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藤家的人并非无故而来,他们一族历来神秘,因为多年不见,很多人以为他们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如今,樱藤家的传人入世了,他强势对上浮空城的城主梦香紫,口口声称想要和他Gao基。

    梦香紫怒火涌起,旋又被他镇下去了。生平最恨基老,为了逃离基老界,他才转职,变成更有前途的大迪奥美女。哼,你又不是樱藤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梦香紫冷笑不已。

    樱藤家最杰出的汉子唤作樱藤甲,修有“黄金色的手指”神通,一指捅出,能让苍天消声潮,情雨飞坠。梦香紫可不信眼前出现的小伙子能有多厉害。

    据传,基神也很在意樱藤家的神通,曾与樱藤甲在断贝山论过道,谈过宇宙哲理。那时,比利只能在旁端茶倒水,介入不到那两人之间。

    “吾父得不到的黄金色手指,我一定要抢走。唯有这样做才能打击他的气焰,他才会……”

    注意到我?

    想到这里,梦香紫更觉不悦,哗,哗,哗!心湖迸起一道道千丈高的狂涛,“为什么,为什么基神总会影响到我,我明明离开他了。上一世,那具基老躯壳已经还给他了,我与他再无父子之缘,有的只是仇恨!”梦香紫念头起了又落,落了又起,如同烈日高悬,蒸煮心湖,心底的各种念头都浮出水面,熊熊燃烧。

    “哲学立方体。”

    梦香紫大袖一卷,紫色的气浪滚滚而出,一块幽蓝色的立方体犹如水中之鱼,在紫色的浪涛中沉浮不定,可它又是那么的耀眼,电芒迸射,绚光炸舞。登时,恐怖的哲学气息在天地间回荡,砰砰砰,砰砰砰,无数山石炸裂,林木尽断,恶娘谷几乎成了废墟。断壁残垣,烽火连天,硝烟炽盛。上千个伪娘成了死尸,零零落落,放眼望去,宛若地狱再现。

    嗡!蓝色的立方体第二次迸绽出数以万道的电光,嗤嗤嗤!嗤嗤嗤!蓝色的光弧劈迸,怒斩向樱藤家的传人。梦香紫不愿再虚与委蛇,直接轰杀那位小伙子,因为他实在是太碍眼了。

    “梦香紫生气了。”劳无礼心道,他以痴心剑护住自己,并无生命之虞,别人怎样就不关他的事了,各扫门前雪而已,休揭别人瓦上霜。

    “哲学立方体待在基神儿子的手上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吗。”执剑阁的阁主暗道,他从灭霸手里取得蓝色的立方体,空欢喜一场,至宝又回到了原来的主人手中,因果之说让人无比遗憾,而又无可奈何。

    “大师,你怎么看。”薛钟剑不忘调侃一页情,他不再是“白食镜轮”了,要和伪娘彻底划清界限。

    “薛阁主,有的玩笑不能开。”一页情道,咻!咻!咻!咻!一枚枚的绝情棋子飞迸而起,数量不下三百,将薛钟剑圈起来了,只要一页情一声令下,绝情棋子即会打穿执剑阁阁主的身体。

    铿锵,剑鸣骤起,薛钟剑右臂一振,三生剑绽出数千道剑华,缤纷若雨,抛撒而出,叮叮当当,撞翻了一枚枚绝情棋子。“你还是那么正经。大师,不要那么严肃,人生短暂,汉子的局花不绽放,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一页情如今恢复了基老之身,听了薛钟剑的谬论,却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头道:“薛阁主,让贫僧为你开光吧!”

    “”

    薛钟剑无语中。喂喂,大师,快快捡起你的节操,不可乱说。

    忽地,恶娘谷所有的人都望向天空,那里出现了一根金色的柱子,高五百丈,合围十丈,哧啦,哧啦,哧啦,电光劈炸,绕着金柱旋舞。是樱藤家的传人制造出来的金柱,和他们一族修炼的“黄金色的手指”这门神通有关。

    而另外一边,梦香紫全力以赴,祭起哲学立方体,蓝色的方块越旋越快,数万道蓝色的光链扫出,长达千丈,一圈圈缠绞在金色的柱子上,将其定住了。

    轰嗡!一团劫云炸开,陡见一个“基”字凭空显化,当是时,彤云骤起,向“基”字涌去,如同掀舞的骇浪,声势浩大。而被捆缠住的金色柱子与之一比,太渺小了,不足道哉。

    “我愚蠢的奥豆豆哟!”

