话,倚仗呢,它的倚仗是什么,难道就是那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嘴?

    薛夫人再不能忍受赤兔,她手腕一转,赤兔剑怒转,剑气迸甩,像是几条麻花辫子劈了过去。“夫人,我知道了,你喜欢的不是小伙子而是姑娘,早说啊。”赤兔道。

    砰!砰!砰!

    金铁相击之声异常刺耳,赤兔已被砸到地下,赤兔剑的剑气自然伤不了它,因为它可沟通神剑。

    “既然是兔子,那就在地下钻来钻去吧。”薛夫人恼道。

    “夫人,您心肠太好了,人皆有一死,你也不能免俗。我先给你挖一个坟坑吧,早晚会用到的。”赤兔剑的剑灵再道。

    薛凝眸与灭霸彻底麻木了,他们活到现在,还没见过哪个人敢这样对薛夫人讲话。“勇者啊,这兔子一定是勇者,而且还是四肢发达的那种。”

    这次,不等薛夫人开口,薛凝眸、灭霸主动承担起宰掉赤兔的重担,刷,刷!他们一左一右,纵向土坑里的赤兔。“纳命来。小子。”

    “你这家伙是好人啊。可惜必须死,我会记住你的。”

    薛凝眸、灭霸太激动了,争着向薛夫人邀功。

    奉孝天很尴尬,而且不安。赤兔剑没了,厉猿也没待在他身边,“如何是好,我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也不熟悉。”他心道。

    啪!一张符箓贴在奉孝天的铠甲上,没入其内,绿布竟然阻挡不住。符箓倏地化为一粒种子,紫电劈炸,登时将奉孝天的背部炸的血肉模糊,脊椎也断了。而那粒种子扎根了,以奉孝天的血气、真元、碎骨为苗圃,深植其中。“啊!”奉孝天痛苦道。四肢如灌铅,轰隆一声,伏倒在地。这张符箓自然是雷神之锤上投下来的。

    基圣虚为了擒下厉猿,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奉孝天既然是厉猿相中的,很好,那基圣虚就拿奉孝天开刀。

    厉猿也是了得,那些被基圣虚感化的伪娘,虽然转职成了基老,可他们不堪一击,大基咒也不能奈何他。厉猿一式“飞天姨妈”,几百片加长加宽的姨妈之巾像是蝴蝶似的降下,裹住三百多个基老,遽地绞动,咔咔咔,基老们肉碎骨裂,脏器迸炸,油田也被烧了。只有风妖姊苦苦坚守着,即是如此,他的头发也被烧焦了,脸上更是糊了三片巴掌大的姨妈之巾,异常刺眼。基圣虚都不忍心看了,只道:“好狠的心肠。厉猿,你是个人物。”

    “我是基老界的九巨头之一,谁敢说我的不是。”厉猿道,他左手结印,右手抓刀,腾的一下,怒飚而去,“归海姨妈刀不足以葬送你们,那么这一招呢!”

    厉猿左手结的是“瞳晶印”,倏然间,一颗巨大的眼球浮了起来,只是这眼球像是水晶刻出,寒气陡生,玉光迸舞。

    痛晶印是厉猿从姨妈刀中封印的武学古籍上修炼而成的,配合姨妈刀使用,凶威更甚。

    刷!刷刷!那颗巨大的眼球迸绽出上万道红色的血光,自下向上涌去,和“归海姨妈刀”形成的刀气汪洋汇聚了。登时,骇浪怒荡,虚空迸碎。里面的基圣虚、樱藤勋都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不由大凛。

    樱藤勋变成一根金手指后,灵觉更胜以往,蓦地,他动了。轰隆隆,气浪滚爆,金光摇舞,金色的手指遽地扫了过去,樱藤勋要突围了,他不愿受制于人。“吾的先祖是樱藤甲,有无上之威,我怎会让先祖失了面子。”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