    一道声音炸起。

    “是你,基圣虚!”梦香紫喝道。

    基圣虚,基老之神的儿子之一,也是梦香紫讨厌的兄长之一。当然,出现的人并非基圣虚的真身,而是他的一道化身。可这具化身身体凝炼,几如实体。

    基圣虚的化身站在那个巨大的“基”字之后,他身段不高,却俯瞰恶娘谷的众人。又让人跪下的冲动。一些实力不济的伪娘,直接转职了,哗啦啦,哗啦啦,他们直接开辟出基油油田,都是崭新的入门级的基老啊。这等身段着实让人大吃几斤土。

    就是樱藤家的传人也感受到来自基圣虚的恶意,毫不掩饰,“你这爬虫,也想与我可爱的奥豆豆行那不可描述之事。简直该死,他的一切都是我的,你有征求我的同意吗。”基圣虚的化身冷喝道,哗哗哗,音浪斩了过去,虚空震碎。

    樱藤家的传人凝神戒备,蓦地,他右手三指并起,嗤嗤嗤,金光迸滚,向外怒荡而。“基圣虚,比起梦香紫,你更有资格与我Gao基啊。”樱藤家的传人笑道,“琉鸠达摩指。”只听他喝道。合并的三根手指倏地迸爆千米高的气浪,向上划去。

    轰!轰!轰!音浪迸炸,倏然散去。樱藤家传人的“琉鸠达摩指”确实有过人之处。只见天空中悬浮着一堆的六六六,九九九,相互折叠,一个六后面跟着一个九,端的可怕。基圣虚喜道:“这可真是让人意外,你学得樱藤甲的几分传承?都使出来吧,来啊,快活啊!”

    砰的一声,基圣虚挥袖扫在面前的那个巨大的“基”字上,轰隆隆,“基”字向前冲去,数万道基光逆飙而起,像是轰击苍穹的紫色大手,而地面上被基圣虚感化的入门级别的基老,全都跪倒在地,每个人脸上写满了虔诚,都是小清新的基老紫啊。他们向基圣虚释放愿力,供他驱使那个巨大的“基”字。

    梦香紫又妒又忌,“基圣虚,你是来向我炫耀的吗,你深得基神的垂青,能有这般修为,我并不觉得意外。要是我……”

    可恶啊!梦香紫抓来哲学立方体,然又投了出去,咔嚓,蓝色的立方体撞碎了那道金色的柱子。浮空城的城主这才好受些,否则会气死的。“我天赋并不比你差,基神瞧不上我,百般冷落我,这都拜你们所赐。哼,你们都会后悔的。”梦香紫五指戟张,再次摄回哲学立方体,他担心它会被基圣虚抢走。因为小时候只要他看上的东西,基圣虚总会拿走,没有任何理由。

    崩!崩!崩!崩!

    天空中,金色的六六六与那一串的九九九,都被巨大的“基”字碾碎了,“小伙子,你的琉鸠达摩指不过尔尔。”基圣虚的化身笑道,“只有这种程度,你会死掉的。我就算用化身也能破掉你的局部地区之花。”说完,他秀发飞扬,每一根头发都镀上了基老紫,“紫发三千丈。”只听基圣虚轻声道。

    哗啦啦,三千丈长的紫发或结成一束,或飘散,或凝成麻花状,蓦地劈扫向樱藤家的传人。

    机会难得,奉孝天悄悄运转“万花筒基轮眼”,觑向基圣虚,他想知道基神之子的玄异之处。“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奉孝天吼道,眼珠破裂,血水迸溢,犹如血箭。

    “凡人,不,是凡基,你怎敢明目张胆去观察基神之子。惩罚,我必须给你些惩罚,它会让你刻骨铭心,此生难忘。呵呵,你修炼的原来是万花筒基轮眼,妙哉,我就拿你的双瞳略施薄惩。”基圣虚右手捏诀,左手打出一道基光,刷,照头劈向奉孝天。

    厉猿就站在奉孝天身侧,他眼中闪过诡异的光,忽地,姨妈刀提了起来,砍向基圣虚打出的那道基光。蓬嗤一声炸响,绚光扬舞,四下荡飙。奉孝天竟被厉猿救下来了。“我有姨妈刀,基神来了,照样给他一刀。”厉猿狂道。“你不过是基神之子的化身,敢伤害我相中的小鲜肉,如何赔偿!难不成献出自己的基老之花。”

    梦香紫惊诧不已,瞥向厉猿,心道,这厮有够狂的,我喜欢!只要是和基老之神以及他的儿子们撕比的人,梦香紫都愿结好,必要时可献出自己珍贵的身体,行那消声眼交易。

    一页情先是一怔,随即笑道:“厉猿,贫僧小看你了。你不负基老界巨头之名。我已舍弃伪娘的身份,再次入驻基老界,愿和你做朋友。”

    薛钟剑斜睨了一眼自己的盟友,怪道:“一页情,不可见到新的,忘了旧的。酒可是陈的香,朋友亦然。”

    眉道人也很佩服厉猿,虽然对方是基老。“基老界信奉的真神的儿子都敢撕比,厉猿,你也是异数。贫道墙都不扶,就服你了。”

    厉猿拎起姨妈刀,刀身疾幌,锵,锵,锵,颤鸣声若龙吟。“姨妈的荣耀由我守护,我即是无数姨妈之友。”厉猿道,他衣衫猎猎,基气迸荡千丈,并不输于基圣虚的化身。

    就在众人被厉猿引去注意力之时,渐被忽视的樱藤家的传人也有了后续的动作,“琉鸠达摩指”被破,他还有其它的神通武技,“先人志向高洁,创出名震天下的黄金手的手指这门大神通,我怎敢让家族蒙羞。基圣虚,记住我的名字,吾名樱藤勋,将会名扬基老界,你父亲都会赐下祝福的。”

    只见樱藤勋双掌合拢,眸绽基光,灼灼其华,“先有基神后有天,我有金手共十指,一根手指可破天。”倏地,樱藤勋的眼睛变成金色的了,再无瞳仁,也无瞳白。两颗眼珠子像是金球,呼呼旋转。

    轰隆隆,天际一荡,云层崩碎,樱藤勋上引苍穹,下接九幽,他整个人变成了一根金色的手指,不是食指,不是大拇指,不是中指,不是小拇指,更不是无名指,而是它们的综合之指。登时,基光荡涌,向天迸喷,而基圣虚招来的那个巨大的“基”字竟然碎掉了,发出瓷器炸裂的琐细声响。

    “这才是我想要的大神通啊。”基圣虚的化身喜道,蓬!蓬!蓬!他的护体基气全都炸开,终于现了真形,观其眉眼,和梦香紫有六分相似之处。

    下方,梦香紫见了,也有恍惚之感,如隔数世,明明是亲兄弟的,应该相亲相爱,一起找人去Gao基,如今比陌生人还陌生。这又是谁的错呢,梦香紫不知,也不想知。他强行封印基油油田,做了伪娘。而现在,他的油田复苏了。咔嚓咔嚓咔嚓,无数细微的崩裂之音汇成声的海洋,梦香紫再难控制,“啊!”他一个趔蹶,向后栽去。

    劳无礼伸出手,接住了梦香紫,不让他落地。“唉,你终究还是要做基老的。”劳无礼叹道,“不可忘了本心,也不可被仇恨蒙蔽了芳心,我们都是杰出的基老啊,前途无限光明。”

    遗憾的是,劳无礼的话并没传给梦香紫,他什么都听到了。咔嚓,蓝色的哲学立方体碎了,变成千万片,每一片都嵌入了梦香紫的身体之中,和血水互溶,附着在骨骼上,没入生命之海,劈入基油油田之中。

    “嗯?”劳无礼惊道,他发现梦香紫生机全无,他单手揽着的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器。此时,梦香紫就是哲学立方体,哲学立方体就是他。“这也是基神的旨意吗。”劳无礼忖道。“伟大的基神啊,你究竟在想什么。”南村的村长想破了脑袋,也不知答案。

    梦香紫本来就是痴心剑的剑灵,是灵体,他应该能成为哲学立方体的器灵,可现在情况反了,是哲学立方体没入梦香紫的身体中,它更像是器灵,可说是本末倒置。

    劳无礼的心思都放在梦香紫身上,眼中再无其它。

    而高空中,樱藤勋整个人变成一根手指,绽放无尽基光,甚至盖下基圣虚的风头。

    基圣虚的化身也是好胜心切,他更想得到樱藤甲创造出来的大神通“黄金色的手指”。“传人而已,他不可能比得上全盛时期的樱藤甲。”基圣虚如是想道。

    “樱藤勋,我决定带走你。之后再拿出绳子,拴好我愚蠢的奥豆豆,我们一起离开这片可怜的土地。去建造属于我们的乐园。”基圣虚大笑。

    “吾父啊,你对基圣亏做了什么呢。”基圣虚又道。

    基圣亏,梦香紫的真名,基神赐下来的本名。

    “吾儿……”

    蓦地,一道声音响起。

    “基老之神!”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